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瞎夫相命

瞎夫相命

月华洒荣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阎嫣和鲁敬的灵异小说《瞎夫相命》,作者是月华洒荣,小说讲的是阎嫣因极度缺钱,决定给陌生男人鲁敬生孩子,没想到雇主鲁敬竟要求阎嫣自然受 孕,阎嫣看到鲁敬帅气的脸庞后果断同意,可阎嫣没想到自己怀孕做检查时,肚中的宝宝吓晕了所有人....

更新:2020/11/17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阎嫣和鲁敬的灵异小说《瞎夫相命》,作者是月华洒荣,小说讲的是阎嫣因极度缺钱,决定给陌生男人鲁敬生孩子,没想到雇主鲁敬竟要求阎嫣自然受 孕,阎嫣看到鲁敬帅气的脸庞后果断同意,可阎嫣没想到自己怀孕做检查时,肚中的宝宝吓晕了所有人....

免费阅读

  我没想到在这看到他,沙哑着嗓音回了他一句,“我是。鲁……鲁先生,你怎么在这?”

  我说话间,也连忙转身去看,发现鲁瞎子今天戴了一副墨镜,可怕的眼一遮,显得他五官立体,还有几分神秘的酷帅感。他没有穿那身黑衣,而是穿了一件格子衬衣,下身是黑色西裤,脚上穿的一双黑皮鞋擦得锃亮。整体来看,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穿戴还是很整洁干净的。可见,他身边人把他照顾的很好。

  他现在身边还跟着一个瘦干干,满脸是痘坑印的小伙,应该是给他领路的人。

  鲁瞎子这会正低着头,微微侧耳朝我这方向听声。听我说完,回问了句,“你身边有人出事了?”

  我听他这么一问,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我堂姐她被猫挠了,发了好多天高烧,现在恐怕……恐怕不行了。”

  在我哭的时候,一旁的老中医打量完鲁敬一眼,就赶忙迎上去打招呼了,“呀,鲁敬大师,你怎么出门了?”

  原来这个瞎子叫鲁敬。看得出,这个老大夫也认识他,并且还对他很尊敬。

  鲁敬也厉害,虽然看不见,但一听到老中医的声音,就认出他来,“张大夫,那姑娘还有救吗?”

  张大夫闻言先是有点懵,随后像是想起来我和我堂姐,连忙转头扫了板车上我堂姐一眼,回了句,“哎,这大闺女瞳孔都放大了,恐怕是没救了。”

  一听张大夫再次宣布堂姐的死亡,我哭的更是厉害。这会满脑子都是回家后,二婶看到堂姐不在后,那悲痛欲绝的场面。

  自从奶奶死后,我们家的亲戚,就只有二婶和堂姐还和我们家往来。我和堂姐的感情也自是不用说,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现在她就这样死了,我真如剜心一般悲痛。

  “林六,快扶我过去。”鲁敬喊了身旁的小伙一声,随即那个小伙就把他扶到了我身边。然后就见鲁敬咬破自己的中指,躬身摸索到我堂姐的脸,再将沾血的中指点了我堂姐的额头一下。

  我见状,止住哭泣,忙问他在干什么,鲁敬没回答我。而表情凝重的,将苍白的大手捂在我堂姐的脸上,嘴里叽叽咕咕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张嘴还想问他,却被他一旁的小伙给拉开了,“妹儿,我师父是在想法救你堂姐,你别捣乱。”

  我没想到鲁敬这奇怪的举动,竟然是在救我堂姐,我很是惊讶。张大夫不是说我堂姐已经没救了吗?这鲁瞎子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林六,快拿把糯米给我。”在我正纳闷的时候,鲁敬突然朝林六吩咐道。

  林六就拉开了随身背的背包,从里面的一个布袋子里,掏出一把像是红色的染料染过的红米,递到了鲁敬的手中。

  鲁敬看不见,接过米时,有很多洒到了地上。他也不在意,而是抓到一把红米之后,猛地洒到我堂姐的脸上。

  洒完,鲁敬突然身子一晃,似是要摔倒。林六见状,连忙过去从后面扶了他一把。

  鲁敬站稳身子后,浓眉一拧,“成不成,看事主了!”

