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

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

叶落无声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夏语和陆森野的总裁言情佳作《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又名《总裁的另类小娇妻》,作者是叶落无声,小说讲的是毫无感情的夏语和陆森野因各种原因结了婚,先婚后爱的两人起初并不能一帆风顺过婚姻生活,可朝夕相处后,两人更加坚定携手走过之后的漫漫长路...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夏语和陆森野的总裁言情佳作《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又名《总裁的另类小娇妻》,作者是叶落无声,小说讲的是毫无感情的夏语和陆森野因各种原因结了婚,先婚后爱的两人起初并不能一帆风顺过婚姻生活,可朝夕相处后,两人更加坚定携手走过之后的漫漫长路...

免费阅读

  第二天,醒来,床边已经没了人,属于他的那个位置早就凉了,想必是上班去了。

  夏语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下时间,这都下午13点了,她竟然睡觉这么长时间,陆森野也不叫她,都怪他昨晚太狠了。

  现在她只感觉到下身火辣辣的疼,去浴室简单的洗漱完后,她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昨天晚上在陆夫人那里根本没有吃饱,再加上运动过后睡了这么久,所以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

  吃完饭刚好15点,夏语收拾了下,便去了教钢琴那里,她是真的很喜欢钢琴,也很喜欢小孩子,和她自己是母亲有很大的关系。

  “夏小姐你来了?”沈洛勾唇,唇角扬了扬。

  “嗯,你以后……不……不用叫我……夏……夏小姐,叫我……名字……就……就好了。”听人这么叫她,她总觉得别扭。

  “好,那你以后叫我沈洛就可以了。”沈洛没有半分犹豫,爽快的交换道。

  “嗯!”夏语点了点头。

  “舅妈,你终于来了,豆宝想死你了,我舅舅也特别想你。”豆宝拉着夏语的手坐在钢琴旁边。

  “舅妈,我告诉你哦,你昨天教我的我都学会了哦。”豆宝邀功似的望着夏语。

  “是吗?”夏语好笑的看着豆宝,她昨天教的都是一些基础,虽然很简单,但是是学钢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豆宝见夏语不信,连忙叫来了沈洛,“不信你问舅舅,我可以给你弹一遍。”豆宝抑扬顿挫道。

  夏语和沈洛对视一笑,“好啊,那你给……我弹……谈一遍,我看……是不……不是……真的……真的有那么……聪……聪明。”

  “好啊,那舅妈我弹出来后有没有什么奖励。”豆宝天真无邪的眨着他那双大眼,心里却在计算着待会怎么胖夏语带他出去玩出去吃蛋糕。

  “你想要……要什么……奖……奖励都……可以。”

  “好,拉钩。”豆包伸出小拇指,夏语把以及得小拇指放了上去。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就是小狗哦!”豆包鼓了鼓腮帮子,轻蔑的看了眼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沈洛。

  说完,豆宝坐在椅子上,小手放在上面有节奏的弹连起来,夏语安静的坐在旁边浅笑,认真的看着,沈洛端来一杯橙汁递给夏语,夏语轻声说了句谢谢。

  沈洛拉过一边的白色的蛋壳椅坐下,也认真的听豆宝弹。

  他望着夏语洁白的面容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她有一戳头发落了下来,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恐怕说什么都会破坏此时的宁静,他竟然会觉得,这样的时刻美好的不像话。

  “怎么样,舅妈,我就说我学会了吧,我聪明那?”豆宝站起身,洋洋得意的望着夏语,期望得到她的认可。

  “豆宝,弹的比我……还好,说吧,想要……要什么……奖励。”夏语赞赏的和豆宝对视着,看的出来他挺聪明,只是小孩子玩性比较大罢了。

  “我想要舅妈带我出去吃蛋糕还有游乐场。”豆宝拉着夏语的手臂摇晃着,生怕夏语转眼就反悔。

  “豆宝……”沈洛黑着脸训斥道。

  “舅舅,这是我和舅妈的约定,和你无关,你不也想和舅妈待在一起吗,我刚才可看到了你一直在盯着舅妈看。”豆宝不服输的舔嘴道。

  还好刚才他用眼睛偷瞄了沈洛,明明喜欢人家还不敢说,哼,看来得靠他出马了,这个蠢舅舅,浑然不知他也是在给他们两个制造机会。

  夏语羞红了脸,这话从小屁孩嘴里出来,她为什么会觉得羞愧。

  “豆宝,你再胡说,罚你以后再也不能吃蛋糕。”沈洛见夏语略微尴尬的神色,厉声威胁道。

  “哼!”豆宝生气地瞥过头不理沈洛,竟然威胁他,活该单身,没有女孩子喜欢,他才不帮他了呢!

