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爱你终不悔

爱你终不悔

又名今夜与谁共眠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陈易安薛唯一的小说《爱你终不悔》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又名《今夜与谁共眠》,主要讲述的是都说薛家那位千金薛唯一生的貌美如花,无数男人为她趋之若鹜,只有那陈易安对她不屑一顾,多看一眼都觉得脏,可没人知道,在无数个无法入睡的夜里,陈易安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她.....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陈易安薛唯一的小说《爱你终不悔》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又名《今夜与谁共眠》,主要讲述的是都说薛家那位千金薛唯一生的貌美如花,无数男人为她趋之若鹜,只有那陈易安对她不屑一顾,多看一眼都觉得脏,可没人知道,在无数个无法入睡的夜里,陈易安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她.....

免费阅读

  上了二楼,推开房门往里走去。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此时的薛唯一素面朝天,从鞋柜上拿起温度计,走到里屋妹妹病床前。

  “姐,你回来了。”女孩气若游丝,苍白的嘴唇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薛唯一一脸担忧,将温度计放入女孩的腋窝下,“先别说话了。”

  恶性肿瘤,不定性发热,因此,二十四小时内需要不定时的测量体温,父亲早在留言中有所交代。

  “笃笃笃——”

  思忖间,响起一阵敲门声。

  薛唯一惊愕抬眼,望了一眼卧室里安然入睡的父亲,皱了皱眉。

  是谁!?

  薛家已经破败到这种地步,应该没人往来才是,那敲门的……

  “咚咚!”

  就在她寻思间,敲门的声音渐渐变强。

  “是——”

  当薛唯一开门的时候,眼眸骤然紧缩,显得惊异万分,就连口中的话都没有问完。

  她瞪大眼望着面前妆容精致的女人——火红色的包臀裙显露出她完美的身材,而那双均匀修长的双腿……

  “没想到我的双腿还能站起来吧?”站在门口的女人双手环胸,凭着高跟鞋傲人的高度做出居高临下的模样。

  薛唯一确实没想到。

  三年前狂风暴雨中的婚礼,那场车祸……被撞断双腿的楚成衣。

  “你居然……”

  “你以为我真的会蠢到为了一个男人,牺牲自己双腿的地步吗?”女人挑眉失笑:“薛唯一,我可没有你这样圣母白莲花。面对一个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的男人,还愿意再次爬上他的床。”

  薛唯一扯了扯嘴角,“你消息还蛮灵通的。”

  “当然要灵通,不然怎么对付你?”

  “楚成衣……”薛唯一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她的名字,眼底升起一股深沉的恨意。

  “诶,要怪,也只能怪当年你知道得太多,出手又那么小气,如果你当初答应把薛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直接给我,后面也不会出这么事了。”

  薛唯一攥紧了手心。

  没有谁能比她更明白楚成衣话里的意思了。

  当她还是薛家千金的时候,楚成衣只是一名孤苦人家的农家女,一场车祸意外促使她与陈易安相遇,之后便以“义女”的身份留在了陈家。

  她当初也是真傻,还一心把她心计当单纯,诚心照顾,结果呢?义妹花着自己的钱,上了丈夫的床。

  “你费尽周折的陷害我,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是骗子的事?”

  “错了,也没错。”楚成衣四下望着老楼里这栋简陋不堪的房子,嗤之一笑,“你要是不离开陈易安,大概我现在的居处,就跟你所住的条件差不多。”

  “我不是给了你很多钱吗!?”薛唯一怒不可遏,“当年为了让你离开陈易安,我不是给了你很多吗!连你那个诈骗犯哥哥都……”

  “当然不够,我要的可是你整个薛家。”楚成衣笑的得意,“不论如何,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现在大局将成,不能让你这个又突然重新冒出来的女人搅合,啊——”

  话还没有说完,楚成衣便发出一声惨叫。

  这样的画面也着实把薛唯一吓了一惊,只见不知何时醒来的父亲手里紧握着一根木扫帚,扬起就往楚成衣身上砸!

  “你有病吧!?老不死的!”楚成衣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脸,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骂,“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

  “你还有脸来欺负我女儿!”

