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顶级传承

都市顶级传承

大鹏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顶级传承》主角是安宁叶紫萱,小说段落清晰,句句经典,喜欢这本小说的不要错过哦!《都市顶级传承》内容节选:睡梦中醒来,却已经过了千年,前世安宁是名震天下的炼药师,无数人求着只为见他一面,今生他是一无所成的平凡人,两世记忆融合,逆天崛起。

更新:2020/11/21

在线阅读

  《都市顶级传承》主角是安宁叶紫萱,小说段落清晰,句句经典,喜欢这本小说的不要错过哦!《都市顶级传承》内容节选:睡梦中醒来,却已经过了千年,前世安宁是名震天下的炼药师,无数人求着只为见他一面,今生他是一无所成的平凡人,两世记忆融合,逆天崛起。

免费阅读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戳到了宋小雨的痛处。

  她脸顿时涨得通红。

  下意识的朝安宁那边看了看,见他背对着自己,好像对墙上的那副油画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才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就觉得全身滚烫,所以就”

  说到这里,宋小雨捂着脸,就羞得说不下去了。

  实在太丢人了。

  自己什么时候把衣服脱光了都不知道,还跑出来直往一个大男人的怀里扑。

  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还要不要脸了?

  “是催情香!”

  薛晴突然开口,却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应该是催情香的作用,你们仔细闻一闻,这屋里是不是有股淡淡的香味?”

  “......”

  宋小雨和李果这两个女孩,顿时就愣住了。

  而旁边的安宁,却也有些意外。

  这个更年期大妈的医术,比他想像的还要高明些呢!

  之前刚到7号别墅附近时,他就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

  这种香和桂花的香味很像,再加上别墅门口就种着一棵桂树,很容易就会让人误判混淆。

  可是刚才宋小雨扑到他的怀里,感触到她身体的热后,安宁瞬间就可以肯定,这是沾染了催情香的效果。

  于是当机立断,用暗劲震了一下宋小雨的丹田,替她逼出了体内的香毒。

  好在催情香不是什么至邪之物,所以宋小雨很容易的就恢复了清醒。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却被薛晴误以为是自己占便宜呢。

  别人不知道,但宋小雨却是很清楚的。

  刚才她心底只有最原始的欲念,要不是安宁出手,后果恐怕更为不堪。

  但女孩子的娇羞,让她不好意思把实情说出来。

  只是又深深地看了安宁一眼,这才转过神来,皱着眉头道:“奇怪,里面楚小姐的反应,可不像是催情香啊,她根本就是魔障了。”

  “这恐怕就要我们到跟前看看才行了。”薛晴说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急救箱,把手放在门把上,扭头看着宋小雨。

  里面的情形,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犹豫了一下,道:“那我们小心点吧!”

  薛晴这才扭开了门锁,慢慢的把卧房的门推开。

  若大的卧房内,一片狼迹。

  楚婉是位大企业的继承人,家境优沃,根本不缺钱花,所以和许多千金大小姐一样,买了无数的衣服和化妆品。

  可是现在全都撒在地上,里里外外,到处都是。

  看到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女孩贴身的东西,薛晴不由回头又瞪了安宁一眼,这个臭流氓探头探头的,眼睛往哪看呢?

  这次,她倒是没有误会安宁。

  这小子的确没有想到,女人不仅喜欢往脸上下功夫,连贴身的衣物,也都花了不少的心思。

  看来这位千金大小姐,还是挺热爱生活的嘛!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转向了床上的楚婉。

  这个女人衣服上沾满了斑斑血迹,显然之前求死的想法非常强烈。

  她已经被迷魂草熏晕了,四肢也都被宋小雨束缚起来。

  可是即便在昏迷时,她的脸上也会时不时的露出狰狞恐怖的表情,好像睡梦中,在跟什么人拼命一样。

  “我担心她会突然醒过来,所以就把她绑了起来。”

  见保姆阿姨一脸的震惊,宋小雨低声解释道。

  “你这样处理并没有错,她已经醒了!”

  薛晴话音刚落。

  本来躺着的楚婉,突然坐了起来,闭着眼睛,尖叫着就要向他们扑来,却扯动了栓在床头的布条,用力过猛,竟一下子又弹了回去。

  扑通......扑通......一时间起不来,她便在床上不停翻滚着,嘴里发出的尖叫声格外瘮人。

  “你们帮我摁住她!”

  薛晴冷着脸,不慌不忙地从急救箱中取出一根尺许长的银针。

  正是该安宁出力的时候了!

  不仅李果看着他,就连宋小雨,也都红着脸往旁边让了让。

  这里只有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责无旁贷,只好摸了摸鼻子,走了过去。

  “小心点,不要伤到她!”

  薛晴正在给那根银针消毒,头也不抬地叮嘱道。

  “放心吧!”

