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爱上极品总裁纪南方南宫帝爵

爱上极品总裁纪南方南宫帝爵

全文完结加番外 著

连载中免费

  抖音完结爱上极品总裁纪南方南宫帝爵小说全文阅读,纪南方南宫帝爵大结局加番外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纪南方和南宫帝爵的总裁甜宠小说《爱上极品总裁》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读者好评,小说讲的是纪南方一觉醒来便莫名其妙成了霸道总裁南宫帝爵的解药,崇尚自由的她不断逃离南宫帝爵魔爪,可命运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更新:2020/08/02

在线阅读

  抖音完结爱上极品总裁纪南方南宫帝爵小说全文阅读,纪南方南宫帝爵大结局加番外在线阅读,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纪南方和南宫帝爵的总裁甜宠小说《爱上极品总裁》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读者好评,小说讲的是纪南方一觉醒来便莫名其妙成了霸道总裁南宫帝爵的解药,崇尚自由的她不断逃离南宫帝爵魔爪,可命运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免费阅读

  纪南方下意识地转头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一双猩红的眼睛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她。

  他这状态显然是被人下了药。

  纪南方瞬间明白过来,她是那个叫凯尔的老头精心挑选的解药。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

  手却被一把抓住,睁开眼睛的男子犹如地狱来的撒旦,满身带着暴戾。

  他一把将纪南方拽到床上,灼热的男性躯体山一般压下来。

  纪南方本能的伸手反抗,她刚刚20岁,怎么能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做这种事,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想到泽兮,纪南方更卖命地手打脚踢。

  脚部传来坚硬的触感,她好像踢到了某个东西。

  男人低声闷哼了一声,猩红的眼睛好像清醒了一点。

  “女人,别动。”

  低沉的嗓音十分沙哑,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

  不动?乖乖让你吃?想得美。

  纪南方逮到一个空儿手脚并用的爬下了大床,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摁在地毯上。

  对于女人的挣扎反抗,男人显然失去了耐心。

  他狂虐地撕开她的衣服,雪白姣好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使得他充血的眼球越发红的耀眼。

  纪南方惊恐地看着他被血染红的瞳孔,手忙脚乱地把身体抽出男人的身下。

  她此刻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逃出去。

  男人却不给她任何机会,攻城略地,带着十足的戾气。

  他把纪南方禁锢在自己坚硬的胸膛与墙壁之间,一只手将女人的双手摁在头顶的墙上,狠厉着眸子终于失去了全部的耐心……

  凯尔手中拿着一本详细的调查资料。

  纪南方,老家在B市,考进W市著名的荣升医学院,现在就读大三,父母早年亡故,孤身一人借宿在舅舅家。

  家世还算清白干净。

  最重要的是,虽然有一个男朋友,但是两人并未发生过关系,仍是之身。

  彩色照片上,女孩笑得恬静,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全身散发着引人瞩目的光彩。

  少爷身边不乏有出挑惊艳的女人,可是纪南方的美却是他从没见过的天下无双,仅仅是一张照片,就灿烂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合上资料,凯尔慈祥地笑了笑,“少爷应该会很满意的。”

  清晨宽大的床上,女孩娇美的身躯在黑色的被子间若隐若现,白嫩肌肤上无处不在的痕迹宣告着昨夜的疯狂。

  浓密的黑睫眨动着,她缓缓睁开了眼。

  纪南方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高挑的天花板,猛地坐起来,下面传来的痛楚令她不由地皱起了眉。

  凌乱的大床,褶皱的真丝被褥昭示着昨夜的疯狂,她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因为太疼了,就像整个身体从中间被生生撕裂一样。

  一地的衣服碎片,从床前散落到墙那端,闻着自己身上与整个房间充斥着的情思味道。

  纪南方极其厌恶这种感觉,她扶着墙,强忍着疼痛一路走到浴室。

  看镜子里女孩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一向倔强的她,无助的蹲下,抱着自己膝盖,呜咽出声。

  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爱惜了这么多年的身体,被一个陌生男人夺去,自己依靠了那么久的男人,被她亲眼看到和别的女人不清。

  泽兮先对不起她,现在她也脏了,他们就扯平了。

  纪南方疯了般冲洗着身上的痕迹,但不管洗了几次,那些痕迹还是在,她细腻的皮肤已经破了皮,但那碍眼的痕迹依旧丝毫未变。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来。

  敲门声传来,纪南方止住泪水,紧张地用浴巾捂住身体,“谁?”

