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毒宠谋妃

毒宠谋妃

杨十六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白鹤染和君慕凛的穿越言情小说《毒宠谋妃》又名《神医毒妃》,是由作家杨十六所写,小说讲的是白鹤染是21世纪毒医世家传人,医毒双绝的她意外穿越到东秦王朝文国公府嫡女,看到原主被羞辱下场,白鹤染只想用自己方式替其讨回公道....

更新:2020/10/16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白鹤染和君慕凛的穿越言情小说《毒宠谋妃》又名《神医毒妃》,是由作家杨十六所写,小说讲的是白鹤染是21世纪毒医世家传人,医毒双绝的她意外穿越到东秦王朝文国公府嫡女,看到原主被羞辱下场,白鹤染只想用自己方式替其讨回公道....

免费阅读

  只是白鹤染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男人也中了毒,且比她所中的毒厉害很多。

  她血脉禀异,自身之血能解百毒,但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毒且无解的毒药,甚至她摸谁一下谁都会有过敏反应,这导致她在前世没有朋友,所以孤单。

  之前她与这男人的身体有过接触,但现在看来却并没有让对方感到不适,要不是针上之毒能自动化解,她几乎要怀疑血脉没有随着她的灵魂一起穿越而来。

  她往前凑了凑,这男人可真好看。

  君慕凛让她整得有点儿心理阴影,她往前,他就往后,她再往前,他只能伸出胳膊将人拦住,“站住。”

  她瞪了他一眼,“你最好不要说话,这温泉水里的硫磺酸是能够压制甚至抵消你体内毒性,但你一说话可就破了功,再多说几句,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君慕凛都无语了,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是该发火杀人,还是该找个角落先躲躲,毕竟他眼下是什么都没穿的,对方却一身衣袍立立整整,这不公平。

  他十分纠结。

  白鹤染这时已经抬头向上看去,因有温泉,视线上方起了层薄雾,但还是能见万丈高崖直垂耸立。自己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虽然下方是水,但若不是在坠崖之前这身体里就已经装着她的灵魂,只怕即便先前不死,这一摔也得没了命。

  她收回目光,“刚才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话间,还又低头往水下瞅了去。

  君慕凛胸闷气短,“你不用说到什么就去看什么。”

  “哦。”她抬起头,吸吸鼻子,一冷一热之下好像还有点感冒。“总之我真不是故意的,刚刚那样的行为只是人在危难时的自然反应,我把你……当成了救命稻草。”

  他真怒了,“稻草?你敢再说一遍?”这丫头居然拿稻草来侮辱他!

  “呃……不是。”她在心中选择用词,应该叫什么?“木棍?树桩?树桩也是小树桩。”她放弃这个话题,面上有些烦躁,手臂往后面背过去,试图拔掉背上的针,可惜试了几次都够不着,于是干脆转过身,“不是问我背上有什么东西吗?就是这些针,你能不能帮我把它们拔出来?”

  “绝对不能!”

  他只不过到边关去打了一年的仗,如今东秦民风已经开化到这种程度了?

  君慕凛面色沉了下来,“说,你究竟是何人?”

  她却不耐烦了,“至于么?咱们萍水相逢,虽说有了那么点点肌肤之亲,但也是情非得已无心之过,没必要因为这个就要打听我的老底要我为你负责吧?”她说着话转过身,长发带着水花飞溅起来,甩了他一脸水珠。

  他深吸一口气,罢了,不跟疯子一般见识。

  “给句痛快话,能不能帮我把背后的针拔下来?做为报答,我可以帮你解毒。”

  “帮我解毒?”

  君慕凛双眉紧皱,死死盯着面前的女子,警惕心升至极点……

  这小姑娘能看出他泡在温泉里是为了化解毒性,已经足以让人惊叹了,这会儿却又说能解了他的毒,若非真是疯子,那便是有些来头的人。

  再看看他自己,从掌心到手臂再至前心,皮肤除了因温泉水而泛起的红润之外,并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这更让他诧异。

  他有怪癖,从小就害怕女人碰触,除了将他养大的皇后娘娘,和皇后的女儿君灵犀之外,其它异性只要站他三步之内他就会打喷嚏,一经碰触身上还会起疹子。

  可是很奇怪,这个小姑娘与他之间何止接近和碰触,人家说得没错,都已经肌肤之亲了,他的身体却并没有任何特殊反应。当然,除了救命稻草之外。

  也就是说,他居然对这个小姑娘没有产生排斥!

  这没有道理!

  “喂!到底成不成交?”白鹤染有些急了,温泉水里本来就热,背上十几根缝衣针扎进肉里,一动就疼。再者她刚刚穿越过来,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理顺想清,纵是这男人容貌绝世,她眼下也没心思再多欣赏。“行就行,不行我再想想别的办法,你给句痛快话。一个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忒磨叽!”

  君慕凛自认一向是个干脆利落杀伐果断之人,活到十八岁还从来没人说过他婆婆妈妈,今日真是邪了门,他到底是遇了个什么怪胎?

  不由得仔细打量起面前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十二三岁,穿了身灰扑扑的旧袍子,有些大,款式和颜色都不像她这个年龄该选的,到像是哪个三四十岁的妇人穿旧了不要扔给她的。这会儿落入水中,袍子尽湿,连散下来的头发都紧紧贴在脑皮上,面上无妆,许是冻得久了,惨白惨白,十分狼狈。

  可纵是这样,那眼角眉梢透出的灵机劲儿依然藏不住,就像这谷间冻雪,即便新雪覆盖,寒芒精锐还是会迸射而出。她这张小脸,肤白胜雪,眉目如画,黑漆漆的一双大眼珠嵌在上面,睫毛忽闪,顽皮灵动。

  小姑娘这会儿与他斗着气,鼻子皱巴着,小下巴也向上微扬,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惨白的脸色被她这模样一衬,竟也显得容光照人。

  第一次有人这样同他说话,他也是第一次这样打量一个女子,这一听一打量,似乎……还不是太讨厌。

  “转过身去,我为你拔了就是。”他干脆亲自动手将人转了个圈,目光一扫,十数枚半掌长的缝衣针便落在眼底。心里忽就有些不大高兴,精怪剔透的一个小姑娘,究竟是什么人竟狠毒到对她做这样的事?

  手臂挥落间,十三根针拔了下来,根根没了一半入肉,拔出来时都带着血。

  她长出一口气,动动身子,疼是还疼,总归是比针还在肉里的感觉好上许多。

  于是转过身,冲着君慕凛嘿嘿一笑,“谢谢啊!”伸手将那十三根针接了过来。

  “你说替我解毒……”

  “跟你说了不要多说话,没记性。”一句呛白把他给堵了回去,他正待发火,却见面前的小姑娘捏着十三根带着血的缝衣针突然下沉入水,紧跟着就觉小肚子一阵刺痛,那十三根针竟然围着他的小肚子扎了一个半圈儿!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