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王爷万福重生公主甜又野

王爷万福重生公主甜又野

晓晓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晓晓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王爷万福重生公主甜又野》,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墨予寒聂昭华,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聂昭华为了所爱之人呕心沥血,一心扶持他坐稳皇位,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次,她甩渣男,打白莲,斗丞相,护皇权,她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何谓长公主!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晓晓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王爷万福重生公主甜又野》,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墨予寒聂昭华,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聂昭华为了所爱之人呕心沥血,一心扶持他坐稳皇位,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次,她甩渣男,打白莲,斗丞相,护皇权,她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何谓长公主!

免费阅读

  说话间,只见墨予寒大手一挥。

  墨王府的亲兵们全部呈一字型开始后撤,不过片刻之余,院子里便只剩下他们三人。

  但见墨予寒一双慵懒的眸子徒然升腾出一股狠意,注视着那少年,说出的话却兀自让人心惊胆战。

  “你今后便是长公主的人,她让你生你便生,她让你死……你便不用活着了。”

  墨予寒在她面前一贯不成正经,聂昭华原本还疑心,只怕这天启国唯一的异姓王,也不过是虚有其表。

  然而今日这句话却让她几乎是一瞬间就对这个男人改观。

  墨予寒……

  这个男人,不简单!他三言两句,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实则暗藏了杀机。

  他是在警告那少年,若是不能忠心为她所用,随时都会飞来横祸。

  狠极!智极!聂昭华出身皇族,没人比她更懂得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是。”

  就在聂昭华以为那少年不会开口时,竟然冷不丁的听到了那少年的回答。

  她下意识的抬眼去看那少年,凝眸怀疑。

  果然见他一身衣裳破破烂烂,挂在身上也不过是勉强蔽体,暴露在外的肌肤上到处是鞭打的痕迹,鲜红的血在他身上凝固,大大小小的伤痕交织着,十分骇人。

  “你打他了?”

  聂昭华看的心惊肉跳,拧紧了眉头,望着墨予寒的一双眸子里头,充斥着怀疑。

  “在公主眼中,莫非本王便是那种喜好私下动刑,以折辱人为乐的的败类不成?”

  突然感受到了身边的温度有所下降,聂昭华回过头,只见墨予寒一双眸子中晦暗难辨,周身气泽沉沉。

  他冷笑一声。

  望着聂昭华,一改往日的慵懒,开口凛冽道:“这里可有练武场?”

  天启国的人,一贯奉行习武能够强身健体。

  尤其是皇家贵族,几乎每家每户都设有专门练武的台子。

  虽说私底下,这些台子是做什么用处的不得而知,但偌大的公主府里,想要找到一个练武场,却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想做什么?”

  聂昭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让你看看,真正训练奴隶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他这句话让聂昭华心头一震。

  半晌见她没反应,墨予寒开口提醒道:“若是有,还劳烦公主带路。”

  聂昭华闻言,压下心中翻涌着的惊涛骇浪。

  “这边来。”

  她举步向前,不过片刻功夫就领着二人到了一个习武场上。

  这时太阳已经到了中天,最是正午毒辣的时候。

  炙热的光芒照耀在练武场上,最引人瞩目的,除了巨大无比的练武场,莫过于一旁的兵刃利器。

  “这倒是稀罕……”

  墨予寒看的眸子掠过一丝饶有兴味的笑,开口道:“虽说天启国上下都奉行习武,可这也是百年前天下初定时,太祖皇帝的旨意,到了如今一般人家里头的练武场也只供落灰了……没想到公主这里,却还有这些物什。”

  他这话说的似是在夸奖,却又含着些别的意味。

  聂昭华假装自己没听到,指挥着一旁的侍从搬来一把椅子。

  待瓜果点心茶水杯盏一应俱全,她方才笑道:“王爷是打算在这儿动一动嘴皮子呢?还是打算亲自上场给我们演示几下子?”

  “你……”

  一直跟在墨予寒身边的随从闻言,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住口!”

  墨予寒直接呵斥道。

  他抬头看着面前那个张扬艳丽的女人,无视了旁人的目光,径直微眯起一双眼睛,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看来昭华今日是想见识一番本王的功夫了?本王岂好拂了昭华的兴致。”

  他说着,吩咐左右道:“取本王的佩剑来。”

  聂昭华听得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莫非出门还带着武器?就在下一秒,聂昭华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剑不离手。

  只见墨予寒的随从将一柄长约三尺的利剑递了过去,他抬手一握,轻轻一跃便翻身上到了练武场中央,此刻正面对着聂昭华,背后则布满了整片灿金的朝阳,犹如九天谪仙身形硕长,身姿矫健。

  恰似一幅绝美的画卷,从聂昭华眼前徐徐打开,比起之前御赐的《秋日宴饮图》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本王可否有幸,能与公主殿下过招一二?”

  就在这时,墨予寒突然开口。

  他虽是问句,然而话中潜藏的威胁,聂昭华却听得分明。

  于是乎,聂昭华原本还残留在嘴角的笑意彻底龟裂在了脸上。

  她提出让墨予寒一个堂堂异姓王,当着这些侍从下属的面上台演练,本就是为了激他。

  若是他不愿上台,自己便可以当众取笑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不管嘴上说的再好听,到头来也不过是坐在椅子上喝喝茶吃吃瓜,与那些世家子弟有何区别?若是他当真被自己激上了场子,单墨王爷在公主府供人欣赏逗趣这一条讯息,就足够墨予寒他被人贻笑大方了。

  聂昭华笃定了他会下不来台。

  却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这么一招。

  “本宫……”

  她正打算开口,就被男人直接打断。

  只见墨予寒背后盛着万丈光芒,嘴角却挂着一抹讽刺:“长公主不会是不敢吧?”

  “我不敢?!”

  很好!聂昭华紧握着拳头,把骨头弄得咯吱作响。

  明知道该死的男人用的是激将法,她却不得不承认,她咽不下这口气。

  “你等着。”

  聂昭华直接从武场外围的兵器架上取了一杆红缨枪,二话不说,就朝练武场上攻去。

  她虽于琴棋书画一事上造诣不高,被林景阳百般嫌弃。

  可这并不代表她聂昭华就毫无本领,当真任人奚落了。

  打从她五岁那年起,就跟着师父学习武艺,虽身为一介女流之辈,未曾有幸上战场杀敌,但这武艺却不是作假。

  她的武功,在京城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尤其是对付几个强盗毛贼,绰绰有余。

  “今日便教你领略一下本宫的本领。”

  聂昭华说着,一杆红缨枪耍的行云流水,径直就戳到了墨予寒跟前。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