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盛宠世子请接招

盛宠世子请接招

封侯拜饭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的主角是迟柔柔御渊书名叫做《盛宠,世子请接招》,是由封侯拜饭倾心创作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迟柔柔御渊小说主要讲述了:迟柔柔努力了一千年了,终于成为一代霸主,奈何她还没耍威风呢,她就重生了一柔弱小主。可这一点也不影响她霸气的人生。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小说的主角是迟柔柔御渊书名叫做《盛宠,世子请接招》,是由封侯拜饭倾心创作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迟柔柔御渊小说主要讲述了:迟柔柔努力了一千年了,终于成为一代霸主,奈何她还没耍威风呢,她就重生了一柔弱小主。可这一点也不影响她霸气的人生。

免费阅读

  很快那报信的小厮也被绑了上来,与云英一起跪在地上,哭哭啼啼拒不认罪。

  迟柔柔抠着耳朵眼,仍是那副懒样儿。

  许伯毕竟老人,瞧出来迟柔柔与过往不同,不由问道:“按照家规,杖刑发卖,二姑娘你看如何?”

  “就这两头蠢钝如猪的货色,发卖了没准还要倒贴钱。”迟柔柔冷笑着:“打完直接送官。”

  送官?!

  这两字出来,云英和那小厮如坠冰窖,骇的说不出话。

  许伯有些犹豫:“二小姐,他们所犯之事送官似乎不妥,更何况......”

  这要是到了官府,再一审讯,迟柔柔的名声怕是更保不住了。

  “劫匪绑票,要么求财要么求色,然而掳走我的那些家伙,是想要我的命。”

  迟柔柔笑吟吟的说着,“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要我的命有何用?”

  “这云英手无缚鸡之力,却能从这等凶徒手里逃出来报信,原因为何还需要多说?”

  迟柔柔摆了摆手,已是不耐。

  “直接杖打,然后送官,等到了大狱还怕他们不开口?”

  “至于名声?怕是我回京都那一刻,这消息早就在外传遍了吧。”

  迟柔柔懒洋洋坐回位置上,明明她还是那般端方坐着,一举一动都符合一个大家闺秀,偏生就给人一种懒货躺在自家炕上的即视感。

  云英和那小厮还在苦求,不断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许伯哪会听他们废话,让人拖下去。

  迟柔柔那嘤嘤嗓在后面开腔。

  “就在大院里打,让所有下人都看着,背主求荣是什么下场!”

  一刹间,众人如坠冰窖。

  再看迟柔柔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骨子里止不住冒寒气。

  迟柔柔把玩着自己圆整的指甲,许是先前沐浴时没洗干净,指甲缝里还有些血垢。

  她眸色沉了几分,嗜血的冲动又在身体里蠢蠢欲动。

  外间云英与小厮的惨叫声不断响起,令人头皮发麻。

  下人们目不忍睹,唯迟柔柔眯着眼,一副享受样子。

  这模样被旁人看在眼里,说不出的胆战心惊。

  这二姑娘今日瞧着,委实可怕的紧!

  那惨叫声正是高亢,一个暴躁的声音却从外传来。

  “大傍晚的这是闹什么闹!”

  许伯先一步进来禀报,“二姑娘,三爷他......”

  “嗯?那小崽子回来了?”

  迟柔柔睁开眼。

  许伯听到那三个字,神色古怪。

  镇国公府除了嫡长子迟重楼和嫡女迟柔柔外,还有个庶出老三,迟玉楼。

  迟柔柔的老爹这辈子就干了这一桩糊涂事。

  稀里糊涂搞出个迟玉楼,迫于无奈把迟玉楼她娘收了房,虽到她爹死那日,这姨娘都是个摆设。

  但迟玉楼却是不安分的主儿。

  他和迟柔柔只差几个月,干撒撒不行,斗鸡遛狗的本事却是一流。

  当年迟柔柔就讨厌这货,有大哥在时这小子装的乖觉,背地里却没少欺负她!

  后面大哥出了那事,这小子伙同他那老娘,没少干吃里扒外的蠢情!

  可她死后从坟墓里爬起来,当了个千年老僵尸,每每回忆起亲人时也会想起这厮。

  久而不见,还是有点想念的,这人似乎也没那么烦了。

  “迟柔柔,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居然敢骂小爷?”

  爽脆的骂声响起,迟柔柔眸光一沉。

  不烦个屁!有的人还真是活在回忆里最好!一见面就想拧了他的脖子!

  迎面走进来的少年一身绿袍劲装,却是不折不扣的官家衣服。

  迟玉楼生的浓眉大眼,细皮嫩肉,倒是个标志美少男,这长相放在千年后,完全就是小奶狗的标配。

  偏这货眉宇间带着一股飞扬跋扈之气,瞅谁都是副横眉竖眼的德行。

  甭说奶狗了,充其量就是只二哈!

  迟柔柔眯眼瞅着这厮,喝了口茶。

  真难喝啊,还是人血有滋味点。

  她这会儿鬼火正旺呢,这狗子就送上门来了。

  迟玉楼一脸鄙夷的看着她,笑的一脸贱样,“听说你被贼人掳走了,现在已成了全京都的笑话,镇国公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还有心情在这儿喝茶?”

  迟柔柔放下茶盏,慢条斯理走到他跟前。

  这小子年纪不大,发育挺快,愣是比她还高出半个脑袋。

  “我马上就要打你。”迟柔柔开口道。

  语调脆生生娇滴滴的,像是在撒娇。

  迟玉楼愣了下,眼神轻蔑:“你脑子坏了?”

  “我打人很痛的,你最好躲快点嘤。”迟柔柔一脸严肃的规劝。

  “有病!”迟玉楼给了她一个白眼,扭头就走,嘴里还骂骂咧咧着:“在府内动用私刑我看你是疯了,你们也由着她,还不住......啊——”

  迟玉楼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感觉自己的老腚被蛮牛踢了一脚,他直接冲了出去,一脑壳撞在门板上,鼻梁骨差点没撞断,两注鼻血直接淌下。

  嗅着血味儿,迟柔柔呼吸更重了几分。

  迟玉楼捂着鼻子,就要怒骂,刚转头,迎面就是一巴掌。

  “啊——”

  又是短促的惨叫,迟玉楼的下巴都差点给打歪了,半张脸高高肿起来。

  “迟柔柔你这贱人,你敢打我......啊——”

  又是一巴掌过去。

  迟玉楼脸肿如猪头,气的是怒发冲冠。

  佩刀都要拔出来了,迟柔柔一脚直接踹他肚子啊......“噗......”

  迟玉楼吐出一口酸水,痛的在地痉挛。

  “都说了我打人很痛的嘤,臭弟弟。”迟柔柔狞笑看着他。

  臭小子,老身当年被你欺负的账今儿一并还给你!

  “你......你不是迟柔柔......”迟玉楼惊惧的看着她。

  迟柔柔晃了晃手腕,“大哥的教导看来你是忘了,在家该叫我什么?”

  这两巴掌一脚打的迟玉楼是毫无招架之力,这会儿听到迟柔柔那嘤嘤声他胃里就一阵抽抽。

  到底只是个没吃过苦头的少年,哪禁得起这吓唬。

  “二......二姐......”迟玉楼屈服于巴掌之下,这两字叫出口,他表情说不出的屈辱。

  “数三声从我眼前消失,再不然嘛......”

  迟柔柔笑眯眯看着他,慢慢竖起手指。

  迟玉楼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往外跑,跑远了还不忘撂下狠话。

  “迟柔柔你等着!小爷一定不会放过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