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悬疑 → 阴阳掌门人

阴阳掌门人

何志辉徐燕 著

连载中免费

  《阴阳掌门人》小说的主角是何志辉徐燕,是一本值得人一看的悬疑题材小说,故事璧坐玑驰、让人不赞一辞。《阴阳掌门人》带来了:何志辉是捞尸人,众所周知,捞尸人有三大禁忌,而何志辉和父亲在急需要钱的情况下,犯下了其一,从此被一个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阴阳掌门人》小说的主角是何志辉徐燕,是一本值得人一看的悬疑题材小说,故事璧坐玑驰、让人不赞一辞。《阴阳掌门人》带来了:何志辉是捞尸人,众所周知,捞尸人有三大禁忌,而何志辉和父亲在急需要钱的情况下,犯下了其一,从此被一个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免费阅读

  自从捞到女孩的尸体交给对方的家人后,我总感觉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围绕着我发生。我向吴婶子家走去的路上,总是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

  走到吴婶子家门口,我停下脚步向自己的身后面望去,结果什么都没看到,一切都很平静,这种平静让我的心里面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志辉哥哥。”秋萍见我站在大门口没有走进来,她蹦蹦跶跶的从家里面迎出来微笑地对我喊了一声。

  “萍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放几天假?”看到秋萍,我走到院子里微笑的向他询问了过去。

  “上午放的月假,我刚回来不到一个小时,明天能在家待一天,后天中午之前返校!”

  秋萍还在上初中的时候,我觉得她就是个不成熟的黄毛小丫头。自从秋萍上了高中,学会打扮自己后,我发现她变得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了。

  吴婶子将我买来的肉和海鲜全都做了,她还多炸了一盘花生米,凉拌一盘黄瓜丝,两道下酒菜,加起来一共是八道菜。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满桌的好菜好饭,我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秋萍,叔叔给你一千块钱,你给自己买两套像样的衣服穿,想吃啥就买点啥,我看你都瘦了!”在饭桌上,我爸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数出一千块钱大方地递给了秋萍,接着他又数出一千块钱给我,让我去买手机。

  “何叔叔,这钱我不能要,你赚钱也不容易!”秋萍懂事地将我爸递给她的钱推了回去。

  “今天何叔叔运气好,没少赚钱,这钱你就拿着吧!”我爸硬是把这钱塞到了秋萍的手里。

  秋萍望了一眼手里的一千块钱,又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

  “你何叔叔今天确实是没少赚,这钱你就拿着吧!”吴婶子对秋萍发了话。

  “谢谢何叔叔!”秋萍对我爸道了一声谢,就把一千块钱收了起来。

  我爸给秋萍一千块钱,我是一点想法没有,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吴婶子平时对我也很好,家里要是做好吃的,都会把我们爷俩叫到他们家吃饭。村子里曾传出我爸和吴婶子的风言风语,但两个人都不在乎。

  中午我陪着我爸喝了半瓶啤酒,我就有点喝不下去了,饭菜也没吃几口。总觉得这饭菜到了嘴里面,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像似在嚼干木头。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我放下手中的筷子对他们三个人说了一句。

  “志辉,你这也没吃几口饭菜!是不是今天我做的饭菜不合口?”吴婶子指着我碗中的剩饭问向我。

  “吴婶子,不是你做的饭菜不合口,是我的问题,我没什么胃口,可能是今天上午在江中淋了雨要感冒!”

  “志辉哥的脸色,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好,我们家有感冒药,我去找给你吃!”秋萍热情的对我说了一声,就跑到屋子里给我找药。

  我吃了秋萍给我的两片感冒药后,也没有在吴婶子家多待,而是跟吴婶子和秋萍打了一声招呼就向自己家走去。

  回去的路上,我能感受到自己头脑昏沉,浑身乏力,身子热一阵冷一阵。

  走到距离我们家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周围突然刮起了大风,大风吹着杨树上的树叶是哗啦啦的响,杨树叶被风吹响的声音就像人在拍手,此时上空中乌云密布,随后是电闪雷鸣,就和早上的雷雨天气是一样的,来得很突然。我小跑几步刚回到家中,“哗”的一下,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从来都不害怕打雷,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一次看到电闪雷鸣,我的身子就会忍不住地哆嗦一下。

  望着外面的雷雨天,回想起今天早上打捞尸体的画面,我又想起了爷爷活着的时候说起的那三不捞禁忌,“直立在水中的尸体不能打捞,雷雨天......”。

  本以为这场大雨来得快去得快,结果这场雨一直下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江中的水快速上涨,已经快要蔓延到岸边了。

