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致命邂逅刘小寐

致命邂逅刘小寐

刘小寐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大都市的夜晚比白日里要美得多,整个城市宛如一片灯火的海洋,混沌的空气漂浮的尘埃都被夜色包容,举目望去到处是霓虹闪烁,远处的一排排灯光与星空相接壤
  电视里看过无数次的镜头,蒙至头部的白单子,揭开后是熟悉的沉寂的面孔,然后亲人朋友恋人失声痛哭悲痛欲绝。林菀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便是知道生死离别是人人都避免不了的常情,却不曾想这一刻来的这么早,这么突兀。心里有一根弦砰的断了,她犹如断了线的木偶,机械的挪着脚步走过去,抖着手掀起白布,她看到的是一张不熟悉的脸,因为熟悉的那张脸从来都是带着笑的,暖暖的让人心安的笑,嘴边一个浅......

更新:2018/11/06

在线阅读

  陈醉的电话打来的时候,陈劲正在酒桌上应酬几位市某局的领导,推杯换盏,虚套无数,他因为要敬酒多喝了几杯,此刻头有点沉,心中早已不耐烦,若不是这次大项目的成功得益于在座诸位的鼎力相助,而且其中两位还是他父亲的老交情,他早就闪人了。

  电话响起时他松了一口气,正想扯个借口离开,可是一看来电显示立即皱眉,他这个弟弟没事儿不找他,找他准没好事儿,要钱托关系算是小case,大多时候都是闯了祸等他收拾残局。

  他对兴致正酣的几位说了声失陪然后起身去走廊接电话,那头陈醉的声音有些变调,“哥,我出车祸了。”

  陈劲眉心一跳,酒劲儿立马醒了三分,这个家伙虽然不乖,甚至可恶,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同胞兄弟,俗话说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他焦急的连串发问:“伤哪了?严不严重?现在在哪?”

  “我还好,把别人给撞了。”陈醉听到,知道大哥会错意,忙急急的解释。

  陈劲提起的心刚放下一半又听到后半句,“那人看样子要不行了,怎么办呐哥?”

  “喝酒了?”陈劲沉声问道,对方沉默代表承认。

  “你先别慌,告诉你现在在哪?我来处理。”

  “我在市中心医院急诊手术室,哥,你快点。”

  大都市的夜晚比白日里要美得多,整个城市宛如一片灯火的海洋,混沌的空气漂浮的尘埃都被夜色包容,举目望去到处是霓虹闪烁,远处的一排排灯光与星空相接壤,天地之间的界限似乎不再分明。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心思欣赏这美好景致,比如家里有人留灯等候的归心似箭的上班族,比如守在手术室门口焦灼不安的病人家属,再比如正赶着替亲弟收拾烂摊子的某人。

  黑色宾利在夜色中疾驰,陈劲残留的醉意被冷风一吹彻底清醒了,他一把扯下领带扔到一边,解开衬衫最上面两颗纽扣,冷静下来后他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分别联系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并商讨对策。

  撂下电话,他揉了揉太阳穴,这个弟弟着实不省心,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不是亲的早就被他一脚踹到太平洋喂鱼去了。自己有一大摊生意要管,几百号人跟着他混吃喝,可是这些都还算游刃有余,除了自己的能力当然少不了家族的人脉关系摆在那。

  惟独让他ca心又无可奈何的是这个弟弟,简直就是惹事精投胎,从小跟人打架总是哭咧咧回来他只得亲自上阵,被人说以大欺小仗势欺人倒无所谓,回来还要挨他那正直无私的老爸一顿板子。长大了这小子又多了一本事——泡女人,不是搞大人家的肚子被找上门就是被仙人跳等着送钱,他的社交资源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用来替陈醉摆平各种麻烦的,他为此曾被发小们戏称为“二十四孝哥哥”。这回若是犯了人命倒是有点棘手了,一定要处理妥当,不然陈醉免不了牢狱之灾不说,对家族名声也会造成恶劣影响,还有他那爱子如命的老妈……唉,陈劲又开始头疼了。

  到达b市中心医院急诊处,陈劲一眼就看到站在手术室走廊里翘首张望的陈醉,这家伙身上裹着皱巴巴名牌休闲装,头上顶着一圈纱布,露出一丛亚麻色乱发,左脸颊贴着块纱布,渗着黄色药水,一副滑稽十足的鬼样子,如果换个场合陈劲定会毫不吝啬的损他几句。

  看到救星驾到,陈醉立即小跑过来急切的唤着“哥你可来了”,看来脑子没撞坏,嗯,胳膊腿还齐全,眼巴巴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被人捶了个乌眼青时的可怜相,陈劲只能在心里第一千零一遍的怒其不争。他自己也喝了不少可仍闻出陈醉一身的酒气,不由得嫌弃的推开他,下一秒又拽着他的衣领扯回来,懒得询问他的伤势,只是低声命令:“赶紧把你嘴里的身上的味儿弄干净。”

  陈醉踢踢踏踏的领命离去,陈劲抬头看了眼亮着的红灯,这才注意到手术室门口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刚才他们这边动静不小,可是那个女孩儿竟毫无反应,只是低着头凝视着放在膝盖上的一双手。陈劲猜想这应该就是伤者的家属,他打算走过去慰问一下,可她那专注的摸样让他无意识中放轻了脚步。

  女孩儿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依稀可见清秀的侧脸和翘起的睫毛,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褶皱不堪,裙摆沾着斑驳的血迹,她的脊背微微弯曲,显得人越发的单薄,她的皮肤很白,和身上的裙子一样白,在走廊白得耀眼的灯光下,她看起来有点不真实,不像一个人,倒像是一朵被暴风雨摧残过的白花,仿佛下一瞬就会被碾落成泥。

