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原来一直在深爱

原来一直在深爱

久离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萧擎翰和冉子茉的总裁言情佳作《原来一直在深爱》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读者好评,作者是久离,小说讲的是冉子茉深爱着萧擎翰,可萧擎翰却误会冉子茉害死了和他青梅竹马的心上人,此后冉子茉便成为萧擎翰的玩 物任其折磨报复,冉子茉逃脱出萧擎翰魔掌后只想安稳生活,多年后两人再次遇见,原来彼此一直深爱...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萧擎翰和冉子茉的总裁言情佳作《原来一直在深爱》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读者好评,作者是久离,小说讲的是冉子茉深爱着萧擎翰,可萧擎翰却误会冉子茉害死了和他青梅竹马的心上人,此后冉子茉便成为萧擎翰的玩 物任其折磨报复,冉子茉逃脱出萧擎翰魔掌后只想安稳生活,多年后两人再次遇见,原来彼此一直深爱...

免费阅读

  “嗯……啊……”冉子茉侧过脸伸出一只手抓住他肌肉线条明朗的小臂,寻找一点支撑,半掩在脸上的头发遮盖住了她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

  “这就受不了了?嗯?宝贝儿,看来你的下面还有待我开垦。”萧擎翰蹙着眉头,轻吐一口气,更加卖力地动作起来。

  慢慢地,冉子茉被他的热情点燃了,从嘤咛到吟叫再到催促,在他身下慢慢地绽放。

  “怎么弄的?”萧擎翰将她翻过身按压在床上,用粗涩的指肚抚摸着她肚子上的疤痕。

  冉子茉的眼神一滞,随即又眉舒目展,用略微暗哑的声音轻快地说到:“年少时识人不清,生了个孩子。”

  萧擎翰的心口一阵钝痛,停止了运动,之前的热情瞬间被一盆冷水浇落下来。

  她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好像为那个男人付出再多都是甘心情愿,哪怕是他伤害她也无关痛痒。

  他抽身半跪在床上,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到:“你爱他?”

  “爱,爱了整整六年,不过,也恨,恨到现在。”她抬起双眸,眼中闪烁的东西晦暗不明。

  “哈哈哈……逗你的!玩火后忘了吃药而已。”

  萧擎翰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的妒火蹭蹭地往上窜,想到她曾经在别人身下承欢,他就受不了地想提刀剁了那个人。

  “记住,以后你是我的人,再敢和别人染指分毫,我宰了你。”

  他松开她的脖子,用双手托起她的,用尽全力撞了进来,像野兽一样扑在她的的身上,肆意的发泄冲撞。

  由于双腿分开的太久,冉子茉感觉大腿根部开始有些抽筋,身下早就一滩汪洋,她弓起身体,蜷缩起脚趾。

  黎明时分,在冉子茉的连声求饶中,萧擎翰终于快速冲击了上百下,释放的那一刹那,他深深地吻住了她的眼帘。

  冉子茉觉得浑身像被坦克碾压过一样酸痛,她想推开他,无奈换来的却是更加有力的钳制。

  她瞪大眼睛,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睡意,直到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才忍住那火辣辣的疼痛强撑住身体走下床。

  她悄悄地戴上特质的口罩,点燃了一盒香,这是让人沉睡的灵丹妙药。

  随后,她将针头刺入到萧擎翰手臂上的血管里,让他的鲜血缓缓地流到采血袋里。

  她拿出手机,订了最早一班回美国的机票。

  莫北,她两岁半的儿子,和他父亲一样,都是RH阴型血,并且遗传了他父亲的脑瘤,动手术时需要大量备用血浆。

  拉着行李出门前,冉子茉回头看了一下床上熟睡的人,墨色深瞳渐渐复杂,抿了抿嘴唇,转身离去。

  萧擎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看着旁边空空如也的床,他将手指抚上了眉心。

  地上凌乱的衣服和床上欢爱后留下的痕迹告诉他,昨夜不是一场梦。

  三年来,他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无数,但是任凭那些女人使出浑身的狐媚之术,他从来都是坐怀不乱,没有一丝兴趣,他承认,昨夜的他很尽兴。

  “结过帐了走了?萧擎翰将两只眉毛拧在了一起,无名的怒火从心里升起。这个女人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完事后拍屁股走人?

  他预想的是她该像小猫一样缠着他娇滴滴的向他提出要求。

  前台的服务员上下打量着贵气不凡的萧擎翰,一脸娇羞。

  “是的,莫小姐一大早就已经拿着行李回美国了,还通知我们不要打扰您。”

  萧擎翰将手放在下巴上思付了一下,嘴角挑了一下,看来她真的是在慢慢撒网,有意思,他倒要看看她在耍什么把戏。

  萧氏大会议桌上,各部门经理看着一脸春风的萧擎翰,心里都七上八下,这些年,他们哪次不是被骂的狗血喷头?莫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徐助理站在一旁,不时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汗,越来越看不透自家总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昨夜的硝烟还历历在目,今日就拨开云雾见青天,转变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果然,萧擎翰脸上的晴空万里的没有坚持几天,就一路急转直下从多云到阴霾再到乌云密布。

  一个星期了,那个女人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她的目的真的不仅仅是为了和博济医院达成合作?

  萧擎翰再次翻阅着调查她的资料,从成长环境到教育背景,再到家庭关系,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唯一让他心里吃味的就是两年半前她在美国刨腹生下了一个孩子。

  不对,他用手指摸着最后一行字,心跳突然加快,像被雷劈中一般,眼中一道犀利的寒光迸射出来。

  生下孩子后,她做了脑部手术。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长得相像,脑部有淤血,根据时间推算,她生下的那个孩子……他不敢再往下想……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