  我爸中午在吴婶子家吃完午饭后,就和林三叔两个人去镇子里的洗浴中心洗澡去了,并告知我晚上可能是不回来了。

  林三叔大名叫林学栋,今年四十岁刚出头,是我们村出了名的懒汉,整天游手好闲啥也不干。就因为林三叔懒,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对象,打了半辈子光棍。林三叔的缺点就是懒了点,人品是一点都不差。林三叔有自己的产业,在我们村后山有二十多亩板栗地,十多亩榛子地,这都是他过世的父母为他打下的江山。这三十多亩地一年能给他带来七八万块钱的收入,林三叔这个人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一到秋天,板栗和榛子卖了钱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的花钱,不是请我爸去吃饭,就是请我爸洗澡按摩,再不就是唱歌。有一次两个人去市里的KTV唱歌,一口气点了六个陪酒小姐,这六个陪酒小姐把我爸和林三叔全都灌醉,他们俩在KTV睡了一晚上。林三叔要是没了钱,就老实的待在家里,要是家里没吃的,就来我们家蹭饭,我爸也愿意招待林三叔。

  因为自己的身子不舒服,我爸一时半会的也回不来,我早早地就躺在自己的屋子炕上关上灯酝酿着准备睡觉。

  “汪汪汪!”距离我们家不远的方大爷家狗突然叫了起来,而且是狂哮不止。

  方大爷家的狗名叫黑虎,黑虎是一条纯黑色的大黑狗,身上没有一根杂毛,它的毛发是黝黑锃亮。我们家绑尸绳子上夹杂的黑狗毛,就是出自黑虎的身上。

  听到黑虎的叫声,我也没在意,心想着可能是山上的黄鼠狼又跑到方大爷家偷鸡了。

  我迷迷糊糊地刚睡着,听到我们家的屋子门“吱嘎”地发出了一声响。

  可能是我爸回来了,我心中是这样想的。我想从炕上爬起来到对面屋子看一眼,可我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我也懒得从炕上爬起来。此时我的身子很重,就像似有一块石头压在了我的身上。

  “吱嘎”一声,我屋子的门又突然打开,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站在我这屋子的门口处。

  “卧槽!”我吓地惊呼了一声,就从炕上蹦了起来,并随手把灯给打开。

  我再次向这间屋子的门口望去时,我这间屋子门是敞开着的,我刚刚所看到的那个披头散发的人影已经不在了。

  “肯定又是做噩梦了!”我是这样安慰着我自己。

  我从炕上蹦到地上准备把我这屋子的门关上,结果我看到我这屋子的地面上有好几摊水迹,水迹呈椭圆形,长约三十里面,宽约二十里面。我顺着水迹向中间屋子走去,中间屋子的地面上也有着同样大小的水迹,一直延伸到正门口。这水迹看起来就像人的双脚踩在水里,然后从水里走出来又踩在了地面上。

  看到地上的那一滩滩水迹,想起我之前迷迷糊糊地看到自己屋子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影,是不是家里进贼了,我心里面是这样想的。今天我爸在江中捞尸赚了十万块钱这事,不仅在我们村子传开了,也在我们镇子上也传开了。

  “谋财害命”这个词语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感到头皮发麻,而且是从后脑勺一直麻到脊梁骨。

  我将三间屋子的灯全都打开,里里外外地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我爸东面屋子的地面上没有水渍。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我想给我爸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可我手机丢失,下午也没去镇子上买。这个时间村子里的人也全都入睡了,我不好意思去麻烦街坊领居给我爸打电话。

  我跑到院子里先是将我们家的大门锁上,回到家中,我又将窗户还有里屋门全部锁上。我在厨房里拿了一把擀面杖,一把菜刀放在了我的枕头两边,心里面开始胡思乱想,想着要是有人入室盗窃的话,我将对方打死,会不会负法律责任。

  我本来是不想睡的,可我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头脑沉重,四肢无力,身子是热一阵冷一阵,最终我没忍住,一头栽倒在炕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在我半睡不醒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水的年轻女子突然出现在我屋子里。这女子上身穿着一条白色短袖,下shen只穿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三角裤,光着脚,双手抱着胸,身子瑟瑟发抖地站在地中央。

  “我,我好冷,我好冷!”年轻女子冲着我一遍一遍的喊着。

  我现在的情况,就像被点了穴似的,只有眼睛能睁开,身子动不得,话也说不出来。

  一阵阴冷的寒风突然在屋子里面刮了起来,这阵阴冷的寒风吹在我的身上,让我感觉毛骨悚然,我不由的咽了一口吐沫,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这阵阴冷的寒风将年轻女子挡在脸上的头发吹开时,我看清楚了年轻女孩的面容,惊得是目瞪口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