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阴阳神算师

阴阳神算师

陈麟 著

连载中免费

阴阳神算师陈麟小说,阴阳神算师全文免费阅读,阴阳神算师最新章节列表,阴阳神算师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阴阳神算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陈麟的爷爷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物,却因为泄露天机而命短,自爷爷之后,陈麟也走上了这条路……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更新:2020/07/16

在线阅读

阴阳神算师陈麟小说,阴阳神算师全文免费阅读,阴阳神算师最新章节列表,阴阳神算师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网提供小说《阴阳神算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讲述的是:陈麟的爷爷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物,却因为泄露天机而命短,自爷爷之后,陈麟也走上了这条路……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免费阅读

  书上有云“有理而后有数,数之所定,而理亦在焉。占筮者,推见数之至隐,以示人趋避者也。”

  我爷爷就是这样一个知无不晓,占无不验的占神师。

  小到给村里的人寻畜找人,大到给市里的人卜卦避凶,但凡这方圆百里的人遇见些奇闻怪事,都会找我爷爷占上一卦。

  可惜占神师一生的卦数有限,到了我五岁那年,爷爷就洗手收山,决定不再给人占卦。

  但是有一个人却让我爷爷破例了,为了帮他算卦,我爷爷不惜折损了九年的寿命。

  此人便是我爷爷的至交好友,名叫曾开山,我常叫他山爷爷。

  依稀记得那天晚上我正因为爷爷的鼾声苦不堪言,年仅五岁的我唤了好几声爷爷都没能把他叫醒,突然院子里的狗汪汪大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爷爷突然惊醒,随口抱怨了几句就起身打开了房门。

  那时正值冬季,房门一开,一阵凉风伴着几片雪花灌进了温暖的屋子,冻得我浑身打颤,再加上院子里的狗叫的很凶,我害怕的蜷缩进了厚厚的棉被里。

  “大哥,你一定得救救我儿子,我......我在这给你跪下了。”

  一听是山爷爷的声音,我赶紧从被窝里钻出来,平日里数山爷爷对我最好,他一进门又是哭喊又是下跪的,让我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我随手拿起旁边的大棉袄套在身上,一口气冲到院子里,看到山爷爷眼泪鼻涕全部掺和在一块,他看见我时虽露出了几分尴尬之色,但是事情的严重性已经由不得他顾忌这么多了。

  “你先别急,有什么话回屋里说。”

  爷爷趁着山爷爷下跪的时候用双手扶住了他,将他扶回了屋子,再要我爸爸给房间添上了暖炉,山爷爷一遍摩擦着冻僵的手掌,一边颤抖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原来是下午的时候村里老王家死了一头大黄牛,山爷爷的儿子曾四海收了钱,开车将那头大黄牛运了出去,说是找个屠夫给卖了,本应该傍晚就回来,可到了晚上九点,曾四海还是没有回来,眼看着外面下起了大雪,山爷爷越想越着急,只身一人沿路找了出去,走到半路,雪越下越大,直接将山路给封了。

  那时候几乎没有通讯设备,山爷爷见山路不通,只好回来求我爷爷帮忙。

  “四海这个孩子我知道,是个老实可靠的人,他出去帮别人卖牛,而且又收了钱,绝不可能逗留在外面,从他出去的时间来算,七点就可以到家,那时候还没有下雪,不应该出什么意外才对。”

  爷爷皱着眉分析道。

  他抬头看了看正前方墙壁上挂着的大钟表,时间定格在一点整,我望着爷爷暗淡的目光,心里也渐渐担心起来。

  “爸,我现在就叫上村里的汉子,我们一起出去找,肯定能找到四海兄。”

  爸爸说着就准备出门,爷爷摇了摇头,“怕是不行,这场雪还会继续下,又是大晚上的出去,山路崎岖,一不小心踩空滑落山底就没命了。”

  “唉,那您说怎么办?”

  爷爷和山爷爷亲如兄弟,四海叔跟我爸爸自然也是亲如兄弟,兄弟有难却无力帮助,对于男人来说,莫过于在自己的心口上插了一刀子。

  只见山爷爷欲言又止,他的脸红彤彤的,不知道是被冻红的还是因为火光的映照,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等他把嘴里的话说出来,我爷爷拍了一下椅子说道“事已至此,我今天就破例,给四海这孩子占上一卦,但愿他平安无事。”

  “老哥哥,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你对我们家的恩情,我曾开山一定没齿难忘!”

