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悬疑 → 阴阳夺命师

阴阳夺命师

林风 著

连载中免费

  阴阳夺命师全文免费,主角是林风的小说,小说阴阳夺命师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风,其中情节的诡异让人忍不住害怕又欲罢不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风出生之后就无父无母,被师傅捡回去养着,却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将他以一百块的价格,卖给了一个鬼。

更新:2020/07/30

在线阅读

  阴阳夺命师全文免费,主角是林风的小说,小说阴阳夺命师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风,其中情节的诡异让人忍不住害怕又欲罢不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风出生之后就无父无母,被师傅捡回去养着,却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将他以一百块的价格,卖给了一个鬼。

免费阅读

  我一听,她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除了这个房间,其他的地方我根本就找不到住处,这样一想她说的也对,来到这里之前我就打量过四周了,除了这个酒店,其他就再也找不到有空房的了,就算是旅馆,外面也放着客满的牌子。

  迫于无奈之下,我摇了摇头,缓缓地走进了,那一间房间,并且在关门之前对着柳如月说道:“我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你也不要把我当成十三,明天一早,无论如何我都要巴黎退房手续。”

  柳如月婉转一笑,对着我点了点头:“是的林先生,我再次为我们酒店给您带来的困扰而跟您说一句对不起,明天一早,我就给您安排退房手续,并且免费提供一份顶级早餐。”

  我点了点头,砰的一下,就关上了房门,累了一天了,终于能躺下休息一会儿了,不知不觉,我竟然累的连澡都没洗就在床上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只是觉得哪里不舒服,我睁开眼睛一看,四周漆黑一片,唯一的光亮就只有从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我借着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进入了厕所。

  “唔……呕……”我打开了灯,可胃里面一阵酸液逆流而上,我扶着洗脸池,水龙头还一直在那边滴水,呕的一下,我就在水龙头里面吐了起来,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惊呆了,我吐出来的是什么?一条一条又黄,又黏的白色小虫,有的还在水池之中不停的蠕动,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我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见镜子之中的自己,满嘴都是小型蠕虫,有的还在我脸上不停的爬行,惨杂着黄色的粘稠物,一直从我的嘴巴里面吐出。

  现在整个厕所之间,都弥漫着一股子恶臭味,我不敢呼吸,也不敢喊叫,因为自从进入这卫生间开始,我总觉得有那么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而且是一直盯着我看。

  “呼……呼……呼……”我的耳边传来一阵阴冷的风,随后我猛地转身一看,身后却空无一人,此刻,我的心脏就像是被一辆卡车强烈的撞击了一样。

  “谁……是谁……”我在卫生间里面大声喊叫道,可让我欣慰的是,没有什么东西,灯没有暗,也没有东西来接我的话,而水池里面的那些蠕虫,还在那边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打开水龙头就将它们都冲入了下水道,一切梳理完毕,我整理好心情回到了卧房,而在这一片漆黑除了那月光照射出来的光亮之外,我什么都看不见,唯独就是那一张床,我刚刚是睡在右边的,而它的左边,却隐隐约约有着一个黑色的物体,它不会动,我可以肯定,这不是活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缓缓地抬起了我的左脚走到了卧床左侧边缘,然后俯身去床头开灯,而当灯光照亮整个卧室之后,我的脑袋差点儿就短路了,这哪里是什么东西,这明明就是一个全身都是鲜血的婴儿,而他的肚脐眼之上,竟然还有一根已经被剪短的脐带。

  我揉了揉眼睛,希望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幻觉,可是当我再次睁眼之后,一阵恐惧之意再次袭来,刚刚这婴儿的眼睛明明就是闭上的,可是这次,却是睁开了,而且还就这样死死地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看。

  我吓得连续往后退了三步,然后死命的按住门把想要往外逃,可是这门把就像是生死了一般,怎么转都特么转不动。

  虽然在恐惧之余,我还是很想看看清楚,这个婴儿长得啥样,但是理智告诉我,现在走近那里,不管是好还是坏,都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张黄色的符纸从我身后的门外死死地打在了那床铺的中央,我抬头一看,那符纸上面的符文正散发着一丝一丝的金光,而那一阵金光,则是完全笼罩在那婴儿的身上。

  “咚咚咚”我的身后顿时响起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而后我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间的角落之处,随即便问道:“是谁?”

  对方愣了半响,而后才说道:“臭小子,你特么给我开门,小样儿,跑这儿来了,害的我一顿好找,给老子开门。”

  我身子一震,这声音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当下飞快的跑到了那房门面前,啪嗒一下,房门被我转开,而那老不死的,就站在门口,对着我猥琐的一笑,随即将他手中的那一坨像屎一样的东西抹在了我的脸上。

  “老不死的,你给我涂的是什么?怎么比茅坑里面的粑粑都要臭?”我捂着自己的脸颊,双手正努力的从脸上擦拭着那些黑乎乎的东西。

  “哼,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就算是往前踏出一步,小命都难保,叫你胡乱吃东西,怎么的,吃了人的心脏,那感觉还不错吧?”老不死的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床头,并且用一个红色的布包将那婴儿的尸体放了进去。

  我愣了一下,随后向前一步继续问道:“老不死的,这五年你到底山跟哪儿去了,我问生,生也不肯跟我说,还有那个生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要带我去钟石洞,还不让我出去,你知不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对了,你不是要带着我爸妈来见我吗?我爸妈好呢?”

