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月中薄雾等归人

月中薄雾等归人

雪歌歌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许小莫和南宫萧安的古代言情佳作《月中薄雾等归人》,是由作家雪歌歌所写,小说讲的是司徒将军被女婿陷害以至被株连九族,身为将军之女的司徒不殇死后重生在许戈丫鬟身上,改名许小莫,许小莫以男子身份进入军中只为助父亲平反,奈何却深陷与南宫萧安的情网和中....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许小莫和南宫萧安的古代言情佳作《月中薄雾等归人》,是由作家雪歌歌所写,小说讲的是司徒将军被女婿陷害以至被株连九族,身为将军之女的司徒不殇死后重生在许戈丫鬟身上,改名许小莫,许小莫以男子身份进入军中只为助父亲平反,奈何却深陷与南宫萧安的情网和中....

免费阅读

  “既然触犯了军规,就必须要受到处置。”南宫萧安冷冽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带着不怒而威的魄力。

  可许小莫却不这么认为,她直言道:“大将军,现在情势紧急,虽然处理一两个士兵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们能够立下战功,为何又不能以功抵过?”

  话说来说去,许小莫就是在为他们求情。

  南宫萧安微微眯了眯,自己都开始有点怀疑这个女人脑子都装着什么,傻到居然为了抵抗自己的人求情。

  彪三见南宫萧安没有松口的意思,他自愿走走上前,单膝跪地请罪道:“此事乃是我一人莽撞造成,若是将军要惩罚,尽管惩罚属下一人便是。”

  ‘哗啦啦……’

  彪三乃是银虎军领头人,他甘愿请罪,后面将士见到后,也都纷纷跪了下来,负荆请罪。

  望着地上整齐划一的银虎军,武广真没有上前阻拦。原本一直厌恶他们的武嫣儿也因为许小莫的话放下心怀,看着他们一群人也都露出了同情之色。

  倒是许小莫看到此情此景,只觉得鼻梁一酸。不过,她还是很快止住了自己悲愤的情绪。

  她收回目光,再次恳切地请求道:“现在大敌当前,将军真打算在现在这个时候以军令处置,只怕军心必乱。军心已乱,就算是有八成以上的胜算,也是毫无用处!”

  她自幼就跟在父亲的身后,虎贲营她也曾女扮男装来过很多次。对于军中的兄弟她也是万分了解,要不是因为司徒德泽死后,无人能够带领虎贲军,皇上也不会让南宫萧安掌管此处。

  既然南宫萧安能够掌管此处,多半是对这些将领有些了解,能够以此来更近一步收复军心。

  正如许小莫所想,南宫萧安的确却早早就已经看透,许小莫此举是想收服军心,好在镇守河道的时候,可以得心应手地运兵。

  只是用这种计划,未免也太蠢了一点。

  南宫萧安眯了眯眼,冰冷的眸光在银虎军上来回巡视一番后,淡淡地丢下一句:“就按照你说得办吧。”

  话音刚落,南宫萧安转身上了高台。倒是银虎军一行人吓得手心直冒冷汗,按照军规处分的话,不服从军令那可是要斩首的大罪。

  现在能够以功抵过,还是要多亏了这位许公子在中间盘旋。

  事到这里,在南宫萧安的命令下,银虎军起身回到他们原来的位置。

  彪三临走前,朝着许小莫投来感激地一眼。武广真临走前,同样感激了一句:“多谢许公子相助。”

  武嫣儿脸上扬起了甜滋滋的笑容,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这么拥护银虎军,定然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爹爹,好让爹爹不受牵连。

  想必小莫这么做,定然是为了讨好未来岳父。

  武嫣儿越想越开心,而之前还站在她面前的许小莫早已经离开。

  “嫣儿,你站在这里傻笑了半天,到底是在笑什么?”武广真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女儿,这几日一直神神秘秘地往外跑,性格越发的古怪。

  武嫣儿之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爹爹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之前武道场还站着士兵,此刻早已经空空如野。

  “啊……大家人呢?”武嫣儿慌慌张张,眼神不停地在高台和广场上寻找着许小莫的身影。

  武广真皱了皱眉,他的宝贝女儿是不是傻了?方才大将军确立好安排之后,就已经解散众将士。

  就他的傻宝贝女儿,一直站在这里傻笑,连自己走到她的面前都没有任何反应。武广真将手伸到武嫣儿的额头上,眼神中露出几分担忧,却被武嫣儿给打断了。

  “爹爹真讨厌,女儿就是想到好玩的事情罢了,才不是脑袋烧坏了呢!”说着,武嫣儿气嘟嘟地就走开了。

  好气!最后都没能够看见小莫一眼!

