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毒后难当杨玉潇

毒后难当杨玉潇

杨玉潇 著

连载中免费

毒后难当小说,杨玉潇小说免费,毒后难当最新章节,杨玉潇大结局,故事递提供小说《毒后难当》无错版全集免费阅读,毒后难当无拼音无错别字章节内容由作者兔叽提供,杨玉潇小说讲述的是:杨玉潇没想到,完成系统的任务这么难,不就是当个皇后么,温柔贤良不行,恶毒手段更不行,到底要怎样!

更新:2020/07/16

在线阅读

毒后难当小说,杨玉潇小说免费,毒后难当最新章节,杨玉潇大结局,故事递提供小说《毒后难当》无错版全集免费阅读,毒后难当无拼音无错别字章节内容由作者兔叽提供,杨玉潇小说讲述的是:杨玉潇没想到,完成系统的任务这么难,不就是当个皇后么,温柔贤良不行,恶毒手段更不行,到底要怎样!

免费阅读

  拿起勺子轻轻地搅动着姜汤,舀了一勺递与自己嘴边,“我喝过了无毒,那剩下的就由你来解决好了,我是最厌烦喝这些驱寒的东西了。”

  秦皓逸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也张开嘴任由杨玉潇喂进去,这样的一幕好像是隔世的记忆,有些东西就这么悄然的产生了变化。

  夙依说,把曼珠沙华磨成粉和水服下,可以唤起人们前世的记忆,看来好像有点用,秦皓逸,你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我来呢?

  “我之前有没有见过你?或者说,你有没有见过我?”秦皓逸看着杨玉潇的眼睛有一瞬间的迷离,不过马上就清醒过来了,再次看向杨玉潇,眼神里多了一丝防备。

  杨玉潇走出去把瓷碗放下,再次回来,秦皓逸已经不见了身影,与此同时,凌娅和陈情两个连带着许多小丫鬟陆陆续续的进来了。

  “姑娘昨夜睡得可好?虽说雷声有些大,不过幸好昨个姑娘歇息的早……姑娘,这些梳妆奁怎么都打开了?”凌娅一进内室就有些懵了,与她而言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怎么像是遭贼了一样!

  杨玉潇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凌娅,我昨晚醒过来找玉佩,然后就这样了。”

  凌娅强压下心里的慌乱,“从京都到咱们这庄子有一段距离,奴婢怕大姑娘身上的首饰丢失,所以就自作主张把大姑娘身上的首饰全部收起来了,还请姑娘不要怪罪。”

  凌娅是个忠仆,杨玉潇也从不怀疑她的衷心,“你做事素来极有分寸,我又怎么会怪你,只是这玉佩对我极为重要,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把它从我身上摘下来才是。”

  把凌娅从地上扶起来,任由小丫鬟们伺候她更衣洗漱,过了很长时间,才陆陆续续的开始上早膳,用罢早膳,陈情才带着小丫鬟下去,独留下凌娅一人。

  “大姑娘今天这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个没睡好的缘故?这在别庄到底是比不得府上,姑娘还需早点适应才好。”凌娅给杨玉潇按着太阳穴,有些心疼地说道。

  明明是二姑娘犯了错,被安置到别庄的却是大姑娘,虽说是为了怕那些闲言碎语伤了姑娘的心,但到底是无妄之灾,这口气换做是谁都忍不下去的,可偏生自家姑娘……这心胸宽广的,也不知是一件好事还是祸事。

  也不只是凌娅说的,还是真的没休息好,杨玉潇此时倒真是有些难受,“凌娅,我身子有些乏了,反正这庄子里也没有别人,你和陈情多看着些,我再睡一会去。”

  凌娅应了一声,“那奴婢这就去给姑娘铺床。”

  “不用了,你先下去吧,随便摆几样糕点和一壶茶水放在外间,午膳也不必做我的了。”杨玉潇有气无力的应声道,凌娅见状只好按照自家姑娘的吩咐去做。

  好不容易屋子里就剩下杨玉潇一个人,刚走了几步又感觉到怪怪的,顺势抬头一看,结果看到房梁上秦皓逸的身影,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传来,杨玉潇眼看着就要磕在床榻上。

  混蛋秦皓逸!你竟然真的见死不救!

