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青丘绵绵无恨期

青丘绵绵无恨期

by余浅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余浅所著的一篇古代仙侠言情小说《青丘绵绵无恨期》,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夜慕霖秋白画,主要讲述的是秋白画没想到自己满腔爱意换来的是断尾挖眼的下场,她对夜慕霖的爱永远都不会终止,可夜慕霖却始终弃她如敝履,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余浅所著的一篇古代仙侠言情小说《青丘绵绵无恨期》,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夜慕霖秋白画,主要讲述的是秋白画没想到自己满腔爱意换来的是断尾挖眼的下场,她对夜慕霖的爱永远都不会终止,可夜慕霖却始终弃她如敝履,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

免费阅读

  身体撞上气屏的一瞬,所有积聚的力气都涣散而开,重重摔落在了洞口处。

  与之同时曲心画就啧啧出声了:“姐姐,你这是何苦啊?难道你还想来伤我?就凭你现在这副残破的样子吗?慕霖可是上神,他下的结界哪怕是众仙都破不了,不过,”她故意顿了顿,俯下 身凑近秋白画很小声地道:“我能破。”

  下一瞬,她的手竟然穿过了结界掐住了秋白画的脖子!

  因着刚才那一击积聚了全身最后的力量,秋白画此刻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了,只能任由曲心画一寸寸收紧,胸口因窒息而剧痛万分。

  不过曲心画似乎并不急着立即杀死她,反而松了些力留她缓一口气,像在戏弄一只随手就能捏死的蚂蚁般得意洋洋地开口:“知道为什么我能破慕霖的结界吗?因为我的身体里有他上神的血。”

  秋白画心头一震,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伤的了夜慕霖?

  “咯咯咯……”曲心画娇笑,“你一定在想我怎么可能伤到慕霖,我当然不会了,是慕霖为救我,用你的两尾和他的上神血液共同入药亲自喂我服下,如此我才能好得这般快啊。不过依靠这神血也只能近距离破结界,如果你不靠近这洞口我还抓不到你呢。”

  秋白画怒极攻心,原来刚才曲心画是故意激怒她引她主动过来的,可是她哪里会想到……哪里会想到夜慕霖竟然会以血入药!他当真爱曲心画爱到这般吗?

  曲心画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觉得心中痛快之极,兴起时便又抵近了去不怀好意地问:“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中火云掌的吧,现在有感觉了吗?”

  此刻秋白画只觉脖颈上桎梏的手越来越热,像火在灼烧一般,甚至有了灼痛感。蓦然而震,不敢置信地脱口而问:“你会火云掌?”问出的同时又否定,这不可能。

  火云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炼而成的,她是与夜慕霖同修时凝聚九尾狐心火才练成的。难道在她不知道的背后,夜慕霖也在帮曲心画练这掌法?但是曲心画不是九尾狐啊。念转至此突然顿住,她的尾巴……曲心画用她的尾巴不仅是为了提炼修为,更是利用她的骨血去练火云掌!

  所以,之前那一掌根本就是曲心画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心口炙痛感越来越剧烈,是火云掌的毒在侵入她体内,也是内心的愤怒在灼烧,蓦的一股猩红从口中喷出。原本透明却存在的结界竟被那血穿透而过,如一道利剑般刺向曲心画的脸,只听见一声惨叫传出脖子上的桎梏就骤然而松了,随即是一记砰然而响在五尺之外。

  曲心画捂着脸不敢置信地怒喝:“你居然……”话到一半却突然转了语调,又变得柔弱哀戚起来:“姐姐,你为何要这样做?”

  秋白画瘫软在地上只觉心肺撕裂般的疼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也没有心力去想她怎么突然又惺惺作态起来。直到空气中飘来一股熟悉的仙风,紧随着夜慕霖的沉喝声起:“秋白画,你对心画做了什么?”

  话声刚落原本趴伏在地上的秋白画就被一股外力震飞了出去,落地时不知道是身体已经痛到麻木了还是怎的,她毫无知觉。只听见夜慕霖担忧地在问:“心画,你怎么样?”

  曲心画柔弱地痛哭:“慕霖,我想来找姐姐,可是这里布了你的结界我进不去。姐姐让我到洞口与她说话,哪想姐姐竟用心头血化作利剑穿刺过了结界对我……慕霖,姐姐一定是恨死我了对不对?”

  夜慕霖眸色蓦然而沉,九尾狐心头血内含本命丹,是她的元神凝聚之所,她居然为了伤心画连心头血都用上了?真是可恶!一个闪身就到了洞穴内,将秋白画从地上揪了起来,“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心画,真的以为本君不敢杀你吗?”

  秋白画笑地惨烈:“哈哈哈……一而再再而三,夜慕霖,你也有眼瞎的一天。”

  夜慕霖眸光一厉,“你在说什么?”

  洞穴外的曲心画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又恨又慌,虽然深以为即便是秋白画说出来慕霖也不会信,但是她不想让慕霖有所怀疑。心思敛转间哀叫出声:“啊——我的脸好痛!”

  夜慕霖闻声立即丢下秋白画掠出洞外,一把将曲心画抱进怀中,“你的脸怎么了?给本君看一下。”曲心画将脸埋进他的胸口:“慕霖,我一定毁容了是不是?”

  “不会的,本君自有法子医治好你。”

  听见夜慕霖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对曲心画说话,那本来麻木了的心又揪痛成一团,秋白画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想:她为什么要爱上夜慕霖?

  “等本君回来再惩治你。”

  夜慕霖丢下这句话就抱着曲心画离开了,他一心牵系在怀中女人身上,对一动不动的秋白画丝毫没有半点留恋,自然没留意到她脖子上黑了的一圈。

  渐渐的,秋白画感觉不到疼了,她明白,当知觉完全消失的时候也是她生命走到了尽头。她深知那一口心头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舍了最后一点护元之气,要不了多久她的元神会脱离身体飘散于这四海八荒之间。

  不重要了,她本来就一心求死,在临死前还能伤一次曲心画,哪怕事后夜慕霖会费尽心力去救,至少也能让曲心画的脸上留下一道疤痕。

  意识弥留之际,秋白画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原本漆黑一片的眼前也有了模糊的白影,隐约看到自己从地上渐渐起来。脑中闪过什么,骤然明白是自己的元神要离开身体了,元神是靠意识来感知周遭的,故而会感觉好像能模糊看到。

  她觉得很平静,一点也不觉得恐慌自己会因元神出窍而变成幽魂。

  “小九!”突然一道惊呼声传来,随即有一股热源注入身体,将她几乎脱壳了的元神硬生生地拉了回来。蓦然间,秋白画只觉眼前一黑,她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九,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熟悉的称呼与熟悉的嗓音拉回了她的神智,掩埋在心底的不甘、愤怒、以及冤屈全都涌了出来,几乎眼泪是瞬间夺眶而出的,她扑进了那具温暖的胸膛,“晏月!”

  晏月心疼至极地看着秋白画,他不敢相信自秋山一别之后,再见竟然他的小九变成了这副模样。若不是小七负伤来报,他还以为小九在九重天上会很幸福。

  “小九,我这就带你离开。”

  晏月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抱起秋白画就想先回青丘,可刚站起便见洞穴门口幽然而立了一身影,心中骤然而惊,对方何时来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本君的允许,谁敢带她走?”

  冷凛的嗓音扬起时使得秋白画本能地往晏月怀中钻了钻,而这动作落在夜慕霖眼中格外的刺眼,挥起一掌就朝晏月拍了过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