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深情蜜妻宠上天

深情蜜妻宠上天

林洛嘉立北辰大结局 著

连载中免费

  立北辰林洛嘉小说by月影潇溱全文免费,深情蜜妻宠上天(林洛嘉立北辰)小说无弹窗在线观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林洛嘉和立北辰的总裁甜宠文《深情蜜妻宠上天》作者是月影潇溱,小说讲的是林洛嘉用生命换来的婚姻,可立北辰依旧不懂珍惜,她踏着复仇的脚步归来,立北辰彻底被她征服,他抚摸着林洛嘉即将临盆的孕肚却被绝情告知孩子不是他的,看腹黑狠戾总裁如何将深情蜜妻宠上天.....

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立北辰林洛嘉小说by月影潇溱全文免费,深情蜜妻宠上天(林洛嘉立北辰)小说无弹窗在线观看,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林洛嘉和立北辰的总裁甜宠文《深情蜜妻宠上天》作者是月影潇溱,小说讲的是林洛嘉用生命换来的婚姻,可立北辰依旧不懂珍惜,她踏着复仇的脚步归来,立北辰彻底被她征服,他抚摸着林洛嘉即将临盆的孕肚却被绝情告知孩子不是他的,看腹黑狠戾总裁如何将深情蜜妻宠上天.....

免费阅读

 “要我给她捐骨髓的话……”

  就娶我!

  只要我嫁进立家,成为立太太,马上就签下那份骨髓捐赠书。”

  申城医院顶层阳台,林洛嘉站在立北辰身后,用细弱却坚定的声音说道。

  阳光明媚,光影交错间,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冗长。

  立北辰失望道:“一直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林洛嘉,你真叫我大开眼界。”

  面对立北辰的斥责,林洛嘉沉默不语。

  死一般的寂静下,突然传来甜美的歌声。

  是林媛媛唱的歌。

  林洛嘉知道,只要林媛媛给立北辰打电话,就会响起这个专属铃声。

  “喂,媛媛……好,我马上过来。”立北辰温柔地接听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立北辰走后,林洛嘉哭了,她蹲在角落,哭得泣不成声。

  喜欢立北辰这么多年,也为之努力了这么多年,她终于成了立北辰眼中厌恶透顶的模样……

  弄成这样,她也不想的……

  两年前,母亲汤丽美被人设下全套,欠下巨额赌债,把与立家合资的丽北实业给搭了进去。

  “洛嘉,妈挪用公款被发现了,妈不想坐牢……

  嫁给立北辰吧!

  想办法嫁给他,只要你成了立太太,就没人敢动我!”

  恰好,在这个节骨眼上,与林洛嘉同父异母的妹妹林媛媛突然得了白血病,急需做骨髓移植。

  只有林洛嘉的骨髓和林媛媛全相合。

  林洛嘉成了林媛媛的救星,林媛媛也同样是林洛嘉的救命稻草。

  申城立家林洛嘉从没想过,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嫁入立家。

  婚礼当日,不但新郎缺席,就连林洛嘉母亲那边的亲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

  独守一夜空房,林洛嘉也哭到了天亮。

  突然,房门被打开。

  立北辰进门第一件事,便把门上贴着的大红喜字给撕了。

  “娶到你这样的女人,我们立家何喜之有?”

  立北辰说话间,双眸猩红似血,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似已喝得嘧啶大醉。

  “如果可以选,我娶的会是林媛媛,决不是你林洛嘉!”

  他碰的一声踢翻了挡在面前的桌椅,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跌坐在了地上。

  立北辰的话,一字一句刺痛着林洛嘉的心,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急忙过去搀扶他。

  “别碰我,你太脏……”立北辰立刻将手抽走,满脸嫌弃。

  林洛嘉在旁不知所措,无言以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与他直视。

  眼睁睁看着立北辰摔倒无数次都没法走去房间,林洛嘉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跑去扶他。

  好不容易,把立北辰弄到床上,林洛嘉刚想起身,却被立北辰一把抓住,摁倒在了床头。

  恍惚间,立北辰用迷蒙的眼,仔细端详着林洛嘉的脸。

  这张脸,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

  林洛嘉此时清纯的脸孔,逐渐变得稚嫩起来,与立北辰儿时的记忆重合,融合成为一体……

  他感觉仿佛回到小时候,患上自闭症那三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个小女孩,用天使般的笑容,带他走出了那个自我尘封的灰暗世界。

