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北境战王

北境战王

叶牧许婉清 著

连载中免费

  北境战王最新章节,叶牧许婉清全文完结,男主是叶牧的小说叫做《北境战王》,这是作者我会开飞机所著一部长篇都市男频战神文,这部小说讲述的是叶牧因为跟家里赌气远走五年,成就战神之名回归之时,却发现叶家满门被灭,隐藏在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谁又能承受战神的怒火?

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北境战王最新章节,叶牧许婉清全文完结,男主是叶牧的小说叫做《北境战王》,这是作者我会开飞机所著一部长篇都市男频战神文,这部小说讲述的是叶牧因为跟家里赌气远走五年,成就战神之名回归之时,却发现叶家满门被灭,隐藏在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谁又能承受战神的怒火?

免费阅读

  北风如刀,满地冰霜。

  叶牧眼波深沉,远洋军舰即将开拔,极北冰原上,翻滚着雪浪,远处浓雾笼罩下,巨大的城墙连绵不断,处处透着冷冽和森寒。

  “哥,我们叶家!没了!”

  两个月前。

  中都排名前五的豪门叶氏集团被人做空,一夜之间资金链断裂,叶氏负责人叶晓被人发现溺毙家中。

  其双目被剜,嗓子也被毒哑,而且砍掉了双手,自膝盖以下,也被各种毒虫啃噬殆尽,泡在水里的样子宛若是一个虫彘。

  对外,竟然说是自杀。

  而叶家老爷子被囚禁之余,更是被人活活饿死!

  “吾平北境,戍守边关,边关依然在,我家人却已成枯骨,保家卫国......国还在,可家......已亡。”叶牧看向中都的方向,痛不欲生。

  此人正是大奉北境王——武安君叶牧。

  “犯我叶氏者,我要其九族难安!”

  叶牧霸气不断涌出,冻原上伫立数十万铁衣军士皆是缄默,无人敢出声。

  唯有一人敢于直面叶牧,他沉吟片刻,出声道:“军主,三日之内,我等便可踏平中都!”

  此人乃是叶牧所创“战神殿”麾下,三大战神之一的贪狼!

  其杀戮深重,虎头熊胆,身上尽显戾气。

  叶牧摆了摆手,出声道:“此事,我将亲手解决!”

  贪狼微微一滞,随后向着舱室沉声道:“起锚。”

  顿时巨轮裹挟滔浪便翻涌起来。

  ......两天以后。

  派拉蒙掠夺者越野车碾过厚重的枯叶,在中都一处孤寂独立的老宅前,叶牧慢慢的走下车。

  时隔五年......叶家一朝化为尘土,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叶牧双眸发红。

  “贪狼,在此等我。”

  他颤声道。

  叶家老宅就在眼前。

  他终究是到了要面对的时候,所谓睹物思情。

  当叶牧走入叶家老宅的时候,才真正的感到难过。

  老宅里空寂的很,残砖断瓦处处可见。

  院落中央,更是有几处血迹殷红,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烛气。

  循着这个位置,叶牧向着后院走去。

  “老东西!还在这磨蹭!这特么不是你家了,知道吗?把这些晦气东西的都给我搬走!不然,老子一把火都给你烧了!”

  一人大声呵斥着,满脸的怒意。

  老人唯唯诺诺的弓着身子,将地上的几块灵位捡起来,小心的将上面的灰土擦干净:“对不起,家主、少爷,我......我......没能力保住叶氏......”

  老人抹了一把眼泪。

  “赶紧滚!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那嚣张青年握着拳头在老人面前晃了晃。

  “我这就走,这就......”

  话说到一半,许是被青年吓到了,老人一个踉跄,竟是摔在了地上。

  灵位散了一地。

  “你!”

  那青年脸色阴鸷。

  老人赶紧爬起来,欲要将灵位重新收纳。

  青年捡起地上的一块灵位,狠毒道:“故意给我添晦气是不是?!”

  “不敢不敢,这......这是二少爷的灵位,您......您还给我,我马上就走。”老人恳求着,一只手就伸向青年手中的灵位。

  那青年脸上一抹狠色闪过。

  扬起灵位,朝着老人的脑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彭!”

  一声巨响。

  这青年被狠狠的踢飞出去,身子佝偻的像只虾子。

  “动这灵位,你得死!”

  叶牧的声音如千年寒潭,他手里拿着青年逞凶的那块灵位,死死的盯着对方。

  灵位上赫然写着“叶晓”两个字。

  此......正是叶牧弟弟的灵位。

  当看清灵位上的字,叶牧痛苦万分,将灵位捂在心头。

  “大......大少爷!”

  那老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消失了五年的大少爷!

  “姜叔,是我,我来晚了。”

  叶牧愧疚悔恨,情绪交织。

  姜叔老泪纵横,几乎要跪倒在叶牧面前,他失声痛哭道:“少爷!你为什么要回来!家主和二少爷,都想你离中都越远越好啊!?”

