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漫画原版小说免费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漫画原版小说免费

平白兄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的主角是叶绥,同名漫画正在火热连载中,等不及更新的小伙伴先看原著小说吧!小说讲述的是:上辈子叶绥生于簪缨之家,嫁与名望世族,一生平安顺遂,世人皆赞叶家小姐好命,却无人知晓她叶绥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好命,她只想着若能重来一世,她别的什么都不要,偏只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厂公汪印之妻......

更新:2019/03/29

在线阅读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 人漫画原版》是一篇古代重生文,作者是平白兄,这篇文章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叶绥生于簪缨之家,嫁与名望世族,一生平安顺遂,世人皆赞叶家小姐好命,却无人知晓她叶绥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好命,她只想着若能重来一世,她别的什么都不要,偏只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厂公汪印之妻......

免费阅读

  天恩马场位于京兆东市,原是先帝潜龙时练马之处,后来皇家开辟了京南围场,此处便成了大安权贵子女练马的地方。

  此刻,在天恩马场的外侧,有两个姑娘并排走着,身后还跟着不少牵马的仆从。

  其中一个圆脸姑娘说道“阿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方才真是吓了我一跳!还怕你昏过去了!”

  被称作阿宁的姑娘笑了笑,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容,轻声回道“老身……我没事,你放心。”

  她差点忘了,如今的她,不是南平顾家荣显的老太君,而是松阳叶家的叶绥。

  叶绥,小名阿宁,与好友沈文惠来到天恩马场练马,却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只是眩晕了片刻,马上就醒过来了,幸好没有什么事……

  其实,不是这样的。

  叶绥清楚记得,她从马上摔下来之后,的确是昏了过去,三天三夜后才醒过来——这是她亲身经历的事情,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她听着沈文惠絮絮的话语,脑中飞快回想着——

  太宁五年,她四十岁寿辰,皇上令少府监官员送来了一箱箱寿礼,朝中许多官员也送来了各式珍玩,她那些孝子贤孙们争相为她介绍,几乎要晃了她的眼,然后……

  然后,她醒来便在天恩马场,身边有无比担忧的沈文惠,闺阁时的好友惠姐姐。

  天恩马场啊……她记得实在太清楚了,这是她一生最后一次骑马。她记得,她及笄之后不久,曾与惠姐姐来过天恩马场。

  如今,是那时候?二十五年前?!

  到底有多年养出来的涵气功夫,尽管她心中惊骇不已,面上却一点也不显。

  沈文惠见她沉默,还以为她被吓坏了,劝慰道“阿宁别怕,下次我们再来,让马场的守卫在一旁看着便是。”

  叶绥微张着嘴,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惠姐姐估计想不到,前一世,这是她们最后一次来天恩马场了。

  不久之后,惠姐姐因为沈家出事,匆匆远嫁至剑南道益州,就一直没有回过京兆;

  而她自己,因为这次坠马昏迷了三天三夜,落下了畏马的心疾,再也没有骑过马了。

  不想,她竟再一次来到天恩马场,再一次从马上坠下来。

  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很快就醒过来了,而不是像前世那样昏迷被抬回去……

  这时,马场入口响起了嘶嘶马鸣,数匹骏马飞驰而入,正迅速往叶绥她们方向疾驰过去。

  叶绥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却隔得远了些,只见到醒目的红色。

  她身边的沈文惠却像想到了什么,神色蓦地变得苍白,颤声道“是……是缇骑!是缇骑!”

  叶绥脑中正混沌,一时没有想起来缇骑是什么,不明白沈文惠何以这么惊慌害怕。

  片刻间,那些骏马军士便来到了眼前,叶绥也能看清楚了他们都穿着红色军服,军服上绣着独特的图案。

  这图案,四翼蛇首,腾云驾雾,这是……鸣蛇服!

  鸣蛇一出,邑有大灾,这是代表灾难不幸的鸣蛇服!

  到了这一刻,叶绥终于想起什么是缇骑了,也知道沈文惠为何这般害怕了。

  永昭年间,国朝设有缇事厂。缇事厂是直接听命于皇上,执掌诏狱、专司缉捕的特务机构,其刑罚之可怕、行事之狠辣,就是大安的深闺姑娘都曾听说过。

  缇骑是缇事厂的办事官员,传言缇骑一出,必有伏尸流血,腥风血雨不止。

  如今缇骑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天恩马场出了什么事?

  骏马飞驰而过,缇骑自然不会有回应,也没有人会在意马场侧的两个小姑娘。

  沈文惠重重吁了一口气,开口道“幸好走了……”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笃、笃、笃”的声响,原来在刚掠过的缇骑之后,还有两三骑在慢悠悠走着,仿佛闲庭信步。

  这三骑同样穿着鸣蛇服,腰配七星刀,显然也是缇骑。

  待看清楚为首那一人,叶绥不禁心中一颤。

  这个人,这个人还活着啊……

  这个人穿着红色的鸣蛇服,更显得肤色雪白,容貌俊美无俦,似能让天地间一切都黯然失色。

  只是他神情太淡,淡到几乎不可见,无端有一种摄人的杀意。

  在他经过的时候,所有人都低头屏息,不敢多看一眼。

  仿佛只要被他轻轻看一眼,便会身首异处鲜血涂地……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个俊美无俦的人,便是缇事厂的首领,皇上指定总督缇事厂的办事太监,大安朝第一的大宦官。

  他权倾朝野,便是中枢三省的主官见到了,都要恭谨地敬称一声“督主”。

  缇事厂督主,汪印汪大人,他竟然在这里!

  叶绥愣愣看着他,反复浮现在心头的,竟然是“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这么一句。

  是了,是了,她刚刚及笄不久,如今还是永昭十八年,他当然还活着!

  “笃笃”的马蹄声渐渐远了,沈文惠推了推呆楞的叶绥,低声说道“阿宁,你作死啊,为何一直盯着他看?你知道他是谁吗?”

  叶绥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他是谁,还见过他几面。

  沈文惠却狐疑惊惶,急急提醒道“你真知道他是谁?这是缇事厂的督主汪大人!你可别糊涂了,这个人很可怕,惹不得!”

  刚才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余光看到叶绥直愣愣的,生怕叶绥闯了大祸。

  那个汪大人,岂是能直直盯着看的?!

  “幸好汪大人不计较,以后切勿这么无礼了,阿宁你可千万要记住,有些人,连看都不能看!”沈文惠再三说道。

  叶绥又再点了点头,让沈文惠放心,眼神略带了些迷茫。

  看都看不得……汪督主权重至此!

  也对,此时缇事厂还存在,上千缇骑还没有成为历史,汪督主掌管缇事厂,权势滔天,没有人能掠其锋芒。

  那又怎样?

  谁能想到,三年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汪督主,会那样憋屈地身死?

  谁又能想到,三年后,人人畏惧的缇事厂,会不复存在?

  到了她四十寿辰的时候,曾威名远播的缇骑,早就没有人提及了。

  想及此,叶绥浑身一僵。没错,汪督主是身死了,但叶家一众人,却比汪印还要早死许多!

  叶家,她生长的叶家,她的爹娘……

  直到这个时候,叶绥的神智才完全回笼,她终于清醒地认识到她回来了!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她要马上离开天恩马场,她要立刻回去看看……

  叶家,她二十多年都不曾回去过的叶家,现在如何了?

  在远处,在叶绥听不见的地方,有缇骑低声请问道“厂公,可有不妥?”

  汪印摇摇头,淡淡道“本座无事。”

  那个小姑娘,竟敢一直看着本座,可真是有胆色……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