  其实在这五年里面,生对我还是很不错的,那个洞里面虽然没有电视机,没有电脑,没有小说,但他也没有让我冻到饿到,甚至有一次我被毒舌咬伤,他还亲自为我吸出毒液,有的时候,生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无情,至少,他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个恩师,甚至比老不死的,更为亲切。

  “当初我所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说给生听的而已,至于你父母,有缘自然会见到,不过还是不要见到的好,见到了,恐怕你会左右为难。”那老不死的拿着布包,在从旁边拿起了我的双肩包,拉着我就往房间外走去。

  一路之上我都没有说话,甚至连问他要带着我去哪里,也没有说出来,我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这老不死的了,虽然上一次生说他已经死了,但我还是不相信,因为老不死的面向是大富大贵之相,才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

  我们堂而皇之的走出了酒店的大厅,这一次,柳如月只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也没有上前询问我要去哪里。

  跟着老不死的走了一段小路,我们缓缓地就来到了一处非常偏僻,并且荒芜的地方。

  老不死的转过身子,一脸郑重其事的说道:“你给我听着,五年之前,或许你无论干什么,我都不会管你,但是你要知道,你进过地狱洞府,出来之后你整个人都会变得不一样,想知道生是谁吗?夺命使者,他有一个兄弟,叫做死,也就是我们口中经常说的牛头马面,生的寿命起码有四位数以上,他在为地府做事,而你,就是他选定的下一任多夺命使者的不二人选,追命人。”

  我皱了皱眉:“追命人?夺命使者?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老不死的望天叹了一口气,而后将那包裹里面的死婴连着脐带丢在了面前的一个深坑之中,再用两张红色的符咒封印在洞口,随即缓缓地说道:“夺命人,你听他的名字,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了,每一个人的生死轮回,都有一定的规律,也有紧要的时辰,错过了,如果魂魄还在人体之内,那么阴间就会派出阴使用以回收这些依附在人体之内的魂魄,而生的任务就是要将将死之人的三魂七魄抽离体内,从而造成人体本身死亡的状态,那么,死的任务也就来了,他会从生的手中接过那些魂魄,再由他带回地府。”

  我似乎听懂了,这夺命人的工作,就特么是杀人么,只不过最后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这个人看上去是自然死亡,或者是意外造成的死亡,可是这种工作,谁又能做的来呢?除非那个人铁石心肠,或者是没有亲人……

  “这也就是我当初将你带上山的原因,你有父,有母,而且经济条件还很优越,你的父母很爱你,甚至愿意为了你去死,但当他们知道你命格异于常人之时,则万般哀求与我,让我将你带走,永远都不要让生找到你,可是最终,哎,都怪我不好,十年前与生定下了那个赌约,最后还是输的一败涂地……或许这就是命吧。”老不死的转身对着我摇头说道。

  “十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赌约又是什么?我知道你这个老家伙嗜赌,但是也没有必要把我也卖了啊,你知不知道这五年生让我吃什么?毒蛇,毒蝎,甚至连水上面,都漂浮这那么厚的一层尸油,都特么是你,王八蛋,你还特么是不是我师父?”我竭尽全力的将老不死的身子往前面一推,然后指着他大声怒吼道。

  我并不是那么容易发火的主,但是看到老不死的这样,甚至说起了那赌约的事情,无形的怒火就从我心中油然而生,哪里会有这样的师傅,堵到最后,就连自己的徒弟也都输掉了。

  “这一次我见到生了,他告诉我已经让你下山,并且要让你完成他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记住,这个任务你只许成功,不准失败,一旦失败了,这也就是表示,你的测试不合格,古往今来,夺命人首轮测试不合格的人,据我说知,还没有一个是能够活着的,林风,不要恨我,如果当时我不拿你做赌注的话,那么山下那老老小小,都会被生以莫须有的罪名从生死册之上划去……”

  听他说了那么多,我心中的怒火也稍事降下来了一些,只是摇了摇头:“对不起,刚刚我的话有点重了,我从小无父无母,是你把我养大,说句不好听一点的,我林风的命都是你的,算了,至于夺命人的什么鬼测试,我根本就不想去做,龙傲天是一个好人,他的家庭那么幸福,让我亲手杀了他,我做不到……”

  这是事实,虽然我从小在山里面长大,但是人情世故我总还是懂的一些的,让我杀人?啥鸡还行,人的话……呵,实在是有点儿勉为其难了,更何况在龙傲天的身上我看不到一丝奸佞之气,他虽然家财万贯,却不招摇,对人又和善,最主要的是,他非常疼爱她的女儿,所以我是肯定下不去这个手的。