  “哟,一个孤儿和一个老不死的,凑在一起,在这煽情呢?别的我不管,我受的这一脚,要不磕头赔罪,就别怪我王家整死你们!”

  王玉厉声道。

  “王家不过是叶氏之前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么嚣张了!”叶牧冷声喝到。

  “你说什么?我想起来了,你是叶牧,你还当你是叶家的大少爷呢?告诉你,今时不同往日,你说话要考虑清楚,你要死了,叶氏可就绝户了!”

  王玉威胁道。

  他可是王家的少爷,比之叶牧,如今他有嚣张的资本。

  “姜叔,叶氏的灵位都在这里吗?”

  叶牧语气平淡,掩盖心中伤情。

  姜叔在包裹里点了点,突然脸色大变,看向王玉。

  “你在找这个吗?”王玉坏笑着,从背后拿出一块灵位。

  “是老爷的......”

  姜叔一下子就急了。

  叶牧猛地看向王玉,沉声道:“拿过来!”

  “我要是不呢?”说着,王玉将手里的灵位往上一抛,随即夸张的接在手里。

  “我再说一次,拿过来!不然!你得死!”

  叶牧暴怒出声,强大的杀气席卷了整个院落。

  王玉只觉得浑身泛凉,他缩了缩脑袋,竟是从怀里掏出个打火机,戏谑道:“威胁我?我这个人最怕别人威胁了,你要是吓到我,一个不留神......我把这灵位砸了,或者烧了......”

  “你这个孝子贤孙,可别怪我。”

  叶牧看了看姜叔。

  后者冲着他使劲的摇了摇头:“别做傻事......”

  见叶牧的脚步一顿。

  王玉立刻嚣张起来:“怕了吧?早就告诉你了,和我们王家作对,那可是不明智的选择,这灵位,别说我不给你,就算是我烧了,你又能怎样!晦气的玩意!”王玉挑衅似的看向叶牧。

  “你大可试试。”叶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哟?试试就试试!”

  说罢,他便将灵位直接放到了打火机上面。

  火苗窜起,王玉转过头,看着叶牧:“我烧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贱种!”

  霎时!

  叶牧从原地消失。

  咔擦!

  王玉的手两只手被叶牧直接掰断,露出森白的骨头,叶牧将那打火机拿在手里,直接塞进了王玉的嘴里。

  他在王玉的下巴上狠狠的一撞。

  打火机在他嘴里瞬间爆开!

  “我......呜......呜!”

  王玉的一张嘴,鲜血四溢,乌黑的血液从嘴角淌出。

  “我说过,你得死!”

  叶牧一双眸子充斥着杀意。

  一脚踩在王玉的胸口,登时,将其五脏踩爆。

  只见王玉口中喷出一口老血,双眼一翻,就此晕厥。

  他脸上还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杀机宰狗一般。

  “区区一个王家,都敢在我叶氏放肆,这中都,果真是换天了!”叶牧沉声道。

  “外界传闻,我叶氏因为商业决策问题,股价大跌,资金断裂,父亲气血攻心,医治无效而亡,而我弟弟......叶晓大好年华,竟因为这一次商场失意,而自杀......姜叔,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叶牧看向姜叔。

  “二少爷他......他是被人害的,双目被剜,手脚尽断,怎有气力自溺?而老爷,也是被歹人囚禁,活活饿死!”姜叔一脸的悲痛,“怪我无能,到如今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对叶氏下手,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算计啊!”

  “好狠的算计,侵吞我叶氏的财产还不够,甚至杀我叶氏老小,此血海深仇,我叶牧若是不报,苟且人世,当真枉为人子,枉为男儿!”

  叶牧狠声厉色,继续道:“这事,就从王家查起,一个二流家族都如此有恃无恐,其中势必有什么问题!”

  姜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最近王家和林家他们两家,在叶家覆灭以后,迅速崛起,如今还要联姻,来巩固自己在中都地位!”

  叶牧面色阴沉,说道:“联姻?我要这场联姻染上血色!”

  说罢,他同姜叔从叶家老宅走了出来。

  “贪狼,里面有个人,稍后给我送到中都王家!就说是我干的。”

  叶牧冷冷的说道。

  “明白!”

  门口候着的贪狼当即应道。

  “这位是我叶氏以前的老管家,姜叔。”

  叶牧又介绍道。

  “姜叔,我是贪狼,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吩咐我就行。”贪狼不由分说,便将姜叔手里的东西都接了过来。

  叶牧坐在副驾驶上,心事重重,看了看姜叔,几次想要开口。

  姜叔感觉到大少爷的目光。

  “大少爷,我知道您想问许小姐的事情,她......”

  姜叔看向叶牧。

  “她是不是已经改嫁了?”

