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半世玄离不绝尘

半世玄离不绝尘

脸滚键盘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慕玄伏离的小说名是《半世玄离不绝尘》是由脸滚键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虐文。主要讲述的是:多年前的一场宫变,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二十年后,又将是一场战乱,慕玄在这动荡的天下,又是否能得到自己的姻缘,她义无反顾地嫁给伏离又是否会得到完美的?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主角是慕玄伏离的小说名是《半世玄离不绝尘》是由脸滚键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虐文。主要讲述的是:多年前的一场宫变,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二十年后,又将是一场战乱,慕玄在这动荡的天下,又是否能得到自己的姻缘,她义无反顾地嫁给伏离又是否会得到完美的结局?

免费阅读

  日落西山,薄雾冥冥,寒鸦归林春寒料峭,府上华灯初掌月如弓,几点寒星,乍暖还寒时候,果真最难将歇年过完了,十五岁,到了及笄的年纪。抚过一头青丝,想象着挽起来的样子于窗前,静夜思第二日,慵懒的睁开眼睛,一夜无梦,睡得极是舒服披衣,起身,对着镜子梳理三千青丝,然后用丝带绑好,推门,欲出后半夜是起了风的,庭院寒枝乱曳,地上细碎的粘着些花瓣,凝成的水珠从檐上滴落,漾开。跨出房门,径直走向大厅厅内并无他人,只有三三两两的丫鬟小厮打理着,想是他们还未下朝吧“管叔,今日我出去走走,爹爹他们若是回来说与他们听便是。”细软的声音,甜甜的划过耳际管家乐呵呵的点点头:“小姐,要备轿么?”

  “不用,想走走。”慕玄摇头,回绝三月,该是桃花开得最盛的时候,听说帝都三生源的桃花开了,定要亲眼去看看这春日里最艳的花三生源本该只是一处荒地,只这一片桃林,听说年前被人买下,修盖了院子,生生成了别家的院子,高墙深锁,不知这原本该热闹的花有多寂寥远远的看去,桃林依旧,浪漫,灼灼,桃枝夭夭,开满枝头,并不是想象中的高墙深锁,依旧热闹,风中扑鼻的花香,隐隐,淡淡,朦胧在蔼蔼薄雾之间,似胧起的梦。琴声,渐近渐明,声慢慢,意迟迟如坠梦,脚不由自主的踏上前。琴声从林间溢出,如痴如醉这抚琴的人定是一位谪仙般的女子吧!!

  漫步于桃林之间,沾着春雨的湿意,桃瓣上,欲滴的水珠湿了红衣愈近,声愈切,穿过桃林,一座八角亭,盛气却不媚俗亭下,一几,案上笼着香,袅袅,浮浮,一人,一琴那人,端端的坐着,拥着一身白衣,宽大的袖袍垂在身侧,长发如流水般垂在身侧,淡雅清贵,让人无法移开眼的美明眸皓齿,拨弄着手下的七弦琴,抬眉,云淡风轻的微笑扑扇的睫毛沾了湿意,说不出高雅抑或邪魅,偏偏一抹独特的惊艳痴了,眼前这般谪仙的人儿是个男子,又该叫多少女子自惭形秽抚琴的人仿佛并不介意这不速之客,轻拢慢捻,如珠落玉盘,盈盈于耳曲毕,方从琴间抬眉,优雅自如的微笑一袭红衣立于林间,墨色的长发略有湿意,粘在额间,略凌乱却毫不影响这绝代的玉姿,清澈水灵的大眼,渐渐聚焦“公子琴声绝美,慕玄失礼了。”浅浅的声音,透着不可言说的贵气起身,整理衣摆:“只顾抚琴,是绝尘怠慢。”

