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透视鉴宝专家

透视鉴宝专家

秦立 著

连载中免费

  透视鉴宝专家未删全文,秦立林初夏全章节无删,主角是秦立林初夏的小说叫做《透视鉴宝专家》,这部小说由作者家有宝贝倾心创作而成,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秦立本来在夜市摆了个小摊位安安分分赚着小钱,却被富二代刺激,获得无双神眼,从此慧眼一扫,天下万物无所遁形,钱财在秦立眼里,什么都算不上!

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透视鉴宝专家未删全文,秦立林初夏全章节无删,主角是秦立林初夏的小说叫做《透视鉴宝专家》,这部小说由作者家有宝贝倾心创作而成,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秦立本来在夜市摆了个小摊位安安分分赚着小钱,却被富二代刺激,获得无双神眼,从此慧眼一扫,天下万物无所遁形,钱财在秦立眼里,什么都算不上!

免费阅读

  “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见秦立又把视线转移回来,林初夏便知道他不想放弃,可是八十万的巨款,绝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殊不知,秦立的注意力,已经从玉瓶转移到了盒中的烟斗上面。

  他读过许多鉴宝典籍,知道古时候的高级烟杆,多是用上好的玉料制作烟嘴,而烟斗部分,皆是木制,偏偏暗格里的这一件,通体用玉料打磨,珠圆玉润,其细腻程度,绝不输于硕口称赞的和田白玉瓶。

  甚至,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装在盒子里的玉瓶只是个掩饰,古人真正想封存起来的,其实是里面的烟斗?

  若是这样,这杆全玉烟斗的价值,肯定要远超玉瓶!

  “我说,你小子总是盯着这木盒子干嘛呢!”

  何天的眼神鄙视至极,突然,他抬高了声调大笑道,“莫不是你买不起玉瓶,想把随瓶出土的盒子买了吧!”

  登时间,引得哄堂大笑。

  那木盒子受损严重,即便坚固仍在,也没什么收藏价值了,单买的话,实在是没什么用处。

  林初夏听不下去,小声说了一句:“我们才不买这个破盒子呢!”

  可她话音刚落,秦立就开口问道:“这盒子多少钱?”

  “嗯?”

  何天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而后,死死盯着秦立问道:“你想要这件盒子?”

  “是。”

  秦立前所未有的认真,“这盒子很对我的眼缘,拿去车成手串还是不错的。”

  何天瞪圆了眼睛,片刻后,猛然抚掌大笑,捧起木盒又是唏嘘又是叹气:“没想到秦大老板的眼光这么毒辣,别看这盒子不起眼,用料却是上好的沉香木,拿去车手串是再好不过,本来我还想留下来,找个大师傅给做一做,如果你喜欢,我就忍痛割爱卖给你了。”

  看着他恋恋不舍的样子,秦立表面附和微笑,心中却连连抽搐嘴角。

  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这破盒子的质地,怎么就能跟沉香木扯上关系了?

  不过,秦立只想快点交易,无暇戳破他的嘴脸。

  直接拿出银行卡拍在桌上,秦立问道:“天不早了,你给个痛快价,合适我就拿了。”

  “你也知道沉香木的市场。”

  何天把胸脯拍的砰砰直响,“这盒子死沉死沉的,说明用料极足,再加上它是这尊和田白玉瓶的配盒,本来是不该拆开卖的……这样吧,你给我两万块钱,这盒子拿走就是。”

  两万!

  别说林初夏,光是那些给何天捧场的看客们,都被这个价格吓到了。

  真是心黑手狠啊,一文不值的破盒子,被何天生生叫到了两万的天价!

  立即间,众人都看向秦立,想知道他会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秦立,你别上他的当。”

  林初夏慌张不已,小手紧紧握住秦立,手心沁沁凉凉,酥麻不已。

  秦立忙控制住心猿意马,转头冲着她微微一笑:“相信我,这盒子真的大有乾坤。”

  毫无根据的一句话,从秦立口中说出来,却仿佛是真理一般的坚定。

  而且,开启了透视眼的秦立,目光深邃,自有一股豪情酝酿其中,如此近距离的贴着他,林初夏竟觉得心中颤动,一阵小鹿乱撞。

  “说的没错,这盒子大有乾坤!”

  何天说话间,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子了,尤其是接过银行卡,刷掉那两万块的时候,更是说不出的得意和猖狂。

  叮。

  POS机一声脆响,交易成功。

  何天随意的把银行卡丢回去,再也控制不住,耸肩大笑起来:“不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种有眼无珠的傻子,得有几年没见过了吧!”