  叶牧有些失落,“当年......确实是我愧对了她,年少无知误了她。”

  “大少爷,您想多了,许小姐并未改嫁,只是......您一下子失踪了五年,许家那边对您很是不满,现在我们叶家又遭逢此难,恐怕您更难和许小姐相见了。”姜叔语重心长的说道。

  五年前,叶牧酒后和许家小姐一夜。

  受制于家中长辈,为了叶氏的门面,只好迎娶了她。

  可叶牧那时心高气傲,竟是一气之下远走北境。

  最终投身入伍,这一走,便是五年。

  而如今,他才意识到,自己终究是愧对了佳人......“婉清......我......对不起你。”

  叶牧坐在车上,思绪万千。

  姜叔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许家一年一度的家宴,大少爷要是想解开心结,重修旧好......今天是个机会。”

  叶牧闻言,犹豫道:“这......”

  “军主,想去就去吧,您至今功勋卓著,却未曾有一伴侣,兄弟们都知道,您心里有一个放不下的人,切莫耽搁了。”贪狼鼓起勇气说道。

  “我应当去看看。”叶牧下决心道。

  ......许家家宴,今日热闹不凡,宴会主位,许家奶奶正坐在主位上,看着许家人丁繁盛,乐不可言。

  她扫过全场。

  视线在许婉清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立时露出了一副厌恶的样子。

  “皓然,是谁让她来的?这个弃妇!”许家老太太不悦道。

  被叫做皓然的男子,是许家这一代的翘楚,深得老太太喜欢。

  听到许家奶奶这么问,他立时阴着张脸,回道:“我并没有邀请她来,看来是她自己来的,真是不要脸,辱我许家门风,奶奶不急,看我怎么教训她!”

  “你看着办吧,我们许家用不着这样的东西!”许老太太冷冷的说道。

  许皓然随即站到中央,举杯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这次拿下和苏氏集团的商业合约,其价值不言而喻,在此我要感谢许芳,若不是她牵线的话,我也不会这么顺利签约成功,我看许芳完全可以接收我们许家的一部分产业。”

  许芳假意笑了笑,将许婉清挤在身后:“还是大哥有决断,抓住了这个机会,我不过是帮了点小忙而已。”

  许皓然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许婉清。

  “婉清,五年前,奶奶曾留给你的广浩商厦,现在我觉得可以交给许芳了,毕竟广浩在你的手上,没有任何业务的寸进,还不如......”许皓然没几句话,就暴露了他的本意。

  许婉清脸色巨变,立时出言反驳道:“广浩本是我一手创办的,和奶奶有什么关系?再者说了广浩在我手上发展不起来,原因你许皓然不知道吗?”

  许皓然沉声道:“你把话说明白!”

  “广浩的利润全都被你以家族名义的收到了自己的囊中,现在我们的资金链都快断了,你还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许婉清愤恨道。

  许婉清的母亲曲艳看到许皓然脸色阴沉,她知道大事不妙,立刻冲着许婉清说道:“别乱说,赶紧给皓然道歉,让他原谅你!”

  “我......我做错了什么?”许婉清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你委身下嫁给那个废物,就是最大的错误!”曲艳惊怒道。

  而这边,许皓然言辞更为激烈:“好你一个弃妇,居然敢如此污蔑我,五年前你费尽心思,不惜委身下作,也要嫁入叶家,让我许家遭人诟病,丢了老脸,现在你又巧言令色,欲加罪责在我身上,你这弃妇,真是恬不知耻!好不要脸!”这一番话说的行云流水,没有半点迟疑,不知道在腹中暗忖了多少遍。

  果然这话一出,许婉清立时萎靡。

  场内闲言不断。

  “我就知道,这弃妇啊,歹毒的很,真是个人精。”

  “便宜都让她占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总有报应来的!”

  “还生了孩子,可笑,孩子他爹都不知道是谁!”

  她捂着耳朵,用力的摇着头,否认道:“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没有,我没有做!”

  “你有没有做,你心里清楚?!”许皓然走上前来,一步步紧逼,“当年你酒后失德,败坏门风,本应被逐出许家,是我许皓然和奶奶告情,让你在许家挂名,而今你不念我的恩情就算了,还想让我替你背锅?许婉清,你这恶毒妇人,可真是容不得人半点同情!”

  曲艳冷艳看着许婉清:“就你嘴多,现在看你怎么收场?还不赶紧认错?”

  “认错,你许婉清是什么货色,区区几句话就想我原谅你?哼,不知廉耻的东西,今天你特么的要给我跪下磕头赔礼!”许皓然彻底翻脸。

  “皓然侄儿,是不是太过分了点,看样子,婉清已经知道......”曲艳神色不定。

  “滚!你不配给她求情。”许皓然咆哮道。

  曲艳悻悻闭嘴,神色怨毒的看向许婉清。

  诺大的许家家宴,上百人竟是无一人出面为许婉清辩护。

  她左右看到的都是戏谑嘲讽的表情。

  她此刻太过渺小,在这些人的眼中,犹如沙石一般。

  肆意的诋毁和辱骂,她忍了五年。

  她恨!

  恨那个男人!

  恨自己的无能,她踉跄着,惨笑一声,脚下一软。

  就在她要跪下去的刹那,一道冰冷的声音席卷全场:

  “你算什么东西,敢让她跪?”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