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梦回金枝欲醉

梦回金枝欲醉

李家二狗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宋初和宇文乾的古代言情佳作《梦回金枝欲醉》,是由作家李家二狗所写,小说讲的是宋初原以为辅佐的夫君在登基那天,也会是自己当上皇后那天,可没想到竟成了自己死期,宋初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回到十年前,看宋初会用怎样的方式打脸渣男贱女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宋初和宇文乾的古代言情佳作《梦回金枝欲醉》,是由作家李家二狗所写,小说讲的是宋初原以为辅佐的夫君在登基那天,也会是自己当上皇后那天,可没想到竟成了自己死期,宋初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回到十年前,看宋初会用怎样的方式打脸渣男贱女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免费阅读

  门口一阵喧哗,云晓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曹主管,您怎么来了!”

  曹川?

  宋初的记忆中浮出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曹川和宋芊芊母女俩的关系可谓是异乎寻常的好。前世的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似乎两人都是吩咐曹川完成的。他虽然表面上效忠于宋进贤,可是实际上早就已经被宋芊芊母女两个掌控了。

  如果能将曹川收归己用,岂不是等同于断掉了宋芊芊母女俩的一只臂膀?宋初心中一动。

  现在的她虽尚还弱小,但是收拾这样的人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前世这种人她见识得实在太多,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可以为了任何人效命。宋初缓慢地弯起唇角,冰冷地笑了起来。

  宋初心中打定主意,快步走出去。

  “曹主管,”宋初脸上带着些许端庄的笑意,“您可是大忙人,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又转过头吩咐云晓,“快请曹主管进去,泡杯好茶给曹主管。”

  “不必了!”曹川肥胖的脸上带着三分笑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的宋初。“四小姐,老爷说了。这里虽然幽静,却是有些潮湿了,不大适合居住。老爷命人将淑兰院打扫了一下,四小姐看什么时候搬过去比较合适?”

  宋初一眼瞟见曹川身后跟着的几个汉子,不由得微微笑起来:“曹主管连人都已经找来了,又何必问我?”

  曹兰一怔,脸上的肥肉有些不安地抖动了两下。他的确是自作主张了一些,但这毕竟是老爷的意思,想必宋初也不会拒绝。

  明明面前只是一个尚未及笄,甚至连亲生母亲都已经去世了的小娃娃,他却总有种面对府中的大夫人的感觉,一样地深不可测,让他心中生寒。

  曹兰谦卑地低下头,解释道:“小姐莫怪,这也是老爷安排好的。老爷道是四小姐虽然思念四姨娘,可也莫要伤心过度了。想着让小姐尽快换个新居,赶快的高兴起来才好,淑兰院如今风景正美,小姐去了定然不会失望的。”

  “这样也好,我便要多谢曹主管了费心。”宋初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似乎闪着微微的笑意,“曹主管,请便。”

  他方才放下心来,转头对着身后的汉子道:“都小心着点儿,免得碰坏了四小姐的东西!”

  身后的汉子们答应着,曹川的手心里突然被塞进来一个硬硬的东西。熟悉的手感让他一怔,随即收入袖中,讨好地对着宋初笑起来。

  “四小姐,这怎么使得……”

  宋初眼眸亮如明星,竟使人不敢直视:“曹主管只管放心拿着就是了。平日里也没少让主管费心,这只是小小的谢礼罢了。”

  曹川喜笑颜开,“哪里哪里,日后若是有需要奴才去做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奴才必定竭尽全力。”

  云晓无意间望见,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小姐的月例早就被暗地里扣得不剩什么,平日里想要加个菜都是捉襟见肘,现在怎么拿得出银子来给曹主管?

