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是你还是她或他

是你还是她或他

白小仙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楚期谭欣的小说名是《是你还是她或他》是由白小仙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文。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让谭欣失去了双胞胎姐姐,为了实现姐姐的愿望,她在实施过程中却发现了姐姐的男友,居然和自己的男友是同一个人?为了查清情况,于是她一人一分为二,扮演着另一个自己……

更新:2020/10/16

在线阅读

  主角是楚期谭欣的小说名是《是你还是她或他》是由白小仙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文。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让谭欣失去了双胞胎姐姐,为了实现姐姐的愿望,她在实施过程中却发现了姐姐的男友,居然和自己的男友是同一个人?为了查清情况,于是她一人一分为二,扮演着另一个自己……

免费阅读

  谭欣再把头抬起来的时候,楚期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把手,狠狠地转了一下,将车子开了出去。他在后视镜里看到了那个姑娘把腰板直起来,傻呵呵地看着他笑。他缓缓地停下车子,心里咒骂自己的人品差,摩托车竟然没有油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骤然停下,间或发出一阵像是闷哼的声音。

  “车子没有油了,我知道这里最近的加油站在哪里!”谭欣“嘚嘚嘚”地跑过去,楚期楞了一下,“你知道?”谭欣点点头,她虽然对这一段路不是很熟悉,但是好在她认识一个可以帮忙的人。

  谭欣拿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楚期将车子撑好,无语地看着谭欣。

  “喂,找到了吗?”他不知道那个女生手机通讯录里到底有多少人,翻了几分钟都没有看到她打一个电话出去。谭欣嘟囔着,“这个不靠谱的闷油瓶,三天两头不见人影。”抱怨声未落,她就收到了一条微信。将这条消息忽略了没多久,她想想还是打开了微信。

  “救星啊!你现在人在什么地方啊!”谭欣飞快地把字发出去,她的余光早就瞥见了身边那个已经快要急得冒烟的男生。他的头盔还戴在头上一直都没有拿下来,谭欣悄悄地打量了他一眼。

  楚期突然抬头,隔着头盔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谭欣有点尴尬地把头低下去,假装在看手机。还好闷油瓶发了条信息,手机一个震动,可算是打破了此刻尴尬的局面。“把位置发给我。”那头开启了位置共享,谭欣进入位置共享,这一看,差点没笑喷,一个在南边一个在北边,跨度之大,让谭欣又是想笑又是无奈。

  “大哥,你就算是飞过来,也来不及啊!”谭欣发了个哭脸过去。

  “我有说自己去吗?”闷油瓶发了这样一句话,谭欣一怔,难道他是要自己把车子抬到那里去。

  “可是这摩托车那么重……”谭欣的一行字还没有发出去,有一个陌生来电打了过来。

  “喂,是谭欣吧?我还有两分钟就到了啊。”听对方的声音是个很粗犷的汉子。谭欣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楚期,“那个,很快就有人送汽油来了……”

  楚期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难道这个女生是为了卖给自己汽油才会等在这里?奇奇怪怪的,又是给自己鞠躬又是说谢谢的,一头雾水的时候,还要帮他加汽油?这,就算是他编漫画也不敢出现这样的桥段。他默默地把手塞进外套口袋,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几张尚有温度的票子。一个晴天霹雳,自己……自己竟然穿错衣服了?他趁着谭欣站在巷子口那里等人,歪着脑袋瞅了一眼口袋里的那几张票子,惨淡地笑了一声。

  “哥,我这里出了点问题,可能来不及去吃饭了。你先吃,不用等我。”他捂着脸,看了一眼微信钱包里的余额。他将头盔取下来,轻轻地放在车座上。

  “你就是谭欣吧!”一个骑着小三轮的男子把车子停在巷口,从车上拎了一只白色的瓶子。

  那个男人在给车子加油,谭欣却在左顾右盼的,像是在找谁,楚期犹豫着要不要喊她一声,“美女……”他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这老掉牙的称呼像是赤.裸裸的搭讪。他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称呼,“这位小妹妹。”谭欣转过身,看着楚期。

  白白净净的面孔,高高的鼻梁,不像是那种很萌的男生,而是像……一只小狼狗,那眼神里的不羁,看人时的懒散,她的脑海里蹦出了三个字——白狼狗……

  楚期迎上她的目光,头盔戴久了,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他不经意地抬起手,将头上的汗水抹去。谭欣回了神,“有什么事情吗?”那个加油的男子握住把手转了转,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之后,谭欣高兴地回过头,“搞定了?”那个男子笑着把瓶子一拎,“好了。”谭欣把钱包一打开准备付钱,楚期拉住她,走在她前面,谭欣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微信付款可以吗?”那个男子乐了,听到楚期要微信支付,他摆摆手,看了一眼谭欣,“不用客气,小徐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楚期转身问谭欣要了两百块,“借我两百。”谭欣钱包里一共就两百块,自己微信里又没有钱,等会儿给姐买饮料的时候,不久糗大了……但是楚期的目光灼热,她只能咬咬牙把钱递给他。楚期接过钱就要塞给那个男子,“这是我的车子,我和你说的那个人不认识,这钱算是我的。”那个男人推辞了一下,“这……”谭欣本来也就不想欠闷油瓶这么多人情,自己欠的人情还要算在闷油瓶头上,她心里委实有些过不去的。

  “大哥,你就收下吧。”楚期把手把钱接过去,那个男人倒也是爽快,笑了一声,把钱收起来,“那就不客气了。”谭欣笑笑,“哪有,还要谢谢你。”

  楚期把头盔戴起来,谭欣目送着那个大哥离开。她以为楚期准备走了,她也算把人情还了,不过这个人情真贵啊!

