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天才毒女世无双沈长歌叶霆

天才毒女世无双沈长歌叶霆

全文完结加番外 著

连载中免费

  天才毒女世无双(沈长歌叶霆)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主角是沈长歌叶霆的小说by梦如鱼大结局,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长歌和叶霆的穿越重生小说《天才毒女世无双》又名《将宠天下:毒女世无双》,作者是梦如鱼,小说讲的是天才毒医沈长歌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定国公府沈家嫡女,算计她的,她分分钟教会她们做人,便宜王爷背叛她,她干脆和离,顺便卷走一半家产,传闻沈长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偏偏她就被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叶霆看上,叶霆就像一束光,霸道而强势的照耀沈长歌的生命....

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天才毒女世无双(沈长歌叶霆)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主角是沈长歌叶霆的小说by梦如鱼大结局,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长歌和叶霆的穿越重生小说《天才毒女世无双》又名《将宠天下:毒女世无双》,作者是梦如鱼,小说讲的是天才毒医沈长歌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定国公府沈家嫡女,算计她的,她分分钟教会她们做人,便宜王爷背叛她,她干脆和离,顺便卷走一半家产,传闻沈长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偏偏她就被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叶霆看上,叶霆就像一束光,霸道而强势的照耀沈长歌的生命....

免费阅读

  烛影摇曳之中,浅唱吟哦的声音不断传出,令人脸红。

  沈长歌看着榻上纠缠的那对男女,拳头瞬间攥紧,大跨步过去,掀起了锦被,凉气涌入,赤身裸体的两人刹那间惊醒,沈长歌拽起那女人的头发就是一巴掌,双眸烧得通红。

  “锦素,当日在门口,是你跪求本妃为你赎身,结果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吗!?”

  只是还没等她等到回答,就感觉一阵巨大力度将自己推开。

  后脑勺撞上椅背,痛得头晕眼花。

  未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两巴掌。

  “贱妇,你不知廉耻给本王下药,若不是素儿献身为本王解药,只怕本王现在就中了你的奸计了,你竟还有脸来兴师问罪?”礼王冲着她大吼,被打扰兴致的愤怒让他表情狰狞且扭曲,“马上给本王滚出王府,本王要娶锦素为妃!”

  “王爷,王妃是奴家的救命恩人,奴家不敢僭越啊!”

  床上那女人戚戚然爬下床,抓住他的靴子,哭得一脸梨花带雨,“您和王妃娘娘成婚一年都未曾圆房,娘娘使用邪药也是情有可原,您可千万不要怪罪娘娘,奴家只要做个通房陪伴王爷左右,就已心满意足了!”

  “素儿。”礼王弯下腰将她扶在怀中,狠戾的双眸瞬间变得温柔,“本王要了你的清白,自然会对你负责,这王妃之位,你值得。”

  一个勾栏院的狐媚子竟然也能做当朝王爷的正妃,说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沈长歌很想笑,只是刚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

  十三岁时与他初遇,她就一见倾心,不惜以死相逼父亲替她说亲,最后才得偿所愿。

  可成亲一年,他不曾碰过她半根指头,她虽心中有怨,却从未想过用那种卑劣手段,明明是那勾栏院里的狐媚子贼喊捉贼,可他却颠倒黑白,甚至对自己大打出手!

  想到这里,她的泪夺眶而出,举起手中的簪子就朝着锦素刺了过去!

  礼王大惊,夺过她手中簪子,朝她心口狠狠一脚踹去。

  沈长歌不防,被踹出去老远,后脑勺正磕在桌角,登时鲜血直流,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礼王吓了一跳,但还是上前去,恶狠狠地踢了她一脚。

  “贱妇,少在这里装死!”

  没动静。

  礼王低头一探,心里一个咯噔。

  虽一息尚存,但只怕是撑不了几天了。

  “王爷,娘娘这是怎么了?她不会有事吧?”

  娇弱的女人伏在他的胸膛,又嘤嘤哭泣起来。

  礼王眼眸一沉,若是她死了,沈家一定跟他没完,到时候锦素想进门就难了。

  “来人,王妃意图谋害本王,把她扔到柴房去等候发落!”

  说完,礼王转头抚上身旁女人的脸颊,眼神疼惜,“素儿,若是这贱妇死了,本王就要为她守丧,一年之内不得成亲,故而只能先纳你为妾,只要她一死,本王立刻抬你为正妃!”

  “什么名分奴家都不在意,只要能陪在王爷左右,就是奴家最大的心愿……”

  “素儿,你真是乖得让人心疼……”

  “王爷……”

  锦素眼含桃花,依偎在礼王的怀中,眼神闪过一抹冷硬的光。

  ……

  次日晚,柴房。

  沈长歌缓缓睁开双眼,只觉得后脑勺一阵剧痛。

  伸手摸了摸,血迹已干涸。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刘嬷嬷,求求你,就让奴婢进去看一眼吧!”

