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最是离人殇

最是离人殇

耶路撒不冷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耶路撒不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最是离人殇》,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萧彻苏清,主要讲述的是苏清爱了萧彻整整十年,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为妻,新婚之夜,他强占了她,让她意外有了身孕,可萧彻却又残忍地让她喝下堕胎药,这个男人,她爱不下去了...

更新:2020/10/16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耶路撒不冷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最是离人殇》,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萧彻苏清,主要讲述的是苏清爱了萧彻整整十年,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为妻,新婚之夜,他强占了她,让她意外有了身孕,可萧彻却又残忍地让她喝下堕胎药,这个男人,她爱不下去了...

免费阅读

  外头是哗啦啦的泼水声,接着鞭子声再度响起,不多时下起了雨。

  萧彻的手狠狠捏着药碗的碎片,碎片割破了手掌,殷红的血流满指间。陆婉芝看见了却不敢说话,因为萧彻的脸色沉寂得可怕。

  他起身走了出去,陆婉芝见状,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站到廊下。

  雨下的很大,苏清全身都湿透了,雨水和着血水流到地上,触目惊心满目鲜红。她听见脚步踩踏在水中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

  萧彻撑着伞,走到奄奄一息的苏清面前问:“承认了吗?”

  苏清垂着头不置一词,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既然认定了是她,解释不过是可悲的狡辩。

  “死了吗?怎么不说话?”他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脸看自己。

  苏清艰难地扬起头,看着她眼前这个自己唯一爱过的男人说:“我不会死,你不是还要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吗?我会好好活着的。”

  萧彻冷笑一声:“你这样恶毒,我可不会让你好好活着。”

  她勾起嘴角,无声地苦笑。

  此刻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悲伤,如今他有多恨她,曾经就有多在意她。苏清很明白这一点,是她负了他,她无话可说。

  萧彻却不知道她为什么笑,他以为那是不屑和嘲讽,心头火起,一把摔开油伞夺过马鞭,劈头盖脸就往苏清身上抽打过去。

  站在廊下的陆婉芝看着这一幕,心里却乐得开出一朵花来。

  看来萧彻确实恨死了苏清,这两个人早就已经回不去了。只可恨萧彻有言在先,谁也不许动她的命,否则她早就让苏清去底下和她老娘团聚了。

  不错,苏清以为母亲还在她的手中,其实她早就送那个老贱人去见阎王了。

  苏清全身遍体鳞伤,发髻早就散乱。

  萧彻的身上也已被雨水浇得湿透,他终于停止了抽打,喘着粗气捏着苏清小巧的下巴恶狠狠问:“是不是你故意送绝育汤给婉芝喝的?说!”

  “是……”苏清知道狡辩已经没有意义,她有气无力道:“是我,我要她断子绝孙。”

  “你敢做敢认就好。”萧彻甩开她的脸,嫌恶地擦了擦手上的血水对一旁的小厮说:“丢到马厩去,以后府里所有最脏最累的活都派她去做。”

  陆婉芝听了,小声对身边的刘妈妈说:“不许人找大夫给她医治。”

  苏清被从柱子上解了下来,没有人搀扶,她重重摔在地上。萧彻居高临下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件惹人厌烦的垃圾。

  两个小厮将她拖在地上,一路像破布袋一样拖去了马厩,再无人过问,由她自生自灭。

  浑身一阵冷一阵热,她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梦里娘亲正朝着她微笑:“清儿,乖,你要好好活下去。”

  她梦见小时候看见娘亲被人毒打,后来有个人来家里带走了她们母女两个,当时她跟着娘怯生生地跪在陆宅门口,看着娘不断地伏地磕头,磕得头破血流。

  也许是她这样下贱的人真的命硬,又是虐打又是淋雨,结果还给硬生生抗了过来。

  醒来时嗓子干得冒火,她爬到马槽边推开马头抢了一口水喝,随后吃力地趴在干草堆上休息。

  自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没有再见过萧彻和陆婉芝。每日从早到晚的忙活,洗马桶、刷马槽,府里所有最下等的活计都是她在做。

  不止如此,她还必须要给府里的下人们洗衣服倒夜壶,她是仆役的仆役,是最没脸的存在。

  每每辛苦一整天都没有吃的,往往是深夜回到马厩,才看到有人送来的小木桶里倒着一些残羹剩饭,这就是她每日唯一的口粮。

  她只能用手抓着吃,天气热时这些饭甚至是馊的。

  她已经不去想什么未来,也不期望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会结束。只要娘亲好好的,她愿意像狗一样的活下去,这是她如今唯一能做的事。

  黑暗的时光里,唯一陪伴她的是一只橘色的小胖猫。它是从墙头跳进来的,“喵喵喵”地躲在干草垛里瑟瑟发抖。

  苏清将它抱出来,翻看它有没有受伤。这只全橘色的小猫身上有浅浅的白色条纹相间,肚子上一小片白色的毛十分柔软可爱。

  苏清给它取名叫花子,从自己不多的口粮里省出一口给它。

  花子也非常亲近苏清,有苏清照顾,至少它再也不必出去流浪。而对苏清来说,这一只小猫,却是府里唯一和她贴心的“人”。

  一人一猫就这样住在马槽里。

  白天苏清刷马槽时,花子就乖乖蹲在一旁睡觉;苏清出去干杂活时,花子就躲在马槽里不出门;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这,花子会扑到她脚边来回蹭她的小腿。

  在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中,这成了她唯一的慰藉。

  然而苏清的身体越来越弱, 常常做不到半天活就觉得腰酸背痛。这一日正在后院洒扫,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等她到重新有了意识,迷迷糊糊中听见耳边有人说话。

  “两个月了,正是胎位不稳的时候。”

  好像是谁在对谁说话,可是另一个人没有回答,不一会儿传来走路和关门的声音。

  苏清睁开眼,发现自己不在马厩,而是在她从前住着的柴房。地上铺着厚厚的褥子,不管怎么说,都比睡在马厩舒服。

  她动了动身体,一旁立刻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心别乱动。”

  说话的是洪妈妈,她奶过小时候的萧彻,从前一向是和苏清一块在院子里伺候的。

  洪妈妈扶着苏清坐起来,苏清虚弱地问:“洪妈妈,我怎么在这?”

  “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苏清,这个……是大少爷的孩子吧?”

  苏清点点头,她只有他一个男人,不是他还会有谁?那晚他反复折磨着她,算算日子,确实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他……他知道了吗?”苏清张着干裂的嘴唇问。

  “知道了,大少爷才走。”

  哦,原来方才大夫是在和他说话。

  苏清闭了闭眼问:“他怎么说呢?”

  “什么都没说。”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