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王妃有毒邪王追妻要小心

王妃有毒邪王追妻要小心

柳碧落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柳碧落和赵司林的古代言情小说《王妃有毒邪王追妻要小心》,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前世的柳碧落错把真心付他人以至落得惨死结局,而柳碧落到死才明白自己讨厌的赵司林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如今她重活一世,看柳碧落在复仇的同时如何应对邪王赵司林的热烈追求....

更新:2020/11/05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柳碧落和赵司林的古代言情小说《王妃有毒邪王追妻要小心》,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前世的柳碧落错把真心付他人以至落得惨死结局,而柳碧落到死才明白自己讨厌的赵司林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如今她重活一世,看柳碧落在复仇的同时如何应对邪王赵司林的热烈追求....

免费阅读

  李妈妈?”

  见她这样迷糊,被唤做李妈妈的婆子不屑的上下看了看她,哪里有半分小姐的样子,于是开口讥讽说道:“三小姐可想开了?”

  这句“可想开了?”如雷击一般,醍醐灌顶,瞬间唤醒了她所有回忆,本还在迷惑的柳碧落,瞬间明白,她,她竟是又回到了年少之时!回来了!而这句想开了,便是上一世逼得柳碧落迎着公孙晓梦进府做平妻的关键话语。

  稍稍停顿,柳碧落抬眸定睛眼中带了几分坚定。

  懒懒地看了几眼自以为是的李妈妈,又看向她身后被骂的那丫头,儿,那丫头捂着半侧脸颊,明显的看出刚刚经受了这个李妈妈的毒打。

  柳碧落叹了口气,跟着自己原来是这样委屈,微微张口,毫不留情地对着始作俑者说到“李妈妈失言了,不过一妾室,府里指了人与侯府商议便是,要我看开什么?”

  李妈妈听到他如此说,顿时急得满脸通红,尖声说道:“呦,这么好一顿闹,难不成只是您三小姐疯魔了?”

  柳碧落听闻此话,立即冷冷的看向她,她生前最恨的,便是“疯魔”二字。

  被柳碧落瞧得浑身打冷颤,但李妈妈依旧不依不饶,“三小姐可不要不知好歹,人家表小姐出身将军府,是侯府定下的正妻,您能嫁去做个平妻,还是如今侯府夫人首肯,已是给足了咱们府中颜面,三小姐您可莫要贪心了。”

  柳碧落惊了,原来,这和他经历的那一世不同,这一世的公孙夫人,竟有如此大的胃口,先将那公孙晓梦配了正妻,还想她嫁去做妾?这美梦做的真的大。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柳碧落“真诚”的看着李妈妈“李妈妈,是我才疏学浅了,我自小被送入庄子里长大,没见过世面,要不您教教我,这豪门大户家的女子,如何去与人做妾室?”

  李妈妈闻言,额上冒了冷汗,她不知,这从乡下来的粗野小姐,竟如此伶牙利嘴,讪讪笑了笑,心中斟酌了很久,这才开口:“三小姐恐怕是误会了什么,三小姐嫁过去,是平妻,这平妻不算妾室的,而且是侯府夫人特意前来说明的。”

  “这样啊,那我要多谢夫人了。”柳碧落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是,夫人既特意寻了这平妻之位与我,那她定知道,为人平妻不能登户入册,待到百年,只剩一方牌匾,且处处落人下首,这与做妾有何分别呢,夫人确是好心,只是我是豪门大户的女儿,做妾实是有损我家颜面,请夫人另寻他人吧。”柳碧落笑的诚挚,趁着李妈妈无言以对正想怎么应对之时,给莺儿使了个眼色,莺儿心领意会,要转身悄悄退出门去,躲了这尊瘟神。

  李妈妈自视夫人亲信,且便专门被夫人指到这院儿里,好生“伺候”这位三小姐的,本就傲的眼高于天,这会又仗着得了夫人势头,李妈妈在这院中和主子无异,何时受过这等的挤兑?如今被柳碧落明冷嘲热讽,顺带给他扣了不小的帽子,她恼羞成怒,但三小姐是主子她无法发脾气,只能找个替罪羊。

  见莺儿要退走她坚决不肯,开始撒泼,全然不顾柳碧落这个正经的主子,指着莺儿便破口大骂道:“你这小蹄子,不过一眼瞧不见你便要偷懒,如今夫人与侯府来的侍郎夫人都在前头等着,你还不快与小姐梳洗!送小姐去见客!”根本不把刚刚柳碧落的话不放在心上,强行要行使她的威严。