  武广真望着女儿离去的身影,凝重的神色透着几分无奈,这个女儿都被他和夫人给惯坏了。

  晚间,经过了一天劳累,许小莫的脸上满是疲倦。

  她整个人都瘫软下去,朝着床榻上猛然就栽了下去。由于床板很硬,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袭遍许小莫的全身。

  “嘶……”许小莫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几日光顾着安排任务给各军准备,都忘了自己身体还带着伤。

  可惜原主这副身子原本就是个使唤丫鬟,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粗重的活。就这么忙碌了一整天,就腰酸背痛得不行,看来还是体力不支的原因。

  许小莫从床榻上做了起来,独自一人捂着伤口。待疼痛稍稍缓去一些之后,许小莫这才想起今日还要换药呢。

  似乎是伤口有些撕裂的缘故,随着许小莫稍稍的一点拉扯,伤口就像是火烧一样疼痛。

  “嘶……”许小莫倒抽了一口凉气,刚准备起身却因为伤势过痛,没能够站稳脚,一下子就摔倒了下来。

  恰好,撞到了旁边的矮几,上面的水盆随之倾洒了出来。

  恰巧走进来的南宫萧安正好听见了动静,连忙冲了进来。他看到地上倒着的许小莫,急忙上前将她搀扶起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南宫萧安话中带着责备,语气却柔和了不少。

  许小莫重新坐在床榻上,咬牙强忍着痛楚,道:“劳烦大将军担忧了,只不过想去换药,无奈将伤口撕裂开来。”

  原来是这件事情,南宫萧安深沉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旁边从柜子里拿出一副药包。

  他重新做到许小莫的身旁,许小莫本打算接过来,自己敷上去,顺被看看伤口是不是裂开了。

  谁料南宫萧安却将手往回一缩,柔声道:“你好好躺在那里,本将军帮你。”

  淡淡的烛火映照在南宫萧安俊美的脸上,看他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一个大男人给她小女子上药,似乎是有点不好吧。

  许小莫有点为难,南宫萧安见她不懂,不禁皱了皱眉,语气严肃地命令道:“可不要让本将军亲自动手让你躺下。”

  她腹上的伤口不浅,军衣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渗透出来血水,定然是她不小心将伤口撕裂了。

  这么黑灯瞎火的地方,曾经又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哪里会给自己一个人包扎伤口。

  许小莫想想觉得还是不妥,准备开口拒绝,可南宫萧安将她整个人朝后轻轻一按,就让她躺了下去。

  “你确定让本将军亲自给你动手?”南宫萧安又再次询问道。

  许小莫气得嘴角抽了抽,这个男人怎么那么霸道。无奈之下,也只好奉命行事,艰难地将腹部的衣服给掀了起来。

  南宫萧安一看,纱布都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去旁边端来了一盆清水,小心翼翼将伤口上的纱布给解开,用温热的面部为她擦拭干净伤口。

  白嫩的皮肤上,多了这么一道狰狞的伤口,可真是不好看。

  “你确定你要继续留在这里?”南宫萧安突然问道,“要是你继续留在这里,军营这么恶劣的环境无法让你休养伤口。”

  他说着,就看向了许小莫苍白的脸颊。这丫头可当真能忍,就是这样也咬紧牙关,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没事,我习惯了。”许小莫深吸了一口气回道。

  她自幼习武,各种大伤小伤见多了。有次父亲不愿意带她去军营,自己一个人偷偷跑了过去,结果被士兵发现,一道飞剑射进她的胸口。

  好在出了一点偏差,否则她早就已经见阎王去了。她司徒不殇就是自杀,也能够重生到许小莫的身上,她可不愿意就那样平平静静地生活下去。

  望着她倔强的神情,南宫萧安微微蹙眉,难道许戈在她的心里就那么重要,豁出命也要学有所成?

  “今日若非是武副将在那里,按照彪三的功夫,就算是将你杀了,他也不会死。”南宫萧安淡淡的说道。

  彪三身怀绝技,杀掉区区一个许小莫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若非是武公子及时赶到,让武广真站出来出来,按照彪三的脾气恐怕早就已经动手了。

  这一点,他想许小莫也应该很清楚。

  “你应该明白,要是你再这么留在军营中,你是女子的身份迟早有一天会暴露。到时候的情形,可比今日要凶险许多。”南宫萧安又忍不住安慰起来。

  “你要是离开,不愿意在许府为奴,本将军可以在别处为你谋一条出路。”

  许小莫没有立刻开口,她则是默默地看向南宫萧安,眼底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她还真没有想到,堂堂有名的南宫将军,居然还有如此铁骨柔情的一面。

  不过,既然她能够重生在许小莫的身上,不甘愿平静地过完这一生。那么她就有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司徒家几十口的血仇,非报不可。

  她永远都无法忘怀,父亲和母亲惨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幕。

  自己只有留在虎贲营,才有机会找到为司徒家洗清罪名的证据!

  想着,许小莫平静的眼神中,划过一抹不令人察觉的恨意!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