  宋初微微一笑。四姨娘去世前给她留了一小笔银子,虽然不多,但是必要的打赏还是省不得的。尤其是这样得力的奴才,看似卑微,实则手眼通天,本事不容忽视。

  曹川办事速度的确极快,也难怪宋进贤将他看的很重。两个时辰之内已经将新居收拾得妥妥帖帖,安排宋初住了进去。

  搬到新居,云晓兴奋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擦拭过一遍,她却连半点喜悦的心情也无。这宋府表面上平静无波,可是谁知道此刻又有多少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宋初缓缓推开窗户,定定地看着窗外的一棵桃树发呆。

  正在干活的曹川从窗外对上宋初的目光,只觉得一向不受宠的四小姐竟给人一种清冷高贵的感觉,不由心里一跳。这相府,恐怕又要不平静了。大夫人定不会容下她,只是不知道这年方十三的四小姐又要怎样应对?

  曹川想着,满脸堆笑向前道:“四小姐,按惯例您身边是该有四个大丫鬟服侍的。您什么时候有空去挑,还是我替您挑了送来?”

  宋初扬起细细的眉毛,淡淡地笑了笑。“我一向是信得过曹主管的,这些事情我也不懂,还是交给您替我打理吧。”

  曹川心中一喜,恭声道:“是。”

  “小姐……”眼看着曹川走远了,云晓有些急切地道。小姐莫不是糊涂了,怎能把这样大的事情交给没打过交道的曹主管?

  “无妨。大夫人想要在我身边安插人手,有的是手段,咱们防不胜防,还不如卖给曹川一个人情。趁此机会正好也让曹川也看清楚,站在谁的身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宋初神情冷下来,淡淡地道。曹川吃硬不吃软,她的手段必须要让曹川见识到才行。

  傍晚时分曹川果然遣人送了几个丫鬟来。

  领头的丫鬟显然对府里的事情了如指掌,一进门便笑道:“四小姐,奴婢是府里的翠竹。曹主管说是让您挑些可心如意的,便遣了我们来。”

  宋初笑笑,温和地道:“那我可要多谢谢曹主管了。”

  宋初一排看去,丫鬟多是面生的,便看着挑了几个看起来机灵一些的,留在屋子里。

  结束的时候翠竹却不肯走,对着宋初拜了一拜道:“曹主管说了,翠竹今日若是没有被小姐挑上,今日也就不用回去了!”

  宋初怔了一怔。

  没想到她竟会主动提出来留在自己身边,不晓得这又是谁的手笔呢?宋初不着痕迹地笑了笑。不管是谁,这样的一个大礼她笑纳了。

  “那你就留下来吧。”

  “是。”

  宋初看着这一排面生的面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规矩,便让她们先散了。

  调-教人的事儿,须得慢慢来。

  与此同时,宋芊芊精致的屋子里却是一片狼藉。名人书画,前朝瓷瓶……散落了一地,不时有碎裂的声音传来。

  宋芊芊此刻脸上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狰狞,再也不复人前的端庄温婉。明明只是一个卑贱的庶出,爹爹竟然会对她另眼相看!明明她是天命之女,明明她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那贱蹄子有什么,凭什么敢这么做!

  这贱人自从上次被爹爹打了以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竟也敢学起大家闺秀的做派来。更让她气愤的是,她竟然做得丝毫不差!她怎么能?她怎么敢!

  宋芊芊的威严,绝不容许他人挑战!

  一个面生的小丫鬟轻手轻脚地走来给宋芊芊收拾东西,生怕哪里做得不周到使得大小姐生气。宋芊芊不经意间瞟了小丫鬟一眼,脸色却更加阴沉起来。

  这贱人,长得居然和宋初有几分相像!

  “你是新来的?”高高在上的美丽的大小姐眉梢也不曾抬动,淡淡地问道。明明是普通的一句话,不知怎的小丫鬟却感到了一丝危机,想到了刚进府的时候姐姐曾经告诫过她的话。

  府里的大小姐,可不是个简单的货色,莫要与她有更多的接触!