  看客们也都笑起来,一直冷眼旁观的他们,此时给出了最大的恶意。

  林初夏猛然一惊,看向秦立手中的木盒:“难道这个盒子……”

  “你说盒子啊。”

  何天捧着肚子笑道,“不好意思啊,晚上灯光太暗,我一个没注意就打眼了,这不是沉香木,而是最普通的柳木,除了结实也没什么大用,不过,你要是真想车成手串也没问题,就是不值钱罢了。”

  林初夏的脸色猛然惨白下来,颤声说道:“那,那你还卖给我们,我要退货!”

  “来不及了。”

  何天摇摇头,“古玩界的规矩从来都是买定离手,难道你不知道吗?”

  旁人也跟着起哄:“是啊,我就没听过古玩街还有退货的道理。”

  “许你捡漏,就不许你打眼吗,看到不值钱就退货,这古玩店还开不开了!”

  “我支持何老板,别说两万,就算二十万,你也只能吞下这个哑巴亏,懂吗土包子!”

  一众人极尽冷嘲热讽,挖苦秦立的同时,不忘在林初夏的身上扫来扫去,他们估计这两人没脸再待下去,何不趁着这个时间,多饱一饱眼福?

  但就在这时,秦立突然提了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要求。

  “有工具吗,小锯子之类的就行。”

  看着秦立淡然若素的模样,众人一时都怔住了。

  难道,这木盒里真的内有乾坤?

  何天却是冷蔑一声,转身从一个柜台下拿出工具箱:“拿去用,你把这盒子大卸八块,它也就是个柳木盒子!”

  “呵呵!”

  秦立以淡笑回击,随后,三下五除二就把木盒磕开,只听啪嗒一声,盒子里的暗格显露出来。

  暗格内,铺着厚厚的油纸,以防虫蛀。

  众人本来都是蔑笑的模样,看见这一幕,笑容全都戛然而止。

  尤其是何天,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大,失声说道:“这盒子竟然还有暗格?”

  “初夏妹子,你把油纸里面的物件拿出来吧。”

  秦立笑着开口,然后老神在在的站在旁边,欣赏何天跟一众看客的表情。

  几层油纸被轻轻剥开,一抹碧绿映入眼帘,顿时间,所有人都面色大变,一个个抻长脖子,恨不能把眼睛伸过来,好看的更清楚一点。

  林初夏则完全被眼前的玉烟斗震撼到了,捧在手心里面,口中呢喃:“好,好漂亮。”

  暴露在空气之下,秦立也得以看的更真切几分,这时他才发现,玉烟斗呈现出的绿色更加完美,近看过去,似冰似水,纯粹无暇,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

  等等,这肉质,这水头……

  好像在哪本书里见过啊。

  秦立若有所思。

  正此时,何天突然发出一道刺耳尖叫,像是见了鬼似的盯着玉烟斗:“冰种帝王绿,这特么是冰种帝王绿啊!”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是傻掉的。

  包括林初夏。

  妹子的脑海里全是一片空白,倘若不是玉烟斗传来的丝丝沁凉,她几乎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梦境里面。

  一件公认为不值一文的破木盒子,竟然夹藏暗格,封存着这样一件至宝!

  冰种帝王绿!

  在所有的玉种里面,呈现出半透明状态的冰种已经是极上好的玉种,仅仅次于堪比水晶的玻璃种翡翠!

  看客里面,有反应快的当即抽了一口冷气,低声自语:“我的天,一小块冰种帝王绿都能卖出上百万的天价,这杆玉烟斗足足有半尺多长,通体晶莹透彻,浑然天成,这价格……”

  说到这,却是不敢再估价了。

  其他人亦是沉默不语。

  这里毕竟是汇宝斋,何天以两万块的价格卖掉木盒,哪里还是打眼,分明就是被啄瞎了眼睛啊!

  再看何天,原本猖狂的脸色已经变作猪肝色,额头上几根青筋噗噗直跳,尤其当他想到,这玉烟斗有可能的价值,就更觉得眼前发黑,快要倒头晕厥了。

  “你,你把这烟斗还我!”

  倏地,何天张开双手,朝着林初夏扑了上来。

  简直就像一头饥不择食的饿狗。

  林初夏吓的小脸煞白,一时间怔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在秦立眼疾手快,先一步挡在了何天前面,按住他的肩膀硬生生怼了回去:“话不要乱说,我们早就交易成功,这玉烟斗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胡说!”

