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谢夙卿楚胤小说

谢夙卿楚胤小说

竹宴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谢夙卿和楚胤的重生古言佳作《重生之锦绣庶后》又名《重生之庶妃成凰》,作者是竹宴,小说讲的是前世谢夙卿只想安守本分做个宫女,可谁料遭到至亲之人算计以至被迫成了妃嫔的替死鬼,所幸老头给她一场重活机会,那重生回到十年前的谢夙卿会如何逆天改命....

更新:2020/12/26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谢夙卿和楚胤的重生古言佳作《重生之锦绣庶后》又名《重生之庶妃成凰》,作者是竹宴,小说讲的是前世谢夙卿只想安守本分做个宫女,可谁料遭到至亲之人算计以至被迫成了妃嫔的替死鬼,所幸老头给她一场重活机会,那重生回到十年前的谢夙卿会如何逆天改命....

免费阅读

  马背上的少年怔怔的看着阻挡住自己的这双眸子,如望远山一般空灵澈透的琉璃珠一般,却隐藏着自己最为熟悉的倨傲抗争,柔顺的发丝滑过她樱红的唇角,心头似乎被扯到了旧伤疤一般,撕扯着愈合之处,让他都忘记了呼吸。

  而看在谢夙卿眼里,这个少年俊挺如画的眉宇却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这种凌厉深处暗藏着怜悯的模样和她上一世所看到的最后一个目光是那么的相似,她忍不住闪了眼眸,似恨似空明的轻轻呢喃……

  “楚胤……”

  在她能存活下来的最后时刻他没能拯救她,恨亦然。

  即便是即赴黄泉之路,与她从未相识过那个太子殿下,又有何义务来给她救赎,空明亦然。

  而此刻不过年仅十四的太子不懂得这些,在这声呢喃后,他警惕的冷了眸,定定的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名字?那声“母后,儿臣在东宫等候您多时了”是在火焰即将燃烧前,她最后的期盼,但给了她希望却又最终化为灰烬的人,正是那当朝太子楚胤,铭刻到她骨髓里的名字。

  不过,这些,他都无从知晓,谢夙卿敛了眸,轻轻跪在地上,俯首道:“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被利刃削断的秀发静静地躺在她的脚边,而剩下的那一缕断发则随着雨水紧贴在她白皙的脸颊旁。

  看着这一幕,楚胤没来由的心生起一股怜悯,也忽略了她的称呼,而是跃下马背,轻轻执起方才她情急之下扔在一旁的油伞,蹲下与她齐平,将她黏湿的发丝一一挑来,轻声道:“以你的性命,换它的性命,值吗?”

  半晌,谢夙卿却抬眸笑道:“不为他人左右自己的性命,才是真正的值得。”

  刚刚那一剑,她亦是在赌,终究这一次,她赢过了命运,而现在这般蹲下和她说话的太子,却和当日她看到的大不一样,想起那步步为皇后所困的太子殿下,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拿过了伞柄,却握住了少年微凉的手,两只同样温度的手仿佛在互相汲取温暖一般。

  “是值得的,不顾一切也要去拼,不值得的,用尽一切也要摒弃,记住,能用你自己力量换来的,才是你强大的标志。”

  似乎如释重负,谢夙卿轻轻弯唇一笑,一扫晦暗之色,转眼明丽如春的面庞在雨幕下更显动人之姿。

  直到尹禾费力找来,楚胤却依旧维持着蹲着的姿势,思忖着方才那个自己还未来得及问其姓名的少女所说的话,隐隐好像知道她话中所指,却参不透话中之意。

  “公子……公子?”

  尹禾的叫喊声唤回了他的思绪,他看向雾蒙蒙的远方,勾唇笑了笑,问道:“尹禾,那边可有人家?”

  尹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想了想,而后答道:“那边是晋安侯府,谢晋安谢大人的住所。”

  楚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牵过缰绳,笑道:“走吧,回去要告诉皇奶奶一个惊喜。”

  寒冬看似很漫长,却又仿佛很短暂,转眼便到了冬末初春之际。

  四夫人和三夫人的子女游学归来,老夫人甚为开心,决定设家宴,令所有府中小姐夫人都要前往。

  而与谢云婧的第一次碰面,也正是在前往宴席的途中。

  四夫人生了一双儿女,龙凤胎,妹妹谢夏荷却远远不及哥哥谢东临温文清雅。三夫人所出的女儿谢秋水性子随和,往往被年长一岁的谢夏荷踩在脚下,在谢夙卿的记忆中,自己入府的四年后,谢夏荷便惨死驿道,谁也不知个中缘由,这番突然撞见,眸中不禁染了几分怜悯。

  “你就是二姐姐吧?”谢夏荷昂着螓首,不过十四的少女却有着非同常人的刁蛮,除了大姐谢云婧,在她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奴婢般卑微的存在,就更别提刚进府不久的乡下丫头谢夙卿了。

  谢夙卿却也不畏,反而向前一步,昂首对上她,巧笑倩兮道:“妹妹好,不用拘束,往后叫我素儿姐就好。”

  谢夏荷没料到这个新来的二姐姐竟然这么热情大方,倒显得她格外小气似的,心下越发不爽了,一把甩开搭在她手臂上谢夙卿的手,甚是嫌恶道:“真难听!”

  当然谢夙卿也没想她这么称呼自己,只是从前在宫里,比她年纪小的宫女们都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妹妹,怎么可以对姐姐无理?”静静站在谢夏荷身后的男子,素衣墨发,真是翩翩公子,儒雅书生的模样。

  记得当初自己初见这群人时,觉得最为亲切的,就是这个玉树临风的俊俏公子,但却总是因为谢夏荷,与他有一定的距离感,一直不能得以亲近。

  “夙卿见过东临哥哥。”在这个妹妹面前,谢夙卿做好了妹妹应该做的礼仪,谢东临越发觉得自己这个亲妹妹不可理喻,侧首看向谢夙卿,硬生生地怔在了原地,这个二妹妹,眉眼如画,垂敛的眸子水意朦胧,唇不点而红,突然觉得手背微微发疼。

  却来不及细想什么,便见谢夏荷狠狠地踩了她一脚,谢夙卿吃痛的皱眉,却始终不曾吭声,收了脚,抬眸看着一脸怨怒的谢夏荷,眼底出乎意料的平静。

  “夏荷!”

  听到大哥愤怒的叫唤,谢夏荷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轻笑道:“哟,不好意思啊,刚才呢,你的脚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我不过……让它回到该去的地方。”这话里有话,而个中含义,谢夙卿再清楚不过。

  不过此时,真正的主角才刚出现。

  这一声温柔清丽的呼唤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随着那水蓝色的纺纱镂织银衫翩然而出,夺去了所有人的呼吸,窈窕的身姿,玲珑有致的身段,肌肤胜雪,隐隐粉嫩,真真应证了那句话,妖娆去尘垢,清丽胜无物,娇尤染仙姿,灼灼耀其华。刹那间,仿佛天边白云都若游丝般纷飞,四周都寂静了,只余仙乐袅袅,浑浑然间,三魂去了一半儿,七魄全无。

  这就是晋安侯府的大小姐谢云婧,凡是她出现,就连皇帝后宫三千均不敌她勾魂一笑,这样的魅力,是晋安侯的骄傲,却是谢夙卿的噩梦。

  这样动听的声音,这样动人的美貌,只怕是神仙也要跪倒在她的裙下,也难怪自己每每都栽在她的圈套中。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