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阮岑瞿浩夜小说

阮岑瞿浩夜小说

一入深情深似海章节 著

完本免费

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小说完整版免费去哪看,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全文无弹窗去哪看,男女主角叫阮岑瞿浩夜的小说名字是《一入深情深似海》,故事递为您提供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小说最新章节免费无弹窗在线阅读,阮岑瞿浩夜全文讲述的是:阮岑深爱瞿浩夜,不顾一切地嫁给他,倾尽所有想要走进他的心里。却不想害得自己众叛亲离,失去了孩子,换肾,陷入了危机之中,她才醒悟。再次归来,他却想化解她的恨。

更新:2020/07/08

在线阅读

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小说完整版免费去哪看,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全文无弹窗去哪看,男女主角叫阮岑瞿浩夜的小说名字是《一入深情深似海》,故事递为您提供一入深情深似海阮岑瞿浩夜小说最新章节免费无弹窗在线阅读,阮岑瞿浩夜全文讲述的是:阮岑深爱瞿浩夜,不顾一切地嫁给他,倾尽所有想要走进他的心里。却不想害得自己众叛亲离,失去了孩子,换肾,陷入了危机之中,她才醒悟。再次归来,他却想化解她的恨。

免费阅读

  阮岑抬头看了一眼瞿浩夜,满心苦涩,结婚才几天,自己就进了两次医院,两次差点死掉。

  瞿浩夜脸色难看,死死的瞪了阮岑一眼,带着警告。

  “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给瞿老爷子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

  阮岑低头苦笑,她在期盼,期盼着他能看在爷爷的面前对自己说几句好话,到底高估了自己。

  瞿老爷子气的胸口发闷,要不是对方是自己唯一的孙子,他真的想找人弄死他。

  “阿岑,都是爷爷教孙无方,苦了你了。”

  阮岑含笑的摇头。“浩夜对我有误会,不是针对爷爷你。”

  “都怪夜明媚那狐媚子把我儿子勾的事非不分。”瞿母恨的直咬牙。

  要不是夜明媚死了,她真想教训一下那勾人魂的狐狸精。

  “妈,我有些饿了,能帮我打份饭吗?”

  阮岑不想听夜明媚的名字,她这辈子因为这个名字,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罪。

  “好,你等等。”瞿母听到她说饿了,赶紧拿着包包出了病房。

  瞿老爷子见她如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阿岑,今后怎么打算。”

  “爷爷,我想离婚。”

  这几天,阮岑已经看透了,不管她用什么办法,瞿浩夜都不会相信自己。

  再这样*缠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痛苦。

  “你考虑清楚了吗?虽然他现在混仗了些,但他人真的很好,我相信你能改变他。”

  这段婚姻好不容易才成,如今说断就断,他怕阿岑今后后悔。

  “考虑好了,离了婚,我想出国,再也不回来了。”

  只有远远的离开,才会放下心中的痛苦,忘记一切让人绝望的事。

  “好,我会跟浩夜提,你好好休息,赶紧把身体养好,至于出国的事,以后再说。”

  “谢谢爷爷。”

  有瞿老爷子的保护,阮岑在医院疗伤的这几天,过的很清静,瞿浩夜也没有出现。

  因为要离婚,阮岑出了院就来到了他们的婚房,在这里,看到了消失几天的瞿浩夜。

  此时的他,拿着一份文件正坐在沙发上看,见她进来,只是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

  阮岑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谈,离婚的事爷爷已经跟她讲过,离婚书寄给了他,只要他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能办理离婚。

  “站住。”瞿浩夜扔下手中的文件,站了起来,走到阮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要离婚。”

  从他的声音中听不到喜怒,但阮岑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是。”

  “哼。”瞿浩夜冷笑一声,带着讽刺和不屑道;“这游戏是你说开始,你就没资格说结束,想离婚,除非你死,不然,想都别想。”

  阮岑有些震颤。“为什么。”

  他不是恨自己吗?为什么不离婚。

  “阮岑,你害死了明媚,又设计逼爷爷让我娶你,你觉得,在这场婚姻里,你还有资格说不吗?”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让她看着自己,一字一字的吐在她的脸上,嘴角还带着恶魔残暴的冷笑。“我会让你每天每时每刻都活着痛苦里,为明媚赔罪。”

  “我没杀她,我没有。”