  薛正天这三年来衰老得很快,脸庞被细纹密布,黑眼圈也十分浓重。此刻,他就这样纯粹的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

  从前的薛正天是庄重而严厉的,讲究更多的是礼义廉耻,不论如何都不会丢了气节形象,而今……

  薛唯一的心尖抽疼了一下。

  “什么叫抢?薛唯一是被陈易安亲口拒婚的!”楚成衣嘶吼,“薛正天怎么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了?薛唯一,你一家都疯了!?还不赶紧把他拉开!”

  薛正天手里用力砸她的举动并没有停下,口里还不断的念着:“我就是死了,也要拽着你们下地狱!”

  “谁要和你们这穷鬼一起死!”

  “对,我们穷。”薛唯一随手摸起桌上水果刀,刀锋指着楚成衣:“请你出去。”

  “好,算你狠……薛唯一,趁我现在肯好好劝你,你赶紧给我滚,不然后果有你好受!三年前我有办法逼你离开江城,三年后的今天我也有!”楚成衣嘴上耍狠,脚步却不得不往外挪,确定薛唯一不会追出来,她在门外顿时化身脱缰的野马,毫不关心自己外表,放声嚎叫着。

  “你不是有脸卖吗?我就让全江城的男人去买!!”

  “咔——”

  薛唯一直接将门落锁,她重重的靠在了门上,瘫坐在地。

  “为什么要把她放走?!”

  “爸,你以前不是说坏人自有天谴吗?”薛唯一抬头看着父亲,挤出一丝微笑:“您放心,这事不会就此了了的。”

  “你有什么办法?现在薛家都没了,她又牢牢攥陈易安……”

  “对,她不就是仗着陈易安吗。”

  薛唯一眸色微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

  夜色浓郁如泼墨。

  江城商业街中央大楼,32层,男人倚着沙发摇晃杯中红酒,室内没开灯,满是昏暗。

  片刻有助理从外赶来,送上一沓文件。

  “爷,您来江城这三个月风头太盛,现在四面八方都在买消息探底细,这是最新的名单。”

  “不用管,吩咐你的事都做了吗?”

  “放心,都办妥了,只是……”

  “说。”

  “陈易安那一份,真的要这样吗?我们一边打着酒吧老板的幌子,一边露真料让他起疑,会不会太冒险?”

  “不是冒不冒险,而是值不值得。”杯中酒被他一饮而尽,高脚杯“哒”一声放到桌面,厉彻抬眼看向助理左冷:“我把棋压在了一个人身上。”

  “她?”

  “一个身处低谷,面对仇人都能赔笑忍气吞声,找准机会力争上游的人,那才是最终武器。”

  左冷不大理解的拧眉。

  “放心,很快就能见到效果了。”

  ……

  时间逼近凌晨,江城反而越发繁华热闹。

  陈氏,西装革履的陈易安正从办公会议室里出来,英挺的身影往总裁办公室里走去,刚坐到沙发上,他身旁的助理就把手里资料,如履薄冰的放在了办公桌中间。

  “这是薛小姐出院后的详细资料,以及背后捞她的人。”

  陈易安接过薄薄的几张文件,先翻了一边叫“厉彻”的男人,表面看着做酒吧生意,实际背景盘根错节颇为复杂,连地产都要插上一脚。

  再看薛唯一,出院入了不夜城后,简直忙得不可开交。

  7月13日,被鼎盛厉总点名,晚12点被明宇和王经理预约。

  7月14日参加陪酒聚会。

  7月15日……

  一行行看下来,行程满满当当,连接下来半个月时间都满了。

  陈易安的眸子里渐渐结了一层冰。

  想到她在不夜城里陪笑的样子,再到她勾腰捡起被丢下楼的钱……

  瞬间感到厌恶十足。

  “她倒是忙得很。”

  “老板,要不要我去处理了。”

  “怎么处理?”陈易安瞪助理一眼:“她现在是找到了乘凉大树!”

  “那我们先扳这个厉彻?”

  “让我再想想……”

  陈易安皱眉,视线最终落在薛唯一巧笑嫣然的照片上,若有所思。

  中央大厦外,长街车流不息。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