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易星遥孟祁玥小说

易星遥孟祁玥小说

浮夏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浮夏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此生为聘》,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孟祁玥易星遥,主要讲述的是对于易星遥来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爱的孟祁玥另娶她人,而是在她与他的那祸国红颜生死抉择的时刻,他轻而易举舍弃了她....

更新:2020/10/17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浮夏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此生为聘》,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孟祁玥易星遥,主要讲述的是对于易星遥来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爱的孟祁玥另娶她人,而是在她与他的那祸国红颜生死抉择的时刻,他轻而易举舍弃了她....

免费阅读

  她被呛出了眼泪,呛得咳嗽起来,他也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看着她捂着胸上的伤口,摔落在地,狼狈不堪。

  三天后,皇命昭告天下:易星遥图谋不轨,企图刺杀当朝国母,于明日午时,当众火刑。

  曹公公来宣了旨,易星遥便安静地领了旨。如今天下,除了最北部的寮国,已经大一统。他天下已平,大概自己,也没什么用了。

  所以被抛弃……只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他如此等不急。

  狱卒端来的食物,她突然有了食欲,久患的失眠症,似乎也好了。

  梦回故里:她14岁那年下山时的场景。

  抚仙山,轻烟缭缭,青松翠竹,花涧鸣泉,宛如画卷。

  忽地竹叶颤颤,冷光乍闪,顷刻之间,竹破叶落,遍地残缺。那一年,她的隐云剑刚练至第九层,她未曾见他,未知江湖险恶,人心叵测。

  “遥儿……”师父的呼唤由远及近,她才收了宝剑笑意横生地朝着那白发飘飘,仙风道骨一般的老者走去。

  “师父,您唤遥儿何事?”

  一向严厉的师父眼中满是欣慰,他抚了抚胡须,道:“遥儿的剑术又精进不少啊!”

  “谢谢师傅夸奖。师傅,遥儿什么时候才可以修炼隐云剑最后一招?”她问。

  “在你渡过情海,心如死灰之后。”

  “师父,什么是情?”

  “情之滋味,因人而异,无正解。”

  “那师傅,对你而言,情为何物?“她懵懂好问。

  师父枉自黯然,半晌才幽幽道:“于为师而言,情是虐己虐人的明知不可为而为。”

  情?当时不解,原来这世间,最毒的只这一字。

  她还记得那一天,师父严肃却又沉重声音在她的头顶盘旋。

  “护送二皇子孟祁玥到芜国。从此以后,他生你生,他死你死。”

  以前从不知晓,就这一句,她便入了情海,却苦苦寻不到岸。

  “师父,告诉遥儿,如何才能断了情?”她在梦中呢喃。

  “师父,遥儿好痛,好痛。”

  她的呢喃断断续续传来,却一字一字,全部传进了孟祁玥的耳朵里,他望着她恬静疲态的睡颜,悠悠转过了身。

  “皇上,你真的想要星遥姑娘死吗?”回去的路上,曹忠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他没有及时回答,而是半晌,才举头,望着天上点点繁星,幽幽道:“即为刀刃,又何须有思想。况且,刀要打磨,才会锋利,你说是吧!”

  “哦……”曹忠似是恍然,实则却更加疑惑了。

  既把人家当了武器,那皇上,您又何故要夺了人家的清白呢?

  这话,他自然是只敢在心中嘀咕,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说一个字。

  次日正午,天上灼灼烈日,炙烤着这人山人海的刑场。孟祁玥作为监斩官,正襟危坐在最前方,冷目幽长地望着被绑在柴堆中的易星遥。

  此刻的她,视线全部都被布衣百姓里那多张熟悉的脸吸引过去了。

  影卫暗布,孟祁玥,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她转正了视线,望着那威严俊逸的皇上,只轻轻一笑,都扯着那伤口疼。

  孟祁玥,你说我算计你身边的人,你又何曾给过我半点怜惜?

  待会……又会发生些什么呢?她不敢深想,更不敢遇见。可这一切,由不得她。

  “皇上,午时已到,请准备行刑。”大理寺少卿轻声提示。

  孟祁玥仰头,望着碧如玉磐的天空,眸中隐约有怒。

  “易星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他问她。

  可易星遥只是轻轻摇头:“死在皇上手中,我……无话可说。”

  孟祁玥嘴角一抽,鹰目扫过长空,扔出了斩令。

  “行刑!”

  两个手持火把静待良久的光臂大汉,面无表情地朝着她走近。

  火光跳跃,易星遥望着那人晃动的脸庞,凄凄一笑。

  栎柴熊熊燃烧起来,发出“呲呲”的爆炸声,星火四溅,周围却愈加的安静,所有人只是注视着那堆熊熊烈火,一声不吭。

  孟祁玥站起了身,紧握成拳的大手藏在宽大的衣袖下。

  就在这时,一声惊雷,乌云围聚,原本阳光十里的长空,竟然黑云压城,不一会儿,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大火被浇灭,这雨来得太过及时,太过突然,说是“天不绝她,此案重审”也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易星遥被重新带回了牢房,傍晚十分,孟祁玥来了,还破天荒地为她带来了干衣服。

  四下无人,她没有起身跪拜,他也没有愠怒动气。

  “皇上今天,该是失望了吧!”他拿捏得她如此到位,易星遥又何尝不懂他。

  这是生死相伴的那些年里形成的默契。只可惜,此时非彼时。

  “最失望的人,应该是你吧,啊遥!他是你以欺君名义救下的人,此刻却可以置你生死不理,是不是寒了心呢?”他蹲下 身,与她平视,将4年前的那段记忆带入她的脑海中。

  兵变的前一天,毫不知情的江枫眠笑颜灿灿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遥儿,我准备明天就跟父皇请命,把你嫁给我,好不好?”

  易星遥没有像以往那样只当他说笑置之不理,而是带笑点头:“好啊,只要你替我寻来抚仙山上的雪纯花,我便嫁与你为妻,好不好?”

  只因了这一句,他便即刻动身,躲过了这场浩劫。

  芜国确实有许多人该死,但绝不是他江枫眠。

  易星遥眉头不展,语气哀伤得像过而不觉的微风:“皇上,我拼死守护的那人都可以随时夺了我的命,更可况是灭国仇人?有些人,生来就是享受荣华富贵的,可有些人,生来就是用做弃子的。”

  “你在怨朕?”孟祁玥沉了黑目。

  易星遥悠悠转过了身,不再看他,语气轻的像是一阵叹息:“我谁都不怨,自身薄命,我又该怪谁?”

  胸中的无名孽火燃烧得正旺,孟祁玥却无从发泄,只得拂袖而去。

  夜里,易星遥模模糊糊地发起了烧,嘴里胡话不断。狱卒看了不对劲,上报到了曹公公那里。皇上正与江后拥衾而眠,曹公公自然不敢打扰,此事便被搁了下来。

  直到早朝结束,曹公公才对着孟祁玥耳语了此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