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湘西赶尸鬼事

湘西赶尸鬼事

by凝眸七弦伤 著

完本免费

  方巍方歌吟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悬疑都市文湘西赶尸鬼事(方巍方歌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为您提供凝眸七弦伤所著的一篇都市悬疑文《湘西赶尸鬼事》,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方巍方歌吟,主要讲述的是赶尸这种习俗,是湘西自古便传下来了的,湘西世代以赶尸为业,守护者世间关于僵尸的传说,方家嫡子方巍,跟随着爷爷出去赶尸,却不料一路危机重重,陷入了迷雾之中.....

更新:2020/07/29

在线阅读

  方巍方歌吟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火爆悬疑都市文湘西赶尸鬼事(方巍方歌吟)小说无错文字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故事递为您提供凝眸七弦伤所著的一篇都市悬疑文《湘西赶尸鬼事》,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方巍方歌吟,主要讲述的是赶尸这种习俗,是湘西自古便传下来了的,湘西世代以赶尸为业,守护者世间关于僵尸的传说,方家嫡子方巍,跟随着爷爷出去赶尸,却不料一路危机重重,陷入了迷雾之中.....

免费阅读

  开棺起尸,绝非等闲小事,连方歌吟这样的祝由高手都有些紧张,此尸用十八颗镇冥钉封住,显然不同于一般喜神,走煞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方歌吟正色道:“祝由赶尸道法中,起尸、移灵、受惊乃是关键三环,而其中又以起尸最难最险,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所以起尸万万错不得。”

  “尸有五起,以死者生前五行为引,乾金之象肤起,离火之象肉起,巽木之象血起,坎水之象骨起,坤土之象痣起,容不得丝毫疏忽,你日后若独自走脚,事先定要熟记喜神八字五行,不可胡乱起尸。”

  方巍点了点头,道:“爷爷,我记下了,可我怎么知道喜神的八字五行呢?”

  方歌吟神秘一笑:“你仔细看看,这棺木的四周,和寻常棺木有什么不同。记住了,只是看,千万不要动手摸。”

  方巍凑了上去,这才发现红木黑盖的棺材四周,用细如蚕丝的金线雕刻出了几个器物,若不是有心人不是靠近细看,绝对难以发现。

  方巍疑惑了:“爷爷,这是什么。”

  “这是暗八仙图,以八仙所执器物代替八仙,故称暗八仙,专门用来镇住邪秽之物。”

  方巍依次数来,那图绘着葫芦、团扇、宝剑、阴阳板、莲花、鱼鼓、横笛七样,并无八件。

  “怎么只有七件?”

  方歌吟道:“你看看少了什么。”

  方巍又认真盘点了一轮,道:“是了,少了花篮!蓝采和的花篮!”

  方歌吟点头:“蓝采和右手持花篮,左手执兰草,草木皆为柔木,故蓝采和五行属木,乃是巽木之象。这暗八仙中,单单少了蓝采和,正因为棺中喜神五行属木,若是暗八仙中出现巽木,和喜神五行相冲,不但不能起到镇尸的作用,反而会引发相生相杀之果,导致喜神走煞。”

  说到这里,方歌吟从怀中掏出一把通体漆黑,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法器,他用此物的侧面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割,一行鲜血缓缓流出,方歌吟单手捏拳,鲜血顺着拳眼一滴一滴滴在了棺盖之上,缓缓散开,如同一块薄薄的幕布一般,遮掩住棺盖,深深地沁入到了棺木之中,留下暗红的一片血渍。

  方歌吟猛地在棺盖上一拍,大叱一声:“起!”

  忽然间,嗖嗖嗖嗖嗖,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十八颗镇冥钉全部自棺盖飞出,倒射于屋梁之上!

  镇冥钉出,方巍知道,棺盖即将起开,棺中喜神也即将露出真容。

  方巍紧张地握紧双拳,大气都不敢出。

  “恭请喜神起身!”方歌吟手中一转,法器在空中滴溜溜地开始打转,看得方巍眼都花了,接下来,一双手缓缓地从棺木中平举了起来。

  “是她吗?”这双手骨骼颀长,指甲尖锐,和昨日自己所见的女尸的手截然不同,方巍贼心不死,正欲凑过去,一睹喜神的真面目。

  “找死吗?退后!”方歌吟斜上半步,一把拦在了方巍身前,与此同时,旋转在半空之中的无名法器忽然向着棺木飞来,只听得一声巨响,棺木木屑飞溅,一尊喜神直挺挺的出现在方巍的面前。

  这尊喜神穿着黑色斗篷,浑身上下遮得密不透风,头上带着一个竹质的斗笠,斗笠上缝了一层黑纱,刚好挡住了喜神的脸面。

  喜神双手下垂,身体站得笔直僵硬,一动不动。

  方巍不由得大为丧气。

  只因这位喜神的装扮和昨日见到的女尸实在是相差太远了,加之刚刚方巍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瞅见了喜神的双手,这绝对不是一个女人的手!

