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侯门悍媳

侯门悍媳

不游泳小鱼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不游泳小鱼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侯门悍媳》,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叶玉轩顾明秀,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明秀嫁进靖国公侯府,落得个庶妹毒害而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五年前,这一次,她惩恶妹,打姨母,救兄长,发誓要嫁,就要嫁自己喜欢的....

更新:2020/11/05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不游泳小鱼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侯门悍媳》,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叶玉轩顾明秀,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明秀嫁进靖国公侯府,落得个庶妹毒害而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五年前,这一次,她惩恶妹,打姨母,救兄长,发誓要嫁,就要嫁自己喜欢的....

免费阅读

  淡黄色的灯光下,阿芙的五官清秀明晰,顾明秀一把握住她的手:“阿芙……”

  “老爷也真下得手去,打这么重。”阿芙拿帕子替她擦着汗,不满道:“小姐怎么不告诉太太?太太肯定会为小姐作主。”

  顾明秀摇头,卢氏晓得了不但阻止不了这桩婚事,还会与顾知远起冲突然,夫妻关系会越来越冷淡。

  前世自己嫁后,顾知远果然高升,进京补了户部郎中的缺,虽然只升一级,却进了六部,成了京官……

  他却带着齐氏一道上任,将卢氏留在了湖州,因哥哥出事,自己被赶出国公府,儿女皆过得凄惨,丈夫又弃她远去,卢氏抑郁成疾,没多久就过世了。

  如果有些事情以自己一已之力无法改变,那就将伤害降到最低,所有的罪与罚都由自己一人承担,只希望能护住爱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亲人。

  “也许老太太真有法子呢?”阿芙安慰道。

  但愿吧,还好老太太是反对这桩婚事的,要不然,就又要走回上辈子的老路,说实在话,与其又遇上叶康成,她情愿嫁给英国公世子。

  紫竹院里,顾兰慧哭红了眼睛:“爹爹偏心,说什么更看重我,到了关键时候,还是将嫡庶分得清清楚楚。”

  齐氏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这对你是好事啊,娘巴不得是这个结果,嫁给短命鬼的是顾明秀,咱家与福康公主和英国公又成了姻亲,你爹的官位肯定要前进一步,咱家的背景更深厚了,于你的婚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就算爹连升两级又如何?女儿还是庶女,家世地位再高,也嫁不进如英国公这么好的人家,更不可能当世子妃……”顾兰慧哭道。

  齐氏难过的抱住她哭道:“都是娘没用,娘害的你们,娘把你生在了五月初三,却让你只是个庶出,如果没有明秀,以你的容貌才情,公主怎会看不上?”

  如果没有顾明秀……

  “娘,二姐……”顾耀晖走了进来。

  齐氏皱眉:“阿耀,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我来看看二姐。”顾耀晖道。

  是夜,紫竹院的灯一直亮到卯时。

  接下来的几日,顾红英出门访亲,顾明秀为了瞒住卢氏,并没再提起亲事,顾知远见她不闹,也乐得耳根清净。

  难得的是,顾兰慧也没闹腾,象不知道这件事一样,倒让顾明秀感觉奇怪。

  二房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太平静,凡事反常必有妖。

  果子酱做好,顾明秀让阿蓉送了一坛去寿安堂,两坛送去顾红英住的云松院,一坛送给卢氏,再一坛自然要送给顾炫晖。

  可阿蓉回来道:“大爷出去了,跟前也没带个人,好奇怪啊。”

  顾明秀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出门访友了。”

  阿蓉道:“也是,自书院回来都大半个月了,大爷一直关在屋里苦读,很少出门,出去走走松活松活筋骨也是好的。”

  顾明秀脸色一凛,问道:“今儿初几?”

  荆娘正好沏了茶出来:“初十啊,您是初三的生辰,才过去几天呐。”

  顾明秀脸色大变,起身就走。

  阿蓉道:“小姐这是要去哪儿?”

  顾明秀衣服都没换,着穿红色紧口对襟掐腰短衣,下着红色罗丝百褶裙,拎着就跑。

  阿蓉一道追出来,顾明秀问道:“大哥出去多久了?”

  阿蓉:“不到一刻钟。”

  顾明秀一路急跑到前门,扯住门房阿兴问:“大少爷是骑马还是坐轿?”

  “是马车!”

  顾明秀怔住,怎么是马车?

  不管了,转身去马厩,一撩裙摆,跃上马就冲了出去。

  阿蓉被扔在大门口,气喘吁吁地喊:“您小心些。”她不会骑马,只能干瞪眼,若是让老爷瞧见,又会挨骂,老爷最不喜小姐骑马了,还是这身穿着。

  顾明秀也知道顾知远不喜欢她骑马,可她顾不得这些,一路狂奔。

  前世正是今日,顾炫晖出门访友,骑马在柳条街与人相撞,摔断了右腿,议好的婚事也跟着告吹。

  原本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少年,自此意志消沉,终日沉缅于酒色。

  既然重生了,就不能再让这件事发生,一定要阻止。

  一路策马疾奔……

  一口气跑了两条街,还好,那辆黑丝绒马车就在前面,鞭子一扬,马儿疾弛如电。

  行人只见一阵风过,红装女子英姿飒爽地拦在县令府马车前。

  车夫阿举拉紧缰绳才制住马车,恼道:“有病啊,知道车里的是谁吗?”

  顾明秀鞭子一指:“我哥可在车里?”

  车夫这才看清是她,愕然道:“大……大小姐,小的不知是您……”

  顾明秀懒得理他,翻身下马掀开车帘子,顾炫晖瞪大眼睛:“阿秀,你干嘛?”

  顾明秀跳上马车:“阿举,前面左拐。”

  “我去聚仙楼,前面右拐才是。”顾炫晖皱眉道。

  “我去宝银斋买耳环。”

  顾炫晖看了眼车外的枣红马,不赞成道:“买首饰让阿芙陪你坐轿去,怎么骑马就出来了,小心爹又罚你。”

  顾明秀挽住他的胳膊,歪靠着他的肩道:“所以啊,我跟哥一道坐马车去。”

  “我可没时间,乖,别闹了,哥真的有事呢,让阿举送你回去。”

  “哥……”顾明秀一撇嘴,微仰起清丽的小脸,眼中水气弥漫。

  顾炫晖吓到:“作什么哭啊?还为前儿的事生气?不是我说你,你是嫡出,别跟兰慧一般见识,没得作践了自个的身份。”

  说着拿帕子替她试泪。

  顾明秀心中一暖,摇着他的手撒娇:“哥,陪我去好不好?”

  顾明秀是烈性子,又同卢氏一样好强,挨骂挨揍再委屈都强忍着,鲜少在人前哭,几时见她这般娇软过?

  顾炫晖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柔声道:“都是大姑娘了,哭什么,陪你去就是,喜欢什么哥给你买。”

  顾明秀破涕为笑。

  “哥哥是出去访友么?”

  顾明秀前世只知道顾炫晖会出事,为何出门并不清楚。

  “妹妹可知静安先生?”说到这个人名字的时候,顾炫晖眼中有光,带着向往和崇敬之色。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