  阮岑呼吸有些困难,但还是坚持的说自己没有杀人。

  只不过,有些偏执的男人,又怎么会去相信她的话。

  “你没有,你还敢说没有。”瞿浩夜暴红了双眼,手一挥,阮岑的身子重重的撞在了白色的墙壁上,巨力的撞击使原来就没有恢复好的阮岑再次晕迷过去。

  次日,阮岑在一身酸痛中醒来,一旁的佣人见状,赶紧走了过来。

  “小姐,少爷刚打电话过来让你去公司上班,还有,离婚的事叫你不许在提。”

  佣人一脸同情的看了阮岑一眼,她在瞿家做了三年,也深知阮岑的为人,这一次瞿家派她过来照顾两人,也是因为她是老员工,对两人的喜爱都了解。

  昨晚她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晕倒在了地上,怎么也叫不醒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方姨。”

  阮岑又怎能猜不出瞿浩夜的想法。

  既然婚离不了,哪也不能一直呆在家里,会让瞿宅的人知道,过来询问。

  换好衣服,清洗了脸,吃了一点东西,才出门去公司。

  她在公司的职位是营销部经理,原本结婚就请了好几天的婚假,哪成想,这几天都在医院渡过。

  “阮经理,来上班了。”公司的同事见她到来,含笑的打招呼。

  只有一人,用淬了毒的眼神死死的看着她,恨不得一口咬死她。

  原以为,她不会再来公司,她已经做好了升职的打算,哪成想,这个贱人却来了公司。

  阮一路含笑的应对过往的同事,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了皮椅上。

  还没等她缓口气,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

  阮岑在公司用了短短二年时间坐上了营销部经理,能力强悍,在公司素有女强人之称。

  公司的同事也很尊敬她,从来没有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过。

  抬头间,就看到来人抬头正要打自己,伸手快速的握住了来人的手,脸色难看。“夜小媚,你在做什么。”

  “你个贱人,害死我姐姐不说,为了嫁给瞿哥哥用尽了手段,无耻,下流,我打死你。”夜小媚真的很气。

  她原本想着,瞿哥哥那么讨厌她,一定不会再让她来公司,以她和瞿哥哥的关系,只要在他面前说几句话营销部经理的位置百分之八十就是自己的,哪成想,这个贱人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夜小媚,请你认清自己的地位,哪怕我用尽手段嫁给浩夜又如何,如今我是他的妻子,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法律认定的。”用力的挥开她的手,阮岑冷笑的看着她。

  别以为阿猫阿狗真的能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你……你……”夜小媚被她理直气壮的话给气到了。“你个杀人凶手,你不得好死。”

  “我死不死,好像跟你夜小媚没有任何关系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可耻的想法。”

  整天瞿哥哥瞿哥哥的叫,利用瞿浩夜对她姐姐的感情,一点一点的接近他,不同样也是打着嫁给他的主意。

  她那点心思,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明白,可眼瞎的瞿浩夜还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夜小媚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有些心虚,不过一想,姐姐都已经死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喜欢瞿哥哥呢!说不定姐姐还会感谢自己,能替她照顾瞿哥哥,这么一想,心虚立马不见。

  “那又怎样,瞿哥哥那么优秀的男人,任谁都喜欢,好像说你不喜欢瞿哥哥一样。”夜小媚冷笑的看着她。“就算你嫁给了瞿哥哥又怎么样,你的下场一样也不会变。”

  心又被刺痛了一下,是啊!就算嫁给了他也改变不了她在他心目中的结局。

  在外人的眼中,她很幸运嫁给了瞿浩夜,那优秀,高冷,带着无限媚力的男人,可结婚这些日子,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阮岑,我警告你,赶紧辞职,不然,我会让你在公司落个身败名裂,像头狗一样滚出公司。”

  夜小媚能力还行,但真想往上升,除非阮岑离开公司,或者去别的部门,不然她升职的希望等于零。

  她没有良好的身份,也没有高等学校的毕业证,她能呆在瞿浩夜的身边,完全是因为她的姐姐,她不想一辈子都用姐姐的感情来呆在瞿浩夜的身边,她要做个能配的上他的人,能用自己的能力封住所有反对他们在一起的人的嘴。

  她相信过不久,瞿家老头一死,瞿哥哥就不会留阮岑在这世上,那么,她的机会就来了。

  “呵呵,那我等着。”阮岑被气笑了。

  不是她看不起她,而是,她在她面前真的没有那个本事。

  除非……瞿浩夜。

  眼中的笑瞬间变成了黯然,他……应该会帮她吧!