  安宁把袖子一挽,作出一副很卖力的样子。

  近到床前,他的目光却突然一滞——

  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神龛。

  里面供奉的不是神仙塑像,也并非祖宗灵牌,反倒是一个俄罗斯套娃。

  整个卧房都快被楚婉给拆掉了,偏偏这神龛却还完好无损。

  安宁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什么。

  不过当下他却不动声色,双手一抚,压在了楚婉的额头上。

  楚婉本来还处于癫狂状态,但抚在她额头上的那双大手,却好像有种无形的魔力,让她不停挣扎的四肢,渐渐的平歇下来。

  甚至,就连她一直紧闭着的眼睛,也都睁开一道缝隙。

  里面,闪烁着赤红色的亮光。

  安宁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声音出奇的温柔:“睡吧,没事了!”

  好像是无助的婴儿,寻找到了母亲的怀抱。

  楚婉还在抽搐的身躯,终于恢复了平静......这个臭流氓还挺有两下的嘛!

  薛晴准备好银针,一抬头,不免有就有些惊讶了。

  她倒不是意外安宁能治服楚婉,只是没想到这小子上手就按住了病人的额头。

  要知道,那正是她准备施展定魂针的位置!

  难怪是小姐特意叮嘱,一定要挽留的人。

  倒也懂些医术。

  她对安宁的观感,又提升了不少。

  但手上的动作却也不慢,接过宋小雨递来的酒精棉,先把楚婉额头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然后找到了印堂穴的位置,轻轻揉搓了一会,这才把银针扎了下去。

  随着她特殊的捻动手法,银针慢慢下沉,待到只剩下一半左右时,楚婉脸上痛苦狰狞的神情终于消失了,整个人像睡着了一样,呼吸也都变得平和了许多。

  薛晴这才松了口气。

  刚直起身,脚就一个踉跄,若非旁边的安宁及时扶了她一把,差点就摔倒了。

  “谢谢!”她点了点头,脸色却像纸一样白。

  定魂针并非一般人能使的。

  别看她好像只是轻轻捻了几下而已,却要耗费大量的心神,就么这短短几分钟的时候,她差点就要虚脱了。

  接过李果递来的湿毛巾,擦了把脸,这才缓过劲来,叮嘱道:“把你的静神珠放她身边吧,这段时间先给她用,等我配好了药,再要回来也不迟。”

  李果点了点头,从急救箱里拿出那颗乳白色的珠子,放在了楚婉床头。

  看得旁边的安宁直发愣。

  这珠子哪有这样用的!

  可惜众目睽睽之下,他虽然很眼谗这珠子,却也不好抢了去。

  只能在心里惦记着。

  楚婉现在有定魂针镇着,倒也并无大碍。

  宋小雨上前把她手腕上绑的布条解开,却还忍不住疑问道:“姐,她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催情散吗?”

  薛晴摇了摇头:“不是,催情散虽然会激发人的原始本能,但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哦,你那是特殊情况,正经是该找个男人了。”

  宋小雨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里。

  那家伙还在旁边听着呢!

  可把她给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顿足道:“姐!”

  见她恼了,薛晴这才放下调笑,正色道:“你的直觉是准确的,楚小姐的确是魔障了,这是心病,我们虽然能够治标,却无法治本,还是要等她缓过这几天,问清楚真正的诱因才行。”

  “肯定是公司那些人害的!”保姆阿姨突然开腔道,却是一脸的愤恨:“他们一心想夺小姐的财产,什么样的法子都能使出来。”

  旁边的安宁眼中波光一闪,笑了笑。

  好在大家都没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倒也没人发现他的诡异。

  对于保姆阿姨的怀疑,薛晴显然还有所保留:“我们现在不能妄下决断,一切都等过了这几天,楚小姐好点再说吧。”

  “那现在怎么办呢?”

  保姆阿姨看着床上还在昏睡的楚婉,可怜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小姐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呢?这可怜的娃子,在海城连个能靠得住的亲人都没有......”

  这好像的确是个麻烦!

  楚婉严格来讲,不过是天香医寓的一个客户。

  她现在人事不醒,从法律上讲,是属于没有行为能力的,许多事情,旁人就不能随便帮她决断。

  要真出了什么事,谁负责?

  “还是我留下来吧!”宋小雨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她是我的客户,现在生病了,当然也应该由我来负责照顾。”

  薛晴点了点头,这显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她还不忘叮嘱道:“明天早上我会送汤药过来,不过在这之前,尽量不要打扰她,尤其是不要让人碰那根定魂针!”

  收拾好东西,他们正准备离开。

  突然,楼下涌上来一大群人。

  领头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抬着担架,显然是赶来出急诊的医生。

  进门看到这满地的狼迹,女警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转眼见楚婉还在床上好好躺着,她才松了口气,急步上前关心道:“小婉,你......嗯?”

  闺蜜额头上插着的定魂针,让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扭头厉声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

  “快让我看看!”

  后面一名领队的男医生赶紧凑了过来。

  一眼看见那细长的银针,也跟着抽了口气:“谁干的?这不是要人命吗?”

  说着,伸手就要拔掉定魂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