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

砚池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江慕月和霍平骏的总裁言情佳作《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是由作家砚池所写,小说讲的是江慕月原本该在十年前老宅那场大火中丧命,不曾想她费尽所有活了下来,之后便改头换面回到南城只为报复她的亲生父亲,在复仇途中因一场暗杀遇上军阀长子霍平骏,看两人如何在乱世硝烟中并肩同行....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江慕月和霍平骏的总裁言情佳作《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是由作家砚池所写,小说讲的是江慕月原本该在十年前老宅那场大火中丧命,不曾想她费尽所有活了下来,之后便改头换面回到南城只为报复她的亲生父亲,在复仇途中因一场暗杀遇上军阀长子霍平骏,看两人如何在乱世硝烟中并肩同行....

免费阅读

  霍家晚宴过后,沈文绮看江慕月愈加不顺眼,每日里挑衅找茬没一刻安宁。江慕月因着为沈老夫人施针暂住沈家,被她扰的不胜其烦。

  几天下来,沈文绮并未占到什么便宜,对江慕月恨不得能生啮其肉。

  这天,趁着沈黎喝醉回家,挑拨道:“哥哥对江慕月再好,怕也只是白费了心思,到头来不过是做了人家的踏板。”

  沈黎在花楼里被姑娘们灌得不轻,脑子浑浑噩噩的,闻言便道:“怎么说?”

  “哥哥一味讨好,却不知道人家早就捡着高枝儿飞了。”沈文绮故作忧色,道,“霍家晚宴那日,江慕月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手段,让霍少帅拉她跳舞;宴会中又搭上了顾市长的公子,听说,还约了饭呢!”

  说到这里,她脸上显出扭曲的神色。

  这个贱、人!勾上一个还不够,竟然要将南城的才俊都缠上!如何能饶了她!

  沈黎听了妹妹的话,迟疑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对人家好,人家可未必领情,没准现在还要笑话你傻呢!”

  沈黎被她的话说得心浮气躁,走了几圈,道:“那怎么办?”

  “呵,之前也没见你对别的女人这么怜香惜玉,怎么到了江慕月这里,便什么手段都使不出来了?”沈文绮讽刺道,“这是她卧室的钥匙,别怪妹妹我没帮你。”

  沈黎握着那串钥匙,在原地犹豫片刻,还是上了楼。江慕月的模样身段他实在喜欢得紧,若不是前几日她一味拒绝,早就拉到床上吃干抹净了。

  现下……自己护了她那么久,收些利息也不过分啊!

  这样想着,底气更足了几分,加上脑子被酒色一熏,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摇摇晃晃地往她卧室走去。

  沈文绮看着自己长兄的背影,缓缓勾起了嘴角。

  现在人们对女人虽宽容了许多,可也容不得一女侍二夫!待到江慕月被沈黎破了身,便只有到沈家做妾一条路了。

  介时,她有的是法子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慕月还未睡,正躺着思索接下来的计划。这会儿听到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右手不着痕迹地从枕下取出针盒,捏了只针出来。

  “小美人,让哥哥我好好疼疼你!”沈黎一进门便闻到一股清淡的香气,正是江慕月身上常带的。

  他心神一荡,扑身压到江慕月身上,双手胡乱地掀开被子。

  “今儿便让你知道,做女人的滋味儿!”

  他身上的酒气熏得江慕月差点吐出来,忍着恶心将手里的针稳稳扎进他后颈上的穴位里,方才还在她身上扑腾的男人登时便没了声息。

  江慕月一脚将他踹下床,刚要将他拖出去,心中却一动,轻手轻脚地靠近卧室门,感受片刻,果然发现有人在门口守着。

  她只是略一沉吟,便捏起嗓子,故作慌乱地喊:“沈先生,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沈先生,不要,唔……”

  声音控制的很好,保证能让外边的人听到,却又不会招来沈家的其他人。

  等到门口高跟鞋声渐渐离去,才歇了声音,嘲讽地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

  不知道沈黎这蠢货知不知道自己被自己亲生妹妹这样利用!

  沈家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子的脏心烂肺。

  既然这样,那也不要怪她把沈家的面皮拉到地上去踩!

  “《南城晚报》!《南城晚报》!大新闻!沈家少爷裸宿大街……”

  报童高声叫卖着,手中新印的《南城晚报》刚拿出来便被哄抢一空,他喜滋滋地数着今天的铜板,觉着这个沈少爷真是做了件大好事!

  可沈公馆里确实一片冷肃。

  沈竞雄把手里的报纸卷起来重重摔到沈黎脸上,尤不解气,指着跪在地上的他骂道:“混帐东西!我只恨没将你打死!也省得如今沈家这样为你丢人!!”

  “老爷,黎儿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他平时便没什么心计,这分明是被人陷害的啊!老爷,当务之急是要找出凶手啊!”

  董曼云向来有急智,当即便扶住沈竞雄,哭着为儿子辩解。

  “老爷,已经把今日的《南城晚报》全都买回了。只是……还有一些已经被人哄抢买走了。”沈管家低声道,“这些报纸……”

  “拿去烧了!”