  “纪小姐,我家少爷请您下去用餐。”

  少爷?昨天那个男人?他居然还没走,留下来找死吗?

  她愤怒的打开门,穿上女佣手上的衣服,画了个浅浅的妆,盖住脸上的淤青痕迹。

  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终于能像样一点地走路了,打开房间的门,在女佣的带领下下楼走到餐厅。

  她一出场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巴掌大的脸倾城绝色,精致的五官,高挑苗条的身形,鹅黄色的蕾丝裙显得皮肤愈发白皙,

  每一处都巧夺天工到极致。

  面前的女人,美到惊心动魄,更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略有妖意,未见媚态。

  南宫帝爵眯着眼睛,嘴角噙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纪南方厌恶的看着男人嘴角那抹浅淡的笑意,她讨厌这种被当成艺术品或者玩意儿看的眼神。

  她气冲冲走到餐桌前,一把揪起男人精致考究的衣领,“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那样对我?”

  一旁的佣人吓得齐齐跪在地上,饶是见过世面的凯尔也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他从没见过有人竟然这么胆大。

  南宫帝爵一双深邃的眼睛晦暗不明,菲薄的唇邪肆地扬起一个绝情的弧度,他算个什么东西?

  “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主宰,也是你这一生唯一的男人。”

  低沉磁感的声音煞是好听,他说话的声音不大,渗人的凉意却从四周泛起。

  闻言,纪南方轻轻松开男人精致考究的衣领。

  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猩红的美酒从男人金栗色的短发上滴落,划过雕刻一般无与伦比的脸颊,高挺的鼻,菲薄的唇,最后染红了领口昂贵至极的白色衬衣。

  南宫帝爵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掀开狭长的眼睑,森然的眼睛里是比千年寒冰还要凉上三分。

  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甚至没人敢抬头看。

  他身上的戾气太重,全身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和令人难以靠近的气场,没人敢上去当炮灰。

  纪南方不自觉有点冷,眼睛却不甘示弱地盯着男人。

  余光环顾着四周,终于看到酒店的出口,她大步朝门口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纪南方就被两个黑衣保镖钳制住,不顾她的挣扎,把她带回到了南宫帝爵面前。

  “擦干净。”男人的声音仿佛帝王般威严傲慢。

  纪南方没有动,与面前的男人对视着:“放我走。”

  男人的目光紧紧锁住纪南方,他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朝她步步逼近,犹如黄泉路上走来的暗黑死神,每一步都带着十足的气场和逼人的怒意。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想走去哪?”

  男人的声音带着不容反驳的强势,湿掉的领口更给他的霸道添上一股不羁。

  他一手钳起纪南方娇柔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昨天是我太温柔了吗?才让你有如此胆量,敢朝我的脸泼红酒!”

  他南宫帝爵走到哪里,不让人诚惶诚恐俯首称臣,眼前的小女子倒是很有胆量,一次一次触犯他的底线。

  “凑合!”女孩的声音倔强又骄傲。

  南宫帝爵幽深的瞳孔瞬间眯起,菲薄的嘴角勾起一个极其邪妄的弧度。

  “你可知道我是谁?看在你的滋味还不错的份上,我不介意再好好教教你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相比此刻,我更喜欢昨晚你在床上和我交流的方式……”