  杨玉潇昏迷之前最后的念头,便是骂了一句秦皓逸,她的头真的是重重的磕在了床榻上。

  再一次醒来,入目眼帘的就是凌娅,陈情和夙依三人,如果不是头上的疼痛感不容忽视,杨玉潇真的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梦境了,手紧握成拳头,再一次在心里面骂了一句秦皓逸大混蛋!

  “姑娘可算是醒来了,您再不醒,奴婢可就真要以死谢罪了。”凌娅刚开头,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好端端的带着姑娘出来,就有责任带着姑娘回去,若是中途出了岔子,她也没脸活着回去了!

  杨玉潇想要起身,却发觉自己没了力气,只好借着夙依的力气起身,手颤悠悠的替凌娅拭去泪水,小声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吗?好了,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理,怎偏生就我一个娇气?”

  “大姑娘快别这么说了,哪有你这么劝人的,倒让我们家凌娅的泪水越发止不住了。”陈情从外面端来了米粥递给了夙依,连拉着凌娅退下了。

  杨玉潇倒是没有在意,反正陈情哄人一套一套的,她出马一般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倒是那秦皓逸!

  “夙依,秦皓逸那厮去哪里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到这么大点的委屈过,我要找他算账,算账,算账!”杨玉潇咬牙切齿地说,让夙依有些哭笑不得。

  思及此,夙依拿出秦皓逸走之前留给杨玉潇的信件,“这个是那位公子让奴婢交给姑娘的。”

  杨玉潇接过信件,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杨玉潇亲启。

  “他怎得知道我的名字的?你告诉他的?”随口问了一句,杨玉潇就把信件给拆开了,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字。

  杨玉潇下意识的念了出来,只觉得有些好笑,她这算不算聪明反被聪明误?“见信如面,他日所受,日后必当奉还,他的意思是和我杠上了?”

  夙依摇摇头,“那位公子把信给我的时候虽说一直冷着脸,但是藏在眸子里的喜悦还是瞒不住的。”

  “喜悦?他高兴什么……不对,我的玉佩呢?”杨玉潇摸了摸腰间,又把枕头给掀开,还是没找到玉佩。

  夙依把她按在床上,“那位公子还让夙依给你带句话,说是想要玉佩,三日后夜半后山山洞见。”

  这货是算准了我今天就能醒过来还是什么?

  杨玉潇扶额,可谁知夙依接下来的话更让她绝望,“昨个是最后一天了。”

  “无妨,反正不会有比这更坏的消息了,夙依,我们遇事要沉着,要冷静。”也许是上天故意要和杨玉潇开这个玩笑,也或者是杨玉潇本身的运气就不是很好,她和秦皓逸这一世的第一次相遇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整整在别庄呆了一个月后,杨家终于来人接她了,杨玉潇一早就派人收了一些农家的瓜果,凌娅陈情夙依三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回家这项重大事件,日子渐渐的就提上了日程。

  京都,杨国公府

  一切都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要不是夙依眼尖心细是个打探消息的老手,杨玉潇都不会知道杨玉沫已经指给三皇子萧景宇的事情。

  一行人从正门进去,杨玉潇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就被一个人扑倒了,“潇潇我好想你,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擅作主张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九公主,说话归说话,但麻烦你不要这么对我姐姐好不好,她的身子会受不了的。”杨言轩赶来就看到自家姐姐一脸便秘的表情,连忙出声支援道。

  一旁的夙依和陈情可算有了用武之地,对视一眼直接上去一左一右把杨玉潇和九公主分开,另一旁的凌娅很自觉的在后面推着杨玉潇,看着众人把自己当一个瓷娃娃一样护着,杨玉潇的心里面热乎乎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酵。

  “潇潇,你怎么瘦了那么多,我就知道你一人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都是我不好,呜呜。”九公主好像总能从莫名的地方挤到杨玉潇的怀里,下意识的把这个女娃娃搂住,杨玉潇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眼神示意凌娅陈情先去收拾东西,院子里一下子就只剩下杨言轩,夙依,杨玉潇和抱住她不撒手的九公主。