  小丫鬟忐忑不安地道:“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是上周来的,今日该着奴婢在屋里服侍您。”

  宋芊芊唇角泛起一丝冰冷的微笑。“服侍?”她转过头,发上那支冰冷的金钗上闪过一丝寒光。

  “既然是要服侍我,,又离我那么远做什么?到我身边来。”宋芊芊微笑得近乎完美,小丫鬟的身躯却是瑟瑟发抖。

  “小姐……”丫鬟猛地朝着宋芊芊跪下,“小姐,是奴婢的错!求您饶了奴婢吧!”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她心中升起一阵莫名的快感。就好像,此刻跪在地上的人不是这个不知名的丫鬟,而是宋初一般。

  “起来吧。”宋芊芊有些厌恶地轻轻抚了抚手,曼声道:“我看你倒是合我眼缘。从今以后,你就在我身边近身服侍,升为一等大丫鬟。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大小姐的话,奴婢叫云锦。”不知怎么的,云锦心中极不踏实,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般!明明是喜事,可她身上只觉得寒意阵阵。

  宋芊芊诡异地一笑。

  云锦?倒是一颗好棋子,也许关键时刻还能发挥点儿作用……

  宋初早早地起来梳洗。

  前世里她的祖母林氏尽管对她不冷不热,但是心里对她还是很维护的。宋进贤一向对祖母敬重有加,因此她在嫁给宇文厉之前,也算是得了林氏的多次庇佑。

  宋初也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报答祖母。只是后来她嫁出没多久,祖母就去世了,根本没来得及好好报答她。

  也许,这一世她可以稍稍弥补一些吧。宋初轻轻叹息,唤了昨日新来的丫鬟进来。

  “我今日要去见祖母,给我挑件庄重些的衣服。”

  小丫鬟还算机灵,没多久就拿了一件暗红的来。宋初瞟了一眼,虽然颜色有些显老,但就这样她也已经很满意了,便点了点头。

  “就这件吧。”

  她没什么华丽的衣服,每年府里的布料发到她这里的时候都只剩下了几匹早已过时的旧料子。能有这样一件上得台面一点儿的衣服,宋初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和云晓走在路上的时候不断有隐晦的目光投来,宋初仿佛不觉一般坦然地走在路上。

  迎面一个和她梳着一样发髻的女孩子撞入她的视线,满脸敌意,身后跟着两个丫鬟。是二夫人的大女儿宋蓉,宋初心下了然,前世宋蓉帮着宋芊芊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看来这一世还是要与她为敌了。

  “呦,这不是四妹吗?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宋蓉似乎不好意思地掩嘴一笑,“对了,我忘了,昨晚四妹在宴会上大放光彩,就连大姐都要让你几分呢,当真是让人羡慕啊。”

  不愧是二夫人的女儿,将二夫人的心机和嘴皮子学了个十成十。可是二夫人和宋蓉到底是低估了大夫人的狠心程度,最终宋蓉也只是被草草嫁给了一个花心的将军,根本不得宠爱。

  宋初沉默,心中冷冷一笑。垂下长长的眼睫毛,随手自身边轻轻拈来一朵粉色花瓣。

  “二姐看见了吗?这花儿是爹爹专门从南疆移植来的。据说只能开一周,闻之可令人忘忧,但是一周之后就要凋谢。”

  宋蓉闻之不免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不耐。

  “没学问还敢学大姐咬文嚼字,当真不嫌丢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花儿最美丽的时候甘愿被人利用,一旦过了最美丽的时辰却要沦为花泥,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宋初低声道,表情惋惜,好像是在说一个与她无关的故事一般。

  宋蓉神色大变。

  她一向和宋芊芊十分交好的样子,可实际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没错,她马上就要及笄了,自然要为自己做打算。大夫人承诺了可以让她好好选择,这也是她心甘情愿成为大夫人的棋子,为大夫人做事的原因。

  没想到,这个宋初不显山不漏水,却是轻易地看穿了她的想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蓉声音里强行压制着怒火,还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恐惧。她转身走得极快,似乎连和宋初说话的目的都忘了。

  宋初望着宋蓉的背影,淡淡一笑。她只是好心给宋蓉提个醒而已,至于信与不信自然要由宋蓉自己做决定。究竟是给他人做棋子,还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宋初相信宋蓉一定会选择后者。

  她不相信宋蓉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旦在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也许在未来就会出现重大的变数。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