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by杜鹃

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by杜鹃

慕千疑白若溪全文免费阅读 著

完本免费

慕千疑白若溪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by杜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去哪看,男女主角叫慕千疑白若溪的小说名字是《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作者:杜鹃,慕千疑白若溪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慕千傲早就在一旁观察许久,今日的白若溪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的印象中,白若溪是个懦弱胆小且无能的女人,所以他当初才会选择了白府大小姐白雪儿。只可惜白天硕那老糊涂,为了自杀的白若溪竟把兵权交给了慕千疑。原本以为受不住多年的冷落,白若溪早已再次寻死,可未曾想,三年不见,她居然越发光彩照人了。

更新:2020/07/16

在线阅读

慕千疑白若溪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by杜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去哪看,男女主角叫慕千疑白若溪的小说名字是《报告王爷王妃要出墙》,作者:杜鹃,慕千疑白若溪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慕千傲早就在一旁观察许久,今日的白若溪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的印象中,白若溪是个懦弱胆小且无能的女人,所以他当初才会选择了白府大小姐白雪儿。只可惜白天硕那老糊涂,为了自杀的白若溪竟把兵权交给了慕千疑。原本以为受不住多年的冷落,白若溪早已再次寻死,可未曾想,三年不见,她居然越发光彩照人了。

免费阅读

  白若溪用眼睛一搭,就知道这玉如意肯定价值不菲呀,心想,我的天,这可是皇太后赐给皇后的东西,还两头弯弯这么大个儿,那折合成银子,一定得是满满的一箱子呀。

  哎呀,这回可发财了。

  虽然口中推托着,但白若溪已经伸手去够了过去:“臣妾身为人之妻,这本是三从之礼,臣妾不敢邀功,多谢娘娘厚赐。”

  接过手来,只觉得玉的光芒在自己脸上游走,白若溪整个人都开始晕晕乎乎了。

  一边的白雪见此情景,不由得急了:“这玉如意不是应该赐给太子妃的吗?皇后娘娘怎么平白给了她?”

  她刚想上前讨要,却被太子一把给拉住了手腕,太子冷冷的道:“你想做什么?”

  “殿下,我才是太子妃,这玉如意,本应该就是我的,娘娘为什么给她?”白雪不依不饶。

  太子哼了一声:“如今当着后宫众人及文武百官的面,皇后已将玉如意送出了,你若当场讨要,难道不怕皇后娘娘发火?到时候她降罪于你,你可别怪孤未曾点醒你。”

  “可是,可是,这玉如意……”白雪自然是不甘心的。

  她是白家嫡出之女,向来占尽了上风,就连当初与白若溪同时相中的太子,慕千傲也是舍了她的。如今这代表权位的玉如意被那丫头抢了去,她恨得指甲都扎进了肉里。

  太子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郁的笑:“不该是她的东西,早晚她得吐出来,何必急于一时。”

  领了玉如意回来,白若溪乐得都合拢嘴,慕千疑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女人,她好歹也是堂堂将军府的小姐吧,怎么像是穷人突然间发了财,成了暴发户一样?

  “白若溪。”慕千疑叫着她。

  “哎,什么事王爷?”

  一边抱着那个装玉如意的箱子想着美事,白若溪一边应和着他。

  “你是王妃,我拜托你,端庄一点。”

  “好的。”白若溪把箱子放在身后,笑道:“只要你同意把这玉如意给我,你让我装哑巴都行。”

  慕千疑冷眼看着她,道:“你可知,这玉如意,可是个惹祸的根苗?”

  “这么值钱,当然是个惹祸的根苗了。我要是带出门去,得想办法做一个伪装,不然会被那些江湖大盗给看上的,早晚得把我谋财害命。”白若溪念叨着。

  慕千疑哼道:“你还想着带出门去?这玉如意正常是赏给未来后宫之主的,虽然今日皇后这般赐了你,但是如今你毫无靠身,早晚得死于这后宫争斗之中。”

  “切,谁稀罕你们后宫之主,一堆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白给我都不要,这东西,谁要是给我黄金一百两,我就给了她。”

  慕千疑气得直接笑了:“傻丫头,看来,你也没什么发财的眼光,你手中这东西,至少值黄金一万两。”

  “一,一万两?”白若溪差点没晕过去,一克黄金300元,一两黄金一万五千块,那一万两黄金,那后边得是多少个零?