  话末,本敷在我堂姐脸上的大手猛地收了回来。

  他这手一收,我的目光自然就移到了我堂姐的脸上,只见沾了红米的她,眉头突然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几粒米就顺着她眉毛抖动间,掉落下来。

  看到她动眉毛,我又惊又喜,忙跑过去喊她,“凤姐!”

  她似乎听到我喊她一样,眉头拧的更紧,眼瞳隔着眼皮也转动了几下,鼻尖呼出了一点微弱的气息。虽然她没醒,可看到她还活着,我兴奋极了,忙喊张大夫过来看。

  张大夫也好奇的凑了过来,拿起我堂姐的手,给她重新把了一下脉。把完脉,他惊愕的看着鲁敬道,“鲁大师,你做什么了,怎么这闺女脉象一下又有了?”

  张大夫问的,正是我也想知道的,这会好奇的看向鲁敬。

  鲁敬没回答他,他身旁的林六倒是问张大夫有没有创口贴,说他要给鲁敬包扎一下中指的伤口。张大夫忙说有,领着林六进了诊所,给鲁敬找创口贴去了。

  而我这会也回过神,凑到鲁敬身边,“鲁先生,你怎么突然来这了?刚才你又是用的什么方法,把我堂姐救回来的?”

  我现在对这个瞎子越来越好奇了。

  鲁敬听到我的话,微微朝我这边低下头,“我来这,是算到你有事儿。至于刚才救你堂姐的方法,对于你这种唯物主义的大学生来说,太过荒谬,还是不说的好。”

  我不笨,所以他这话我听明白了。就是他过来,是算到我有不好的卦象,然后就急急忙忙赶过来救我了。至于刚才那一系列操作,可能是涉及到迷信的东西,他知道我不信那些东西,因此,也就不打算和我解释了。

  虽然,不知道我堂姐活过来,是不是他刚才那一系列谜一般的操作弄的,但单凭他算到我遇到事情,赶过来这事,我就已经很感动了。这会抬头仔细打量他,近距离下看他,我才发现,他虽然脸色苍白,但皮肤细腻,鼻高嘴薄的,不看眼睛的话,真的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可惜了!

  “你在看我吗?”他突然问我。

  他是真瞎吗?怎么知道我在看他?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忙低下头,朝他道谢,“鲁先生,不管怎么说,今天您能特地赶来帮我救堂姐,我很感动。谢谢!”

  他听到我这话,却无所谓道,“你也别感动,我只是不想你前,出什么事儿,不然我的钱不白瞎了吗?”

  原来是这样……

  他提到这事,我有点失落,轻声“哦”了一下。

  就这样我和他尴尬的站在板车旁呆了一会,林六就拿来创口贴,给鲁敬包扎了中指的伤口。

  见他弄完,我想想还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鲁先生,你知不知道我堂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鲁敬没有立马回答我,而是问了我堂姐的生日。我连忙告诉他。他听后,就抬手掐着指头给我堂姐算了算,结果,没算多会,他就停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我见他表情不善,心揪了起来,“怎么了?”

  以前我是不信算命的,可鲁敬之前给我算的那些,都验证了之后,我开始相信他的占卜术了。

  “林六。”他没有回答我,却转头朝一旁的林六方向吩咐道,“去帮她买地四宝吧。”

  地四宝是什么?

  林六闻言,脸色暗淡下来,随即目光移到我堂姐身上,“师父,刚才你都破大招了,还不成吗?”

  “这个东西,是来报仇的,有理有据,不死不休。我……我恐怕搞不过他。”鲁敬叹了口气,一脸烦躁的表情。

  我这会听他俩谈话,算是听出一点眉目来,“你们说的不会是我堂姐吧?她醒不过来了吗?”

  鲁敬转过头,没回答我。我就看向林六。

  林六朝我同情道:“妹儿,你姐怕是“吃了酒糟的耗子碰上饿猫--在劫难逃啊!”哎,你还是快给我点钱,我去帮你买地四宝吧。”

  我这会哪有心思给他钱买什么地四宝,而是转过身,蹲到板车边哭喊我堂姐的名字,希望把她喊醒。

  哪知,我哭了没一会,我堂姐突然“呃”一声,倒吸了口气,脚一蹬,头一歪再没了进气!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