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荧然录

荧然录

男主陆澜复被骂野种的小说 著

连载中免费

荧然录男主陆澜复最新章节列表,荧然录(陆澜复遥奚安)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男主陆澜复被骂野种的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热门火爆完结的古言小说《荧然录》的主角是陆澜复、遥奚安,故事递网提供《荧然录》全文讲述的是:世间人都说陆澜复这个小少爷其实是个野种,因为陆家血脉不容混同,其中风云诡谲外人不知,身份敏感的陆澜复遇见遥奚安后能否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更新:2020/07/15

在线阅读

  荧然录男主陆澜复最新章节列表,荧然录(陆澜复遥奚安)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男主陆澜复被骂野种的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热门火爆完结的古言小说《荧然录》的主角是陆澜复、遥奚安,故事递网提供《荧然录》全文讲述的是:世间人都说陆澜复这个小少爷其实是个野种,因为陆家血脉不容混同,其中风云诡谲外人不知,身份敏感的陆澜复遇见遥奚安后能否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免费阅读

      陆澜复在慢慢涌上的酒香中微泄了力气,倚着靠背,看那人桃之夭夭的背影,心里算着自出发至今日的种种时间。

  然后一阵香风扑来。

  这次不是眉如黛,而是货真价实的女人。白皙丰腴,穿紫金勾线的纱衣,露一截凤穿牡丹的酡红抹胸,皓腕凝霜雪,戴着一串缀铃铛的链子,手指细细的,涂绛紫的蔻丹。眼皮上抹了一层金粉,眨眼间便闪着若有若无的光,眼尾不知用了什么,细细地挑了出去,平白添一分媚色。

  她身上带着香气,软软地往陆澜复身上一靠,语调娇娇的:“先生从哪里来,一个人看着好生寂寞,南淮本是寻欢作乐的地方,妾来陪先生饮一杯酒。”

  陆澜复看着她,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带着一点宠溺的意味。一面抬起手来向那边跑堂的伙计招了招手,同他讲:“上一壶甜酒。”

  “好嘞。”

  伙计动作麻利,三五步给他端出来一个酒壶,并两个白瓷小酒盅。依次斟满了,冲人暧 昧笑笑,闪身退了。

  女子笑得更甜,脸上璇出两个酒窝来,裙子一撩,斜斜地跨坐在陆澜复腿上。这姿势练过千百回,迅速又漂亮,让人一点想拒绝的欲 望也无。两只手腕搂着陆澜复后颈,温暖的香气便从胸口透了出来。

  她脸上涂了香粉,细看来粉绒绒的,贴在陆澜复耳旁,呵气如兰地诱惑他,一边从香囊里掏出一丸药,手指灵巧地弹进酒盅里。

  叮咚一声轻响。

  是助兴的药,让人快活的,很快融进酒里,晕染出一片金黄色。

  陆澜复的手停在女子腰间,抚摸小动物似的捋了一下,声音轻缓:“今日姑娘的早点,我请了。”

  话说的委婉,意思倒明确。

  女子愣了一下,又细细打量了他片刻,然后笑起来,两指夹起酒盅,抬头一饮而尽,喝罢往桌上轻轻一叩。

  “那就谢过先生了。”

  随后摘了耳后别的一朵石榴红的花,往桌上一搁。意思是这桌她已经来过,别的姐妹就不要碰了。

  她站起来,袅娜地对人一行礼。

  淮安陆

  美人走了,带来的香气也渐渐散去。

  陆澜复在原位坐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杯壁,他手指好看,酒水一衬,白玉似的。然后不知想到什么,也自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确实很甜,但也很冲,回味很快上来,从喉头涌上一股热气,他眨了眨眼,眼底晕上一点湿意。

  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起身掸了掸衣角。旁边的伙计极有眼力见儿的凑过来,半蹲下 身子给人拽了一下衣袍,脸上笑吟吟的:“先生,还需要点什么吗?”

  陆澜复摆了摆手,不过站定的功夫,神色恢复如初。

  他已经来了南淮城三日,若再寻不到合适的术士,哪怕独前行,也该出发了。

  天字一号房在三楼,走到房间门口时,陆澜复察觉到问题。他站在门口,没有说话,然后抬手略一用劲推开了房门。

  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推开的瞬间,从窗口涌入的风也吹了出来。

  凉沁沁的,带着雨水味道。

  陆澜复站在门口,看着坐在跨坐在窗台上的身影。

  是个女人,穿了灰色的短衣长裤,外罩大红色的皮铠,蹬着同色靴子,靴子有磨痕,皮铠也磨毛了。身材修长高挑,腰细腿长。

  听着动静,她转过头来。

  这才看清她年轻的很,也不过十六、七岁,模样很是不错,一张脸白瓷似的,难得在于眉眼英气,看人的眼神清亮骄傲。

  窗外微风卷着细雨打进来,高扎起的黑发卷在珍珠似的耳垂边,指尖一点红色摇曳。

  是大堂桌上的那朵石榴红的花。

  看清门口的人,她笑起来:“陆澜复。”

  真是年轻女孩,连声音也带着股蓬勃的朝气,像是翠绿的新生植物。

  她仍旧坐在那里,背靠着窗棱,看似懒洋洋的,实则腰背笔直,隐隐用力。

  陆澜复倒似并不在意,踏入一步,随后在身后关上了房门:“是我。”

  女孩盯着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探视意图:“我听说了你的征召,也抽空打听了点你的消息。”

  “淮安陆家,名门望族,钟鸣鼎食,手握三条粮道,出了两位阁老,有累世之美。”

  “盛名最旺时,民间流传着一句戏言:六朝金粉桂花初,萧陆风流满帛书。”

  萧家,可是如今的皇室。

  “传说陆家子弟,衣冠礼乐尽在是也,文雅儒素,各禀家风。”

  “而陆七公子陆澜复……”她盯着人,嘴角勾起。

  “相传,是个野种。”

  当年陆家三老爷三夫人在途中遇到盗匪,为奸人所害,尸体运回淮安,葬礼之上,却有一妇人忽然出现,声称自己是陆三老爷的外室,又说自己怀中抱着的不过几个月大小的婴孩正是陆三老爷的儿子。

  虽然陆家血脉不容混同,但陆三夫人无一所出,若这真是陆三老爷的种,那可就是他唯一骨血。

  故此不得不尽心做一番调查。有人想要这个孩子,有人不想要,其中风云诡谲,外人不知,但最后到底有了陆澜复。

  陆澜复就此留在陆家老宅,五岁大时,那妇人因一场风寒去了。

  更细致的地方外人也打探不出来,但多少能猜到,陆澜复在陆家处境尴尬,就算过的优渥,也不可能和其他子弟一般无二。

  不然,何以流传出“野种”这个说法呢。

  陆澜复倒十分镇定,听着人家这样戳自己伤疤,眼睛都没眨一下,再一开口,声音依旧温和:“姑娘此番前来,不会是来同我讲故事的吧。”

  女孩再看他,像看什么有趣的东西,自语般念了一句:“奇怪,有钱人都像你一样吗。”没真心存着问的意思,也不等人回答,从窗台一跃而下,动作轻巧好看,她腿长,三五步走到桌前坐下。

  “我听说了你要找一个术士,陪你去云水逢,特来应召。哦,对了,”她说着,随手点燃了桌上的蜡烛,屋外风雨飘摇,这一豆烛光倒显出几分暖意,将她长长的睫毛打出一片倒影,“我叫遥奚安。”

  “你不是三大家族的人。”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