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

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

白幕月 著

连载中免费

  《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的作者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幕月,小说《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精彩试读:穿越而来,灵根被挖,成为京城第一废柴的白幕月表示,这都不是事,没有灵根,她照样吊打众人,虐渣打脸,只是某位神秘的男人,能不能别来烦我?

更新:2020/12/25

在线阅读

  《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的作者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幕月,小说《鬼医凰后腹黑邪王轻轻宠》精彩试读:穿越而来,灵根被挖,成为京城第一废柴的白幕月表示,这都不是事,没有灵根,她照样吊打众人,虐渣打脸,只是某位神秘的男人,能不能别来烦我?

免费阅读

  白英霆说完瞪了一眼绿韵,率先回了正厅。

  “是。”

  一直坠在众人身后的绿韵,这才恨恨的走向白幕月!

  这个废材,竟然能侥幸的逃回来!看来这次她的奖赏要泡汤了!

  都怪这个可恶的废材!

  绿韵并不知道外面刚才发生的事,只当白幕月还是原来的白幕月,伸手就拧她胳膊。

  咔嚓!

  绿韵刚伸出的手顿时耷拉下来了,并不疼,但却立时没了知觉。

  她难以置信瞪着白幕月。

  这个废材竟......竟然知道还手了,一出手还是这般狠辣!

  白幕月忽然勾唇欺进,贴在绿韵耳边,轻声道:“先收点利息!”

  蒋氏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白幕月,这丫头和以前不同了。

  似换了一个人一般,看来她的计划需要提前了。

  众人回到将军府大厅。

  白英霆落座在首位的太师椅上,审视的盯着白幕月。

  “你倒长本事了,竟敢对嫡姐动手!反了你了!”

  “祖父!她还弄坏了我鞭子!”白莲婳站在白英霆身后,耀武扬威的瞪了一眼白幕月。

  “祖父和姐姐的意思是,孙女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可以欺负过练气期五层的姐姐?”

  祖孙二人一时被堵的哑口无言。

  厅堂里的一众仆人,听了心底也一阵好笑,老爷这是被气糊涂了。

  二小姐,可是一个废材!一个逆来顺受的废材!

  府里随便一个下人都可以欺压的废材,她能欺负的了大小姐?!

  别逗了!

  听了这话,白莲婳的脸色瞬间一阵难看,毕竟她因为一个废材丢了脸是真!

  但这话她说不出口,也不想被这群下人笑话了去,于是闭紧了嘴巴。

  她发誓,她要认真修炼!

  到时候定要当众狠狠修理这个小贱种一番!

  白英霆瞥了一眼白莲婳,哪里还看不出,一时不禁沉思起来。

  这个废材周身没有半点灵力波动,那么她是如何从那群土匪手里逃回来的?

  虽然小畜生身上疑点很多,但终归还是个废材!

  “老爷子消消气,二丫头回来就好!”蒋氏坐在左边第一个椅子上,慈爱的笑着,朝白幕月招了招手。

  白幕月的视线刚落到蒋氏脸上,一段陌生的画面毫无预兆的在她脑海划过.....记忆里的蒋氏比现在年轻了很多,坐在小白幕月的床边,温暖的手抚摸着她的圆润的脸颊,诱哄道:“这灵根你留着是祸患,不如母亲帮你取出!”

  小白幕月对着温暖露出了痴迷的神情,但她的目光一触到,蒋氏手中闪着寒芒的匕首,小脸被吓得惨白。

  她一边哆嗦着后腿,一边无助的被泪水鼻涕糊了脸,懦弱的抗议道:“不......不要.....月儿怕疼。”

  蒋氏眼神尽是慈爱,除了手里的刀让人不寒而栗。“母亲喜欢听话的孩子。”

  小白幕月因为渴望,天真的信了。

  冰冷的匕首瞬间刺穿了她的小腹,那种冰冷,接收回忆的白幕月感同身受。

  画面忽然又是一变。

  “你只要喝了这碗药,以后母亲会像疼婳儿一般疼你的......”

  小白幕月为了一丝虚幻的温暖,干了一整碗苦涩的药。

  没有换来她渴望的母爱,换来了一夜刺骨锥心之痛!

  冷汗浸透了她一身中衣,浸透了她一床的被褥......白幕月在看蒋氏时,目光复杂。

  一个孤女,蒋氏竟然下的了如此狠手!

  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对于一个没有娘,没有爹疼的孤女,灵根便是她最后的希望!

  如今这希望竟也被蒋氏夺了去!

  好的很,这仇她替原主记下了!

  也定会竭尽所有替她讨回公道。

  白幕月如此想着,心底最后一丝不郁也随之消失。

  但她也很快发现了身子经脉受阻严重,想来就是记忆里那一碗苦药的功劳了!

  白幕月又看了一眼,一如既往伪善的蒋氏,“幕月清清白白的,祖父、母亲放心。”

  “清白?!你怎么证明!”一看换了话题,白莲婳立刻又蹦跶了起来。

  “住嘴!”蒋氏瞪了一眼白莲婳,被一个废材欺负成这样,她现在还有脸在这里耀武扬威!

  白莲婳委屈的瘪瘪嘴,终是不敢违逆母亲。

  “老爷子,我到有个一举两得法子。”蒋如云眼珠子一转,和白英霆说到。

  “我那侄儿自小就喜欢二丫头,如今名声受损又无法补救了。我那傻侄儿又是个痴情的,定会愿意娶二丫头为妾的!

  到时候我在劝劝兄长,兄长定会给儿媳几分薄面的,到时候我们两家可是亲上加亲了,也算一桩佳话了。”

  白英霆听了,怒容减少了几分,蒋氏的侄儿蒋思巍,他也是知道的。

  虽然是个废材灵根,但好歹是蒋氏嫡系的独苗,父亲又是权倾朝野的左相。

  白家若是攀上了这门亲事,俩家也算是亲上加亲,姻亲关系更加稳固了!“恩!”

  白莲婳听了也瞬间觉得舒心了,若是这个小贱种嫁了人,那么也gouyin不了大殿下了。

  白幕月冷冷的盯着场中几人,这算盘一个个打的还真响啊!

  这蒋思巍虽至今仍未娶正妻,但已经纳了满院子的妾室!就是一个色胚纨绔!

  而且蒋氏,仅是因为他侄儿喜欢她,就卖力游说,她不信!

  “我不愿嫁!”

  一众奴仆惊讶的抬起了头,一定是幻听了?

  一向逆来顺受的二小姐怎么会拒绝!

  但白幕月接下来的话,让他们知道,他们没听错。

  “我有办法自证清白!”

  “哼!”白英霆带着威压,冷冷一哼!

  他认为白家养了这废材十五年,既然她的盛世容颜可以为家族做一点贡献,这该是她的荣幸!

  结果这个小畜生还敢拒绝!

  白幕月又差一点,被白家老爷子的威压震的吐血,好在她忍住了,硬生生忍下了。

  她轻挑的唇角还是溢出了一丝鲜血,心口闷涨的厉害,这次她是真的把自己憋出受了内伤!

  一双粉拳在袖子里紧紧攥着,第一次感觉到了实力的悬殊,修为的重要!

  可是原主灵根被抽!她该如何修炼!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