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秦之我是子婴

大秦之我是子婴

赵高子婴全本免费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网络大神陌易所写的历史小说《大秦之我是子婴》主角是子婴和赵高,讲的是历史系学生子婴在参观秦王宫时,意外穿越到秦朝成了秦王子婴,熟知历史的子婴本只想安稳度日,可奈何秦朝正处乱世,那穿越而来的子婴会如何在乱世之中扭转局势...

更新:2020/09/11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网络大神陌易所写的历史小说《大秦之我是子婴》主角是子婴和赵高,全文讲的是历史系学生子婴在参观秦王宫时,意外穿越到秦朝成了秦王子婴,熟知历史的子婴本只想安稳度日,可奈何秦朝正处乱世,那穿越而来的子婴会如何在乱世之中扭转局势...

免费阅读

  子婴脑海里好像有颗炸弹引爆了,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曹无伤。

  没搞错吧?

  曹无伤可是鸿门宴里的人物,刘邦新入关之后,也就是36天之后,曹无伤在刘邦营中当官,却偷偷给项羽告密,这才有了鸿门宴。后来被大嘴项羽直接出卖,被刘邦回营后杀了。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子婴的皇宫里?

  子婴脑子里飞速运转,史书里关于曹无伤的记载似乎只有这一笔,除了鸿门宴以外没了别的笔墨,难道最开始真的是在赵高手下做事?秦朝灭亡之后兜兜转转才发生了鸿门宴?

  子婴感觉发现了历史的真相。

  “王上,奴才的名字有什么古怪吗?”曹无伤被子婴看的有些不自在。

  “好名字,无伤,不受伤嘛,挺好的。”子婴装作若无其事笑道,心里早就把曹无伤骂了个遍,天生的二五仔,先出卖子婴,再出卖刘邦,活该被杀。

  咸阳宫很大,在子婴的记忆里大概4平方公里,虽然没有《阿房宫赋》说的那么夸张,曹无伤搀着惊魂未定的子婴回到寝宫时,子婴累的腿软脚软,天色也有些渐暗。

  “我有点累了,你先下去守在外面吧。”子婴说道。

  “诺。”曹无伤应和着,待到子婴走进寝宫,偷偷的听寝宫里面的声音。

  眼下对子婴最重要的事是换身衣服,湿哒哒的穿在身上实在太难受了。

  “古代的衣服,真特么的复杂。”子婴身上只穿着新换的白色侧躺在大床之上抱怨,“赵高那个阉人肯定不会对老子放松警惕,没准宫里都是他安排的眼下,我太难了。”

  躺在大床上,子婴满心的忧虑,根本感受不到穿越而来的快感。

  子婴稍微打量着屋子里的情况,一张能容纳皇帝和3.4个妃子睡觉的大床,正中间是一张桌子摆在地上,旁边没有椅子和凳子,只有类似于坐垫的东西,东面墙壁上挂着木板雕刻的帝王像,子婴认得雕刻的正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始皇虽说刑法严峻,若是没有秦始皇,炎夏就没有后来的统一。

  “哇,这群秦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看着先人的画像吗?这也太孝顺了。”子婴喃喃道。

  子婴闭上眼睛,回忆着这个身体所经历的事情,只有了解这个时代,才能改变命运。

  记忆回到了十几年前,还是孩童的子婴绕着俊秀的青年人和貌美的妇人玩耍。

  长胡子的文人和一脸英气的武将偷偷拜访俊秀的男子,妇人端庄的退出屋子,男子抱着小子婴和大臣们谈论家国大事,有一大半是说嬴政的制度过于残酷。孩童子婴在男子怀里仔细的听着。

  突然,记忆中画风一转,男子正在和妇人离别,已经是小伙子的子婴要和男子一起离开,妇人满脸泪痕看着儿子和丈夫远走......天寒大雪,长城边上的军营里,男子接过使者递来的酒,对子婴最后一笑,嘴角流出了黑色的鲜血倒在了地上。

  “啊!”

  子婴从梦境中挣脱,头上浮了一层细汗。

  “这是什么?长城?毒酒?扶苏和子婴!”

  子婴惊觉,原来现在的他是那个历史上反对焚书坑儒的扶苏之子!

  嬴政东巡死在路上,赵高和李斯合谋商议制定了让胡亥继位,扶苏自杀的矫诏。

  扶苏饮下毒酒自杀,都被子婴亲眼看见,难怪子婴登基五天就迫不及待的杀了赵高。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我要是杀不了赵高,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原来的子婴了?”子婴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但是现在看来有点难了,我是自身难保啊。”

  秦王寝宫很大,子婴嘟嘟囔囔,躲在门外的曹无伤根本听不到。曹无伤死死的把耳朵贴在门上。

  “嗯。”

  曹无伤脖子被重击,闷哼一声昏倒在地。

  啪!

  寝宫的门被一脚踢开,蒙面的黑衣人手持短剑越了进来,剑尖直指子婴的喉咙。

  “嬴政的后代都得死!”蒙面人恶狠狠的叫嚣着。

  “不是吧?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一会?”子婴无语了,都杀到家里来了谁受得了的啊。

  刺客从声音判断是个女的,身手极佳,攻势凌厉。

  刚从赵高手里捡了一条命,又碰到刺杀,在这活着也太难了点吧。

  子婴仗着对寝宫的布置熟悉,躲过了刺客接二连三的必杀,而刺客攻势连绵不断。

  “呼哈呼哈。”子婴喘着粗气,实在是躲不动了,伸手挡在身前,“你等一下!”

  “子婴你听好,外面的人都被我打晕了,你别想甩任何花招!”女刺客冷冷说道,手中短剑反射着让人生畏的寒光。

  子婴倚在墙边,哭丧着脸,“那个,我要说...我不是子婴你信吗?”

  女刺客一愣,皱眉大怒,“这么低劣的理由也说的出来?休想骗我!拿命来!”

  女刺客的短剑正要出手,子婴没系好的裤子恰巧脱落,而秦朝还是的......“啊!”

  女刺客大叫一声,捂着眼睛背过头去。

  子婴也觉得尴尬,急忙提起已经落在脚边的裤子。女刺客瞬间转过头,被不堪入目的场景再一次刺激到了。

  “贼子!快把裤子提起来啊!”女刺客单手遮住眼睛,红着脸骂道。

  子婴虽然感觉凉飕飕的,但这个裤子是绝对不能提的了,这可是保命的裤子。

  “哎呀,我手被你弄伤了了,裤子提不上去,要不你帮我?”子婴得意笑道。

  女刺客俏眉紧皱,娇喝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杀不了你了吗?”

  女刺客捂着眼睛,凭借记忆朝着子婴发起攻击,子婴急忙闪身躲过,女刺客光是靠耳朵听,便对子婴的行踪了如指掌。

  “这么厉害?”子婴大骇,惊慌间瞥见东墙之上嬴政的木雕像,“祖龙,对不起了。”

  子婴身后摘下嬴政的木刻雕画像,握住雕画像磕到地上发出声音干扰女刺客。

  女刺客耳朵微动,一剑猛地刺穿了嬴政的木刻雕像。

  女刺客的剑插进雕像里,死死的被铐住了,无论女刺客怎么晃动,短剑无法挣脱雕像。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