  “如果哭够了,就和我一起去给祖母请安好了,别忘了,你还没有带我去看汗血宝马呢。”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九公主的背,杨玉潇很清楚自己温软细语的威力,这个时候也毫不吝啬的用出来。

  果然这一招是极有效的。

  九公主的哭意来得快也去得快,没一会儿就好了,“爱哭鬼都不哭了,那阿姐,我们去给祖母请安吧,她老人家最不耐烦的可就是等人了,爱哭鬼,你这次可把我阿姐给害惨了。”杨言轩毫不客气的数落道。

  “阿九,一会如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翻脸,你把脸子给了老夫人,那我这半条命说不定就折在她手上了。”杨玉潇刻意的敲打了一下九公主,杨玉沫和她的姨娘已经够麻烦的了,再来一个老夫人那她可就真要步步小心,时时留意了。

  九公主点点头,这些时日她老往杨府里跑可没少听说杨玉沫被老夫人整的惨状,此时听了杨玉潇的劝告,也打定主意笑脸相迎不去触她的霉头。

  一行人陆陆续续来到了老夫人所居住的静心阁,凌娅也带着给老人夫人送的东西与众人会合。

  “沫儿就是孝顺,不像某些人,都进了杨府也不知道先来给我这个祖母请安,怎么着还得让我这个做长辈的亲自请她来才是吗?”

  还未进屋子,老夫人的话就传出来了,九公主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可下一秒她就被杨玉潇给制止了。

  门口代为通传一声的嬷嬷仿佛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而凌娅更加熟门熟路,拿了一个钱袋子就塞进嬷嬷的手里,说了一会子话嬷嬷就喜笑颜开的进去了。

  不多时,一个小丫鬟从里面出来,给众人行了礼后,“老夫人请九公主,少爷,和大姑娘进去。”

  杨玉潇有意培养夙依,就给凌娅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先离开了,刚走进去没两步,就听到座上杨玉沫挑衅的声音,“姐姐莫不是不知道规矩,祖母自礼佛归来就不许人带丫鬟进这屋子了,也对,姐姐这是第一次出来看望祖母,不知者不罪。”

  这话说的,无疑是火上浇油,想借着老夫人的手整整杨玉潇,可仔细想想,老夫人刚回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紧接着就是杨玉潇绝食生病,再然后她就被送出了京都,就算真的想同老夫人请安也有心无力啊。

  有些话说出来就是让人进退两难的,不说,就相当于默认了杨玉沫的话,一个大不孝的帽子就给扣上了:说,又未免有巧言令色的嫌疑,绝对会引起老夫人的嫌恶。

  这往后的日子只怕是难安生了。

  “早就听闻二姑娘不喜本宫,这次竟然借着整治大姑娘的由头讽刺起本宫不懂规矩来了,老夫人有品阶加身毋须向本宫行礼,本宫倒是想知道你一个庶女哪里来的资本。”九公主认真起来的样子,自带一种王者的气场,就像是睥睨一切的王。

  杨玉潇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明白今个九公主为什么突然聪明起来,但看到杨玉沫吃瘪的样子,她还是感觉蛮开心的。

  对着九公主的突然发难,杨玉沫表示已经勉强可以应对了,只见她从座位上起来,对着九公主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落落大方的说,“沫儿自幼反应慢些,怠慢了公主殿下,还请公主殿下不要怪罪。”

  杨玉潇借着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老夫人的满意的表情,为了拉拢这个老人只好给九公主打了个手势,让其适可而止,免得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九公主今天的智商绝对爆表了,不仅没有对杨玉沫多加嘲讽,反而开口夸赞了起来,“母妃平日里总让我学潇姐姐的大家做派,我问潇姐姐秘诀,潇姐姐一律推说是祖母教得好,素日里我还不信,今个瞧了玉沫,可算是明白了。”

  就这么说着,九公主还跑到老夫人旁边给她捏腿,倒是让她有些吃惊,“日后我也把老夫人当祖母对待,只求祖母也像待潇姐姐一样待我,让我也有些大家做派才好。”

  杨玉潇在旁边看戏,她别的不行,保持微笑还是可以做到的,可偏偏有些人不这么想。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