  “媛媛……是你吗……媛媛……”

  立北辰口中喃喃叫着林媛媛的名字,只因林媛媛告诉过他,自己就是曾经的小女孩。    “啊!”    “放开我,我不是林媛媛,我不是……”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下,立北辰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燥热起来。    他脑中浮现着小女孩的画面,口中呼唤着林媛媛的名字,身底下压着的却是林洛嘉。    林洛嘉拼命反抗,可很快嘴就被吻住,根本无法呼喊,甚至无法呼吸。    那一夜,她只觉得痛,非常非常痛……    清晨,立北辰醉意过去,忽然感觉昨晚的事发生得很不对劲。    他不是第一次喝醉,即使喝醉,也无法令他行为失控。    因为一个自律的人,即使醉了,也会固守原则,绝不会去碰令他厌恶唾弃的女人!    阳光照耀在立北辰头顶,他在脑海中努力回放昨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终于,他想起来,是汤丽美递给他的那杯酒,那酒一定有问题……

  那是他喝下的最后一杯酒,喝完以后,他脑中竟全是林洛嘉的影子。

  林洛嘉……    这女人的改变,真是令他心痛……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于是便起身离席,提前回了家……  “贱人!”    立北辰一巴掌打在蜷缩在被子里,一丝不挂,瑟瑟发抖的林洛嘉脸上。

  “竟然串通你妈,在我酒里下药!别以为用卑鄙手段我上了你,我就会对你负责,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永远也不会!”    “今晚,我便叫你明白,我爱的是林媛媛,不是你林洛嘉!”    发泄完胸中怒火,立北辰迅速穿好衣服,摔门离去。    林洛嘉没有流泪,这一次,她终于忍住没有哭泣,只是咬破的嘴角留下了点血丝。    手机响起,是汤丽美打来的。    “喂,妈……嗯……我已经是……立北辰的女人了……”林洛嘉在电话中诚实汇报道。    “真是太好了,女儿啊,这事你可得感谢老妈我!要不是我昨晚的那点添油加醋,哈哈……哈哈哈……”    汤丽美疯疯癫癫笑起来,一听就知道,又是大白天喝醉酒的节奏。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林洛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晚立北辰是被下了药,才会和她……    “怎么不可以!你这死丫头,这么不争气,要不是我推波助澜一下,你的立北辰又要被别的女人给抢去了!”汤丽美在电话那头歇斯底里起来。    林洛嘉只觉得可笑。    我的立北辰?    不知为什么,似乎在汤丽美心里,立北辰就应该是她林洛嘉的。    可只有林洛嘉自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面,又有何时有她存在的影子?

  “林洛嘉女士,你的检查报告有点问题,最好再做次详细检查。”

  林洛嘉心里咯噔了下,“是我不能捐赠骨髓吗?”

  她的心一下子慌乱起来,如今米已成炊,倘若不能捐骨髓给林媛媛,立北辰又怎可能放过她!

  “不是,您和您妹妹的骨髓全相合,是可以捐赠给她使用的。只是,林洛嘉女士,是您自己的体检报告有问题,具体化验单还没出来,下周再来做个详细检查吧。”

  林洛嘉这才舒了口气,道:“知道了,总之,捐骨髓的事,麻烦你们不要耽搁,一定要尽快实行!”

  从医院回到新房,林洛嘉感觉疲惫不堪,这段时间,她总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或许是心理压力导致的吧……

  她如此猜想着,毕竟,像逼婚这样令人费心的事,她林洛嘉可是第一次做。

  而那个被威逼利诱的对象,还是立北辰这等厉害人物!

  推开房门,令林洛嘉没有想到的是,林媛媛竟然在里面,身边还有立北辰陪着。

  “姐……姐姐,你回来了……”

  卧室的新床之上,林媛媛身披华丽而厚实的毛毯,依偎在立北辰的肩头,面色苍白,虚弱无力地喊了一声。

  “媛媛这两天情况尚可,无需住院,我就接她回家住两天,毕竟,家里比医院舒服些。”立北辰搂着林媛媛,淡淡道。

  家里?

  林洛嘉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原来这里不止是她和立北辰的婚房,还是林媛媛的家……

  而此时,林媛媛躺在的,正是她和立北辰缠绵过的床上。

  想到这点,林洛嘉真是感到羞愧难当,她一言不发地转过身,想趁眼泪滑落之前赶紧离开。

  “床上的床单,我刚刚叫佣人换过,你现在就去把它给洗掉。”立北辰指着角落堆放着的一团东西,冷着脸关照。

  林洛嘉脚步猛地顿住,无比震惊地看了眼地上的床单,又看了眼立北辰。

  他竟然当着林媛媛的面,叫她去洗沾染了床单!