  “豆宝,只能满足你……你一个愿望哦!”夏语慢吞吞的解释道,口吃也没有一开始那么严重。

  “一个啊……那我们先去吃蛋糕。”豆宝率先选择了第一个,免得他那恶毒的舅舅不让他吃蛋糕,他先去最后一次吃了蛋糕再说,游乐场以后有的是机会去。

  夏语望向沈洛,征询他的意见,沈洛笑着点了头,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夏语带着豆宝去了她以前最爱去吃的那家蛋糕店,她和沈洛坐在对面看着豆宝吃的满脸都是奶油。

  夏语用纸巾帮豆宝拂了去,如果芋宝在她身边,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爱吃蛋糕,似乎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她一点都不清楚。

  她陪在他身边的日子甚少,陆夫人基本不让她接触芋宝,除了生他下来的几个月,其他的时间聚少离多。

  “舅妈……舅妈”豆宝连叫了几声也不见夏雨应,只见她看着他一直在笑。

  “啊,怎么了?”夏语回过神,见豆宝已经吃完。

  “舅妈,你刚刚在想什么吧,我见就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回答。”

  夏语迷茫的望向沈洛,沈洛笑着点了点头,夏语摸了摸豆宝的头,歉意道:“下次……下次不会了。”

  “舅妈,和豆宝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想其他的男人,不然我会吃醋的哦。”豆宝吧唧着嘴,霸道的要求着,有种小大人的感觉。

  夏语哭笑不得。

  “夏语,你不要在意,豆宝小孩子。”沈洛生怕她生气,解释着,他看的出来豆宝挺喜欢夏语的,平时没看到他对哪个女的热情过,对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满是敌意。

  夏语淡淡笑了笑,“不会,豆宝很可爱,我很喜欢。”豆宝性格和芋宝相差不多,若这两个见面,肯定能够玩得到一起,夏语心中这样想着。

  “听到没,舅妈夸我可爱!”豆宝炫宝似的炫耀着,生怕沈洛没有听到夏语夸他。

  “小野哥,你觉得我爸生日我买什么蛋糕好?”唐箐问向旁边不耐烦的陆森野。

  陆森野俊郎的眸子里刻满了阴郁,若不是在路上恰好碰到她和陆夫人,而陆夫人又恰好让他陪她来选蛋糕,他根本懒得搭理。

  “都可以。”慵懒的鼻音,也不知道夏语那个女人起来了没有,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给他打电话。

  唐箐也不在意陆森野对她的态度,她相信只要给她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她一定会打动陆森野。

  夏语那个口吃的废物,她丝毫不放在眼里,陆森野对她也不过是责任和使命,只有她能给陆森野带来所有。

  唐箐回眸一转,便看到夏语那个女人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一块,嘴角邪魅一勾,老天都在给她机会,她不利用那不可惜了。

  “小野哥,那个不是夏语吗?她旁边的那个帅气的男人是谁啊,你朋友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唐箐故作疑问,实则在挑起两个人的矛盾。

  陆森野顺着唐箐的目光望去,下午的阳光踱在她脸上,嘴角带着浅显的微笑,对着她对面的男子,一阵怒意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她对他都没有这么笑过,在他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竟然对着别的男子开怀大笑。

  陆森野推门走了进去,唐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跟在后面。

  夏语一抬头便看到了陆森野和唐小姐走进来的画面,她脸上的笑僵了下来,心里发冷,在陆森野眼里却是做贼心虚。

  陆森野怎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和唐箐在一起?一连串的问题堵在夏语心里上气不接下气。

  “舅妈,你有没有在听啊!”豆宝不满的喊道,今天下午都好几次不理他了,他也是有脾气的。

  沈洛很快便发现从刚才那个男人和女人进来,夏语的脸色便变了。

  陆森野听到小屁孩叫夏语舅妈,一向沉静的他神色微变,夏语你好样的!

