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医圣归来

都市医圣归来

江昊辰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医圣归来小说大结局,江昊辰小说免费阅读,作者落雨醉江南所著都市男频小说《都市医圣归来》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昊辰,全文讲述的是江昊辰终于学成下山,刘家背信弃义退了他的婚事,江昊辰不置可否,他是医圣继承者,这世上永远都只有别人求他的份!

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都市医圣归来小说大结局,江昊辰小说免费阅读,作者落雨醉江南所著都市男频小说《都市医圣归来》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昊辰,全文讲述的是江昊辰终于学成下山,刘家背信弃义退了他的婚事,江昊辰不置可否,他是医圣继承者,这世上永远都只有别人求他的份!

免费阅读

  “老师?”刘氏父女顿时傻眼了,这穷鬼,居然是鼎鼎大名的宁文甫的老师?他没认错人吧。

  “宁教授,你认错人了吧,这小子就是一个穷鬼,刚被我们退了婚,他怎么可能会是你老师呢?”刘长青不可思议的问。

  “我怎么可能认错?三年前要不是老师指点我医术,我怎么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宁文甫恭敬的说:“老师,三年前一别,我一直在找您,听说您老家在苏城,所以我特意来这里看看,没想到真在这里遇到了你。”

  “我可从来没说要收你为徒,你跑来也没用。”江昊辰淡淡的说。

  三年前,他云游的时候偶然遇到宁文甫,那时候宁文甫被一个疑难杂症给难住了,江昊辰随手几针就把人治好了,从那时候开始,一向不相信中医的宁文甫才相信中医真的很厉害。

  他缠着要江昊辰教他中医,态度很诚恳,江昊辰便指点他一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宁文甫却受益匪浅。

  “不管老师认不认我这学生,我都视老师为师长。”宁文甫激动的说,他转身道:“我老师来了,你父亲有救了。”

  “他,他真的是你师父?”刘长清傻眼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么落魄的人,居然会是鼎鼎大名宁教授的师父。

  “师父,这位病人的情况很特殊…”宁文甫对江昊辰说。

  “既然你认我这个老师,那我当年教你医术时候的规矩,你还记得吗?”江昊辰笑了。

  “记得,无德者不治,该死者不治。”宁文甫毫不犹豫的说。

  “你救的这个人,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是为无德之人,你治好他,就是违背我的规矩。”江昊辰指着刘长青道。

  “老师对不起,是我没弄清楚。”宁文甫吃了一惊:“但这些年,我一直都很遵守老师的规矩,他们的病,我不会在管了。”

  “不要啊宁教授,除了你,现在没人能治我爸的病了。”刘怡心大惊。

  “我师父一定能治好,可是,他说了,你们是无德之人,抱歉。”宁文甫摇摇头,退到了一边。

  “江昊辰,你到底想干什么?”刘长青愤怒的问,按宁文甫的说法,江昊辰应该是很厉害的,可是他肯出手为自己治病吗?

  “我来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江昊辰微微一笑道:“刘叔叔,你现在身体不好,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生气,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你什么意思?”刘长青疑惑的看着江昊辰。

  “我什么意思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江昊辰笑道。

  “刘总不好了,刘总。”这时候,一名保镖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他一脸的恐惶。

  “慌什么,慢慢说。”刘长青喝道。

  “少爷因为开车撞到了人,现在别人把他扣了,说要弄残少爷。”保镖慌张的说。

  “撞谁了?陪钱不就行了,对方要多少给多少,但我儿子不能少一根汗毛,不然我要你好看。”刘长青喝道,他还不知道自己儿子惹祸了。

  “可是,可是对方是…”保镖结结巴巴的说。

  “对方是谁?”刘长青问。

  “爸…小强撞到的是于永元的夫人,她妻子还怀孕着,我和妈妈去过于家,但是…于家不肯放人。”刘怡心连忙小声说。

  “于永元。”刘长青震惊了,他感觉自己的血压瞬间上升:“于永元的夫人不是叶老的掌上明珠吗?这…这可怎么办?”

