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已至此不须多言

情已至此不须多言

左左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喻初和陆港森的短篇虐心佳作《情已至此不须多言》作者是左左,小说讲的是喻初无数次想过跟陆港森的未来,可当报复来临之际,喻初迎来的只有陆港森递来的离婚协议书和无尽的折磨.....

更新:2020/10/01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喻初和陆港森的短篇虐心佳作《情已至此不须多言》作者是左左,小说讲的是喻初无数次想过跟陆港森的未来,可当报复来临之际,喻初迎来的只有陆港森递来的离婚协议书和无尽的折磨.....

免费阅读

  我一步步漫步在蔚蓝幽深的大海里,手中牢牢的抱着檀木的骨灰盒。

  我就好像回到了母胎里,被羊水牢牢的包裹着,无比安心。

  直到海水将我的眼鼻都淹没,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陆港森,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那样,我不会丢了我所珍视的所有,也不会玷污了我的回忆。

  深秋。

  墓园。

  喻初已经跪在这里一天一夜,刚淋过一场大雨的她,更加狼狈不堪,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呼风唤雨的执行董事长。

  不,在一天前她已经不再是手握高权的陆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她试想过千万次,帮助陆港森坐稳陆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完成她的任务后再告诉他,关于她的秘密。

  可是喻初刚刚签完股份转让书,他脸上的笑容在那一秒就消失殆尽,像魔鬼一样的声音,一字一句:“喻初,我的报复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然后,她就被拖到了这里。

  喻初觉得这就是个噩梦,可无论她怎么用力地掐自己的大腿,就是醒不来。

  “对不起”喻初的声音沙哑,唇色苍白的有些吓人,颓废地跪在墓碑前,伸出手想要触碰碑上笑得温雅的女人的照片。

  陆港森奋力甩开她的手,喻初皙白的手腕上浮现了红色的手指印,他真的再也不会有一点点的怜惜她。

  “你不要碰她!她嫌脏,你这个小偷,无耻的偷了我母亲的心脏,我陆家的家业!换了好心脏以后,你那个病秧子弟弟是不是活的很开心!

  我母亲的心脏你弟弟用着可还好!”陆港森用虎口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她,眼里满是恨意和唾弃。

  喻初有多想挣扎,多想告诉他事情不是这样。

  可是说不清了,因为那确确实实是他母亲的心脏,可是她的弟弟是无辜。

  “我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还那么小,他是无辜的。”喻初早已泣不成声。

  “他无辜,那我母亲就不无辜吗?”陆港森觉得有些好笑,总有些人在持刀杀人之后,叫嚷着是自己是无辜的。

  “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捕猎的感觉,看着猎物一步步掉进我的圈套中,还浑然不觉。你和你那个弟弟,我都不会放过。”陆港森用手扶住她的肩膀,逼迫她和他四目相对,就像毒蛇喷洒着毒液。

  不会放过,原来是这个意思。

  喻初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她想起她的阿森说过,他唱过的每一首歌,歌里都有她。

  从今以后,他的影子都是她。

  一辈子也不会让她逃离他。

  那时候她问他,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那时候的她欢喜地抱紧他。

  她说,这是自己听过最霸道却又是最美好的情话。

  明明她昨天还是最幸福的那个人啊!他们不是还约好会一起去爱琴海的吗?

  “你说过你爱我的!”喻初还在挣扎,喉咙沙哑。

  “爱!你别再玷污这个词,我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我都觉得恶心,你别说你不是为了我家的股份,你别说你不是为了钱。”陆港森的话像一根毒针一样刺得她生痛。

  “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的,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们去找爸爸,他可以解释的。”

  陆港森顿时气得额头上爆出青筋,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见不得人的关系,要不是这样,一向精明的老爷子怎么会把陆家历代心血交给一个外人手里。

  他猛地伸出手掐着她的脖子。“呵!你以为他能保住你,他去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喻初瞳孔一收缩,一个劲的咳嗽,强忍着窒息的痛苦,“你疯了,他是你爸爸。”

  “他不配。”陆港森用无比平静的语气说出,喻初却感觉到了那刻骨的恨意。

  陆港森想起他妈妈的死,想到他被人操控的婚姻,想起他父亲的威逼,他配当一个父亲吗?他掏出离婚协议书,甩到喻初脸上的那一刹那,觉得自己解脱了,再也无人能够左右他。

  “我们三年期限已满,我和你的爱情戏码已经圆满落幕,我们离婚!”