  女孩身体一僵,警觉的看着他,犹如一只炸毛的猫。

  南宫帝爵一把扛起纪南方,不顾她的挣扎,径直踏上通往卧室的台阶。

  纯手工定制的高级皮鞋一步步踏过光洁的台阶,稳健地走到楼上,一脚踹开房门,把身上的人重重地扔在巨大柔和的床上。

  身后的保镖两路排开,从房门口站到楼下的台阶最低处,一个个严命以待。

  凯尔在门口把锁坏掉的门轻轻带上,恭敬地站在门口,随时恭候少爷的指示召唤。

  房间里纪南方惊恐地挣扎,她就是死,也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践踏。

  软绵绵的枕头砸在男人结实的身上,又迅速弹开了。

  纪南方拼命往大床的边上爬,南宫帝爵大手一伸,一把抓住纪南方纤细的脚踝,把她拖了回来,俯身撕开她的衣服。

  女人雪白的身上鲜红的擦痕让他十分恼怒,从来都是女人们不惜任何手段爬上他的床,求他爱她们,甚至妩媚妖娆他,这个女人真是吃了豹子胆,居然敢嫌弃他。

  描金精致的瞳孔一下子幽深不定,本想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那雪白的身体不经意的触碰,令他身上不断地涌上一阵一阵的燥热,在全身迅速蔓延,灼热沸腾。

  男人的眸子瞬间染上渴望的颜色,他翻身就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不知过了多久,纪南方悠悠醒转。

  全身就好像被拆烂的玩具,又重新接起来一样,甚至动动脖子都疼。

  纪南方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面前睡得正沉的男人,他有一张堪可入画的俊脸,棱角分明,每一个毛孔好像都是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宽阔精瘦的身躯莫名的想让人用手细心地描绘勾勒一番。

  可拥有这一切的人却是个魔鬼!

  纪南方厌恶地拉开和他的距离。

  好不容易坐起来,下半身突然像撕裂一样,连带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疼痛。

  这个男人,真是个暴君,一言不合就发疯。

  窗外,和煦的阳光照进巨大的落地窗,有风从外边轻柔吹过来,繁重奢华的帘子被微微带起。

  纪南方海藻色柔和的发梢,扫到男人脸上。

  俊眉深深皱起,男人闭着眼睛把脸上的发一把揪起来。

  一阵扯痛传来,纪南方被大力拽倒在床上。

  男人幽深的眼睛里布满血丝,菲薄的唇一张一合,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威胁性的凉意:“你可知道,吵醒我的后果!”

  纪南方揉着自己被扯痛的头皮,积压在心里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你只需要知道你完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25年,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这个让他玩过两次的女人居然这么有胆量,南宫帝爵不禁觉得有趣。

  男人挽唇,玩味的轻声笑了笑:“我会让你欲仙欲死。”

  沙哑的声音加上男人极具诱惑的一张脸,还有那玩味的表情,让这几个原本字眼儿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我真想杀了你。”纪南方咬牙切齿道。

  男人挑眉,幽深的瞳孔紧紧地盯着纪南方,表情桀骜:“你真的舍得,明明你很喜欢,也很享受。”

  想起这个女人昨晚在自己身下的情形,南宫帝爵突然觉得身下一紧。

  曾经无数的女人爬上过他的床,饶有经验的他在情事这方面他早已掌握的收放自如,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释放,怎么自从上了这个女人,好像不受控了般,甚至看见她就想疯狂地占有。

  这个女人就像个妖精,让人欲罢不能。

  “你叫什么名字?”

  嗓音因为干涸更加沙哑,充满迷情的磁振。

  “你又叫什么名字?”

  这个魔鬼早就把自己吃干抹净,自己居然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以后连报仇都找不到人。

  男人猩红着眼睛欺身上来,宽厚的胸膛灼热无比,一手将纪南方捞到怀里,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大步走到浴室,一脚踹开浴室的门,把怀里的人扔进佣人早就调试好的水池里。

  他等不及了。

  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吃饭,纪南方根本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能任由男人摆布,虚弱的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承受着一次又一次越来越狂妄的力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