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

酒杯吖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柳长安宋青盏小说名叫做《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由作者酒杯吖精心原创的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重生言情小说,柳长安宋青盏全文主要讲述了:一夕之间,柳长安从豪门千金变成了丧家犬,哥哥也被送进精神病院,自己也死于非命。但是上天再次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重生到吃播女主播的身上,她慢慢调查真相,却发现这一切都和自己的初恋有关。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主角是柳长安宋青盏小说名叫做《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由作者酒杯吖精心原创的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重生言情小说,柳长安宋青盏全文主要讲述了:一夕之间,柳长安从豪门千金变成了丧家犬,哥哥也被送进精神病院,自己也死于非命。但是上天再次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重生到吃播女主播的身上,她慢慢调查真相,却发现这一切都和自己的初恋有关。

免费阅读

  打上点滴的柳长安觉得自己困得睁不开眼,感觉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自动接收了这个叫刘长安的宅女主播的经历。

  刘长安,20岁,之前做过一段时间游戏陪玩声优主播。长相甜美,打游戏是女生中比较犀利的,声音好听,平台上点她的人很多。

  后来转型成了吃播主播,男票社会混子,以前是她的榜一,后来又有个大佬出手远比他高,刘长安很快移情别恋。

  金主花大价钱包了刘长安,有段日子让她每晚连麦聊天打游戏,后来似乎忙起来,每个月只打钱打游戏很少。

  刘长安被捅死就是因为这个金主,他们要面基的事情被黄毛知道了,怒火中烧……

  长安瘫在病床上慢慢回味这离奇的经历,长叹一声。这见财眼开反倒把命耽搁了,这不是自作自受是啥。

  柳长安又想到自己,明明没有得罪人,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若说自己得罪人,那么也只有前任宋青盏一个,当年车站她损他那些话,现在自己听来也觉得过分。

  如今听说他发了,难道真的是他雇人专门弄死自己的?“叮……”微.博推送从长安手机上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考,那些取着夸张标题卖弄玄虚的新闻她统统不看,正怀疑这主播是个什么垃圾关注情趣时。

  突然一条推送让她浑身都在颤抖:柳氏地产树倒狐猴散,海归娇女不堪落差酒店自杀。

  配图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长安一眼就认出了自己那件红色风衣。

  而下面那条三天前的推送是“玉面总裁青盏成功收并柳氏,如陌集团晋升前三强”。

  青盏!柳青盏!长安面无血色,浑身都在抽搐,死时的绝望太痛苦。

  柳氏地产树倒狐猴散,海归娇女不堪落差酒店自杀。加粗描红的推送映入了不少人的眼中。

  “这柳家姑娘也忒不抗打击了吧,这么年轻漂亮就这么自杀了?”如陌公司走廊上几个抱着文件夹的白领在偷偷议论。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内,正含着温润笑意,身着合体昂贵西装谈着合同的宋青盏看到客户递过来的这条新闻,笑容僵在了脸上。

  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又从身体的角落处偷偷蔓延开来,宋青盏捏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秘书余双见状安排客人离开。

  宋青盏再也坐不住了,他如同窒息一般地拼命扯开领带,拉开西服。疯狂的抓着头发坐倒在地。

  宋青盏颤抖着来到桌前,连着几次才控制着已经失去知觉的手打开屏幕锁。一打开刘长安那个捞女的微信就占了满屏,他颇为烦躁地不看,点开新闻。

  一眼!就一眼!宋青盏就认出来那个蜷缩在地上穿着红色风衣打着脸部马赛克的女人。

  女人蜷缩着,白皙已经发青的脚腕从衣摆下露出来,狰狞的旧伤疤就像蜈蚣一般爬在上面。

  “啊!”青盏一把扔掉了手机,手机掉在地上四分五裂,一声声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砖的声音传来,余双穿着黑色制服,下半身套着包臀裙。

  这些年她跟着宋青盏从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一直走到今日这个位置,职场女精英。

  她不服命,有的人生在罗马那又怎么样?“宋总?宋总?”

  余双眯了眯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睛,踩着高跟鞋又走了几步捡起了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有些疑惑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不……不可能……”

  男人低低的如同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余双皱眉加快了步子,。眼前的男人涕泪横流,哪里有平时谈笑间执掌“生杀”的那个样子。

  宋青盏踉跄地推开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眼泪,伸出修长的手指理了理领带,拿起一旁的西装扯出一个温润的笑:“手机被我摔坏了,让人送一个来,卡还用原来那张。”

  男人看也不看余双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仿佛刚才那个哭的像个孩子的人是个错觉,眼前这个谈笑自若的男人才是本来的样子。

  余双紧紧攥着拳头,镶着钻石的指甲紧紧扎到肉里去了。

  “你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她对吧!”