  绝尘,绝尘,这般出尘的名字倒是般配,低眉微笑,睫毛轻扇“公子。”如莺啼般的声音流转,细细,婵婵,不禁侧目视去,身着淡绿轻纱裙的女子从远处出现,远远的娇呼出口美则美矣,只是这般的神情似乎透露出些许不友善,是不欢迎自己的吧!慕玄轻笑,若是自己,定也是不愿意其他女子站在这般出尘的公子身边,她想多了“蓝瑾,煮茶,待客。”温润的语气,极淡“公子。”似有疑问,极不甘心,久久不离去每次,只要有女子痴痴的来听琴,曲毕,他都是淡笑着起身,曲终人会散的,这次为何不一样。

  “平日太宠你了。我的话这般没用了吗?”这本该刺耳的话,从口中吐出时却极近宠溺,“蓝瑾,你失礼了。”

  面前的女子跺着金莲:“是,公子,蓝瑾这就去。”

  “慕姑娘见笑,相请不如偶遇,请。”待人彬彬有礼,衣不带水,八风不动未拒,跟在身侧,恰到好处的位置,不疏远,不亲昵林间道路蜿蜒,细碎的鹅卵石铺就,踏上去很是舒服,风清清淡淡,暗香浮动,萦绕周身,仿佛坠入仙境面前,三两间青瓦的屋子,一座竹楼,淡雅别致除了蓝瑾,门外还站着一位中年大汉,粗犷的眉眼,刚毅的轮廓,下巴泛着胡渣,炉子上一壶水冒着青烟看向蓝瑾时,朝她微微一笑,绝代风华、蓝瑾盯着慕玄面无表情,转而也是一笑,却极不心甘情愿,因为步绝尘盯着蓝瑾笑得一脸温柔不得不说,看步绝尘煮茶是一种享受。月白的袖袍拂过水盆,净手,焚香修长的手指举过茶水倒入紫砂壶中,又迅速的倒出,再次入壶,壶嘴轻点三次,宛若春风拂面,将茶水倒入圆筒,付指取杯,是莹亮的白色瓷杯,合上翻转,递给慕玄慕玄轻笑,接过茶杯轻轻启开上方的圆筒杯,一滴不落的倒入品茶杯,极近优雅,送至鼻翼,轻嗅用三指取杯倒入白色的品茗杯:“品茶讲究瓷杯,这莹白的杯身配上淡绿的青茶,至美。”分三口轻啜慢饮。

  步绝尘看过慕玄这行云流水般的过程,温暖的微笑,自己果然没看错人,她,和别的女子是不一样的“在下步绝尘,敢问小姐芳名?”坦诚的目光,不紧,不迫“慕玄。”抬眉,微笑竹楼外,一片明媚,偶尔三两片桃花瓣,摇摇,坠于屋前,屋内,轻声笑语多久之后再回忆起最初的相识,仿佛一切都不是原本的轻松欢娱,究竟是不是执棋的双手不受控制,错坠了棋盘难道更改命格的终究不是自己么?

  自那日三生源品茗后,慕玄除了去佛古寺的苦竹斋,便是去那片桃林,听琴成了日间最享受的事情偶尔心血来潮,忍不住想去拨弄一番,伸手,碰触这韧性的琴弦,咚咚的声音,却不是那般的感受,摇摇头,坐回位上那日,步绝尘撩拨着琴弦,不抬头,只是淡淡的开口,叫我绝尘,更像是一个不容拒绝的命令绝尘,教我弹琴!第一次略带生涩的称呼,第一个要求恩,淡且轻,如微风般拂过,不留痕而后,每次去都会随着性子拨弄琴弦,细长的指腹每每都是通红,伸手,握着微热的指尖,从腰间取出白瓷瓶的药罐,然后步绝尘会很耐心的给每个手指敷上药,举起三根手指,一脸笑意三天不准碰琴,垂眉微笑这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动作只是每每想起蓝瑾,慕玄都是无奈的抚抚眉心,诚然,自己要成为蓝瑾眼中最大的障碍物,她,定是视自己为夙敌了吧还有那位不苟言笑的壮汉,燕叔。他像个有故事的人!

  看不透他们的身份,也从来没想过去询问,该知道的时候就一定会知道的,不执著站在廊下,看着天空,风过无痕缘,自是这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