  难道昨晚,当真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方巍的心又有些动摇了。

  “张嘴!”方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听得声音,没有一丝防备,下意识张嘴,只见方歌吟单手一抖,将一枚枣核状的东西由手中打出,直接灌入方巍的嘴里,呛得方巍连连干咳。

  “你乃纯阳处男之身,阳气深重,我虽然以辰砂封住了喜神七窍,为保万一,这一路上没有我的允许,你万不可开口说话,以免泄了阳气,惊扰到了喜神。”

  方巍不由得暗自苦笑:“走脚还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规矩!可爷爷怎么知道我还是处男之身,就不怕我在学校里面……他是真的对我放心还是有金睛火眼,看出来了什么?如果是后者的话……”方巍吓得暗暗吐了一下舌头,将枣核藏在舌颚之下。

  方歌吟吩咐:“去,把神龛上那个太平碗取来,这一路上你只需要负责一件事情,就要保证太平碗中无根之水不可撒漏半滴,倘若碗中有异,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方巍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自己不能开口说话,怎么能“第一时间汇报”。方歌吟丢下一句:自己想办法,便绕身走到了喜神的身前,朗声道:“天要收,地要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亡人化作金砖一块,金砖收入我柜中。走!”

  “咚。咚。咚!”一连三响,方歌吟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小阴锣,敲动起来,声音清脆,喜神身子微微一动,似乎能感应到,左脚上前,僵硬地迈出了第一步。

  方巍将太平碗小心翼翼地端在自己的胸前,跟在喜神的后面,此时,爷爷拉长了声调:“喜神过境,阳人退散……”

  方歌吟每走几步,便仰天撒一把纸钱,一把把黄色的铜钱纸从他手里扔出来,落在洁白的雪地之上,爷孙两人,连同一具喜神,乘着夜色,踏上了旅途。

  方歌吟带头在前,喜神居中,方巍断后,这是方巍第一次出门走脚,方歌吟自然是要将赶尸走脚的本事倾囊相授。

  “方巍,注意看清楚我的每一个动作,丝毫都别记错,你要知道,喜神封了七窍,便完全没了感知力,全靠引路人的手段,挥洒纸钱,哪里撒,哪里收,都是有规矩的。乱了规矩,得罪了任何一处的山神土地、魑魅魍魉,都会导致喜神魂魄分离,该往哪里走,往哪里打尖、哪里住店、何时起身、何时念咒,每件事都有讲究……方巍,方巍你在听吗?”

  “嗯。”方巍嘟囔了一句。

  “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

  “你不是不准我说话吗?”方巍含含糊糊地道。

  “现在可以了!”

  方巍这才将枣核移了位置,哭丧着脸道:“爷爷,我们走的时候,您忘记关门了……”

  雪夜行路难,何况赶尸是见不得生人的勾当,要挑偏僻难行之路,爷孙两人加快脚程,一夜也未走多远,方巍的鞋袜早就被雨雪浸透,冻得双脚麻木,但第一走尸,他不希望被方歌吟看低,双手平端着那碗水,不敢有丝毫闪失。

  方歌吟终于停了脚步,看着前路,道:“前方好像有庙,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换双鞋袜,如果顺利的话,我们能在天亮之前,赶到你三叔的赶尸客栈。”

  方巍强打起精神,紧随爷爷,向前方的庙宇走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庙宇之前,但方歌吟却站在庙宇之前愣住了,望着庙宇前面门上悬着的黑字的牌匾,微微有些犹豫。

  这种荒山野地的庙宇,自然是不会有香火的,庙宇破败了很多年了,梁间布满了灰尘和蛛网。

  方歌吟喃喃地道:“原来是座应公庙。”

  方巍嘴里含着枣核,含含糊糊地问:“爷爷,什么是应公庙啊?”

  “应公庙就是阴庙,供奉着无主孤魂,经年累月,阴气过甚,如果我们在此歇脚的话,恐对喜神不利。”

  方巍接口道:“既然是这样,我们不进去就是了,再走两三个小时,也能赶到三叔的客栈。”

  方歌吟心疼孙儿,眼瞅着方巍浑身发抖,寒夜的冷风,吹得他嘴唇乌青,若不在此换衣换鞋的话,方巍的双脚怕是会被冻伤。

  正是因为他自幼体弱多病,方歌吟才迟迟没有传他祝由道法。

  “应公庙又如何,我们只是路过片刻,有爷爷在,孤魂野鬼近不得你的身。”方歌吟打定主意,将喜神在庙门前面停了下来,带着往里走去。

  因为是雪天,月光从破窗中照进来,也能模模糊糊这破庙看个大概。

  这庙果然破败不堪,神龛都跌到了地上,匪夷所思的是,在庙宇的一角,还停了一副薄皮棺木!

