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

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

白槿南天 著

连载中免费

  邪王盛宠爱妃哪里跑免费阅读,邪王盛宠白槿,好看的古言小说《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由作者夭夭倾心创作,主角是白槿南天,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白槿作为一个顶尖杀手,却穿越成为王爷南天心中极不受宠的妃子,面对白莲花的挑衅,王爷的责难,白槿笑的妖艳动人,能欺负她的人,还没出生呢!

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邪王盛宠爱妃哪里跑免费阅读,邪王盛宠白槿,好看的古言小说《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由作者夭夭倾心创作,主角是白槿南天,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白槿作为一个顶尖杀手,却穿越成为王爷南天心中极不受宠的妃子,面对白莲花的挑衅,王爷的责难,白槿笑的妖艳动人,能欺负她的人,还没出生呢!

免费阅读

  “慢着!”

  白槿即使听到要被处死这个消息,脸色仍不变地说道。

  她不急不慢地将银针细细收好,对着王爷眉毛一挑,继续说道:“你就不想你的灵儿能一辈子好好的活着吗?”

  南嘉一听,手抱着青灵的手一紧。

  “你这话什么意思?”

  边说便抓起身边的椅子,往白槿那边狠狠地砸去。

  “哐”的一声,椅子在白槿脚下被砸的粉碎白槿无视南嘉的愤怒,倒是饶有兴趣地观察起青灵被她将了一军而扭成一团的小脸。

  青灵没想到除掉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棘手,不由得慌张起来。

  白槿不客气地继续反问道:“我有说过,青灵现在身体就被救好了吗?”

  “死到临头了,还敢挑衅本王!真就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来人!”

  南嘉大手一挥,几个壮汉便出现在女主面前。

  “这毒还未解清,需每日针灸,且得满足足一个月之长。”

  她刻意停了停顿,见到众人都紧张兮兮地等待她下文,才慢慢吐出几个字:“论这天下除了我,无人能解!”

  白槿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青灵的脸。

  青灵的脸色变了又变,精彩至极。

  青灵咬破了下唇而浑然不知,该死!

  天知道她恨不得王妃此刻就被处死,奈何这场戏开头是自己假装中毒,而忘记白槿是神医之女!

  自己不露馅的话得配合着白槿将这场戏好好演完!

  南嘉听完白槿的话后,火冒三丈。

  正当他将手抬起打算强制下令,可低头看了眼卧病在床的青灵,脸上浮起犹豫之情。

  “好!你这毒妇城府够深!”南嘉将手放下,脸色看着白槿冷决地说道“你可别给本王庆幸的太早,一个月后青灵康复之日,便是你毒妇受死之日,这一个月内,她有何三长两短,我让你给她陪葬!”

  说完这段话后,南嘉起身,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青灵抓着被褥的手越来越紧,将自己手弄破了都不晓得。

  待她惊觉手中之痛时,被褥上早已被血染得血迹斑斑。

  一抹坏笑勾在青灵嘴边,她心中又浮出一记。

  一连几日,白槿在南嘉紧张的注视下都能云淡风生地给青灵针灸。

  针灸的穴位从不变,依旧是那几个扎下去疼痛至极的毒穴。

  可奈何白槿看起来非常专业,且全程王爷一直不眨眼盯着。不懂医术的青灵只能备受针灸之痛,敢怒不敢言。

  翌日下午,青灵的丫鬟看着白槿离开的背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急急忙忙地往王爷书房赶。

  “大事不好啦,王爷!”丫鬟着急的语气让王爷将笔匆忙一丢,便出了书房。

  丫鬟一见到王爷,连忙一跪,再抬头便泣不成声。

  不知青灵发生何事的王爷更为心急,正欲问话,丫鬟又拿捏好时间开了口“从昨日白槿王妃给我家小主针灸完后,我家小主便病情突然恶化,可她一直不让小的告诉您!说白槿……”

  “又是白槿!”

  未等丫鬟说完,南嘉怒斥一声后,便脚步匆匆赶往青灵卧寝。

  猛然,他脚步一顿,语气极差地吩咐下人“给我把那个女人架过来!我要让她给我好、好、交、代!”

