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隐婚蜜爱宠上瘾

隐婚蜜爱宠上瘾

大黑猫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席沐安和简文墨的总裁言情佳作《隐婚蜜爱宠上瘾》又名《暖婚蜜爱:总裁老公一宠成瘾》,作者是大黑猫,小说讲的是席沐安和简文墨意外缠绵一夜后,她原本只想筹集母亲医药费,怎料却被简文墨缠住不放,在一场交易之下,席沐安成了简文墨三年的合约妻子,看契约婚姻下的席沐安和简文墨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席沐安和简文墨的总裁言情佳作《隐婚蜜爱宠上瘾》又名《暖婚蜜爱:总裁老公一宠成瘾》,作者是大黑猫,小说讲的是席沐安和简文墨意外缠绵一夜后,她原本只想筹集母亲医药费,怎料却被简文墨缠住不放,在一场交易之下,席沐安成了简文墨三年的合约妻子,看契约婚姻下的席沐安和简文墨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我怎么会养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女儿。”

  啪的一声巨响,耳膜嗡嗡嗡的作祟,沐安被打的酿跄几步,嘴角有丝丝的血丝。

  这个耳光的力气太大,牙齿磕碎了嘴唇,同时碎掉的还有心里那仅存的一点亲情。

  疼吗?

  疼的想哭。

  可是她不会哭。

  这里没有人会怜惜她的眼泪,这些人只是想要看她的笑话。

  席耀辉恨不得从来没有过她这个不听话的女儿,而丁慧珍那更是巴不得她跪下来,求她老人家给她席沐安一条活路。

  她丁慧珍就是喜欢看她们母女两个人的笑话,恨不得把她们母女折磨死了。

  这样她才能完全的放心。

  求她吗?

  不会了。

  因为心里知道,不管她怎么做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既然这样,那就玉石俱焚吧!

  这一次哪怕是和母亲一起死了,她都不会再求面前的这几个人。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无情无义,还不如一个畜生。”

  “你!”

  席耀辉再次扬起手,眼看着又要动手,沐安却仍旧在笑着。

  “打啊,最好是把我打死了,这样你就可以当成从来没有过我这个女儿!”

  “你别以为我不敢!”

  席耀辉的手狠狠的收紧,心里气,眼里也是一片的火。

  可是这手却是扬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来,不知是在犹豫什么,好一会才闭了闭眼,冷声道,“果然,你跟你妈一样的无可救药。”

  “你才是!”

  沐安大吼。

  那一刻胸口别闷着,却又歇斯底里的想要吼出来。

  明明就是他错了,凭什么还要侮辱她的母亲?

  “席耀辉,你才是最无情的人,你才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明明不想哭的,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的落下。

  面前的人到底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有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的情感呢?

  她一直奢望的,却也永远不会得到的父爱,在多年之后的今天,也该梦醒了吧!

  “我无情?她背叛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曾经是怎么对她的?现在受不了了,让你回来在我面前申诉她的委屈来了?那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一直要找了你丁姨,因为是你妈背叛我在先,这些年来我一直支付她的医药费,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宽容!”

  冷,窒息的冷。

  当心彻底的冷下来的时候,那一刻以为自己会窒息的死去。

  “原来,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她对你的感情,甚至去调查一下真相仔细的回想回想她的话都不愿意,既然如此就当是我设计席沐西好了,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就是讨厌她讨厌丁慧珍,我恨不得她们都死了,我就是这样狠毒,和我的妈妈一样狠毒,我们没有你们高尚,可以了吗?你满意了吗?”

  最后四个字,嗓子吼到了撕裂。

  这些年的委屈,这些年的隐忍不发,这一刻都随着这歇斯底里的怒吼,发泄了出去。

  痛到麻木,也就不会痛了。

  含着笑转身,却在转过去的刹那,看到那沐浴在阳光下,仿若太阳神一般的男人。

  他不知何时出现,此时那双眼瞳深邃的看着她,深沉的脸上好看的眉微微的拧起,似是生气,又似是心疼。

  “过来!”

  简文墨淡淡的开口,插在裤兜里的手缓缓的抬起。

  这突来的声音,让原本把目光聚集在席沐安身上的人,陡然间朝着声源的地方看去,见到简文墨的那一刻,一家子的人都怔住了。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还来这里做什么?

  丁慧珍怔了几秒,随即快速的反应过来,不等席耀辉开口,就快速的冲过来。

  “简少,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昨晚对沐西做了什么?”

  沐安的手接触到简文墨的刹那,不等她反应,简文墨就快速的握住。

  对于来质问的丁慧珍却仿若未闻。

  抬手拭去沐安脸上的泪,可那眼泪就像决堤的水,擦了依旧不停。

  “哭什么?”

  简文墨有些不耐的说。

  沐安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此时,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她宁愿和简文墨离开。

  这个男人调查她,欺负她,却不会让她感觉那么的绝望和窒息。

  至少在他面前,她只要听话,他不会千方百计的不让母亲手术。

  “站住!”

  眼见着简文墨要走,丁慧珍大着胆子拦在简文墨的面前,“简少,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昨晚沐西在你那里发生了什么?”

  丁慧珍紧咬着不放,席沐西一听这话顿时哭的更大声。

  席耀辉虽说知道简文墨不能得罪,可是毕竟涉及到自己的女儿,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不能就这样让人欺负了去。

  “丁夫人想听?”

  简文墨微眯起眸子,眼里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回头扫了一眼哭的泪人似的席沐西,那笑越发的带着一抹冰寒。

  “既然夫人想听,我就如实的告诉你,我简文墨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

  简文墨边说,边接过冷易递过来的纸巾,细心的擦着沐安脸上的泪,同时漫不经心道:“我本来是约了我们家安安见面的,结果沐西小姐竟然突兀的出现在酒店,我还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小姨子想疑惑她姐夫,所以大晚上的出现在我房间?可惜,就算是她脱光了,我都没兴趣上她。我简文墨一向不喜欢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东西!”

  “你……”

  简文墨的话可谓是不留情面,看似好说话,却是把席沐西说的颜面扫地。

  丁慧珍愣了两秒钟,简文墨终于收拾好沐安脸上的泪,仿佛是完成一项大工程一样长舒了一口气。

  “在我面前不是挺厉害的?回家就被欺负成了软脚虾?”

  嘴上是责备,可是此时这话听在耳朵里,莫名的暖心。

  的确,比起她所谓的家人,简文墨看着阵仗大,却没有实际欺负她什么。

  眼眶一热,眼瞅着又要哭出来,简文墨忙道,“你要是再给我哭,就别怪我……”

  “噗!”

  听他那有点咬牙切齿却又有点不知所措的威胁,沐安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了。

  “原来你也有怕的。”

  “我怕什么?”

  简文墨没好气的捏起她的下巴,凑近她的唇似是威胁她要是再敢胡说就咬到你哭。 而一旁的丁慧珍看到这一幕,气的面色铁青。

  “席沐安,你果然是故意耍我女儿,你好、好呀!”

  这席沐安和简文墨什么关系,现在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

  要不是关系匪浅,简文墨能给她陪笑脸?

  她至今还没听说简文墨跟哪个女人这么亲密。

  “地址的确是我给她的,那也是她自己要的,腿长在她身上,我押着她去了吗?”

  沐安反问,席沐西一听也急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和梓晨哥哥,我是为了让你们在一起才去赴约,谁想你竟然是个朝三暮四的水性杨花的女人,是我看错你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