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绵绵爱意尽沉沦

绵绵爱意尽沉沦

向绵顾忱 著

连载中免费

绵绵爱意尽沉沦,向绵顾忱小说,绵绵爱意尽沉沦最新小说,向绵顾忱全文免费阅读,向绵顾忱是小说《绵绵爱意尽沉沦》中的主角,小说故事有色有声,云霞满纸。故事递为你带来精彩章节,主要章节预览:向绵小半辈子都没有过好运,只是遇到四年未见的影帝顾忱之后,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绵绵爱意尽沉沦,向绵顾忱小说,绵绵爱意尽沉沦最新小说,向绵顾忱全文免费阅读,向绵顾忱是小说《绵绵爱意尽沉沦》中的主角,小说故事有色有声,云霞满纸。故事递为你带来精彩章节,主要章节预览:向绵小半辈子都没有过好运,只是遇到四年未见的影帝顾忱之后,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阅读

  陈田的出现稍稍缓和了向绵的怒气,因为刘慧毕竟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真正和自己一脉相传的,只有这个和妈妈同宗同姓的舅舅。

  “别闹了,今天是女儿的婚宴!”

  陈田压低了声音,内心里只觉得刘慧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失去了他身为一个成功商人的体面。

  “今天是我宝贝女儿的婚宴,你赶紧给我叫几个保安过来,把这个讨债的赶走。”

  刘慧在家里颐指气使习惯了,完全没有顾及到现在她正当着十几个商界巨鳄以及数不胜数的企业部下的老总呼来喝去。

  陈梦梦都觉得陈田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连忙上前用手指轻轻捅了捅刘慧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陈田看到了如此懂事的陈梦梦,只觉得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目光转而投向向绵。

  向绵的手不自知的紧紧握住,手心沁出层层冷汗,她不知道自己这个舅舅到底会站在谁这边,她这边吗?向绵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一些小小的期待。

  陈田的手伸进西装的裤袋中,掏出了一张黑金色的卡,刘慧在看到那张卡的同时,瞳孔不由的紧缩,心里蔓延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陈田把那闪着黑色光芒的银行卡递给向绵说道。

  “绵绵,是你舅妈太急了,今天梦梦结婚,她忙的事情比较多,难免急躁,我知道你最近缺钱,这卡里有三十万,你拿着,不够再管舅舅要,不要再闹了好不好。”

  陈田有些懦弱的温声细语说道,刘慧恨不得劈手夺过那黑金卡,这明明就是陈田几天前向她要的项目款,如今他就想这么当着她的面把钱拱手让人。

  让刘慧不解的是,一向聪慧的陈梦梦今天竟然也站在陈田那面,让刘慧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卡拿回来。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向绵看向那张黑金卡,慌乱的心变的无比平静,连同那不断闪烁的眼神都变的古井无波,她看着陈田手中的卡又看了看陈田,缓缓的扯出了一个笑,眉眼微弯,伸出白皙的手指接过那张黑卡。

  刘慧的心都跟着揪起来了,那可是三十万,虽然现在有钱了,可不是这么个花法。

  陈田也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向绵真的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接过钱。

  向绵打量了一圈神色各异的看客,心中冷笑,这些人多多少少当年都提着大包小包到她们家央求过资源,毕竟她是万象地产的千金,如今又这么整齐的倒戈成为自己舅舅的座上宾,向绵猜,她这个极了解自己的舅舅大概会以为她会坚定拒绝这枚黑卡。

  这是一张冲进去就定额的卡,只能消费,不能提现,不能转移,不能挂失,同时也没有密码。

  向绵笑得凄惶,向后稍稍退了一步,当着这虚伪的一家三口两个手指轻轻一捏,甚至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响声。

  三十万,灰飞烟灭。

  刚刚四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向绵手里的黑金卡,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向绵捏碎卡片的前一刻,宴会厅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一群黑衣人,簇拥成团走进会场,即便保护的严严实实,还是有眼尖的迷妹一眼就发现人群中央的迷妹,不禁尖声喊了出来。

  “文宪!文宪我爱你!”

  随着那个小姑娘的带领,其他文宪的迷妹也如同春笋般涌动,甚至还有甚者,根本就不认识陈梦梦或者是苏默寒,只是为了看文宪一眼,混进了婚礼现场。

  “文宪!你要注意身体!”

  “别太累!”

