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

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

秦景行穆栖安 著

完本免费

  故事主角是秦景行穆栖安的小说叫《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小说内容趣味横生,让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本小说是一部豪门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人人都说,秦景行这个名字可治小儿夜啼,可穆栖安一意孤行的嫁给了他,没想到,不仅家破人亡,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更新:2020/11/21

在线阅读

  故事主角是秦景行穆栖安的小说叫《谋爱成婚秦少情深蚀骨》,小说内容趣味横生,让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本小说是一部豪门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人人都说,秦景行这个名字可治小儿夜啼,可穆栖安一意孤行的嫁给了他,没想到,不仅家破人亡,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免费阅读

  一直站在那边等待吩咐的人,迟疑了很久,才小声问:“去看看太太什么?”

  电话掐断了,秦景行烦躁的捏了捏眉心,大步的往外走,“没什么。”

  阮阮才挂断电话,惶惶和哭腔都没了,只剩下一股咬牙切齿的冷意。

  下边的宴会散去了,从始至终他就没再回来,她千方百计的算计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是为了一顿更加彻头彻尾的清醒吗?

  不甘心!

  她狠了狠心,用喷头的凉水对准了自己,浑身忍不住的打颤。

  等着身上回了回暖,才擦干了身体,脸色苍白的出去,站在门口,吹着冷风,嘴角的那一抹讥讽却没消失。

  穆栖安啊,穆栖安,这次我要的可不光只是你男人。

  秦景行赶来的时候,就看到阮阮没血色的在风中颤抖,像是下一秒就要被吹散了。

  “景行。”阮阮的眼泪一下子决堤,踉跄的跑过去,拉着他的衣服,趴在他怀里哭,“我怕啊,是不是穆家知道这个孩子的事情了,穆家给我打电话了。”

  “我爸爸,我爸爸他......”阮阮仰头,眼泪流满了脸颊,贝齿咬着唇,“阮氏出事了,刚才穆小姐也给我打电话了,景行,孩子我不要了好不好。”

  “生不出来孩子我也不想要了,我真的害怕,我爸爸心脏不好,经不住打击了。”

  她身体剧烈的颤抖,惹的秦景行眉头都紧皱着,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落满泪的脸上净是冰凉。

  秦景行问:“你是说她打电话威胁你了?”

  “孩子还给她好不好啊,我也想要自己的孩子啊,我也想啊。”阮阮哭的语无伦次,甚至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接。

  秦景行方才还有几分的迟疑和恍惚,现在眼里重新的冰封冷冻起来,扶住她的肩膀,“不用怕,这孩子本就是你的,剩下的不用担心。”

  方才还有几分心软和一丝陌生的情愫,被一扰,只剩下了烦躁和讥讽,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一瞬还真觉得这穆家大小姐转性了。

  阮阮低头,听着他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响,响到最后停了。嘴角轻轻勾起弧度,依旧乖顺的趴在他怀里。

  只希望,她今晚送给穆栖安的大礼,她会喜欢。

  电话始终接不通,夏若按那张涂抹了浓妆的脸上,都浮现出恼怒。

  “好一个秦景行,电话都不接,真被狐狸精给迷了眼了。”

  穆栖安头疼的快炸了,抬手轻轻的按住了她,“不用打了,没用。”

  她现在浑身发烫,活脱脱像是个火炉子,大概是因为刚哭完了,眼睛肿的像是核桃一样,可怜兮兮的蜷在座位上。

  谁能想到,这就是之前张扬明媚到不可一世,被宠在手心当做眼珠子一样的穆家大小姐呢,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哪里会被欺负的这么狠。

  夏若按还在恨的牙痒痒,“现在原形毕露了,当初求娶你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秦氏才有了点起色,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升官发财换老婆,他玩的倒是很溜。”

  穆栖安一直没说话,看着窗外,唇角有些涩然,当初求娶的时候,不也是她逼着来的吗。

  逼着他娶自己,如今才造成这种后悔,不过就是自食恶果。

  手轻轻搭在腹部上,如今再疼,都疼不过分娩后孩子被抱走的疼,那种钻心的疼痛,让她每日每夜都活在噩梦中。

  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这种疼了。

  夏若按骂完了之后,气才平息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语气终归好了些,“你的事情我没跟穆伯伯说,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别急。”

  可却没得到回应,穆栖安大概是烧的更严重了,身体蜷缩起来,看着瘦弱的纤细的一团,手机嗡嗡的响起来。

  她烧糊涂了,懵懵的接起来,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那边是秦景行的声音:“你在哪里?”

  “阮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听到这话,她低低的笑了一声,想说点什么,可眼前却骤然陷入黑暗,手指一松,手机砸下去。

  恍惚中,似乎是夏若按在对着电话怒叱,可说的是什么,却听不太清楚。

  等拉到医院看完之后,穆栖安的状态才好的多,逐渐恢复了清明,抱着膝盖坐在那边,安静的像是个洋娃娃。

  夏若按在门口不知道跟谁打电话,似乎很是愤怒。

  门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只听到了只言片语,等夏若按打完电话进来的时候,脸色微微一顿,旋即露出安抚的笑容。

  “你醒啦。”

  穆栖安长发垂在身后,露出白皙小巧的耳朵,眼睛微微合着,长长的睫毛也低垂着,嗯了一声,声音沙哑的像是破损了,“他来了吗?”

  说起来夏若按就一阵不虞,“人没进来,被我赶走了。”

  转而又有些担忧,“刚才穆伯伯打电话来了,我只说你睡了,不知道是穆伯伯听到了什么风声,还是谁说了什么。”

  手机上的来电已经好几个了。

  夏若按说话支支吾吾的,似乎还瞒着什么,最后才闭闭眼,咬牙说:“我刚才打电话让人查了,穆氏资金周转问题是解决了,那一千万补进去了,但是被查出问题了。”

  “穆伯伯打电话应该是让你别担心,也不知道这些把柄他们是怎么抓住的。”

  穆栖安依旧抱着膝盖,眼泪悄无声息的落下,“是我。”

  是她一个不察,错付心意,却让顺风顺水的穆氏成为了秦景行报复的木筏。

  “帮我个忙,明天是不是地皮有个竞拍。”她掐着膝盖,才冷静的说。

  夏若按愣了愣,“是。”

  “帮我进去。”

  “啊?听说秦景行也去,你......”

  她哪会不知道秦景行也去,可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这个地皮对于秦氏来说至关重要,对于穆氏更重要。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穆氏该拿下的地皮。

  夏若按迟疑不过片刻,就妥协,“好吧,我帮你,秦家大少爷那边不用担心,我来对付,看看找个好机会,把孩子带出去才是最关键的。”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