  也许别人不知道爷爷破例给人占卦意味着什么,但是爸爸和山爷爷却清楚的很,一旦破例,占神师一卦损三年阳寿。

  “四海就像我的亲儿子一样,他有难我当然要救,我已经是年过半百之人,损几年阳寿而已,不碍事。”

  爷爷言语坚定,爸爸知道爷爷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这么做,虽然不舍爷爷耗损自己的阳寿,但是他也不敢阻止,更何况,爷爷要救的还是四海叔。

  “那就辛苦老哥哥了!”

  山爷爷执意要下跪,最终拗不过他,爷爷这才接受了他的跪拜。

  只见爷爷伸出左手,嘴里默念道“天地移来掌内观,只在先贤指掌问,任凭天地有移动,五行生克永不变!”

  爷爷的眼睛直直的盯在自己的左手手掌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可是我却什么都看不见。

  “今有玉溪村曾四海出门未归一事,遇大雪封山,在此占神问归期,陈秀银求验。”

  爷爷眯眼观看,脸上的表情复杂至极,几滴汗水从额间滴落,他继续问道“既无归期,如今曾四海位居何处?陈秀银求验!”

  “爸!”

  不知为何,问道第二句话的时候,爸爸突然叫住了爷爷,他一手抓在了爷爷的左手手腕上,眼中带泪。

  那时的我全然不知爸爸的那份难过是因为爷爷那样做会耗损自己的阳寿,一卦已过,二卦又起,爷爷已经失去了六年阳寿。

  “起开!”

  爷爷呵斥道。

  他继续看着自己的左手手掌问道“曾四海如今位于东南方向,此间必是大凶,我知不可能出意外,纠缠于他乃为何物?陈秀银求验!”

  “煞!四海遇见的是煞!”

  三卦已满,九年的阳寿已经逝去,爷爷却因为问清楚了四海叔的事情,高兴地笑了起来。

  直到我长大成人,依然被爷爷当初的举动所震撼。

  “煞气可解,卦象上虽无归期,我们只要在五点之前找到他,就一定可以将他救回来。”

  “极好,极好,那咱们赶紧出去找人吧!”

  山爷爷喜极而泣,一心只想赶紧将四海叔找到。

  将需要的东西带好,他们三人就一起往东南方向出发,留我一人在爷爷的屋里休息,只因我年纪太小,跟着去反而会拖累他们。

  在屋里等了很久,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听见院子里狗叫的声音。

  “汪汪汪......”

  狗的听觉和嗅觉是最敏感的,而我从出生就天天跟家里的大黄腻在一起,从它的叫声,我便能分辨出大黄的喜怒爱乐。

  一听大黄那欢快的声音,我就知道一定是爷爷和爸爸回来了。

  我推门而出,看见爷爷和爸爸两个人狼狈不堪的从雪地里走来,此时的他们已经被冻僵了半个身体,我回到屋内赶紧生火,过了大半天,他们俩才暖和过来。

  “爸爸,四海叔救回来了吗?”

  爸爸点点头,“也算是有惊无险,估计下午你四海叔就会过来一趟。”

  我爷爷占卦有个规矩,他不收人钱财,但也不是什么都不要,而是索要一件别人的意外之物,比如他帮人占了卦,那人下次不管什么时候来道谢,只需空手而来,在路上遇见什么就将什么带来我家,据说大黄就是这么来我家的。

  到了那天下午的时候,四海叔果真带着林晓婶子来到了我家,他们左手拿着两壶高粱酒,右手拿着自己晒干的茶叶,客客气气的交到了我爸手中。

  “我爸那个人你也知道,你们花钱买的东西他肯定不会收,要是在路上什么都没遇着,空着手来就行。”

  “那怎么行,占卦的事情咱另说,就说昨晚你们一起不顾生命危险的爬山救我,这礼我也得送,你昨晚也出力了,就当送你的好了,不管怎么样,你都得收下。”

  就在这时,爷爷正好从房里出来,他看见爸爸手中的东西倒也不生气,而是点了点头道“那就收下吧,这一路上没有遇见什么意外之物?”