  文宪的嘴角噙着自信的笑容,瞬间成为了这场中的焦点,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场景,熟练的向周围微微点头示意。

  就在文宪前方的不远处,刘慧已经气的脸色铁青,怒气冲冲的看向陈田,陈田也一脸被吓傻的神色,要知道,这钱还是他好不容易向刘慧要来的。

  “老……老婆,今天女儿婚礼,就当给女儿买个清净了。”

  刘慧这才想起陈梦梦还在身边,顺手把她向后一推。

  “你个新娘子乱跑什么,赶紧回去化妆!”

  陈梦梦这个母亲生起气来,在陈家可是又绝对的权威,连陈梦梦都不敢再刘慧气头上跟她对冲,那绝对是粉身碎骨的选择。

  所以陈梦梦被刘慧推了一下子,尽管还想留下看好戏,由于了片刻,还是选择乖乖听话。

  向绵拿着手里被捏碎的黑卡,心情大好,一直蹙着的眉头也就此舒展开,她转手就递给陈田,陈田现在哪里有心情接过那已经废了的卡,没好气的瞪了向绵一眼。

  向绵目光一转,看向苏默寒。

  “舅舅不肯接,那你这个女婿就替他接了吧。”

  向绵把手里的碎卡塞进苏默寒的手里,苏默寒看着这个烫手山芋,哭的心都有了。

  “苏默寒!你还想不想在我们陈家呆!”

  刘慧呵斥,完全不给苏默寒留一点情面,苏默寒下意识的手一抖,已经两半的黑卡掉到了地上。

  “岳母,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苏默寒上前用手顺着刘慧的后背,并不理会别人看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向绵看着犹如一条狗一样没有自尊的苏默寒,心里不禁紧缩在一起,剧痛的有些麻木,当初她到底是为什么爱上了这样一个人。

  刘慧看着向绵一直盯着讨好自己的苏默寒,手一掐腰,讽刺道。

  “你别再妄想了,就你这种倒贴的女生,我女婿是看也不看一眼的。”

  “刘慧!你不要忘了,当初你倒贴我们家,天天来蹭饭,还曾经偷过我妈的首饰,这些事情,你都忘了吗!”

  向绵一字字掷地有声,刘慧有些错愕惊恐的看着她,这件事情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啦。

  “你该死!你这个祸害就该跟你爸妈一块去死!”

  刘慧激动的一抬脚,狠狠踹向向绵的腹部,向绵完全没有准备,巨大的惯性让她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她痛的轻呼了一声,整个人蜷在地上。

  文宪正得意的向前走着,忽然一个黑色物体完全没有征兆的倒在他面前,吓得他以为是哪个黑粉扔过来的东西,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这间接使得向绵更结实的摔在了地上。

  文宪怔了片刻,摘下墨镜俯身看着眼前的小小身影,才辩驳清楚这是个女孩。

  他鼻腔不自觉地冷哼一声,他为人一向娟狂,最看不起这种没有自己人格的狂热粉丝了,哪怕狂热的对象是他。

  习燕眼看着文宪讥讽的话马上要脱口而出了,连忙伸腿,细长的高跟鞋死死扎在文宪皮鞋上,又怕他不自知,狠狠拧了几下。

  就在文宪痛的下一秒就快要惊呼出来的时候,回眸看到了习燕带有威胁性的眼神,连忙收敛住已经有些不满的情绪,变戏法一般换上了温和从容的笑容。

  他向向绵伸出一只手,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光亮,低沉的嗓音带有磁性在宴会中,轻声响起。

  “你没事吧?”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向绵说不出话来,只能连连摆手,他怎么也没想到刘慧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露出本来面目。

  文宪身边的保安尽职的想要拉起向绵,却不料文宪却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靠近,亲自温柔来想要扶起向绵。

  向绵并不认识文宪,下意识的以为他是刘慧的同伙,警觉的向旁边一侧。

  文宪悬在半空的手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周围有些探寻的一双双目光,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习燕适时的从文宪身后递过来一张照片和一支笔,他头脑运转的飞快,心中已经了然了习燕的意思,烫金色的笔在照片上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温柔的递到向绵的面前。

  文宪在心中发誓,这一定是他最后的耐心了。

  没想到向绵并不买账,缓了缓忍住身上的剧痛,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把文献视作无物。

  她的眼神坚定,挺直了脊背,站在刘慧面前。

  “你狗急了跳墙我无所谓,反正我敢发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风水轮流转,我爸妈没了,不代表你就可以这么欺负我!”

