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全文小说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全文小说

蒋益文 著

完本免费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是有作者蒋益文所著的历史小说,讲述了成吉思汗手握凝血,一代战神横空出世,金朝的木驴钉死了部族的祖先,塔塔儿人的毒药谋害了生身的父亲,国恨家仇刻骨铭心,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黄金家族一败涂地,众叛亲离。惩处叛逆杀死亲弟,部族仇杀死里逃生,借助东风结交安达建立联盟,崛起草原横行天下,血战四方。像灰尘一样消灭几十个敌国,像狼群一样夺走无数仇人的妻儿,像旋风一样卷走天下如山的财宝。

更新:2018/11/26

在线阅读

成吉思汗血战天下是有作者蒋益文所著的历史小说,讲述了成吉思汗手握凝血,一代战神横空出世,金朝的木驴钉死了部族的祖先,塔塔儿人的毒药谋害了生身的父亲,国恨家仇刻骨铭心,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黄金家族一败涂地,众叛亲离。惩处叛逆杀死亲弟,部族仇杀死里逃生,借助东风结交安达建立联盟,崛起草原横行天下,血战四方。像灰尘一样消灭几十个敌国,像狼群一样夺走无数仇人的妻儿,像旋风一样卷走天下如山的财宝。

免费阅读

  蒙古族是中国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长期生活在蒙古高原上。蒙古族的直系祖先,是和鲜卑、契丹人属同一语系的室韦各部落。

  隋唐时代,他们分布在契丹之北、鞑靼之西、突厥之东,约当今的洮儿河以北,东起嫩江、西至呼伦贝尔的广大地域。曾受突厥的统治,突厥人多称之为达怛鞑靼。

  唐贞观年间,突厥势衰,室韦人归附于唐。继突厥而起的回鹘政权崩溃后,室韦-达怛人大批进入大漠南北。大约在9至11世纪,其中的一支蒙兀室韦,从望建河,今天的额尔古纳河下游之东逐渐西迁,到了斡难河,今天的鄂嫩河、克鲁伦河和土剌河,今天的图拉河三河的上源一带,分成尼鲁温蒙古,“出身纯洁”的蒙古人和迭儿列斤蒙古,一般的蒙古人两大支,合称为合木黑蒙古,全体蒙古人,其中包括许多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

  合木黑蒙古之外,当时在蒙古高原活动的,还有蔑儿乞、塔塔儿、克烈、乃蛮、斡亦剌等部。

  雄鹰在蓝天白云之上飞翔,广阔无垠的蒙古高原,就像浩瀚无边的海洋,东起大兴安岭,西抵阿尔泰山,北自贝加尔湖,南临长城。纵横万里,地域宽广,草场宽广,牛马成群。

  蒙古高原的中部,自东向西有一条戈壁地带,戈壁以北地区称漠北,以南地区称漠南。这里一片黄沙,千古荒凉。蒙古高原上,有纵横的山岳和起伏的丘陵,碗蜒曲折的河流和许多湖泊,有广阔无垠的草原,茂密的森林和大片的戈壁沙漠。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祖先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蒙古民族富有浓厚的神秘的色彩,蒙古历史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传奇。

  蒙古高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茫茫的大草原上,蒙古包像繁星一样布满了大地,炊烟袅袅,牛羊成群,人欢马叫,到处是一派热闹的影响。

  在这热闹的场面却到处充满了杀机,蒙古各个部落了争夺牧场和草地,经常发动战争,相互征伐,刀光剑影,血溅沙场。

  草原上,有一群身着蒙古服装的牧民,赶着牧群在草原上游荡,牧民们在草原上一边跳舞,一边歌唱:

  星空旋转着,

  众部落都反了,

  不得安卧,

  你争我夺为财货。

  草地翻转了,

  所有的部落都反了,

  不得下榻。

  你攻我打,

  没有思念的时候,

  只有彼此冲撞。

  没有躲藏的地方,

  尽是相互攻伐,

  没有彼此爱慕,

  尽是相互厮杀!

  在蒙古与其他部落刚刚发生的战争中,蒙古部落被打得落花流水,惨败后逃窜四方,只有两男两女幸免于屠杀,他们逃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个地方叫额尔古纳.昆,一座险峻的山岭,山清水秀风光秀美。

  额尔古纳.昆,群山环抱,中间草场丰美,只有一条历尽艰险才可达其间的羊肠小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径和那里相通。这里地处偏僻,远离其他的部落,他们在此避免了骚扰和抢掠,平安地生活了下来。

  随着岁月的流逝,蒙古人口不断繁衍,部族逐渐扩大,狭小的山谷,再也无法容纳庞大的部族。

  部落里的孛儿帖赤,“苍色的狼”,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带领部族寻找矿山,开采矿石,冶炼钢铁,打造铁器,开山修路,把庞大的部族带到了广阔的平原上。

  大约在840年以后,蒙古部族西迁到怯绿连河,今天的蒙古国克鲁伦河、斡难河,今天的蒙古国的鄂嫩河、土兀剌,今天蒙古国的土拉河的发源地不儿罕山,也就是今天蒙古国的大肯特山一带,居住了下来。

  那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夫妇,在额尔古纳.昆居住了许多年,不断生息繁衍,随着岁月流逝,不知过了多少年,由于人口的不断增多,蒙古帐篷日渐增多,就像满天的繁星,布满了牧场,过去宽阔的草地逐渐变得狭窄,部落里的居民们都感到难以容住,部落里的乞颜首领,召集部众就商量走出山谷,去开辟新的地盘,扩大部族的生存空间。

  阅历丰富,足智多谋的部落首领孛儿帖赤,“苍色的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带领部落里的工匠,在附近的草场里找到了铁矿,欣喜若狂,召集工匠开始在这里冶炼钢铁,制造各种用具和兵器。这里没有燃料,他们就从森林里砍伐了许多木柴,挖出了地下的煤炭。他们宰杀了七十头牛马,用整张畜皮制成七十个风箱。

  完成一切筹备工作,他们就在矿山脚下,用七十个风箱一齐煽起熊熊火焰,工匠们轮流着,燃起大火,夜以继日地工作,一直到把整座大山烧烧烫,让他像冰山一样熔化。部族工匠们冶炼出了大量的钢铁,打造出了无数开凿山石的工具,整个部落里男女老幼齐上阵,开始齐心协力,男女老少齐上阵,顶冒雨连续苦战,终于开辟出一条平坦的大道,打通了与外界的通道。

  熔山开路的情景长久地留在蒙古人的记忆中,蒙古民族为了表示祖先解放民族的感激之情,成吉思汗家族保持着在除夕之夜,以风箱煽火烧铁,把烧红的铁放到砧子上用锤子击打的习俗。

  出山的道路打通以后,孛儿帖赤,“苍色的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马兰勒,“雪白的鹿”,率领部族,带着牧民们的骆驼、牛马和羊群,和从山谷走出来,来到了广阔的原野上,打开了全新的天地。

  从狭小的空间,来到了广阔无垠的草原上,群鱼入海,飞鸟投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一个强悍的部落逐渐形成。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