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我曾爱你那么悲伤

我曾爱你那么悲伤

暖小苏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容雪漫和席穆城的总裁言情小说《我曾爱你那么悲伤》是由作家暖小苏倾心创作,全文讲的是容雪漫和席穆城白天形同陌路,一到夜晚两人便亲密无间,容雪漫是被席穆城囚禁起来的金丝雀,容雪漫本以为是席穆城的唯一,直到她看到席穆城带着怀有身孕的女人住进独属于她的家,容雪漫才明白自己从来都不是席穆城的心头爱...

更新:2020/09/22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容雪漫和席穆城的总裁言情小说《我曾爱你那么悲伤》是由作家暖小苏倾心创作,全文讲的是容雪漫和席穆城白天形同陌路,一到夜晚两人便亲密无间,容雪漫是被席穆城囚禁起来的金丝雀,容雪漫本以为是席穆城的唯一,直到她看到席穆城带着怀有身孕的女人住进独属于她的家,容雪漫才明白自己从来都不是席穆城的心头爱...

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挽住席穆城的手臂进了门,见到容雪漫,她立刻松开席穆城的胳膊,有些尴尬的唤了一声。

  “雪漫,你在家啊?”

  容雪漫看到陈若萱那一刻,惊讶过后,心底一片苦涩。

  她忘了给花浇水,喷头淋漓在她的裙摆,还有鞋子,湿透了,也凉透了,可再湿再凉,都不比她的心难受。

  陈若萱走来,拉起她的手,小心盯着她脸上的表情,“雪漫,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隔着夏天薄薄的衣料,容雪漫看到陈若萱圆滚滚的肚子,这里是她的孩子,也是席穆城的孩子吧?

  一种无形的巴掌,狠狠的抽打着容雪漫的脸,抽打她的心,她鼻子发酸,眼睛生疼,仰起脸强忍着不让自己掉下眼泪。

  就因为她不能生孩子,席穆城,她的席先生就这样惩罚她吗?

  和她大学时最好的闺蜜在一起,还怀了他们的孩子?她这个席夫人的位置,是不是也该让出来了?

  容雪漫抽出她的手,拎着水壶,继续浇花,对她视而不见。

  没有谁比她,能体会到,她的心已经疼到碎裂。

  陈若萱红了眼眶,拉着容雪漫的手,急着道歉,“我知道是我的错,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爱穆城,所以才会有了穆城的孩子。”

  容雪漫狠狠的甩开她的手,朝身后退了几步,淡淡一笑,“你是想让我祝你们早生贵子吗?”

  陈若萱委屈的摇头,眼泪晃出了眼眶,她求救一样看向站在身后的席穆城,见他走过来,她挽住他的胳膊哽咽着说:“穆城,都是我不好,我不想让雪漫不开心,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席穆城看向容雪漫,明明刚才不开心,可此刻眼里淡然陌生的,仿佛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一样。他眯起了眼睛,向吩咐佣人一样吩咐她,“雪漫,茹萱有孕在身,需要人照顾,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好好照看她吧。”

  “是,席先生!”容雪漫知道,她是不能拒绝席穆城的要求。

  可这次容雪漫有些嫉妒了,嫉妒陈若萱可以给席穆城怀孩子,余光像是被钉在茹萱挺起的肚子上一样,着了魔一样的看着,酸楚的味道从心尖蔓延。  “我去工作了,若萱就交给你了。”

  “好的,席先生,你慢走!”

  容雪漫目送了席穆城,他刚走,若萱脸上甜美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冷冷的凝着容雪漫。

  “容雪漫,既然穆城不爱你,我又坏了他的孩子,你就把席夫人的位置让出来吧!”