  向绵横眉看向神色各异的每一个人,他们在接触到向绵目光的时候都默契的选择了闪躲。

  向绵的父母为人忠厚,但人都是利益所驱使,人走茶凉,当然没人会买她这个小姑娘的账。

  文宪看到这个让她尴尬无比的小姑娘,嘴角翘起凉薄的笑,头发微微飘动,肩颈处的锁骨露出,引得他有些失神,手上的签名照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我可没看到,岳母怎么欺负你了。”

  苏默寒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但在他而言,当着自己岳父岳母的面出头,以后在陈家他的地位一定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向绵本想离开,她料到了今天顾忱不会出现在婚宴现场,她猜也能猜得到接下来的时间陈梦梦会想法设法的刁难她,留在这里就是徒增烦恼,反正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苏默寒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一点也不念他们两个的旧情。

  向绵的眼神里盛满了失望,苏默寒却再也看不到了,他甚至满心欢喜,因为他注意到在他站出来的时候,陈田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从接触向绵的那一刻,就是图谋不轨的,借助向绵认识陈梦梦,给陈梦梦一些暗示,都是在他的精心策划之下,从一开始,他就是本着去当万象地产千金的女婿去的,他根本没想到,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向绵就真的傻的可以,付出一片真心,以为他是可以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跟这样一个傻女人在一起,当然没有成为万象地产的接班人重要,到时候,那些笑话他吃软饭的人,将都会对他俯首称臣。

  向绵看着沾沾自喜的苏默寒,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忽然想起四年前,顾忱曾经在酒后一脸认真的对她说过。

  “向绵,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怎么就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

  向绵是真的不动,倔强的撅起嘴反驳道。

  “你不也是男人?”

  顾忱温柔的笑了笑,揉着向绵的头发。

  “你傻啊,我是你哥哥,那不一样。”

  这就是一语成谶吧。

  她飞蛾扑火,就换来这样一个下场。

  向绵回身,想要离开,顿了顿,说道。

  “舅舅,这样一个,能为了利益,或者所谓的其他原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对他的前女友,你觉得,他会给陈梦梦什么幸福?”

  不等陈田回答,向绵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刘慧听到向绵的话只觉得心里有股子气轰的一下炸开了,卷起袖子就想要追,文宪却在这时候挡住了刘慧。

  “夫人不要急,今天是你女儿大好的日子,别伤了和气是不是?”

  刘慧想要薄唇反讥,腮部的肥肉都已经抖动了起来,看到文宪那一张人畜无害老少皆宜的俊美脸庞,话生生到了嘴边没有说出来。

  “这……这是?”

  陈田连忙走了过来,向刘慧解释。

  “这是大明星文宪,我专门请过来的,梦梦是他的粉丝。”

  文宪听了陈田的话谦虚的摇摇头。

  “哪里哪里。”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谦和有礼,文宪心中却对这一家人并不感冒,刚刚他在一旁也看了个七七八八,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连他这个不爱管闲事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样啊。”刘慧觉得长面子的很,如今连明星都来给自己的女儿捧场,不自觉地拢着紫红色的披肩,满意的笑了。

  “那文先生就先到后台准备一下吧,今天要辛苦你了。”

  苏默寒上前说道,文宪并没有理会,径直绕过他,往后台走去,临走的时候,余光瞥见了地上正躺着,脸上还有好几个鞋印的签名照,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一向自视甚高的文宪平生还是头一次这样被明目张胆的无视了。

  “我刚刚脑子抽掉了我帮她?!”文宪的内心哀嚎,面上还得风平浪静的保持微笑,心里已经快要把向绵撕碎了。

  进了化妆间,习燕良好的职业习惯让她把门关好,确定没有屋内没有装偷拍仪器,才对文宪比了个OK的手势。

  文宪一下子瘫在沙发上,一只腿都快翘上了天。

  “我说,燕子,你要再这么折磨我我干脆退了娱乐圈得了,累都累死了,我是一个歌手,又不是演员,做自己怎么了。”

  习燕扶额,然而她早就料到了文宪会蹦豆子一般的吐槽,事实上,文宪今天能够完美的坚持下来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就在她头脑运作十几个危机公关的方案时候,危机竟然解除了,这让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不演,谁受得了你这个臭屁脾气!”

  “歌唱的好不就行了。”

  文宪拨弄着手机,看着娱乐新闻里的第二版面就是他将要出新歌的消息,不禁眼中带有笑意,他眼神稍稍移动,就看到了顾忱占据着整个第一版面,心里没由来的火大。

  “这个顾忱,到底是凭什么压我一头!他又不会唱歌,整天拿腔拿调的演戏!”

  习燕也注意到了这个头版头条。

  “起码人家不会像你一样,直接怼粉丝!你要知道,在娱乐圈,人气即一切!”