  陈劲缓缓走至近前并站了一会儿她仍无动于衷,仿佛灵魂已经出窍,坐在这的不过是个躯壳,而吸引了他目光的是她手心里那一滩尚未干涸的血,同时他也注意到,她右手小指上有一枚被染红了的指环。陈劲的嗅觉向来敏感,闻到血腥气不由得胃中翻腾,忍了忍正欲开口却见女孩儿忽的站起身,动作突兀的吓了他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女孩仿佛魂魄归位,呼吸变得急促,可是看到医生时却像是被粘住了脚一般移不开步子。陈劲上前两步低声询问,医生拿下口罩摇摇头,说了句“家属进去看看吧”,然后就一脸遗憾的走开了,紧接着几名医生护士陆续而出。

  其中有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医生在门口停住脚步,陈劲恭敬开口:“魏伯伯”。

  老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伤势太重,我们都尽力了。”

  “我明白,还是要谢谢您。”

  老医生没再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随众人离去。

  陈劲眉头拧的紧紧的,虽然在路上他就打电话到医院了解了情况,“肋骨骨折”“内脏破裂”“血胸”这些词汇综合在一起就意味着有生命危险,可他还是抱了一丝侥幸,并请了熟识的内脏科专家坐镇。

  他叹了口气,回头看那女孩儿,发现她的表情像被定格了一般,一双本该非常漂亮的杏眼此刻布满血丝,空洞的盯着医生一行人离去的方向,好像没听懂他们的话一样,陈劲迟疑了一下说:“请节哀。”并侧过身请她进去,可她仍一动不动。

  “人死了?”身后突然传来惊慌的声音,陈劲刚松开的眉头再次拧紧,他那倒霉弟弟居然不知死活的跑回来了。

  女孩儿听到这个声音猛的回头,刚才还像被钉在地上的木桩,此刻嗖的一下扑了过去,动作之迅速让陈劲来不及拦阻,陈醉更是目瞪口呆一副傻相,直到脖子被死死勒住才反应过来大呼救命。

  “你这个凶手,把王潇还给我。”

  女孩儿嘶哑的痛斥,听着就让人心颤,陈劲快步过去拉住她,手下是女孩子特有的纤细手臂,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掰断,可是看到弟弟憋红的脸他就知道这姑娘是玩了命了。陈醉本就伤了脑子,此刻被连掐带摇的直翻白眼,陈劲见状手上施了几分力欲拉开她,同时劝阻道:“小姐请你冷静点。”

  可是女孩儿疯了一样不管不顾,歇斯底里的尖叫“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凶手杀人犯”,一双原本纤细白净的手此刻青筋暴出,手心的鲜血悉数抹到陈醉的脖子上,看起来分外惊悚。眼看着他那没用的弟弟就要死在一个女人手里了,陈劲抬起右手挥掌砍在她的后颈,女孩儿终于停住动作,然后软软的躺在他的怀里。

  得救后的陈醉狠狠的咳嗽大口的吸气,然后指着那女孩子气急败坏的嚷道:“这娘们真他妈疯了,差点掐死小爷我……”。

  陈劲揽着昏迷的女孩子对陈醉低吼:“闭嘴,让你回来找死,等会儿做笔录时别给我乱说话。”

  林菀醒来时发觉后颈生疼,脑袋也晕沉沉的,她转了转酸疼的眼珠,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到处都是白色的房间里,灯光白得发青,有点瘆人,她愣怔了一下方才元神归位,腾地坐起身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你醒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她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别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窗边的沙发上站起,直到看清他的脸,她才记起他是和那个肇事者一伙的。

  “王潇呢?”她嘴唇颤抖着问出这三个字后,突然想起刚刚已得知他的死讯,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滚烫的泪珠烫得她的脸颊生疼。

  “我带你去看他。”见她下床动作都不利索,陈劲走过来扶她,林菀啪的打掉他的手,固执的自己穿上鞋往外走,可是没走两步就开始踉跄,陈劲被打得一怔,见状大步上前抓起她的手臂不容拒绝的再次扶住她。

  林菀恨屋及乌,她使劲儿的推搡仍是甩不掉那铁铐般的手,反而被抓的更紧,只能大声呵斥:“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说完又用脚踢他的小腿,可惜穿的是帆布鞋,除了几个明显的鞋印之外毫无杀伤力。

  陈劲被这姑娘撒泼加孩子气的举动搞得十分郁闷,自己好心好意被当成驴肝肺,于是不悦的奚落道:“你确定能走过去?”

  “就是爬过去也不用你帮忙。”女孩儿仰起头怒目而视,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唯一有血色的部位就是气得发颤的嘴唇,陈劲的目光刚好停留在此处,色泽鲜嫩,丰盈却不夸张,吻起来应该感觉不错,他随即被自己在这样场合下的这一想法给惊悚到了。

  “放开我。”林菀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不纯洁的眼神,厌恶的挣扎,却被他一把抱住。

  “别动。”陈劲刚刚目光向上微移,忽然发现她的额头隐有血迹,他把她牢牢的扣在怀里,抬起右手撩起她的刘海,果然,在左侧贴近发际线的地方有一处伤口。

  “你这儿受伤了。”怀里的人不停挣扎,像只暴躁的小动物,他喘息着说,然后用食指轻轻抹去凝固了的血迹,伤口不到一寸长,似是撞伤,不太深,应该不用缝合,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林菀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怒气冲冲的嚷着:“拿开你的脏手。” 一把拉开男人贴在脑门上的温热的大手。

  陈劲还在想她身上会不会也有伤,稍微愣神的瞬间,被林菀挣脱,看着她跌跌撞撞的推开门走出去。低头看看染红的指尖,从西裤口袋掏出纸巾擦净,抬步跟了上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