  他恨不得自己去死,这段时间的折磨她也看出来,他真的很恨自己,要不是有爷爷在,说不定,她已经去见夜明媚了吧!

  嘲讽的笑了两声。

  “你,你给我等着。”夜小媚知道在公司她不能拿阮岑怎么样,不过她不着急,在这里受的气,迟早会让她还回来。

  夜小媚离开后,阮岑坐在位置上出神,她在想,今后要怎么办。

  瞿浩夜不愿意离婚,也不愿意让爷爷为难,那只能自己想办法自保。

  中午,接到了好友易漠然的电话,原本就没多少事情,就提前离开了公司。

  而夜小媚在她离开后,也起身去了瞿浩夜的办公室。

  易漠然,易氏集团千金,两人高中大学都是同学,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当见到阮岑第一眼,易漠然就发现她的不对劲,带着笑意的打趣道;“怎么,新婚不久,你老公就把你折磨的……”

  往她上下看了看,眼中的含意很是*昧。

  阮岑知道她眼中的意思,含笑不语。

  她也没把这几天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只是不想让她担心。

  也不想让自己丢脸。

  爱了二十年的男人,用尽了自己全部的爱意去爱的男人,在婚后却如此的对自己,是她活该吗?

  是吧!要是她没有嫁给他,他就算恨自己,也不会对自己动手。

  也许,爷爷的逼迫,压破了他最后的底限,才会对她释放了全部的恨意。

  “你要是也想,就赶紧找个男人嫁了,也尝尝哪啥滋味。”

  在她对面坐下,点了自己爱吃的菜,喝了一口水,这才道;“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吃饭,公司不忙吗?”

  “忙,两天没合眼了,我都快成大熊猫了。”

  易漠然大学一毕业,她父母就抛下公司出去环球旅行,如今两年都没回来,把公司全推开了她。

  阮岑看到了她眼底的黑影,有些心疼,却也没法安慰。“不管怎样,还是得注意自己的身体。”

  “你还知道担心我身体啊!当初挖你来易氏,你硬是不答应去了瞿氏,现在如愿的嫁给了瞿浩夜,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帮我一段时间。”

  易漠然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毕业遇上无良夫母,刚接手公司忙的手忙脚乱,她提过让她来公司帮自己,可她为了爱情直接拒绝了友情,真是重色轻友的女人。

  “你就不怕我偷取你公司的机密回瞿氏。”阮岑没有同意也没拒绝。

  现在连她都不清楚,以后会怎么样。

  “拿吧拿吧!反正我也不稀罕。”易漠然知道她是说笑的,无所谓的挥着手。

  一想到那对把所有事情都抛给她的夫妻,她就恨的牙痒痒。

  有时候她真想把公司给卖了,拿着钱也出去走走,说不定,在某个地方还能遇到那对无良夫妻。

  “伯父伯母还没消息。”听她语气的抱怨,阮岑开心的笑了。

  “你觉得呢!要是有消息,我还会这么累么。”

  “呀,阮岑姐也在啊!瞿哥哥,不如我们就跟阮岑姐坐在一起吧!”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阮岑全身僵硬,脸上的笑容凝固,眼中闪过一丝害怕和疼痛。

  易漠然不知道这两天阮岑经历了什么,见到瞿浩夜来,还以为他们夫妻关系很好,同时,也为了自己的好友轻了一口气,守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终于有了回报。

  “瞿浩夜,这么舍不得阿岑啊!才一会不见,立马就来找人了。”

  易漠然知道夜小媚,也清楚他们之间的矛盾,不过她没把夜小媚放在眼里,一个前女友的妹妹,就算有点心机又如何,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哪种人没见过。

  阮岑被她说的话面露难色,伸脚踢了踢,朝她摇了摇头。

  易漠然看了她一眼,又抬头看了瞿浩夜一眼,感觉气氛很不对,可偏偏又说不上来。

  一旁的夜小媚有些恼怒,她眼中的不屑让她很受打击。

  原本呆在瞿哥哥的身边就被人嘲笑过,如今赤果果的被直面打击,哪能受的了。

  “易小姐,你还不知道吗?阮姐姐这几天住医院了,昨天才出来呢!”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众人。“我是不是说了不应该说的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