  “又来了又来了,赶快叫化妆师来!”

  文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断习燕接下来要铺开的长篇大论。

  向绵走在大街上,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没人要的流浪狗,从她知道爸妈不在了的那一天,她的世界就已经变成了灰色,以前被爸妈宠在温室里的花朵,在短短的三个月里看惯了世态炎凉。

  忽然,向绵的手机在裤兜里不停的振动,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接起电话来,试探性的说了一声。

  “喂?”

  “你在哪?”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醇厚的男生,向绵反应了一阵,才听出来是顾忱。

  顾忱此时正坐在助理的小甲壳虫里,压低了帽子。

  实际上他大早上就已经伪装好想要偷偷的从后门溜走陪向绵去出口恶气,没想到狗仔竟然打听他的房间号,不惜花大价钱买了一夜他对面的房间,他早上刚一出门就被逮个正着,炮筒一样的单反相机齐齐的对准他的后脑勺一通狂拍。

  顾忱本想就此逃跑的,刚跑到楼梯口,就看到楼下同样有一群早就蹲守在那里的记者,吓得他又溜回了房间,死死的抵住门。

  “子清姨,门口的记者是怎么回事?”

  顾忱的眉头紧蹙,冰冷的话语让薛子清瞬间就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抬腕看了一眼手表。

  “这么早你要去哪?”

  “不用你管,你告诉我,这些狗仔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薛子清听到顾忱的话默不作声,现在正是顾忱电影的宣传期,身为一个资深的经纪人,放出自己艺人的消息是跟片方商量好宣传的一部分。

  “顾忱,你听我说,这个时期你不可以乱跑。”

  “呵,让我猜对了。”

  顾忱不等薛子清回答就愤然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一筹莫展。

  宴会还有两个小时开始,想必已经开始预热了,向绵如果这个时候单枪匹马去,一定会让陈梦梦借机羞辱的。

  顾忱很无奈,因为他发现不仅仅是门口,楼梯口有蹲守的记者,就连楼对面,都有记者在他拉开窗帘的时候对着他猛拍。

  顾忱第一次头疼自己的公众身份。

  “小刚,你来我房间一下,不要让薛姐知道。”

  小刚是他的保镖,顾忱想来想去,也就这一个办法能够逃出去了。

  二十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口罩的人从顾忱房间里出去,霎时间记者全都拥了上去,没人注意到身后的房门还有一个穿着黑色保安服装的男子,悄悄的乘坐另一台电梯离开了大楼。

  顾忱赶到婚礼现场的时候,距离婚礼开始已经不足半个小时,万象地产千金结婚本就是A市商界轰动的大事,大家都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和这个新上任的老总搞好关系。

  华丽的投射灯将整个宴会渲染的典雅高贵,音乐很好的调和了人们聊天的喧闹,显得热闹又不低俗,顾忱此刻却无暇顾及这些,眼神不断的在人群中搜掠。

  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刚刚那个新郎官的前女友还真是厉害,自己跑到婚宴上闹。”

  旁边两个端着红酒穿着礼服的女人,在低声的议论,钻进了顾忱的耳朵里。

  他意识到,她们口中所说的人,一定是向绵没跑。

  “可不是,听说她之前还夸下海口,说找到了比前男友更好的男朋友,现在看来是吹牛的了。”

  两个人笑在了一块,顾忱听到后,心里却有一些内疚。

  因为他的迟到,让向绵竟然处境这么尴尬。

  他怎么也没想到向绵竟然就这样一个人闯进来了。

  于是出门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电话就给向绵打了过去。

  “我在家。”

  向绵的声音听起来带着鼻音,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骗我,赶快说你在哪?”

  “我在哪重要吗?”向绵心里的委屈因为顾忱的一个电话翻江倒海的涌动了起来,眸中积聚的难过全都化成了眼泪,悄然从脸上滑落。

  “你!”

  顾忱下意识的想要训斥向绵,却听到了电话里微不可闻的抽泣声,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自己从小爱护的小丫头,今天竟然为了一个男人伤心成这样,他的小丫头,只能他来欺负,别人碰都不可以碰。

  “你站在原地别动,等着我。”

  向绵颓然坐在路旁的椅子上,她真的好累,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跑到妈妈话里,温声细语的说两句,然后沉沉睡去,现在却只能环着手臂抱住自己。

  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停在了她面前,向绵停住了抽噎,悄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她以为是顾忱,抬眸看向前方,发现却是她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出现在她眼前——苏默寒。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