  青盏步伐一顿,拉门的手猛地用力,他回头看向余双笑得温润,眸子里的威胁却明显无比:“这跟你没有关系,余秘书。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还有这个合同谈完,剩下的工作我远程处理,就不来公司了。”

  “我靠!”男人已经走远余双再也保持不住完美的形象,抬脚把手机踢了很远。心中的妒火要把她燃成灰烬。

  三年了,他还是没有忘,还是没有忘!余双扯出狰狞的笑:“那又怎么样?哈哈哈哈那又怎么样?”

  病床上长安拿出手机改掉了那个差点要命的面部识别,拿着沉甸甸的手机开始犯难。

  是仁和,还是和人精神病医院。哥哥到底在那个医院?长安昨晚被那群变.态追杀,吓到魂不守舍,早就把地址忘得一干二净。

  自己的手机应该在尸身上,现在这个智能化社会谁还记电话号码?“怎么办怎么办!哥哥该怎么联系!”长安急的直打自己的头,回国之前好像好友明月打电话来说过那个医院叫啥来着。长安要绝望了,她记不住明月电话号码也加不了微信,这可咋办。

  总不能一张陌生的脸跑过去找她,到时候被当神经病抓起来不说,那些背地里搞怪的人又来杀一次,可就没有幸运再重生了。

  长安乱的很,一闭眼脑子里倒是有一串数字,吓得她赶紧摇头:“呸呸呸呸,干嘛还记得那个渣男的电话。”

  “嗡嗡……”

  短信突然提示音响起,吓的长安一激灵。

  短信提示:尾号xxxxx银行卡跟您转账三万,卡内余额还剩……

  “三万!谁!”长安又是一激灵,这刘长安是不是做啥皮肉买卖的,别吧!柳长安吓得猛地起身,绷到缝针伤口,痛的一声大叫。

  长安捂着肚子,看着短信双手都在颤抖。自己以前娇生惯养哥哥没事的时候什么钱没见过,如今这个钱出现在一个邋遢宅女主播身上,竟然让她毛骨悚然。

  金主十三号:给你转了三万,晚上陪我打电话,号码是xxxx……

  “我的妈!这是个什么造型!”长安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险些去世。

  长安不敢回消息,她一心想找哥哥问原由,谁有这个时间跟这个氪金死宅男撩骚。正准备再逼自己想想以前朋友的联系方式,突然间愣住心头一激灵:“等等!这个号码怎么这么熟悉?”

  这号码跟自己记忆里的号码不是一样的么?宋青盏这个前任怎么回事?他发财之后也成为沉迷主播的臭男人了?屋内暗黑无光,只有手机屏幕在隐隐发着光。桌子上的酒早就喝完了,男人趴在桌子上猛地把空瓶子都打到地上。

  霎时间乒里乓啷一阵阵脆响,青盏不修边幅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他看着酒瓶碎成渣。

  竟然开始大笑,他捂着心口发出了一声抽泣:“我干这些又有什么价值,又有什么用!”

  青盏闭上眼睛就是当年那个手里拿着房子宣传单子,笑得眉眼弯弯的小姑娘。她歪着头拉着自己的衣摆喊:“青盏师兄,青盏师兄……”

  一声声清清脆脆如同金珠落玉盘,那个小姑娘以前就是喜欢这么跟着自己,自己当时什么都没有。

  那时她们都是柳氏旗下一个售房部的销售人员,他只是比她先入行半年,经常带着她跑盘拉客户。

  但是,命本来就是不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又怎么会有结果……

  空荡荡的别墅里没有他人,保姆佣人都被他打发回家,让下个周再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寂寞爬上来了,他如同一个小蝼蚁落进寂寞的牢笼。

  只能被旧事,寂寞,还有负能量绞杀。

  “死了好,死了我就不难过了。我什么都没有,我有钱但是我有钱。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有钱才难熬……”

  青盏颤巍巍拿起手机,他现在需要一个人,一个女人,要不然他要疯了。

  他拿出手机终于还是停在了备注刘长安的号码上,手指一动打了出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