  方歌吟似乎对这副棺木并不在意,反倒嘲正中供奉多看了几眼,忽然失笑,“原来是个姑娘庙!方巍,这里供奉的可都是没有出嫁就死掉的小姑娘,你们男孩子如果随便进来就拜,惊动了她们,就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和她完了冥婚才会放过你。切记切记,不要见佛就烧香,见庙就跪拜,会惹下麻烦的。”

  方巍连连点头,和爷爷一起收拾了一些柴禾,点燃一簇火光,空气顿时温暖了许多。方巍褪下鞋袜放在火上烘干,借着火光,破庙里也亮堂了不少。此时,方巍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在偏僻角落里的那副棺木,想起昨日‘梦’里的总总,方巍有些后怕,指了指那副棺木,小声道:“爷爷,那里……”

  方歌吟头也不回:“该说的就说,该问的就问,旁人勿管,闲事莫问。”

  方巍看着,心里怎么也不舒服,他虽然不懂道法,但民间传说还是听过不少,阳人有阳宅,阴人有阴宅,就算是无主无名之尸,也还有义庄可以栖身,庙内停棺,已经犯了大忌讳。若是尸体在庙中停留,一日两日也罢,时日长久,导致阴司勾魂之人因此不能进庙,魂魄不能下地府,就会变成无主的孤魂野鬼,长年累月,又受庙中香火折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十分痛苦。

  墙角的棺材上布满了灰尘,显然已在这里停了多年,说不定是某个用心歹毒的人故意为之,用来折磨这副棺木的主人。方巍心生怜悯,想上前看看,但被方歌吟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他有些失望,想再劝爷爷几句,方歌吟先开口:“鞋袜烤干了没有,时间不早了,要是我们还不启程,天亮前就赶不到喜神客栈了。”

  方巍点头,将鞋袜穿好,忽然跑到了棺木前倒头叩了三个响头,道:“我虽与你素不相识,但也不忍心见你在此受苦,等我回来,一定请爷爷助你移灵,逃离苦海。我方巍对天发誓,一定会来救你。”

  方歌吟没有阻止他,只是微微摇头,道:“傻孩子,有时太过仁慈会害死人的,阳人不欠阴债,你今日既然许了助它脱身之愿,一定要说到做到啊!”

  “嗯,我一定会的!”

  方歌吟这才领着方巍出了门,喜神还老老实实呆在门槛的角落旁边,斗笠的正中央,被方歌吟用辰州符镇住,和他们进庙时,没有半分异样。

  但是方歌吟看到辰州符的瞬间,脸色大变,道:“糟了,刚才有人动过喜神!”

  祝由赶尸规矩,喜神不住宅、堂、殿、庙,即便是在赶尸客栈,喜神也只能站立门后,这也是为何方歌吟没有将喜神带入应公庙的原故。

  方巍问:“爷爷你怎么知道有人动过?”

  “你看这辰州符”,方歌吟道,“辰州符以辰砂绘制,上面隐藏着我们祝由符道的云篆,现在云篆消失,显然是有人将这辰州符揭开,然后再盖上。”

  “可我怎么没有听见声响。”

  不仅方巍没有听见,方歌吟都没有听到,要知道这方圆数里,皆是荒山野岭,在这样寂静的夜晚,莫说有人来过,就是雪花落地的声音,以方歌吟的修为都能听见,喜神与他不过隔着一张门板,他居然没有发现有人来过,可见来人道法之高!

  方歌吟眉头大皱,来人到底有何企图?为何来了却仅将喜神的符咒揭开了便走,难道是在警告自己?还是……

  方歌吟脑海中快速盘点着当今道门几大巨头,要知道,他方歌吟好歹是祝由四脉中方家的家主,祝由道法多年,道门中比他道法高强的人,是有不少,但能够悄无声息地靠近他,并且在他毫不察觉的情况下揭开喜神的符咒,这等高人,屈指可数,他,到底是谁呢?

  “爷爷,未必是人。”方巍忽然道。

  “怎么说?”

  “是人就会留下脚印,可这雪地上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并没有其他脚印。难不成,道门中已有达到踏雪无痕境界的人?”

  不错,方巍说的不错,方歌吟盘算着当今道门中最顶尖的人物,即便是他们,在雪夜面行走,至少会留下一层浅浅的足印,方歌吟不信世间真有‘踏雪无痕’这样的世外高人。

  方歌吟赞许地看了一眼前心细如发的孙子,如果不是人,那么这荒郊野岭的,只剩另外一种可能了。

  方歌吟举目四望,在远处的山岭,果然出现一个朦胧的身影,个子很小,仿佛四、五岁孩子的向量,月光不亮,小孩子模样看不得那么真切,但方歌吟似乎已经断定是谁接触过喜神了。

  他的嘴角泛出一抹微笑,摇头苦笑道:“难怪,世间也只有它才会这般无聊了。”

  方巍也看到了山头上的小黑影,不过他从未修行道法,目力不及方歌吟,只看得到一团模糊的黑影,忙问道:“爷爷,到底是谁?”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