  容雪漫没有理她,继续浇花。

  陈若萱摸着她的大肚子,勾了勾唇角,凑近她耳边,“容雪漫,人呢都要有自知之明,你也知道,我生了孩子,这席太太的位置就一定会是我的。念在大学时我们是闺蜜情分上,我奉劝你一句,趁他赶走你之前,你主动提出离婚,这样你也能离开的潇洒一点,总不会那么狼狈。”

  容雪漫放下水壶,边拿着剪子修剪花的枝叶,边漫不经心说:“他很善变,说不定有一天,他让别的女人怀上了孩子,抛弃了你和孩子。但我这个席太太的位置,是不会变的。”

  听了这话,陈若萱气的浑身发抖,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剪子,划了过来。

  容雪漫躲开,陈若萱力气用大了,没站稳要栽倒在地上。

  “小心!”

  容雪漫伸手扶稳她,她就算再恨眼前这个女人,也不能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陈若萱刚站稳,用手里的剪子,朝着她的胳膊划去。

  “别碰我,不用你假好心!”

  手臂被剪子划出一道又深又大的血口,血沿着胳膊流淌下来,看起来是那样触目惊心。

  陈若萱怕了,将手中的剪刀丢在地上,慌乱的逃走了。

  容雪漫看了眼受伤的手臂,深深吸一口气,捂住流血的伤口,一步步往家走。

  今日的阳光好刺眼,走到门口的容雪漫看了眼她的家,脑海里闪过曾经他给过的温柔画面,她忽然好想流泪,她还有家吗?

  她的家是他给的,如果他想送给别人了,她也就无处可归。

  她用带血的手,摸了摸她平坦的肚子,泪滴在了她带血的手臂,混着血落在地上,绽开一朵朵艳丽的泪花。

  “席穆城,我也想要有个孩子,我也想当妈妈了,怎么办才好?”

  ——

  夜深人静,容雪漫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带着外面的风尘仆仆,夹杂着外面冷风灌入了她身上丝绸的睡裙里。

  像平常一样,席穆城毫无前奏,扯掉她身上所有的障碍,按住她的脖颈,不让她扭头,粗鲁的要侵占她的身体。

  在亲密的那一刻,容雪漫还是挣扎了,从床上跳到了地上,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那身强壮的体魄,英俊轮廓的男人看。

  “席先生,你放我走,我们离婚吧!”席穆城上前一步,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粗鲁的按倒在床上,灼热的气息在她的脖颈辗转,“你这是嫉妒了?”

  “席先生,我不过就是你的一个玩物,我没有权利嫉妒。”

  “真的是这样想?”

  容雪漫想到这么多年来,她竟然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她觉得自己卑微的滑稽,可笑。

  她真的受够了,尤其看到他将怀孕的陈若萱带到她面前时,她知道她和他已经不可能有以后,她也不会在死心塌地的愿意当他的金丝雀。

  她笃定的看着他,“我不但是这样想的,我还要……离开你!”

  席穆城像听了多么可笑的话,笑了好一会儿,忽然阴鸷了脸,狠狠的咬住她的唇,疼的容雪漫皱起那张精致的脸。

  好久,他松开口,粗糙燥热的大手在她的脖颈上游移,“容雪漫,你记不记得上次,你说要离开我,我是怎么惩罚你的?”

  容雪漫怎么会忘记,席穆城阴狠的手腕,那次她是真的要逃离开他了,可最后还是被他抓回,狠狠的折磨她一顿,差点丢了性命。

  那是场噩梦,容雪漫害怕。但她更害怕看到席穆城对陈若萱好,她怕她嫉妒的发狂,做出什么傻事来。

  她的心也会越来越痛,怕痛到有一天碎裂,死在他的面前。

  容雪漫紧握成拳,指甲掐进手心血肉,眼神坚定的看向他,“席先生,求你放我走吧?”

  “放你走?”

  “嗯!席先生,我会跟你离婚,把席太太的位置让给陈若萱……”

  容雪漫的话还未说完,席穆城的手紧紧掐在她脖子上,让她呼吸一滞,快要窒息。  她看到席穆城那张英俊的脸冷冽下来,眼睛猩红的盯着她,像是要将她杀了一样,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容雪漫没有挣扎,而是缓缓阖上眼,像早已决定好了死在他的面前。

  或许她死了,他们之间的纠缠就结束了,她的心也不会痛了,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容雪漫,你想死?是想和穆磊在一起吧?我偏不成全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