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可爱不可及陆淮深全文

可爱不可及陆淮深全文

西风灼灼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主角是陆淮深江偌的精彩言情小说是《可爱不可及》,网络原名《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这是一部多重反转的文,值得推荐!小说讲述的是陆淮深不免想到方才在浴室里江偌惊慌抗拒的眼神,那种不带掩饰的真实情绪,就极其让人感到舒心。对比之下,让人觉得她就像一块海绵,无论怎样蹂躏,到最后仍能恢复原状,免不得对她更有了兴趣......

更新:2019/05/10

在线阅读

主角是陆淮深江偌的精彩言情小说是《可爱不可及》,网络原名《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这是一部多重反转的文,值得推荐!小说讲述的是陆淮深不免想到方才在浴室里江偌惊慌抗拒的眼神,那种不带掩饰的真实情绪,就极其让人感到舒心。对比之下,让人觉得她就像一块海绵,无论怎样,到最后仍能恢复原状,免不得对她更有了兴趣......

免费阅读

  江偌没走几步又钉在原地,顿了两秒之后,转身看着他。

  一双明明澈澈的眼,目光却毫无波澜,温淡之余,是一种什么都无法触动的安静。

  陆淮深不免想到方才在浴室里她惊慌抗拒的眼神,那种不带掩饰的真实情绪,就极其让人感到舒心。

  对比之下,让人觉得她就像一块海绵,无论怎样,到最后仍能恢复原状,韧性极强。

  但这种韧性的好坏因人而异,老板喜欢这样员工,陆淮深却厌恶那样的江偌,因为那眼神就像是无声的挑衅,透着一股沉默的嚣张。

  一个字形容叫装,两个字形容叫虚伪。

  陆淮深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对上她的眼,“看什么看?”

  “没什么,只是针对你刚才说的话,有些感想。”江偌说。

  陆淮深冷哼道:“你读书读傻了,不表达听后感不舒服?”

  “是你的话发人深省,”江偌假意恭维他一句,垂下眼睫,又才看向他缓缓道:“你陆淮深青年才俊,商界精英,的确是吸引了无数女人趋之若鹜,但若非迫不得已,我巴不得跟你撇清关系,一个女人被迫送上门来,不为你这人,只因别有所图,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自得的。”

  江偌看着陆淮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仍然面不改色地将话说完,却没胆子继续逗留,逞完能就溜。

  安全回到隔壁客房之后,心里又懊悔,本来两人的关系就已经势成水火,她一时忍不住,又逞了口舌之快,始终不是明智之举。

  她终究是太年轻,不够隐忍。陆淮深怎样看她,她明明早就不在乎了,如同她已不在乎他这个人。但听到厌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自觉想为自己挽尊。

  程啸的电话再次打来,江偌心绪纷乱间不知道该怎么跟程啸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前因后果,程啸又会不会同意她的做法,各种问题会接踵而至……

  江偌最终还是接了电话,程啸没有数落她,只气愤谴责陆淮深。

  听他说完,江偌只说了句:“我爷爷需要我,每个人都不单纯为自己而活,有些责任逃不掉。”

  程啸沉默,语调生硬地说:“我……我就是怕你受委屈。”

  他本想说,江启应已经那么大岁数了,而你还年轻。这话刚过了下脑,他就觉得那不叫人话,便识趣地咽回了肚子里。

  她道:“我没那么矜贵,只要不涉及生死,都是小事。”

  这话也不知是宽慰程啸,还是在安慰她自己。

  嘱咐程啸锁门锁窗之后,江偌才挂了电话。

  江偌之后两天接到了几场面试通知,白天面试结束,然后去医院陪会儿乔惠,傍晚回去给程啸做好两顿饭,夜里去陆淮深的家里当钉子户。

  然而她低估了陆淮深这个人的恶劣程度,每天他都会把密码重置,每晚她都要坐在门口像只哈巴狗一样等他回来。

  这天她参加了两场面试,来回奔波太消耗精力,晚上又睡不好,抵不住睡意在露天躺椅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小腿被人踢了一脚。

  耳边传来一道低沉散漫声音,“看门的,醒醒。”

  江偌下意识看向他指尖那抹红光,他浅吸了一口,烟头明又暗,青烟上升,烟尾顿时多了一缕燃后的灰烬,昭示着时间的流逝。

  她心里跟着一紧。

  陆淮深看了眼她湿淋淋的一身,眉头都没皱一下,淡淡问:“他们没让你进门?”