  这样的羞辱,立北辰做得是又狠又绝!

  林洛嘉没多犹豫,过去捧起那染了血的床单,立刻跑了出去。

  浴室里,水打湿的鲜血晕染出花朵绽放般的红影。

  林洛嘉用力搓洗床单,似要将床单撕碎扯破。她边洗边想,在立北辰心里,应该早已认定她变成一个虚伪歹毒,还宫于心计的女人了吧,所以,才会对自己如此决绝……

  “姐姐,洗不干净,就扔了吧。”林媛媛忽然走过来,背靠着浴室的门,一边点燃了支烟,一边说道。

  林洛嘉淡淡扫了她一眼,见怪不怪道:“生了病就别抽烟了,当心被立北辰看到影响你形象。”

  只有林洛嘉知道林媛媛的表里不一,可她从不会去和别人说些什么,所有有关林媛媛的事,她根本懒得去管。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只要输了你的骨髓,我的病就会好,到时候立哥哥疼我都来不及……咳……咳咳……”

  或许是身体虚弱,林媛媛抽着烟,突然就剧烈咳嗽起来。

  “喂,你没事吧……”林洛嘉见状,有些于心不忍,便过去帮她拍拍背顺顺气。

  “你这是在做什么!”立北辰突然出现厉声喝道。

  “明知道媛媛有病,还在她面前抽烟,是在炫耀你比她健康吗?”立北辰狠狠瞪了林洛嘉一眼,满脸的失望。

  他很想问她一句,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可林媛媛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他话到嘴边便忍住了。

  林洛嘉感到既冤枉又委屈,紧锁眉头看着马桶里,那个被林媛媛眼疾手快,随手丢弃的烟头发愣。

  “立哥哥,我不舒服……”林媛媛靠在立北辰身上,虚弱地娇喘呤呤。

  立北辰见状,立刻将她打横抱起,走向了卧室。

  林洛嘉仰起头,硬是将眼底的泪水强忍回去。

  然后,她俯身抓起洗到一半的床单,径直走向大门外面的垃圾桶,一股脑地将床单全部扔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她好似解脱般呼了口气,将心头所有烦闷发泄殆尽。可当她转身想要回屋时,却又惊得倒吸了口气。

  立北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默不作声。

  “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他道。

  林洛嘉跟他进了书房。

  立北辰顺手将房门紧闭,转身就将林洛嘉压倒在了书桌上。

  不知为何,他作势就要去吻林洛嘉,林洛嘉奋起反抗,将手头能够得到的东西一股脑全往立北辰身上砸。

  霎时间,书本,笔筒,墨水,水杯,乃至于台灯,书架,全都乒呤哐啷掉落一地。

  立北辰白色的衬衫,也被扯得皱巴巴,沾染了一身墨汁茶渍。

  而立北辰则是嘴角凝结一抹笑,毫不在意地冷眼旁观林洛嘉痛苦挣扎,没了任何侵犯之意。

  过了好几秒,林洛嘉才觉不对,停下挣扎。

  原来,他根本没想碰她,他就是想看她笑话……

  一股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林洛嘉咬牙切齿骂道:“立北辰,你混蛋!”

  “我能有你混蛋?”立北辰放开她,走到桌旁皮椅上坐下,点了支烟面带戏谑道:“我过去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会玩……”

  他说着拿出个信封扔在桌上,许多照片从信封散落出来,林洛嘉忙拿起来看。

  “这些照片……你哪里来的?”林洛嘉震惊不已,一张一张翻看,越看脸色越惨白。

  五年前,她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冬日清晨,是立北辰努力多年,排除万难,荣登立氏集团总裁的大日子。

  可偏偏那日,她却被绑架了!

  绑匪口口声声称她为立北辰的女朋友,要将她送到立氏集团立北辰的面前,公告天下出丑一翻,以此阻挠立北辰接任总裁之位。

  那时候,虽然她的衣服被扯破,头发凌乱,模样狼狈,可她一心只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破坏立北辰当总裁!

  “你们只要敢碰我,我就去死!带着我的尸体上路,你们算算可以走多远!”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