  “爸你放心,于总的夫人已经没事了,等他气消了,我一定会把小强平安带回来的。”刘怡心连忙安慰他。

  “刘总出事了,我们的集团遭两大财团袭击,股价大跌,现在股东们都慌了。”刘家的管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是谁对我们出手了?”刘长青大怒。

  “是于家的于氏集团,还有叶氏,两家同时出手。”管家惊恐的说:“公司现在已经彻底乱了。”

  “于永元,这是要把我刘氏往死里逼啊。”刘长青脸色惨白。

  “于总不好了,我们公司被查封了…”又有一个公司的高管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刘长青怒道。

  “公司逃税的事被人揭发了,现在警察已经在往这边赶了,而且以前公司违规违法的地方,都被人举报了。”

  高管慌张的说:“已经有几个,被警察带走了。”

  “是谁举报的?”刘长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公司干净不干净,他心里有数。

  这些事,一旦较起真来,一个也跑不掉。

  他的公司已经完了,可恨的是,他不知道是谁出卖了他。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江昊辰冷笑一声道:“刘氏短短几年时间发展到这地步,刘长青,要说你屁股下面干净,你信吗?”

  “是你,这些都是你做的?”刘长青震惊的看着江昊辰:“这怎么可能,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我没有,但是于家和叶家有。”

  “你怎么可能让这两大家族为你做事,不可能,这不可能。”刘长青吼道。

  刘长青不信,他固执的认为江昊辰七年未归,是一个没任何势力的穷鬼,他不信江昊辰有这么大能量。

  江昊辰微微一笑道:“信不信随你,刘长青,当年你出卖我父亲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吧。”

  “好好保重身体吧,你的刘氏,已经要灰飞烟灭了,我来这里没其他意思,就是专门来送你最后一程的。”江昊辰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刘总,强少被送回来了,他,他…”又是一名保镖闯了进来。

  “他怎么了?”刘怡心急急的问,现在父亲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

  “他被人打断两条腿,医生说......复原的可能性极少。”保镖慌张的说。

  刘长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僵直着身子,呆呆的看着前方,一言不发。

  “爸,爸你怎么了?”刘怡心感觉不对劲,她连忙跑到病床前扶着刘长青。

  噗…刘长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仪器上的数据瞬间成了一条直线。

  病情刚好转点的他,根本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

  “爸…医生,快叫医生。”刘怡心尖叫着,病房内瞬间乱成了一团。

  离开医院,江昊辰一路往家的地方赶去,七年未见,母亲的生活一定很艰难。

  刘家,只是一个开始,昔日的旧账,他会跟那些人一个一个算清楚。

  苏城郊区,一处破旧的民居处,江昊辰呆呆的看着一处破房子。

  房子几乎是危房,而且阴暗,潮湿,几乎没有任何光线,室内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几乎没有其他的东西。

  一名头发花白,面显老态的女人正在摸索着倒水,她手一动,碰到了杯子,叭的一声,水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而那名头发花白,看起来很憔悴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白薇。

  江昊辰紧紧的握着拳头,他的眼泪缓缓落了下来。

  曾经的母亲,是名动苏城的才女,也曾是引得苏城无数世家子弟目光的人。

  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却连喝口水都困难,

  白家中医世家,书香门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在苏城也颇有名望,这些年,白家难道对她一点也不管不问吗?

  遇难时,白家极力撇清关系,父亲的集团倒后,他们第一时间跑出来占便宜,现在又弃母亲不顾,白家,你们做的很好,好的很啊。

  江昊辰拭去眼泪,他要先接母亲离开这里,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女人带着两名大汉赶了过来。

  “姓白的,你怎么还没有搬走?我跟你说了,我们这里要拆迁了,你自己找别的地方住去。”女人凶巴巴的说。

  “周姐,我还没找好住处,你在宽限几天,况且就算是搬,我多交的半年房租你也得退了吧。”白薇摸索着到了门口。

  “退房租?你想多了吧,当初看你可怜才把这地方租给你的,要不我把这里改成猪圈,养几头猪赚的钱会更多,我还没向你要损失呢。”

  女子尖酸刻薄的说:“你要是今天搬不了,我就让我两个兄弟替你搬了。”

  “周姐,我搬可以,但房租必须要退的,这是你们违约。”白薇说。

  “大姐,你和她这个瞎子废话什么?老三,把她东西给扔出去。”一名大汉走上前喝道。

  “行,你不搬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老三,和你二哥一起,把她东西扔出去。”女子冷笑道:“跟她一瞎子说这么多已经是够客气了。”