  喻初脸僵住了,一个劲的摇头,“不是真的,我可以解释的”

  “闭嘴!不要解释扯谎,你们都跑不掉的,包括你那宝贝弟弟。”

  喻初的心正在被凌迟,已经感觉不到痛,他无论怎么样都好,什么她都可以给他,但是她的弟弟喻初是无辜的。

  “我会赎罪的!我下地狱,我会做牛做马,求求你不要动我弟弟”喻初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一下比一下重的磕着头,弟弟已经是她的全部了啊。

  血液在她的额头上像开了一朵血花,再也抵抗不了晕眩感,倒了下去。

  喻初是被冷水泼醒的,迷蒙的睁开眼,坐起来,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僵硬,凉水顺着下颚流进衣领里,刺骨的凉意让她有些清醒。

  她茫然的看着赵媛像一个主人一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在这个城市大概没有人不认识她赵媛,赵氏集团的大小姐,陆港森曾经的未婚妻,原来他们一直都偷偷在一起,喻初也是十分佩服他们的爱情,真是坚强。

  “喻小姐,既然醒了,就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滚吧!,也就阿森这个好人还会收留你这个前妻一晚,你应该感恩戴德。”赵媛趾高气昂的站在她面前,拿了一张薄薄的纸放在她手上。

  喻初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喉咙确扯得生痛,眼睛也被离婚协议书这几个字刺得生痛,一张薄薄的纸却感觉有千斤重。

  原来他是真的想和她离婚,她到底还抱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真是一秒也不想耽搁啊,三年期限一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她。

  当初老爷子为了让她能够在陆氏集团站稳脚跟,逼迫他和她结婚,如不这样,陆港森就失去陆氏的继承权,并且将她妈妈的基金捐给慈善机构。

  这样才开始了这场婚姻,但那时候其实喻初是真的爱陆港森,可是谁信,都说她爱钱,都说她耍得一身好手段,能够哄骗老爷子把陆氏交给一个外人。

  “怎么着,喻小姐,你不认识字吗?”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是他的意思吗?”喻初如鲠在喉。

  “当然,你这偷来的陆太太的位置也该还给真正的主人了,你当年让我多好笑,我会百倍赠与你。”赵媛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想起当年明明她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却活生生的成了个笑话。

  喻初一笔一划的写上自己的名字,一点也不同于她平时签文件那般的龙飞色舞,而是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纸被穿破还浑然不觉。

  “对了,王妈,给我盯着她收拾自己的东西。”赵媛像只天鹅一样高贵,“毕竟也没有什么高贵的出身,谁知道手脚干不干净。”

  “夫人!”王妈站在门口,有点不知道手脚要放在哪里,只觉得别扭。

  赵媛有些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王妈,你要搞清楚谁是夫人,是谁付给你薪水,还是你也想跟着你的夫人离开。”

  喻初看着王妈的眼睛,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在为她说些什么。

  喻初呆呆地整理着她的衣物,其它什么也没带走,她想带走一张属于他们的照片,却一张都没有看到了,是他烧了吧,大概。

  幸好手上还带着他送给她的戒指,那是一枚很素净的银戒,那是他们在逛夜市时她缠着他买给她的。

  “站住,你手上是什么。”赵媛伸手就来抢。

  喻初把手交叉在后面,以一种保护的姿势,赵媛当然不会放过,伸手就扣住她的手。

  喻初只能一推,赵媛看到在门口换鞋的陆港森便顺势倒在了地上,“阿森,我的胳膊好像不能动了。”

  在这个瞬间,她被身后一阵力推倒在桌子上,额头上的纱布被染红了也豪不在乎。

  喻初只是嘴巴动了一下,想要解释她根本就不是故意的,可是为什么就说不出来。

  就那么看着他将赵媛扶起来,眼神像看一个万恶不赦的人一样看着她。

  路过她身边的时候,停下来说:“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消失了。”

  喻初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她以前觉得无限甜蜜的家。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