  就这么一块破玉如意,值这么多钱?

  慕千疑看着她道:“你当初殉情,怕是也因为这块玉如意代表的价值吧,如今,你现在已经有了太子妃级别的赏赐,是否能让他高看你一眼?”

  “他?”白若溪抬起头来,顺着慕千疑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对面不远处,太子慕千傲正用深遂的眸子看着她,正巧与她对视时,慕千傲露出一丝勾魂的微笑,冲着她举了举酒杯,这个小动作不禁让慕千疑暗中握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与太子纠葛不清。

  这一场酒宴,众人放开豪饮。因为慕千疑是主角,所以饮到后来,大伙儿借着酒兴,纷纷过来敬酒,饶是慕千疑是千杯不醉,但终究还是受不住这么多人的热情,只喝得他脚下发飘,开始吟诗唱曲。

  圣文公年事已高,自然不胜酒力,喝得了七八杯,就早早的回寝宫了,待得酒席散时,慕千疑已经醉得不成样子,由白若溪搀着,一路在轿子里轮番吵闹,把个白若溪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把人送了回来。

  “来人,来人。”刚刚送他回了自己的住处,白若溪便大声呼唤着,有丫环与仆从连忙迎了过来。

  “王爷回来了。”

  “快把你们王爷接过去,哎呀,喝得这般醉,沉死我了。”身为他的王妃,看他喝得这般失态,真把白若溪愁得不行。

  丫环仆从们过来接过了慕千疑,白若溪本来想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却被慕千疑一把给拉住了手腕。

  “你,不许走,留下来,陪,陪本王。”

  “王爷,臣妾很累的,臣妾今天坐在那儿参加宴会,坐了几个时辰了。”白若溪叫着苦。

  “不许走,陪着本王,不许走。”慕千疑像个撒娇的小孩子,拉着她的手腕就是不肯松开,众仆从见他夫妻二人这般痴缠,不禁暗自偷笑,有人劝道:“王妃,想是王爷舍不得你,你就留下来吧,侍候王爷的事由小的们操持,王妃就只管陪王爷说说话便是了。”

  白若溪挣了两挣,这慕千疑的手就像一把铁钳一般,岂是她能挣开的?无奈只下,她只得咬牙道:“喝醉了酒也这般不肯放过我,好,本小姐就陪你一会儿,看你什么时候睡着。”

  但凡醉酒之人,无不沾到枕头上立时沉沉睡去,白若溪也是打定了这个主意,被他牵着手,坐在他旁边,只等着床上的他睡着,自己好趁机开溜。

  可是慕千疑却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口中喃喃自语,就是不肯睡去。

  白若溪心中一动,此时他醉了酒,正是她拿到休书的好时候呀,自己还等什么,当下立马吩咐道:“来人,给王爷备一份笔墨来,王爷要写字。”

  丫环们自然不解:“王爷都醉成这般样子,如何还能写字?”

  白若溪眼睛一瞪,道:“难道王爷口中喃喃的絮叨着,你们听不到吗?”

  丫环们离得较远,自然听不到慕千疑说的什么,但依旧听话的去拿了笔墨来,磨了一些墨,将桌子搬来,把纸铺了上去。

  白若溪冲她们挥了挥手:“好了,你们先自去忙吧,王爷要借着酒兴,写些小诗给我,你们不要打扰。”

  这些丫环们自然笑嘻嘻的离开了,把白若溪和慕千疑单独留在了屋内。

  可是,看着那软软的毛笔,白若溪却很是头疼。

  她以前但凡有文字交流,几乎都用电脑了,别说毛笔,就连中性笔也只是签个名字的时候才用得上,如今看那毛笔吸鼓了墨汁,像一只胖胖的小黑猪,但如何驾驭这只小黑猪听话,白若溪头大如斗。

  管他呢,反正他醉成这个样子,就算是字写的难看一点,也可以推脱成他醉后的手笔,不怕。

  想到这儿,白若溪索性拿起笔来,细一思量,匆匆写下几行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