  何天顾不上丢人,高声叫嚣,“我卖你的是木盒子,不是这里面的玉烟斗,我只是忘了取出来而已,你少在这里占我的便宜。”

  秦立早猜到会有这一出,怡然不惧道:“买定离手,这四个大字,刚刚是谁说的?”

  “古玩行里有规矩,难道,你想亲手坏了这个规矩吗!”

  “在场这么多人,每个人都可以为我作证,如果他们不肯,那也无妨,你这里四处都装着摄像头,随便调取一节录像,咱们重新对峙!”

  面对秦立的斥问,何天的脸色渐渐暗沉下来。

  那是冰种帝王绿没错,可是,规矩也的确如此。

  谁破了,谁在古玩行当里的名声就臭了,以后谁还来他的汇宝斋光顾,别说这一家店铺,就是他家族的古玩生意,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可是,这一杆玉烟斗要远比和田白玉瓶更有价值,保守估计的话,恐怕能飙到五百万的天价!

  左右权衡之后,何天终于在贪心的驱使下,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就坏规矩了怎么着!”

  何天的脸色狰狞起来,把手机掏了出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识相的话,就把玉烟斗交出来,否则的话,老子有的是人。”

  砰!

  说罢,直接把手机拍在了柜台上面。

  林初夏顿时吓得小脸煞白,冰凉的小手,一下便握紧了秦立的手掌。

  而秦立,也有些小小的惊慌,但他感受到林初夏手心里的温度,从心底努力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怂,大不了就跟何天拼了,那也一定要把玉烟斗和初夏妹子送出去。

  念及此处,秦立一步上前,把林初夏牢牢挡在了自己身后。

  “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了!”

  见秦立寸步不让,何天彻底失去了理智,抄起电话就要叫人,但就在此时,入口处猛然响起一声厉喝。

  “给我住手!”

  声音高亢如火,瞬间就把现场的氛围镇住。

  何天怔了下,随即更是火冒三丈,还没收拾秦立呢,竟然又来了一个多管闲事的?

  “我看这是哪个狗东西多管……”

  一句话只说到一半,何天整个人突然傻在那里,舌头跟打了结似的,怎么都骂不出来了。

  周围的看客们循声望去,亦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位,难道是收藏家协会的徐震业徐老先生?”

  “对,是他,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徐老可是市里数一数二的古玩专家,他老人家怎么会来这小小的汇宝斋里?”

  说实话,汇宝斋的规模属实不小,但那是放在古玩街上,放眼整座城市的话,委实不算多出名的铺子。

  而这位徐震业老先生,那是国家《鉴宝》节目特邀的专家人士,他一句话,那就是古玩界的真理!

  何天杵在原地许久,突然深吸口气,从柜台后走出来,朝徐震业讪讪陪着笑脸:“徐老啊,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您先去内堂休息,我处理完这些事就进来陪您。”

  “不必了。”

  徐震业大手一摆,脸色俊冷的扫视过来,字字铿锵有力,“我受你邀请,来这里鉴赏瓷瓶,却没想到这堂堂的汇宝斋,是个店大欺客的土匪牛盲,这瓷瓶落在你们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何天被骂的狗血淋头,偏偏以徐震业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这可是在京城古玩界都能说上话的人,若是他公然顶撞,这汇宝斋还开不开了?

  要是徐震业给秦立出头的话,恐怕这杆玉烟斗是要不回来了!

  那张极度跋扈的脸,此时却满是示好跟委屈:“徐老,您这是误会了,我是个本分的生意人,怎么会是土匪呢?”

  “那既已成交,为什么又临时反悔?!”

  “我……”

  何天顿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这时,秦立突然眼珠一转,向徐震业轻轻躬身道:“多谢徐老师仗义执言,不过,这确实是个误会,我跟徐老板是高中同学,刚才他那些话,都是跟我开玩笑的。”

  “同学?”

  徐震业露出意外之色,随即冷着脸看向何天,“是这样吗?”

  纵然何天有种喂了屎一般的感觉,还是只能赔尽笑脸的说:“对对对,我就是跟秦立开个玩笑。”

  “哼,我可没见过这样的玩笑!”

  徐震业何等智慧,立即就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有这位小友替你说话,你就能事不关己了,不想把你何家汇宝斋的口碑败坏下去,就老老实实的走过来,给小友道个歉!”

  何天心里百般不爽,小声嘀咕道:“这小子跟我耍鸡贼,我凭什么要道歉?”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