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之美人无谋

重生之美人无谋

文语不休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楚荷和凤衍珩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美人无谋》作者是文语不休,小说讲的是前世楚荷帮助渣男夺得皇位,可后来却被背叛以至落得凄凉结局,如今重活一世,楚荷发誓定要让曾经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楚荷本以为自己会在复仇途中越走越远,怎料却被腹黑邪魅王爷凤衍珩缠住不放....

更新:2020/09/3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楚荷和凤衍珩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美人无谋》作者是文语不休,小说讲的是前世楚荷帮助渣男夺得皇位,可后来却被背叛以至落得凄凉结局,如今重活一世,楚荷发誓定要让曾经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楚荷本以为自己会在复仇途中越走越远,怎料却被腹黑邪魅王爷凤衍珩缠住不放....

免费阅读

  入眼是楚菡痛苦的面孔,她似乎疼的不轻,五官都要绞在一起。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楚荷关切的问了一句,表情却没有丝毫担忧。

  楚菡好半天才缓过气儿来,语带哭腔道:“姐姐,我肚子疼。”

  楚荷看了一眼楚菡蜷在一起的腿,意味深长道:“那就好好休息多喝热水,姐姐这就带下人走,莫要叫她们扰了你的清净。”

  楚菡听她回答似乎心有不甘,咬了咬唇道:“姐姐先别急着走,妹妹觉着你该给我个解释。”

  终于开始按捺不住了吗?楚荷勾唇。

  “妹妹这话我不是很明白,你肚子疼为何要让我给你解释?”楚荷不动声色的诱敌深入,一步步将楚菡引入局中。

  楚菡见楚荷如此淡定,不顾先前柔柔弱弱的小白兔样子,挣扎着就要起身,被旁边的陈婆子眼疾手快的按住。

  “我是吃了姐姐送来的糕点才开始肚子疼,妹妹哪里做的不好姐姐可以直说,怎么能用下毒这种下作的手段。”

  她说完梨花带雨的哭起来,又是一副受了委屈的纯良小白兔模样。

  见她变脸这么快楚荷一点也不惊讶,转头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口,一脸阴雨。

  楚菡的哭声渐大,楚国公夫人先是过去抱着她安慰了一下,而后对楚荷厉声道:“荷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荷看了一眼楚菡,然后眼神坚定的看向楚国公夫人,淡淡道:“女儿也很纳闷,本来我在自己院子里绣着帕子,陈妈妈突然闯进来说菡妹有请,我来了之后菡妹就指责我对她下毒,这……”

  楚荷点到为止,没有将话说透,楚国公夫人在后院摸爬滚打几十年自然晓得其中的关键。她眼神一凛看向陈婆子,吓的陈婆子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盛京的世家大族最注重规矩,陈婆子一个下人公然闯进嫡小姐的院子,如此不懂规矩的下人楚国公夫人自然不喜。

  “菡儿,你说。”

  楚荷自顾自坐下,只等着看好戏,面上却丝毫不显。

  “我,我确实是吃了姐姐送来的芙蓉糕才开始肚子疼的。”

  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稍微有点脑子的也知道不该怎么大喇喇的说出来,要知道深宅大院里最忌讳这种手足相残,互相争宠的事情。

  楚荷见事已成定局,拿起桌上的糕点咬了一口,“你说的芙蓉糕,是这个吗?”

  两双眼睛望向她,楚菡一脸不可置信,楚国公夫人一脸了然。

  “这糕点确实是我差人送过来的,我见妹妹你近几日胃口不佳,所以送些糕点给你开胃,我本是好意,却不想妹妹竟会觉得我在糕点里下了毒,我自问没有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何要这样冤枉我?”

  楚荷说得情真意切,就差声泪俱下了。其中真情莫说楚国公夫人,就是站得近的下人都觉得感动。

  楚国公夫人看着低着头的女儿心里满是歉意,暗叹自己不该这样怀疑她,倒是楚菡,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套把戏,着实令人失望。

  她眼里的失望楚菡看得明明白白,一瞬间心就慌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宠爱难道就要这样失去了吗?

  不,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母亲,都是菡儿不好,误会了姐姐,您罚我吧。”

  不得不说楚菡的危机处理能力还是不错的,看到情况不对立马认错,再加上三分真情七分演绎,挂着清泪的柔弱面容叫人看了不忍苛责。

  楚荷斜睨她一眼,无动于衷。这种把戏也就能骗骗父亲母亲罢了,于她来说,从重生的那天起,楚菡便是仅次于凤惊落的二号敌人。

  楚国公夫人被哭的心软,轻声训诫了几句之后不了了之。但是楚荷并没有什么不满意,想要彻底将楚菡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毕竟她伪装了十几年,演技早已炉火纯青。

  但是她不急,她有大把时间来跟她玩,今天的事情已经在母亲的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日后只需要经常浇水施肥,终会长成参天大树。

  回到自己院里,楚荷吩咐桑儿紧闭院门,将闲杂人等一律清出去。

  寂静的屋里,楚荷脸色苍白的坐在床边,桑儿连忙将手里的药丸递给她,楚荷喝了药之后上.床休息。

  阖目之前,她的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她确实往糕点里下毒了。

  她早就料到楚菡一定会将事情捅到母亲那里,已经想好了脱身的准备。吃一口不过是为了打消母亲和楚菡的疑虑,比起楚菡即将要受得苦,她疼这一会儿不算什么。

  当天夜里,菡萏院灯火通明,楚菡的痛呼声响彻整个楚国公府,连一向不怎么踏进后院的楚国公都惊动了。

  府医把了半天脉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食物中毒,楚菡拖着虚弱的声音辩解,说自己平日里饮食极为小心,从不食不干不净之物。

  下一刻,楚国公夫人身边的妈妈就将寻到的发霉糖块递到了她面前。

  楚菡目瞪口呆,看着楚国公夫妇阴沉的脸连辩解都忘了。

  实际上那东西真不是她的,而是楚荷让人偷偷放进去的。这个品种的饴糖不易储存,从内里开始腐烂,味道极其难闻,臭味三里之外都闻得到。

  楚国公夫人身边的妈妈又是个嗅觉灵敏,找到这个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据说,楚国公夫人最后是黑着脸从菡萏院出来的,楚菡闹了半宿没有讨到丝毫好处,后半夜便消停了。

  楚荷一夜好眠,第二天神清气爽,心情是久违的舒爽。

  “桑儿, 去把我前几日缝制的衣服拿来,今天本小姐带你出府玩。”

  桑儿原本想劝楚荷,但是想到她自从落水之后性情大变,今日好不容易脸上露出点笑容,便顺着她的心意取来那身挂在衣柜深处的男装。

  一番折腾,楚荷换装完成,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桑儿指着楚荷的胸悄声道:“这个……”

  楚荷低头,终于发现问题所在,取来素布包裹完成,又将头发用青玉冠束起,摇着扇子去了后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