  “你出去不出去?你在不出去,我们就把你东西扔出去了。”两名大汉堵到门口。

  “你们敢进来我就报警了。”白薇守在门口没有一点退意。

  “报警?你他妈的还敢报警?”一名大汉大怒,对着白薇一耳光抽了过去。

  突然,一条人影冲上前,抓住了大汉的手臂,江昊辰面色很平静,但是他的胸中已经怒火中烧,母亲这些年,没少被人欺负吧。

  “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连你一块打。”大汉的话没说完,江昊辰的手一紧,他不自由主的尖叫了起来。

  “狗一般的人物,也敢在我母亲跟前作福作威?”江昊辰冷笑一声,手一用力,咔嚓一声,大汉的手臂直接被捏碎。

  “二哥。”另外一个大汉眼看自己二哥的手都变形了,他愤怒的冲上前:“小子,我弄死你。”

  江昊辰反手一巴掌,直接抽飞他,然后身形一闪,在他落地的时候狠狠的踩在他一条手臂上。

  咔的一声,这名大汉也惨叫了起来,他的手臂被江量辰一脚踩裂。

  “小子,你是谁?”两名大汉惊恐的看着江昊辰,他们打架找茬从没输过,但是江昊辰弄残他们两个,却不费吹灰之力。

  江昊辰一个冷凛的眼神扫了过去,两人身体一僵,不敢说话了。

  扫了两人一眼之后,江昊辰不在理会他们,刚才的一个眼神,是以真气催动而发,两人肝胆俱伤,已经有了暗疾,顶多半月,就会发作。

  严重者暴毙,就算是不死,也得残废,敢欺负母亲者,必须死。

  “谁,谁在这里?”白薇只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她只能勉强看到一丝模糊的影子,但看不到人。

  “母亲,我回来了。”江昊辰跪倒在她怀里,泣不成声。

  七年未见的至亲之人,即使是他心性磨砺的在坚毅,也忍不住落泪。

  “小辰,你是小辰?你回来了。”白薇又惊又喜,她紧紧的抱着儿子,抚摸着他的脸,喃喃的说:“是你,真的是你,七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妈妈,我该早点回来的,但是师父说我未得他真传,就算是回去,也于事无补。”

  江昊辰满脸是泪:“对不起,孩儿愚笨,七年才达到师父要求,这七年让你受苦了。”

  “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就好。”白薇眼泪落下,她抱着儿子泣不成声。

  “你们到底搬不搬?”姓周的房东见江昊辰是狠人,语气也缓了下来。

  “妈,我料理了这里的事就带你离开。”江昊辰站起来,转身双眼已经布满了寒意。

  “我们会离开这儿,但我妈多交半年房租,一分都不能少。”江昊辰冷冷的说:“少一分,我要你的命。”

  “大,大姐,要不就给他吧,我们都拆迁了,还差这点钱?”一名大汉忍痛说。

  “行,退就退,不就几千块钱吗?”女子看江昊辰一脸寒意,吃软怕硬的她登时怕了,她拿出手机把钱转回给白薇。

  确认收到转账,江昊辰转身道:“妈,我们走吧。”

  “去哪?”白薇一脸茫然。

  “我已经有住处了,我们现在就走,东西都不要了,买新的。”江昊辰笑道:“我回来了,以后不会在让你受任何委屈。”

  “好,我们走。”白薇点点头,她相信儿子不会让她流落街头。

  江昊辰扶着母亲,小心翼翼的离开。

  “穷鬼,活该穷一辈子,我这地方马上就要拆迁了,大牌开发商,几套房几百万马上到手,你们以后只能流落街头要饭。”女子恨恨的看着江昊辰。

  “你在废话一句试试?”江昊辰突然转过身,本来不想和她一般见识,但这女人嘴太欠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女子吓了一跳,随即她得意的说:“算了,跟你这种穷鬼说什么呢?除羡慕嫉妒恨,你还能做什么?”

  更年期的老女人,为生活奔波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盼头,她又怎么可能不发泄发泄呢?

  “你这还没拆呢。”江昊辰冷笑道。

  “哼,开发商已经谈好合同了,就差签字了,于氏集团名下的成强地产,板上钉钉的事,怎么你不服气?”女人冷笑道。

  “不巧,开发商不打算开发这里了。”江昊辰拿出手机,拔出电话。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不开发就不开发?”女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