  莺儿得罪不过只得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应了句“是”,尽管委屈得眼中满是泪珠,还是扶着柳碧落转身去内室更衣。柳碧落不想为难莺儿,就跟着她去了。

  李妈妈眼见如此,以为自己三小姐还是怕自己的话,脸上带了些得意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地放言:

  “三小姐这便对了,如今表小姐已有身孕,身份自然要贵重些,来日您嫁过去,也是正妻,旁的不说,脸面也是有的,奴才斗胆劝您还是莫要连这脸面都不要了。”

  更衣室内,柳碧落懒懒地由着莺儿帮她穿上了艳紫色的双花对襟。对着门外聒噪的声音来了一句:

  “李妈妈若来来回回只有些废话可说,便还是滚出去的好。”

  李妈妈脸上一阵青白交加,这种羞辱她何时受过,但最后也只从牙缝里挤出句话来。

  “三小姐可别嚣张得太早,您那伯爵公子不过只是一人来,那伯爵府咱们也不敢妄加猜测不是?”

  柳碧落听到这个不禁失笑,这李妈妈,也真是蠢,三两句话,便将伯爵公子到府中求娶她之事捅了出来。

  李妈妈说完之后意识到失言,慌慌张张地瞧了瞧屋内,见她没做反应,心下猜想也许是没听懂,这才放下心来。立刻想逃走“小姐既不想瞧见老奴,老奴便退下了。”说着快步走出了院子。

  听见李妈妈走了,柳碧落脸色好转,伸手将身上艳丽的对襟脱下,扔到了莺儿手里。

  像是想到了什么,柳碧落突然拿起镜子看,铜镜立刻浮现出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来,不堪入目。

  “去打盆水来。”柳碧落无奈地吩咐,让莺儿伺候着帮忙洗掉了满脸脂粉。

  薄薄上了些淡妆,柳碧落如今显的清秀许多,在天下不算绝色,却也称的上是位秀丽佳人。

  莺儿替她梳理好发鬓,轻轻笑着说道:“小姐如今总算有些朝气,那些个脂粉涂在脸上,未免显的太过艳俗,也被他们嘲笑了去。”

  柳碧落笑笑,轻轻抚摸莺儿的脸,温柔的开口问道:“还疼吗?”

  莺儿摇了摇头,眼看眼眶中的泪水就要滚落,却仍旧笑着开口,“小姐不用担心,已经不疼了。”

  柳碧落起身长叹口气,摇了摇头对莺儿说道“找件素静点的衣服吧”莺儿去衣柜中找了很久才费力翻出一件湛青的素色对襟,轻轻替她换上。

  现在站在在镜前,看着其中绰约身影,柳碧落也有些恍惚,她好像从未穿过如此素雅的衣服。

  上一世公孙氏对她看似宠溺大度,平常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不曾断过,如今看来,公孙氏送的都是些不合年纪的俗物,奈何上一世的她将那种好看做珍宝,爱屋及乌,也穿戴了这些,平白惹人笑话,嘲笑她这乡下来的不懂风雅。

  整了整衣衫,不带有丝毫的扭捏做作,柳碧落带着莺儿自屋中走出,快步去了前厅。

  一路上,府中不少下人瞧见她如此大步流星的模样,具都捂着嘴,窃窃私语,面带嘲讽,更有甚者待他离开在他身后大喊村姑。

  柳碧落眼神冷冷地扫过众人。口中利落的吐出一个字“滚。”

  当场的下人均都变了脸色,这是哪来的野丫头,不过是乡下长大的,还有脸在这骂我们滚,不过是即将做妾的罢了,这么不懂规矩,到了神武侯府,指不定怎么被欺负呢,哼。心中这么想着,他们眼神传递,恶意凸现。

  身后莺儿也有些忧心,刚要开口,却被柳碧落打断。

  “从出生,人便已分三六九等。这些人本就该知道,我是小姐,他们不过奴仆,我可以随意发配他们,但绝无在我眼前耍脾气的道理。”

  刚到前厅,便见众人坐在一起商讨婚事,她柳碧落和赵司林的婚事,哦对了,还有他那个表妹,第一绿茶公孙晓梦。

  这边坐在上座的侍郎夫人赵燕云见她直冲冲的过来,也不问好就那么坐了下去,便抬了抬眼向柳碧落那边看去,心中暗道这三小姐果然人如其名,乡下来的,没有半分礼数,脸上充满了嫌弃和不悦。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