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爱上相似的你

爱上相似的你

盼盼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夏诉和傅宁阎的总裁言情佳作《爱上相似的你》,是由作家盼盼所写,小说讲的是夏诉在光芒耀眼时,执着的用各种手段将傅宁阎骗上床,倒追四年后,夏诉如愿成了傅宁阎的妻子,婚后没多久两人便离婚了,夏诉没想到自己几年后在相亲时遇见了前夫傅宁阎....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夏诉和傅宁阎的总裁言情佳作《爱上相似的你》,是由作家盼盼所写,小说讲的是夏诉在光芒耀眼时,执着的用各种手段将傅宁阎骗上床,倒追四年后,夏诉如愿成了傅宁阎的妻子,婚后没多久两人便离婚了,夏诉没想到自己几年后在相亲时遇见了前夫傅宁阎....

免费阅读

  他知道夏诉性子倔,她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可是他想跟傅宁晗在一起,最希望的就是得到夏诉的支持跟祝福。

  如果夏诉不同意,他跟夏诉之间可能永远都会这么僵持着,一边是他心爱的女人,一边是疼爱的女儿,他两者都想要,可夏诉却偏偏逼他做出选择。

  “川哥,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傅宁晗出声,打断了夏志川的思绪。

  夏志川回过神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没事,你们吃饭了吗?我给你买了些你喜欢吃的东西,你饿了可以吃。”

  “我跟阎出去吃了回来的。”傅宁晗笑着回道,刚才看夏志川进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的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她心里暖暖的。

  夏志川对她一向这么体贴周到,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你们出去了?你的腿……”夏志川立刻就紧张起来。

  “没事的川哥,早就跟你说了只是扭伤而已,是你们非要小事化大。”傅宁晗这话可是把一旁的傅宁阎也包含了的。

  就因为她左腿上有旧疾,现在受了一点轻伤,这两个男人就跟她腿又断了一样,有点风吹草动就担心得要命。

  “那晗姐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江舒墨本来也只是来看一眼,跟傅宁晗也不熟,既然人没事儿,他也该走了。

  “走吧,我送你。”傅宁阎说完,不等傅宁晗跟夏志川再说什么,直接就拽着江舒墨出了病房。

  “喂,这么粗暴*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江舒墨毫无形象的被拽出病房,好在走廊上没什么人,不然就太丢人了。

  傅宁阎放了他,也不说话,就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江舒墨一边跟着他,一边整理自己被傅宁阎拽乱的衣服,“我说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啊?那个老男人是谁?你跟夏诉又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他没理由问夏诉,却是可以毫无顾忌的问傅宁阎。

  “你什么时候跟夏诉这么熟的?”想到餐厅里两人坐在一起的画面,傅宁阎停下脚步,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江舒墨挑挑眉,一副“就不告诉你”的欠揍模样。

  “那你问的那些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傅宁阎抬步就走。

  “等等等一下,是不是我跟你说了,你就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江舒墨无赖的拦住傅宁阎的去路。

  两个长相出色的男人在公共场所拉拉扯扯的,这场面还是很有看点的,过往的女性都忍不住把视线黏在两人身上,舍不得拔下来。

  傅宁阎俊脸一沉,快步朝外面走去,“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他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医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江舒墨点头道:“那行,就去刚才那家餐厅吧,你不是正好没吃午饭么?”最重要的是离夏诉的花店近,一会儿谈完还能去跟夏诉道个别。

  “夏诉是我的前妻。”两人在餐厅坐下后,傅宁阎毫不隐瞒的说出了他跟夏诉的关系。

  傅宁阎说这话的时候,江舒墨正好在喝水,接着他“噗哧”一声,一口水全部贡献给了面前的桌子。

  “你说什么?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江舒墨抽了餐巾纸,胡乱的抹了一下嘴巴,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觉得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大学毕业一年后,那时候你在国外。”傅宁阎说完,淡定的喝了一口水,说到自己结婚的事情,跟刚才点菜一样随意。

  “所以你跟夏诉在几年前结了婚,并且已经离婚了?”江舒墨样子很傻的消化了半天才把傅宁阎说的话理清楚。

  傅宁阎点头,“是的。”

  他告诉江舒墨这些,为的就是宣示所有权,让对方离夏诉远点,虽然他跟夏诉已经离婚了,却也不会有江舒墨什么事儿就对了。

  江舒墨兀自唏嘘了一阵,“难怪你会那么积极的代替我去相亲!”说完,他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你姐姐跟夏诉有什么过节?她该不会是误会你跟你姐姐之间有什么吧?”

  江舒墨这纯粹是随口胡诌,却没想到他一说完,傅宁阎的脸色却变了。

  “你刚才说什么?”他有些心不在意,根本没注意江舒墨在说些什么,可江舒墨最后一句话他确实听清了。

  在他记忆中,夏诉想来温婉有礼,即便她不愿意傅宁晗跟夏志川在一起,也不至于对傅宁晗有那么重的敌意。

  难不成夏诉真的以为他跟傅宁晗有什么,所以才那么不待见她的?

  傅宁阎一瞬间想了很多,心里却恍恍惚惚的找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他觉得必须要找夏诉好好谈谈。

  “喂……你饭还没吃呢?你要去哪里?”江舒墨见傅宁阎脸色一变,随即就起身往外走,整个人跟魔症了似的,让他茫然无比。

  “去找我前妻。”傅宁阎头也没回的说道。

  得,人都说去找他前妻了,江舒墨还想去跟夏诉道别的计划,自然要取消了。

  夏诉的心情就跟此刻的天气一样,瞬间阴转多云,分分钟就能下起雨来,她站在花店门口望着天空,一脸郁闷的呼出一口浊气。

  “诉姐,你进去吧,我先把这些盆栽搬进去。”小庄从店内走出来,看到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天气后,提醒了夏诉一句,就自顾自的劳动起来。

  夏诉应了一声后,转身看着门口摆着的盆栽,她看着自己满是伤疤的右手手心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挑了一盆比较小的兰花抱起来。

  只是她还没站直,右手突然脱力,左手没办法掌握一盆装满土的盆栽的力道,她便本能的倾身上去,想用右手手臂的力量去稳住花盆,可她动作太快,导致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朝右边偏去,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了。

  这一幕正好被从餐厅赶过来的傅宁阎看到,他两步上前,左臂拦住夏诉的身子,右手接过她手里的花盆。

  她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都没稳住的一盆花,傅宁阎却轻巧的拿在手中。

  “谢谢。”看到来人是傅宁阎,夏诉一惊,立刻跟他拉开距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