  沈竞雄一看晚报上硕大的“沈家少爷裸宿大街”几个字便恨不得把这个畜生掐死,他执掌沈家这些年,还从没出过这样丢人的事!

  沈黎知道今天不能善了,忙抱住父亲的腿,顺着母亲的话哭求道:“父亲息怒,可儿子也是被人陷害的啊!是她,是江慕月!是她把儿子脱光了扔到街上去的!”

  沈黎的话让气氛一凝,继而便是更加混乱嘈杂。

  “江小姐!我沈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陷害我儿?!”董曼云自然是儿子说什么就信什么的,这会儿也恨不得将江慕月千刀万刮。

  她深谙沈竞雄的性格,故意挑拨:“老爷几次三番地维护你,你便是这样回报他么?!”

  沈竞雄沉着脸看向江慕月,眼中闪过一道阴狠。

  江慕月心中一哂,面上却一派戚色,一抬眼,眼泪刷得落下来:“沈夫人为何要这样污蔑我?!我一介孤女,只凭医术立足于世,向来不与人结怨,又怎么敢陷害沈少爷?”

  “再说了,我不过一弱女子,又怎能将沈少爷这样高大的男子带到大街上而不惊动沈家其他人?难道夫人是在暗示,沈先生手下,都是一帮酒囊饭袋么?”

  她一边说,一边用余光观察沈竞雄的神色,见他面上果然不虞,继续道:“沈少爷宿在闹市街口,深夜也有警卫巡逻,沈夫人怀疑我,询问当夜巡逻警卫便是!我自认问心无愧!”

  沈竞雄看管家一眼,缩在角落的管家适时道:“已经问过了,当值的警卫说……是少爷自己走去的。”

  江慕月见沈竞雄疑心尽消,又添了把火:“我来沈公馆,只是为了医好沈老夫人,现在却被沈夫人这样平白污蔑!若是我这次认了,也没有脸面活着了!既然这样,不如今日便就此别过!只是沈会长待我素来和善,我有一言不能不说。”

  沈竞雄自知理亏,忙道:“你这孩子说得什么话,我既然请了你来,就不会让人污你清白。有什么话尽管说。”

  “我在西洋留学时曾读到过一些新科学的书,里面说,人若是日夜想着一件事,便是睡着之后也会去做的。譬如有人想要发财,睡着之后仍被这念头支配,便会不知不觉走到银行,做出抢劫偷盗之事。沈少爷昨日那样,怕是被一些念头缠得紧了,才会无意识地做出错事。”

  沈黎闻言,面上一红。

  什么样的念头,才会让人当众脱、衣服?

  他昨天喝得昏昏沉沉的,只记得是要去同江慕月欢好一番。难不成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对江慕月做什么,而只是在街上……

  “你撒谎!昨天哥哥就是去了你的卧室!我亲眼见到的!”沈文绮怒道,“你还不知恬耻地浪叫来着!分明就是发生了什么!”

  江慕月拭了拭眼角的泪,柔弱道:“我知道沈小姐不喜欢我,可是也不能这样想自己的亲生兄长啊!沈少爷是来了我的卧室,那不过是喝得有些多了,找我讨副醒酒药。我昨日为他开了药,他收进口袋之后就离去了。”

  沈黎伸手掏了掏,果然在上衣兜里找出一包药片,这下更是对江慕月的话深信不疑。

  “这怎么可能!昨日你的卧室里传来那些声音……”

  “闭嘴!”沈竞雄忍无可忍地打断她。

  这个蠢货!自己哥哥对人家动了那种见不得人的念头,遮掩还来不及,她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沈竞雄直接让人把她带回卧室关禁闭。

  沈黎看着江慕月的满脸泪痕,便有了几分疼惜,安抚道:“快别哭了。昨日大约真是我做了场梦罢。”

  刚董曼云又问了昨日当值的沈家佣人,都说见他从江慕月卧室走出后便出了沈家,之后便出了那事。

  沈竞雄雷霆手段将沈黎禁了足,又将沈家的佣人封了口,下了死令,今后不许提这事,算是压下去了。

  董曼云却是不信,待他离开后悄悄吩咐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人:“找人去查江慕月,这死丫头,一身的邪性!我不信我儿的事与她无干!”

  她自己的一双儿女禁足的禁足,关禁闭的关禁闭,这死丫头却毫发无伤,还得了沈竞雄的安抚。

  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董曼云面上带着扭曲的狠色,若是让她发现,这丫头在这件事里做了什么,休怪她下手不客气!

  江慕月回房间之后沉吟片刻,觉着沈家实在不大安全。且这次以后,沈家必定会多些防备,她再想要做什么,怕是不大方便了。

  边想,边将医箱整理好,把一块精致的怀表收到医箱的暗格里。

  西洋那边的医学已经开始研究人的思想与意识了,她也涉猎过一些。配合上中医里的穴位针灸,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昨日确实是沈黎自己走到大街上的。

  不过却不是因为什么自己的念头,而是因为,这是她下达的指令。

  江慕月平时并不常用这种法子,因这法子对常人效用不大,只是沈黎是个意志薄弱的,加之喝醉了酒,才能让她得手罢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