  “陆夫人,真巧啊!”陆森林好看的眉峰蹙着,情绪不明,夏语见陆森林面色清冷,也不敢说什么,站起身,看着他。

  每当陆森野这样,夏语知道是他要发怒了,他笑起来比不笑还要恐怖。

  她又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心虚什么,该心虚的是他才对。

  沈洛无声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带有笑意的眸子稍作冷淡,原来,是他。

  两人无声的盯着彼此,一冷一热,一笑一无情,两人之间的小火花烧的有点旺,气氛格外不对劲。

  夏语小心的看着,陆森野不会误会啥了吧,不会生气了吧,要不要解释一下,心里略过诸多想法,刚想开口,不料,陆森野却抢在了前头。

  “过来。”陆森野眸光过于深沉,夕阳笼罩下,男人精致的五官一派平静,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夏语小媳妇样的走到陆森野面前,挽着他的手,将他带到沈洛旁边,不管陆森野目前的眸子多阴沉,出声介绍道:“这是我……我先生,陆森野,他……就是……是我和你……说……说的那个……请我做……钢琴老师……师的人,叫沈……沈洛,那个小孩……孩叫豆宝,是……是他外甥。”

  沈洛笑着伸出手:“你好,陆总,我叫沈洛。”

  陆森野轻轻一握,“恩。”

  陆森野显然没打算与沈洛多说,浑厚的男声,染上了霜花,深邃内敛的眸子微眯,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沈洛有点不明白这强大的敌意是什么意思,旋即一想,微然一笑,显然已经明白,不光是吃醋那么简单。

  “老婆,我们回去吧。”先前还一脸黑暗之色的男人视线转向女人的一刹那变得无比宠溺。

  夏语有点受宠若惊,转念一想,他应该是为了维持外界好丈夫的形象,便配合着。

  夏语点了点头,小鸟依人的模样,只是沈洛却没有结束谈话的意思,温润的眸子闪过一道微光,薄唇轻启。

  “没想到夏小姐是陆总的妻子,陆总,好福气,有夏小姐这么善解人意的妻子。”沈洛是真没有想到夏语竟然结婚了,丈夫还是陆森野。

  “嗯!”陆森野敷衍的应道,搂着夏语的腰紧了紧,甚至还用力掐了一下,夏语吃痛一声,嗔怪的瞪着他。

  在唐箐和沈洛是两夫妻的打情骂俏,羡煞了旁人。

  “沈洛,那我们……我们先走了,不好……好意思,豆宝,我……我明天……再过来……来教你。”夏语略有歉意的看着沈洛,还希望他不要介意的好。

  “唐小姐,我和我老婆还有事就先走了,伯父明天的生日我带着我老婆一定准时到。”陆森野丢下唐箐拥着夏语走了出去。

  豆宝不闲事大的,看了眼落寞的沈洛,冲着离去的夏语喊道:“舅妈,我会想你的!”

  陆森野黑眸沉了沉,拥着夏语的手臂圈紧了些。

  夏语明显觉得自己腰更加紧了,走出没有多远,陆森野便松开了,率先迈步走在前面,夏语在后面吭哧吭哧的跟在后面。

  她低头抿唇,脑袋乱入麻,她都解释了,他都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和唐箐在一起,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吧!

  夏语绞着手指头在后面追着,两个人谁也不跟谁说话,她心虚的跟在他的后面,小碎步迈的饶有节奏,一颗小石头被她有秩序的踢着,和小孩一般。

  突地,陆森林停住脚步,快速的转身,夏语一个猝不及防,脑袋直接都撞在了他练过的胸膛上,白皙的额头撞出了红印子。

  “疼不疼?”陆森野沉眸,望着根本就不抬头看他的女人,声音淡凉她纤细的手捂住脑袋,摇头,“没事,不疼。”不疼才怪,比铁还硬,她倒想拿锤子试试看哪个硬。

  气氛仿若静止,许久,夏语慢慢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神,不知为何,她立马就意识到,他生气了。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生气?

  “夏语,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那个小孩为什么叫你舅妈?”陆森野黑沉的眸子眯起,涔薄的唇毫无弧度,说出的话也是凉到让人心惊胆颤。

  夏语大概紧张了那么一会,便释然了,“我和你说……说了啊,我去……去做了钢琴……琴老师……家家教,豆宝叫……叫我舅妈……不是……是我让的,我也……也说了不……不让,但……他……他改不了。”

  陆森野心虚,无理取闹道:“你没有告诉我是个男的。”

  如果他知道是个男的,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去的,孤男寡女在一室,难免不会日久生情,他身为男人,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对夏语绝对动机不纯。

  “我……是男的……重……重要吗,你不也……也和你青梅……竹马待……待在一块。”夏语委屈的撅起了嘴,殊不知在陆森野眼里多么享受。

  “我们不一样,唐箐她爸明天生日,我只是碰巧陪她来买蛋糕。”陆森野说完一愣,他干嘛没事向这个他讨厌的女人解释,他和谁在一起和她有关系吗。

  立马陆森野黑了脸,沉声命令道:“以后不准再去了。”他绝不给任何人有机会惦念他的尤物。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