  四海叔和林晓婶子一个劲的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说来也怪了,以往从家里过来的时候路上不是有些石头就是有些树枝子,我知道陈叔您的规矩,树枝可以用来生火,石头可以用来修路,可我们这一路走来,硬是连个石头子都没碰到,总不能给您抓一把雪过来吧?”

  “呕......”

  就在这时,林晓婶子突然做呕吐状,蹲在一边直喊不舒服。

  她喃喃道“可能是从家里来的路上感冒了,陈叔最会给人把脉,不如给我看看,正好回去的时候找个药店买点药回去吃。”

  爷爷的屋里收藏着很多古书,关于把脉行医之事他也略懂一二,见林晓婶子那么难受,他当场就给林晓婶子看了看。

  这一看,爷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可是嘴角却带着笑意。

  “陈叔,您别不说话,我媳妇这是怎么了?”

  看到一旁干呕不止的林晓婶子,四海叔焦急不已。

  爷爷笑呵呵地说道“你呀,要当爹了,林晓这哪里是感了风寒,明明就是怀孕了。”

  “怀孕?”

  四海叔和林晓婶子四目相对,眼中的笑意无以言表,他们结婚六年多,一直未有身孕,今天得知自己真的有了,岂不是意外之喜?

  “陈叔,我终于明白我们这一路上为何什么都遇不到了,因为我媳妇的身孕就是意外之物,遵从您的规矩,我媳妇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您要的意外之物。”

  林晓婶子也应和道“您对我们家四海有救命之恩,九年的阳寿就此耗尽,若是腹中是个儿子,往后就做陈麟这孩子的弟弟,我一定会教导他将陈麟看做自己的亲哥哥,如果是个女儿就更好了,让他们长大了结成夫妻,我们两家岂不是亲上加亲。”

  “不行,这事千万不行,我们家的事情你可能不清楚,如果是女儿,做陈麟的妹妹就好,成亲这事就不要再提了。”

  四海叔的眉头紧皱,万分不解我爷爷的用意。

  他们自知九年的阳寿是他们做什么都还不起的,执意要我爷爷答应这门亲事。

  最终僵持不下,我爸爸这才将我们家的难言之隐说了出来。

  爷爷曾经为我们家算了一卦,男丁皆是命犯孤煞,孤煞的意思并不是没有女人缘,而是女人缘很好,但就是遇不到一个长相厮守的,即便是遇到了一个真爱,真爱也会因为各种原因离他而去。

  我奶奶难产而死,我妈妈溺水而死,无一善终,爷爷是担心如果他们怀的真的是一个女孩,跟我在一起之后,怕是也活不长久。

  曾家和陈家的交情至深,我爷爷当然不愿意他们的孩子遭此横祸。

  可是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四海叔和林晓婶子经过漫长的交谈,最终还是决定如果是个女儿就给我做媳妇。

  这些事都是我爸爸后来才告诉我的,那时候我年仅五岁,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太清,唯一一件难忘的事情就是我藏在屋里学爷爷占神,被爷爷发现之后,差点将我的手给打烂了。

  那一天已经是四海叔回来的第二个星期,相传四海叔那晚运着大黄牛出去的时候半路碰见大黄牛睁眼,一只死牛睁眼,四海叔被吓得魂不附体,连人带着滚到了山下,要不是我爷爷施法相救,那晚他根本不会活着回来,而且我们还听说了更恐怖的事情,大黄牛滚到山下之后居然消失了,我爷爷他们只找到了人,并没有找到牛,所以也有人说是四海叔把牛卖了换钱,自己却独自把钱吞了。

  我和村里的人一起放学回家,他们来我屋里说要我表演占神术给他们看,我想起爷爷那晚给四海叔占卜的样子,居然装模作样的将左手伸出,嘴里念动咒语,一边仔细的看着手掌,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既然要占神,那你们想要占什么?”。

  其中一个名叫王二的同学说道“那就替我占占我们家的大黄牛到底去哪了吧。”

  我学着爷爷的口气对着掌中问道“今有玉溪村王二家的大黄牛遗失一事,在此占神问此牛去向,陈麟求验!”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双目死死盯住掌中,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让他们误以为我真的会占神。

  过了半分钟,我的掌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转盘!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