  刘嬷嬷守在门旁,一脸凶恶,“王妃意图谋害王爷,王爷下令将她关在柴房反省,任何人不得探视,你若是再执迷不悟,老身就只能也罚你三十大板扔到乱葬岗去!”

  绿芽跪在地上,头磕得砰砰响,“嬷嬷,求求您了,王妃娘娘千金贵体,不能没人伺候,再说,娘娘爱慕王爷多年,怎可能对王爷痛下杀手,这其中必有误会!求求您,让奴婢进去问个清楚吧!”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杖毙!”

  刘嬷嬷是礼王的奶娘,更是府里的管家,护卫不敢不听,像抓小鸡仔似的抓住了绿芽就要往回拖,却突然听到吱呀一声,竟是柴房门开了。

  “娘娘!”绿芽最先反应过来,挣脱开那两人的桎梏,就朝她冲来,“娘娘,您没事就好,真是吓死奴婢了……”

  沈长歌环视四周,屏气凝神,一双杏眸冷得厉害。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神医,她正在实验室进行研究,结果刚吃了自己的新药就晕死过去,再醒来时,就已经是在这儿了。

  原主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不属于自己的怨恨顿时充斥了胸腔。

  灵魂穿越这种事实在是不怎么科学,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她就要想办法平了原主的怒气,离开这座吃人的王府,再做打算。

  “王爷现在何处?”

  她刚才醒来时觉得头部隐痛,就将钗环卸下,散乱着长发,衣衫虽显脏乱,脸色也很苍白,但依旧掩饰不住倾城的容貌和清冷凌人的气势。

  刘嬷嬷看呆了,没想到快死的人竟然也能再活过来。

  “娘娘,王爷在前厅行纳妾之礼,要将那锦素迎娶为侧妃!”

  听见绿芽焦急的声音,刘嬷嬷才回过神来,想到王爷嘱咐自己的话,不禁一声冷笑,“锦素姑娘虽为侧妃,却是按正妃的仪制准备,王妃娘娘想必也看清楚了王爷的真心,那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她本以为自己说完这话,沈长歌就该乖乖地回到柴房里去等候发落。

  没成想,沈长歌竟然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朝着前厅走去。

  刘嬷嬷怒了,面容狰狞,“娘娘既然不知好歹,那就别怪老奴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那几个护卫就朝着沈长歌扑了过去。

  绿芽一急,张开双臂护在了她的身前,“不许你们动娘娘!”

  寒光涌现,眼看就要捅向她的小腹,一柄形状怪异的刀却破空而来,正插在护卫的手腕!

  “啊!”

  护卫下意识松手,刘嬷嬷气得眼通红,“王妃是要血洗王府吗?你们还不快将她拿下!”

  沈长歌眼神闪过一丝冷光,不经意间的一抬手,银针嗖嗖,就将那几人撂翻。

  虽然她也很奇怪,原主明明是将门虎女,可袖袋中为什么藏着的是银针和手术刀,但此时很明显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沈长歌干脆地把绿芽拽到身边,“带本妃去前厅找王爷!”

  王府正厅。

  礼王身穿大红喜服,正喜气洋洋地牵着绣球,掀开了那方喜帕。

  喜帕下的女人一脸娇羞,白皙的脸颊浮上两团红晕,看着越发喜人。

  “素儿,拜了堂,你就是本王的人了。”

  “王爷……”

  锦素正要说话,门却被人一脚踢开了。

  “王爷要纳妾,竟然也不通知本妃一声么?”

  礼王睁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这女人昨日不是几乎没了鼻息么?怎么今日晚上就活过来了!?

  “王妃娘娘,都是素儿的错,您千万别怪王爷!”

  锦素眼中也闪过一抹惊讶,但很快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幅泫然欲泣的模样,“素儿不该怕王爷因药效太猛动其根基,就一时心急帮其解药,废了娘娘的心思,请娘娘责罚!”

  她若不提,旁人也不知用药的事,可她却假装无意地说了出来,众人顿时哗然。

  “天啊,这礼王妃怎么能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

  “就是啊,没想到他们成亲一年还没圆房,是不是王爷身体不行啊?”

  “瞎说什么?议论皇亲国戚,你要死啊!”

  礼王听着这些流言,本就铁青的面色变得越发难看,“沈长歌,本王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死皮赖脸的女人,你做出那等卑劣下作的事,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本王的面前!”

  沈长歌的心中一痛,这是原主残存的感情在作怪。

  她深吸一口气,语气冰冷,“当初我父亲与你说亲时就已说好,你礼王赫连德不可纳妾,可现在你却与我身边侍女好上了。若是旁人也就罢了,这锦素不过是个勾栏院出身的清倌,赫连德,你就不嫌恶心么?”

  锦素脸色一白,摇摇欲坠的样子,看的赫连德心疼不已。

  “是你这贱妇先使用媚术,竟然还敢倒打一耙,真是不要脸至极!本王羞于与你这种人同榻而眠!”

