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盛少的二手妻

盛少的二手妻

葫芦兔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冉韶华和盛天涯的言情佳作《盛少的二手妻》,是由作家葫芦兔所写,小说讲的是冉韶华和盛天涯是姐弟,她整整喜欢了他十年,冉韶华为让盛天涯爱她用尽各种办法,即使明知他不喜欢她,可她还是将他绑定在一起,当冉韶华最终失去,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场骗局....

更新:2020/11/22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冉韶华和盛天涯的言情佳作《盛少的二手妻》,是由作家葫芦兔所写,小说讲的是冉韶华和盛天涯是姐弟,她整整喜欢了他十年,冉韶华为让盛天涯爱她用尽各种办法,即使明知他不喜欢她,可她还是将他绑定在一起,当冉韶华最终失去,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场骗局....

免费阅读

  怀中的孩子呼吸微弱,四周很安静也不知道其他人都到哪去了。孩子在睡眠中还在呢喃着。她多么希望能够看到盛天涯的出现,在心底祈祷着,如果他真的出现了,自己就放弃了那段感情,用那段感情换这个孩子的平安。

  也不知道是老天听到了自己的心声,还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她竟然听到了盛天涯呼叫的声音。

  屏住呼吸,一听,从远到近的呼叫声,真真切切的就在自己的耳边响了起来。

  “冉韶华,你在哪?听到我的声音吗?”冉韶华朝着声音的方向挥挥手回应:“我在这!”

  下了山沟之后的盛天涯觉得绑在身上的绳子捆住了自己的行动,干脆解开,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大喊着冉韶华的名字。每一次回应自己的是空旷的山沟回音,他的心不断的沉沦,恐惧着。

  当年那个女人离开自己的时候,也没有过的感觉,他甚至害怕她会这么离去,悄无声息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喊着喊着他的眼眶就红了起来。

  这个时候,听到弱弱的女人回应,那个声音是冉韶华的。顺着声音过去,看到的一身泥水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孩。

  “你来了!”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尽在不言之中,当他从那双眼睛辨认出眼前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大步跨过去,二话不说将一大一小的孩子搂在了怀中。

  “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冉韶华在盛天涯的面前哭的像个孩子,回应她的是盛天涯结结实实的拥抱,生怕这个女人下一秒就不见了。

  “我知道,我知道。”明明很生气,却在看到她眼泪的那一瞬间,心就软了下来,再怎么样,终究是一个女人。

  接过冉韶华手中的孩子,找到了方才自己放下绳子的位置,拉一拉绳子,对着上方喊了魏志泽的名字,正在竭力的克制住自己怀中的女人不要轻举妄动,却从里面听到了盛天涯的呼叫声。

  二人喊着周边赶过来的人将准备将绳子拉上来,下面的人还在争执着。

  “你带着孩子先上去!”

  “那你呢?”冉韶华不放心的问。

  “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拉我上去。”

  “我不。”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好说歹说冉韶华才抱着孩子被人拉了上来,坐在下面的盛天涯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在下来的时候被尖锐的石子划伤了大腿,此刻的他根本就不能够走上去了,唯一的办法就在坐在这里等着消防人员。

  唯一支撑着自己的信念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冉韶华,当他看到冉韶华带着孩子上去之后,信念瞬间崩塌,坐在地上的他看着自己大腿上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同时,他也看清楚了这个女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很重要。就算不能够谈情说爱,也不妨碍着她占据着很重要的那部分。这么多年的,早就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冉韶华上来之后,急忙让周边的人将盛天涯拉上来,却发现盛天涯根本就没有拉住绳子。

  “我要下去!”

  “你疯了吗?”听到冉韶华的那句话,方文沁都要抓狂了,天知道自己多么担心她,现在要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她再一次下去那种地方,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文沁,你放开我,盛天涯还在下面。”

  冉韶华无声的哭泣着,就在这个时候,消防赶过来了,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就连市长都赶过来了,看到魏志泽先是一道歉,没有看到盛天涯有些意外的问:“盛少呢?”

  魏志泽指了指下面,市长瞬间就慌了,立刻命令救护人员下去救人。被拉上来的盛天涯脸色苍白,眼角却带着一丝欣慰,这个时候冉韶华才看到这个那人的腿上被划了一个大的伤口,还没有说话就昏了过去。

  冉韶华跟在后面,红着眼眶一同上了救护车。坐在旁边的她握住那个昏迷躺着男人双手,轻轻的承诺道:“你一定要没事,只要你没事,我就答应里。我会放弃这段感情,我们会是姐弟,一辈子的姐弟。算我求求你好吗?”