  “你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楚期跨上摩托车,在后视镜里对傻傻的谭欣说道。谭欣看了一眼手机,都耽误这么长时间了,她要是回去得太迟了,谭姝一定会不高兴的。她也不扭捏了,一屁股坐在楚期的车上,“去那个恒隆广场,我要去买X家的柠檬水。”

  “坐好了。”楚期把车子开出巷子,果然,加满了油之后车子开起来也顺手了很多。

  “搞定了。”谭欣把信息发出去,对方迟迟没有回信息。谭欣发现位置共享还开在那里,她看了一眼闷油瓶的位置,“他去那里干什么?”她把位置放大,看了一下,确定是她爸爸的店里。楚期以为她在和自己说话,“你说什么?”谭欣大声喊道,“没事儿,你注意安全。”

  她把手机拿出来又看了好几眼,这闷油瓶子是自己小学同学。那会儿还是自己的同桌,和自己坐了一学期同桌,统共就说过一句话,“同学,老师喊你去办公室。”

  后来,闷油瓶子成绩太过优异,总是轻轻松松拿下全年级第一,一时间风头无俩。开家长会那天,她的妈妈给她开家长会,爸爸坐在另一个位置给谭姝开。本来是可以只去一个的,但是谭父总是觉得两个孩子的问题是不一样的,要分开来教育的。谭母总是说他比姑娘家还要敏感,不都是自己的孩子,长得一样,成绩又差不多,区别能大到哪里去。但是她清楚,那是谭父额心病,他总觉得自己亏欠谭姝,但是为人父母的,何尝不想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谭父对谭姝明显地偏心,有的时候,连谭母都看不过去。

  她也说过谭父,“你别补偿了一个,亏欠了另一个。”谭父只是表面上应下来,后来也没有做出什么改变。

  谭欣那次期末考试竟然考了个全年级第二,家长会上,意料之中的,他们坐的那张桌子成为了整个班级里面备受瞩目的。自此以后,班级里的家长都把闷油瓶徐靖宇当做上天恩赐的成绩提高机。理由无非是徐靖宇话少,成绩好,这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好人走总是没错地。

  老师终于在接了第无数个电话之后,在班级公然宣布,下一次考试谁考得好,进步最大,就有资格调换位置。

  谭欣也没有那么用功,但是偏偏让她又是以1分之差低于徐靖宇。那次谭姝考得不是很理想,她红着眼回去,把手里的试卷捏的皱巴巴的。到家之后,谭父意味深长地问谭欣,姐姐这么难过,作为妹妹,想不想姐姐也考得好一些,谭欣虽然小,但是不是不知道爸爸这话的意思。她点点头,在第二天,她就主动和老师说要调位置。

  老师问她为什么要换位置,谭欣说,她想姐姐也考好。

  谭姝坐到徐靖宇身边,想和他说话,但是发现他一声不吭,而是抬起头看了一眼谭欣。谭欣长在收拾东西,没有留意到徐靖宇异样的目光。

  “闷油瓶,我上次问你借的本子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谭欣有些心虚,闷油瓶就是她给他起的外号。

  闷油瓶头也没有抬起来,而是继续奋笔疾书。

  之后,谭欣和他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上了高中之后,他们又被分在了一个班级里,这才慢慢地熟悉起来。谭欣还记得第一天到班上,闷油瓶身边留了个空位置,她环顾四周,发现都没有空位。“缘分呐!”她笑嘻嘻地把书包里的东西收拾起来。闷油瓶仍是闷头看着书没有搭理她,她讪讪地趴在桌子上,“你怎么还是一副不说话的样子?”

  坐在后面的几个男生互相对视一眼,悻悻地拿出本子挡住脸,其中一个架着金丝眼镜的男生压低声音说道,“什么缘分,谁都不让坐,原来是占着位置给女生的。”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唏嘘声,谭欣狐疑地转过身。几个男生立刻鸦雀无声,“woc,见鬼了?这……”他转过身,对上谭姝的脸,紧张地把脸捂起来,“双胞胎啊!吓了我一大跳。”

  “姐怎么没坐在这?”谭欣瞥了一眼闷油瓶。

  “你对我有意见?”闷油瓶淡定地翻着那本书,他把头从书里抬起来,幽幽地看着谭欣。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嗯……闷油瓶啊,我发现你愿意说话了。”谭欣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闷油瓶把本子合起来,用左手托着下巴,“我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没意义的交流上,我又不是个哑巴。”

  谭欣咬着笔端,像是想起了什么,“闷油瓶,我听说你初中去了很远的地方念书,怎么,外面不好玩还是咋滴,怎么回来了?”她有些后悔这么八卦了,闷油瓶把脸转过去,一脸的漠然,像是不曾说过话一样,谭欣知道,他一定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自己还这么不识趣,揭人家的伤疤……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