  “进了门,就没我跟你现在的对话了。”意思是江家的人让她进门,她就会去找江家的人谈条件。

  他叼着烟,神色不明,眼底隐约有抹笑意,“所以我只是你考虑的第二人选?”

  江偌张了下唇,随后又抿紧,看了眼又燃了半截的烟灰,抓紧时间开口:“那是因为你不愿意见我。”

  陆淮深说:“我以为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

  “但我现在真的需要一笔钱。”江偌看着他,不徐不疾,但将每个字都说得很认真,也真的很……低声下气。

  “要多少?”

  “八十万。爷爷和我小姨那边,情况转危,要尽快手术,主要是我小姨父生前欠下的高利贷……”

  江偌一副百依百顺的姿态,并且不时伴以叹息,低眉敛目,做出一副楚楚可怜走投无路的样子。

  陆淮深这人,做了决定的事不轻易更改,江偌其实也知道让他松口的希望渺茫,也料到他下句话也许就是让她滚远点。

  谁知道他开了口,无所谓的说了句同情的话,“嗯,挺可怜的,一边是亲爷爷,一边是养父养母,担子却要让你一人承担。”

  江偌瞄着那就要燃完一半的烟灰正摇摇欲坠,他察觉到她的视线,伸手掸了掸,灰烬顿时洋洋洒洒。

  “这样吧,你求我,说不定我就帮你了。”他挑了下眉,将烟倒过来立在车顶。

  江偌一怔,但下一秒就脱口而出:“求求你。”

  他没诧异于她的果断,只是皱了下眉,似乎不大满意,“我没名字?”

  江偌依言加上称呼:“求你了,陆淮深。”

  陆淮深仍是拧眉心,语气疏冷,“叫这么生疏?”。

  江偌看他半天,拿不准他的想法,面对他,比古时候揣摩圣意的太监还难受,生怕说错一个字。

  末了,她忽而扬起个笑来:“求求你,姐夫。”

  心里还因找对答案而暗暗自得了一下。

  而他却笑了下,眼底没什么笑意,“现在叫姐夫么,还为时过早。”

  江偌总算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动不动看着他冷峻沉敛的轮廓,笑容逐渐浅淡,直至于无。

  她缓缓蜷起手指,那种只可意会的抗拒,丝丝缝缝从她龟裂的笑意里钻出来。

  “这么为难就算了。”陆淮深看见她愈发冷淡的模样,忽然觉得乏味,好像她是失了吸引力的玩具,淡淡睨她一眼便要转身。

  “老公,”江偌重新扬起的笑容有种说不出艳丽,情绪却已经被抽离似的,一颦一笑显得十分空洞,她笑问:“现在高兴了没有?”

  传言,陆淮深和江舟蔓情投意合,娶的却不是江舟蔓。

  事实是,他娶了江舟蔓的堂妹,也就是她江偌本人。

  大约两年前,江偌成为陆太太,倒是无关情爱,纯属是在江偌的爷爷江启应拿捏着陆淮深短板的情况下,不太愉快的商业联姻。

  本以为陆淮深这种人最烦别人威胁,当时陆淮深却答应得利落。可想而知,最后他还给江启应的报应也十分爽快。

  陆淮深联合江家养子,也就是江舟蔓的父亲,里应外合扳倒江启应,从他们结婚那日算起,用时不到两年。

  如果她不姓江,如果嫁给陆淮深的不是她,她可能还会有闲情逸致为他拍手叫好。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