  看到盛天涯并无大碍后,方文沁硬是将她拖回了酒店,洗个干净后,二人躺在被窝里。

  许久,冉韶华眼角掉了一地泪,声音很轻,轻到只限二人才能够听得清。

  “文沁,我要放弃了。对一个不爱的人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只能说明,他真的把我当成姐姐。”

  次日,一早冉韶华便来到医院换魏志泽,看到冉韶华精神各方面都不错,也知道这二人之间有话要说,很识趣的回到酒店了。

  盛天涯已经醒了过来,看着安然无恙的冉韶华,松一口气,笑了笑。看着那个男人的笑容,她差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去给你打水擦一下身子。”冉韶华找了一个借口,转身就进了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走了出来,站在盛天涯的旁边。拿起毛巾轻轻的帮他擦洗了脸和身体之后,对着下半身有些苦恼了。

  双手抖着着朝着了某一个雄起的地方。

  “够了!”盛天涯抓住她的手,随手拉起旁边的被子不动声色的盖上。

  “谢谢你!”冉韶华站着有些尴尬,听到她那客气而生疏的道谢,不知为何盛天涯心中一堵。拉拢着一张脸,误以为这个男人是因为自己冒昧的举动而感到生气。

  冉韶华急忙的解释道:“我知道,你把我当成姐姐,我把你当成弟弟。上次我喝多了,你别在意。这么多年以前我们是姐弟,很多年以后我们都会是姐弟。给你们造成了很多麻烦,我安排了专机,下午我们就可以回H市。对了,我还在H市请了一个高级护工,回去之后她会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顿了顿,又接着说:“若是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提,你们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

  “够了。说完了就出去吧,我有些累了!”听着冉韶华这些啰里啰嗦的这么多废话,心里堵的厉害,自己救她不是为了让她和自己划清界限的。可是听了那么多竟然是为了和自己划清界限。

  在昏倒的那一刻,他曾想过,如果自己醒来后,她还在坚持着那晚的那个想法,他就从了她吧。其实在他看来年龄不是问题,更何况一岁的年龄算什么?当初说的这些话不过是为了让她死心。

  可是现在看来,她真的是对自己没有那种想法了,本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毕竟没有了束缚,可是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有些糟心。干脆将她唠叨如同老太婆一般轰了出去。

  冉韶华张开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走出去,拉上门。的确,住在这么高级的医院套房,讨好他的人多的是加上那张妖孽般的俊脸,自己担心什么?

  告别过了那个客栈的那对夫妇,听闻那日盛天涯的鲁莽,临走前冉韶华还特意留下了一笔钱,就当是自己歉意的补偿。

  因为那番话,在飞机上,盛天涯冷着脸不愿和冉韶华多说一句。方文沁本来就对盛天涯不满,因为她一直觉得这一切都是盛天涯的咎由自取。故意在他的面前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到最后干脆当着他的面给冉韶华介绍相亲对象,看着方文沁这个幼稚的举动,魏志泽只好拉了拉她的衣服示意她适合而止。事实证明了一点,魏志泽同志在家中毫无地位。

  “魏志泽,你在拉我衣服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方文沁一声巨吼,魏志泽瞬间就焉了。拉拢着脸看着自己的兄弟,谁知兄弟干脆闭上了眼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看着这二人,冉韶华心中一阵感慨,不得不说自己这个闺蜜命很好,遇见了一个能把自己宠成女王的人。

  带着歉意的冉韶华推着受伤的盛天涯回到了盛老宅。虽然心疼自己的儿子,但也谈不上责怪眼前的这个孩子。

  “阿姨,对不起。因为我天涯才受的伤。”

  “没事,孩子,阿姨不怪你。”

  “因为那晚我喝多了,给大家造成了很多的麻烦。”顿了顿,她望了窗外,眼睛有些哽咽,满脸内疚接着说:“对不起,阿姨我可能要放弃了。”

  “孩子,你知道阿姨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儿媳妇。还是你已经不爱天涯了?你要相信,他若不是爱你就不会这么拼命。”

  冉韶华喊着来摇了摇头:“不是的阿姨,就是因为我爱他,所以我才要放弃他。”

  “他拼命不是因为他爱我,而是我对他而言是一个姐姐的存在。”

  “孩子......”

  “阿姨,你不用劝我,谢谢阿姨你的体谅。”说完转身走出了书房,倚靠在门边的盛天涯看着冉韶华离开的背影,心中一阵痛。

  走到楼下,冉韶华的手机响了起来,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的是盛天涯的电话。

  调整了一下自己情绪,然后接了对方的电话。

  “就打算这么走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