  “你放心,对你,我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沈长歌一脸不屑,“谁下了药,谁栽赃了我,谁心里清楚!你说对么,锦侧妃?”

  众人哗然,都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锦素,而锦素则面色惨白,紧紧地抓住了赫连德的衣袖,“王爷,娘娘救了奴家的命,若娘娘不同意,奴家恐怕也不能嫁给王爷……”

  赫连德顿时就炸了,将自己心爱的小白莲花护在身后,“你这毒妇,别以为胡乱栽赃,就能让本王回心转意,本王看着你这张脸就恶心,你根本不配为本王的王妃!”

  “王爷放心,我本来也不稀罕那个位置,既然你如此喜欢这朵高山白莲,那你就跟她过吧,我们和离!”

  沈长歌说到这一顿,“不过按照墨国的律法,你的财产,必须分我一半!”

  “你做梦!”礼王连皇室礼仪都不顾了,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卑鄙无耻,不要脸至极!若不是你,本王早就抱得美人归,还用得着等到今天!?”

  看来他们早就认识了,原主真是可怜,竟然被蒙骗了大半年。

  沈长歌的面色越发冷了几分,“既然王爷如此执迷不悟,视国家律法如无物,那我就只能回去禀报我父亲定国公,让他在皇上和太上皇面前替你好好美言几句了。”

  “你!”赫连德气得直磨后槽牙,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一个不知廉耻应该被浸猪笼的女人,竟然也敢威胁他,还要他的家产!

  做梦!

  “来人,把这扰乱本王成亲的贱妇拿下!”

  赶来的刘嬷嬷听到这话差点没晕过去。

  王爷娶侧妃当天,王妃大闹婚礼,王爷下令抓捕王妃,在民风保守的墨国,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到时候要是传进太上皇耳朵里那还得了?

  更何况,那条律法可是大长公主亲自制定的,大长公主在如今的墨国就是不可说的禁忌,王爷不遵哪条律法都可以因皇家身份被人原谅,唯独有关大长公主的任何事,那就是太上皇心里的逆鳞,随意触碰者必然死无全尸啊!

  “王爷,不可……”

  刘嬷嬷刚要说话,一旁的锦素眸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狠戾,一抬手,只见一点银光闪过,刘嬷嬷顿觉心腹一阵绞痛,浑身一软瘫在了地上,眼前一阵阵发黑,痛得要命。

  “咚!”

  喧闹的大厅有一瞬间的死寂,然后就再度炸开了锅!

  “那不是礼王的奶娘吗?怎么倒下了!”

  “刚成婚就要死人?这婚事怕是不吉利啊!”

  赫连德也乱了心神,“来人啊!快宣太医!”

  场面瞬间乱成一团,侍卫们顾不得抓沈长歌了,下人们也四处奔走,却没人去管躺在地上疼的打滚的刘嬷嬷。

  沈长歌狐疑地看了一眼锦素,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她刚才明明看见锦素手中,似乎有一点寒光划过,像是银针。

  可是锦素却一直低眉顺眼的陪在王爷身边,眉头紧皱,十分担心的样子。

  沈长歌蹙眉,趁乱凑近了刘嬷嬷的手边,刚要搭脉,赫连德就眼眸一凛,大跨步过来抓住了她的手,咬牙切齿,“你要干什么?”

  沈长歌面无表情,“我不过是想替嬷嬷搭脉看看她患了什么病而已。”

  “你还会治病?少在这里丢人现眼!”赫连德恨不得掐死她,“给本王滚到一边去!”

  太医很快就来了,药箱一放就开始诊治,半晌,才面色沉重地抬起头,“禀王爷,嬷嬷猝中天地邪恶秽污之气,绞肠痧发作,且病急凶险,臣才疏学浅,只能尽力。”

  “绞肠痧!?”赫连德瞪大了眼睛,“什么叫尽力?你说清楚,难道嬷嬷……”

  太医躬身行礼,“若是大长公主还在,兴许还有办法医治,如今污秽之气已侵入脏腑,怕是回天乏术,请王爷节哀顺变!”

  “这……”赫连德愣住了,踉跄后退了好几步,太医的话岂不是相当于宣布了嬷嬷死刑?

  锦素立刻举起手帕就嘤嘤哭泣起来,“嬷嬷平日里一向身体康健,只不过昨日里照顾了娘娘一晚,怎么就被污秽之气侵染,得此不治之症了呢?”

  沈长歌忍不住挑眉,真是好一朵盛世小白莲,三两句就把锅扣到了自己身上。

  偏偏还有傻子信了。

  只见那赫连德气得直跳脚,什么礼仪全不顾了,指着她的鼻子骂,“本王就知道都是你这个贱妇害的!只有你刚才碰了嬷嬷,你定是施了什么巫术,嬷嬷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王要把你送进大理寺,让你受尽所有酷刑,为嬷嬷偿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