  “不行也要行,龙傲天的名字后天就会被生从生死册之上划去,你要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收取他的三魂七魄,再装入他给你的小黑瓶里面,不然你我师徒二人,将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臭小子,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自己好自为之,这是二牛家的地址,今天你就去他那边,不要再住在这种不靠谱的宾馆里面,如果一定要住,那么就请你把它的前身查查清楚,刚刚你住的那个宾馆,前身就是一个乱葬岗,而那个叫柳如月的女人,一直就在做着贩卖器官的勾当,你能侥幸逃过,已经算是万幸了,这就转身离开,我会来找你的,不要打扰我给这小子超度。”老不死的脸色一变,当下就要赶我走。

  而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冷漠的说道:“老不死的,你难道不跟我一起走吗?还有一个问题,你到底是生是死?”

  老头子愣了半响,然后转头微微说道:“对于你来说生或者死有那么重要吗?我站在你面前,能够与你对话,这难道不够吗?行了,你快点走吧,万一到时候那些东西追着你身上的阴气过来,我可保不住你。”

  他有些不厌其烦的冲着我挥了挥手,然后皱着眉目转身自己继续摆弄他手中的那几张灵符,我看了他一眼,还想多说几句,可当我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却看见在不远处,生正站在距离我们几百米之外的小山丘之上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看。

  我咽了一口唾沫,不舍的看了老不死的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我照着老不死的给我的地址找到了二牛,而他也非常热情的让我住在他的房间,他却一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被褥睡在了客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反反复复的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朦胧之中,我好想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纱衣的女人,她背对着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庞,而我在睡梦之中的行动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只是在远处静静的观望,甚至连掐自己大腿的力气都没有。

  猛然之间,我双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一样,无论我怎么挣扎,却还是不能从那东西里面解脱出来,紧接着,那女人缓缓的往前走去,越走越远,不管我怎么喊叫,怎么求救,她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自顾自的往前走,直到我在那一束光亮之前,再也看不到她的人影为止。

  “不要走……不要走……”我大声喊叫着,随即眼睛一睁开,就看到二牛正在房间里面挑选今天穿的衣服。

  二牛见我醒了,急急忙忙的就从厨房里面拿了一碗粥,还有几个白煮蛋放到了我的面前,憨憨的一笑:“林风哥,俺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的,这鸡蛋是我刚刚出去从菜市场买来的,对了,俺还买了一个碗,你放心吧,这个碗俺没有用过,吃过饭,我们就去扫墓吧,今天俺跟单位领导请了假,有整整一天时间呢。”

  窗外阳光明媚,但是我就像是呆在黑暗之中许久才见到阳光一样,这猛地一睁眼,当下我就头晕目眩了起来。

  “林风哥,你快吃呀,俺特地为你做的,平时俺都不舍得吃鸡蛋呢,一块钱一个,俺买了三个,管够,嘿嘿嘿。”

  见到二牛这样憨憨的笑容,我当下就噗嗤一笑,拿出碗中的那三个白煮蛋就把外壳剥了,一口气就吃下了一个白煮蛋,还有一碗稀饭,身下的那两个,我直接就推给了二牛:“二牛,你在工地上干的都是些体力活,不过是个早饭,我们这出去,就得出中饭了,这两个蛋还是你吃了吧,我饱了。”

  说实话,我是一个正在发育中的男人,一个蛋,一碗稀饭怎么可能就饱了,不过我知道二牛的脾气,他对我格外的照顾,就因为当时他父亲离开之后,我免费为他们做了一场法事,那是因为有一次那老不死的三个月都没回来,而他给我的口粮全部吃完了,二牛上山来找我玩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情,回去随口就跟他奶奶一说,他奶奶把家里面所有好吃的东西都让二牛带上了山,我这才没有饿死,要知道,当时我才八岁,根本没有能力出去寻找任何食物,所以对于二牛奶奶还有二牛的这一份恩情,我永远牢记在心里。

  十点钟的时候,我随便穿戴了一下就和二牛出了门,嘉市是一个二线城市,所以基本上该有的东西都会有,包括元宝蜡烛店,基本上走错路都会有。

  而二牛为了省钱,怎么的都要步行,我没办法,只能由着他,可是我用手机查找了一下地图,从二牛家到他奶奶所在的公墓,特么没有两个小时步行的时间是不可能到达的,当下我就在二牛家楼下对着二牛说道:“二牛啊,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走到那边最起码十二点钟,十二点钟正好是吃饭的时间,公墓旁边哪里会有什么饭店,要不这样吧,我们坐计程车去,来回车费我来处就行了,这些钱是不能省的,你也是,要是被你奶奶知道你步行两个小时就为了去看她,她能安心吗?”

  二牛摸了摸后脑勺,一阵脸红的说道:“林……林风哥,对不起,俺……俺其实不是想省钱,俺晕车……不管多少时间,俺一上车闻到汽油味就会吐,俺……俺对不起你”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