  白槿不知发生何事,但知道定然又是那白莲花青灵又作妖了。

  还没踏入呢,她便听到青灵那有气无力的咳嗽声,听起来仿佛下一秒便归西般虚弱。

  青灵眼尖看到白槿来了,轻推南嘉,作势要起身行礼。

  “姐姐……咳……感谢你有心来看我这具残体,咳……”

  青灵假装体力不支,再往南嘉身上载。南嘉见青灵如此虚弱,连忙抱得紧紧地。

  倒在南嘉怀里的青灵嘚瑟地看着白槿,那神情是多么得意。

  看着病重的青灵仍如此懂事,她那苍白的小脸让南嘉更为愧疚。

  见青灵如此痛苦而白槿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南嘉脸色越发深沉。

  下人们看到王爷的黑脸,斗胆将白槿一脚踹了进去。

  白槿猝不及防,一脚跪在了青灵面前。

  青灵急忙挣脱王爷怀抱,假意要扶白槿起来。

  当白槿抬头之际,便听到头上传来一声低声但不善地话语:

  “和我斗,你还差得远呢白槿!”

  还未曾碰到白槿的手,青灵便似被人猛地一推般身像后倒。

  “你竟如此大胆,在王爷面前也敢推我家主子!平日里不用想,也晓得借着解毒之名欺负我家主子!不然我家主子怎会,从昨日你针灸完后便一直吐血呢?”

  青灵的贴身丫鬟突然跪在众人面前,不怕死地说出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吐血?什么吐血?”

  南嘉脸色一变,一眼不眨地盯着丫鬟问道。

  “王爷,别听丫鬟瞎说,咳……”

  青灵说着说着大咳一声,口里咳出一大口血,血瞬间染红了床褥,鲜红的令人觉得刺眼。

  丫鬟配合的极好,跪着向前,将早就准备好的手帕拿出,摊开递给王爷看“王爷您看,我家主子从昨日便开始吐血……”

  南嘉看罢笃定是白槿下的毒手,将脏手扒甩在白槿脸上“没想到我在王爷府里的这几日,你都能如此大胆的残害本王的灵儿!”

  白槿自知在这“铁证如山”面前,说多错多。

  她面不改色地将银针拿出,迅雷不知掩耳之势扎进青灵损害身体的穴位里。

  “噗!”这次青灵是真的吐出一口恶血,脸上也跟着冒出好多黑斑,整个脸看起来让人不忍直视、恶心至极。

  “该死!你胆大无天了是吧!”

  南嘉看到青灵长满黑斑的脸眼里先是心疼,随即面露嫌弃之色。

  他回头大声质问起正在收银针的白槿:

  “你对我的灵儿干了什么?”

  白槿面对南嘉的质问,更是无惧地抬起了头,饶有道理地说道:

  “她体内有淤血,这只是在帮她排清体内的淤血,排除来才能好!”

  从丫鬟递过来的铜镜,青灵看到了自己容貌被毁的脸,她失控地大吼: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青灵将镜子大力摔碎,怒火攻心,这次真真切切地晕倒在床上。

  南嘉面对白槿的回答将信将疑,看到青灵这次的恶化心里的担心加重。

  他站起来,逼近白槿,用细指挑起白槿的脸。

  “既然你是妙手回春的神医,那你别做王妃了,做灵儿的丫鬟!给我时时刻刻留意她的病情。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南嘉施重力将白槿推到地上,居高临下地给了她一个冷笑,离开了卧寝。

  白槿艰难起身揉了揉自己被撞肿的小腿,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感般毕竟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身体上的痛,又算什么呢?

  待白槿站起,她看到床上已毁容颜的青灵,和面露不善的贴身丫鬟她强装泰然自若地走出青灵的卧寝。

  回到自己的小破屋时,月儿一见到自己便满脸忧愁的迎接:“主子你可算回来了,您可把我给担心坏了!”

  月儿看到白槿能平安回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下可白槿自知这事远远没结束,同为女人,当然晓得容颜被毁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她和青灵之间的恩怨在加倍增生,这女人下次的手段定是更为毒辣。

  剩下不足半月时间,是时候该和邪君好好商议一下了……

  白槿脑海里不禁闪过邪君的身影,苦笑一声。

  她竟然有些后悔当初没有直接答应他……

  就在这时,屋顶上突然传来什么动静,

  白槿心神一动,抬头一看,看到了一抹白衣飘然的身影。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