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盛世婚宠总裁举高高

盛世婚宠总裁举高高

紫陌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聂清芬和白靖舜的总裁言情佳作《盛世婚宠总裁举高高》,是由作家紫陌所写,小说讲的是聂清芬本是豪门千金,却因遭人陷害成了A市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可偏偏矜贵冷酷的总裁白靖舜偏偏要高调娶她为妻,此后高冷禁欲男神唯独将所有深情和温柔都给了她...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聂清芬和白靖舜的总裁言情佳作《盛世婚宠总裁举高高》,是由作家紫陌所写,小说讲的是聂清芬本是豪门千金,却因遭人陷害成了A市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可偏偏矜贵冷酷的总裁白靖舜偏偏要高调娶她为妻,此后高冷禁欲男神唯独将所有深情和温柔都给了她...

免费阅读

  中午,白靖舜很少回来。

  看到他的时候,张嫂脸上讶异了一下,立刻迎了上前,“先生,您回来了?”

  极轻的嗯了一声。白靖舜将西装外套脱下丢给她,转似无意地问了句,“她呢?!”

  这个她张嫂活了那么大岁数自然知道是谁,她温和道,“聂小姐还没起来!”

  白靖舜微凝了眼,抬步走上了阶梯。

  次卧的房门没锁,他轻推开门,正好看见聂清芬微弯着身,费力地拿着药往私密处擦去,她显然擦得极为痛苦,紧咬住红唇,苍白的脸庞已经浮现层薄薄的细汗。

  瞳孔深暗了几分,白靖舜抬步走进去。

  身下麻木的疼痛被清凉覆盖,聂清芬弯着腰很难受,正打算在换个姿势,手中拿着的药膏被一双大手夺了过去,低沉磁性的嗓音从她头顶上方传了下来,落下冷冷两个字,“躺下。”

  聂清芬僵了一下身子,没动,淡漠道,“我自己来就好。”

  她伸手去拿被他夺过的药膏,白靖舜手一偏,避开了她的触碰,低醇的嗓音明显带了几分不满,“我叫你躺下。”

  聂清芬脸上也泛起一丝温怒,“我说了,我自己来就好。”

  白靖舜危险地眯起眼,聂清芬脸色惊变,隐隐意识到什么,她手肘撑着床,慌乱地往后一退,“你想干什么?”男人直接拽住她的双手,随后,骨节分明的大手抓住她的脚裹,往床上平躺一拖……

  因为要擦药,她并没有穿内.裤,男人打开她的腿——

  “白靖舜,你无耻!你快放开我……”她眼中浮现层水雾,“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我不舒服……我真的不舒服……”

  男人用膝盖肘按住她的腿,没理她,拿起药膏挤出白色药膏,就往她身下那红肿不堪的伤口涂抹了进去。

  冰凉修长的手指附着清凉进入体内,聂清芬觉得前所未有的难堪与耻辱,她扭动着身体,想要避开他的触碰,嗓音嘶哑的不像话,“白靖舜,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不要碰我,你听到没有……”

  柔软异样的触感从指腹中传来,不断刺激他的感官与神经,白靖舜眼眸晦暗,嗓音低沉暗哑了几分,“要想我不碰你,就安静地躺在那里别动,在乱动,我就真不敢保证会立刻动了你。”

  聂清芬红了眼眶,一行清泪从眼角滑了下来,看着低着头,仔仔细细地盯着她伤口处,给她擦药的男人,她紧咬住下唇,闭上眼,果然不敢再动弹……

  明明是几分钟搞定的事情,在男人的细吞之下,半个小时后才结束。

  男人看着他那食指上残留湿润的白色药膏,戏侃了望向她,聂清芬此刻气,已经瘫软成一团泥水。

  她脸色绯红,难堪地移开眼。

  很快,她就听到了脚步声响。男人抬步去了洗手间。

  淅淅沥沥的水声不断从浴室传出,还夹带着男人似有若无的声,聂清芬倒在床上,目光空茫地望向头顶的天花板,直到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她才收回了视线,转过身,闭上眼。

  浴室门打开,白靖舜下半身围着浴巾迈步走了出来,他拿着毛巾擦了下湿漉漉的头发,看着背对着他睡觉的女人,他眼眸暗沉了一下,大步走了出去。

  因为伤得厉害,下不来床,接连几天,聂清芬都待在茗仕雅墅。

  第六天之后,她才能正式下床,可是走路的姿势还是有些异样。

  永恒之戒被白靖舜买走了。聂清芬即使有千百个不愿,还是敲响了他的房间。

  半掩的门内,男人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带着眼镜,似乎在看着什么视频。显然并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聂清芬抿了唇,推门走进去,站到他跟前,又看见了那屏幕里熟悉的画面……

  男女赤身交缠在一起,女人情不自禁的娇喘妩媚,及陷入情欲中,下意识搂住男人脖颈的亲密动作,完全就像是陷入热恋中的两个小情侣……

  即便看了很多次,在聂清芬看来都觉得五雷轰顶……

  似乎注意到了有人站在他身边,男人轻掀了眼皮,看向她,微怔了一下,脸上瞬间划过一丝不自然,他拿掉眼镜,移开视线,关掉视频,“谁允许你没经过我同意尚自进入我房间的?”

  “白靖舜……”聂清芬紧攥了一下掌心看向他,“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从来都不知道,你有这种不良的变态嗜好……”

  变态到,能够拍下自己的视频反复观看,她以为她既然答应他住了进来,他就会删掉了的。

  “变态??”极低极淡的嗓音从男人口中溢出,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拉住女人的手腕,往沙发一拖。

  聂清芬跌倒在沙发上,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压下,按住她的双手,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一字一句,“聂清芬,变态也是你逼出来的……”

  这一刻,白靖舜的眼里,如同一团弑杀的火,要将她吞噬。

  聂清芬面色一白,特别是他那修长的手指不停在她娇嫩的脸上磨砂,他手指所过之处,露出斑驳印记,像是那桃花一样。

  她想起每次白靖舜这样动作的时候,便会将她按在床上,疯狂……

  “不要了,你不要过来,我疼!”

  她身下还未好,如果在遭受一次白靖舜的折磨,她不知道自己还不能活着离开这间别墅。

  白靖舜突然松开她的手,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如同看蝼蚁一样看着她:“看来你是很想要。”

  “我没有!”

  聂清芬摇头,羞辱地含泪看着白靖舜。

  白靖舜淡漠看了她一眼,唇角泛着嘲讽的笑。

  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抹冷漠到无情的背影。

  聂清芬却是身子一下软下来,跌回了床上。脸上是侥幸过后的脆弱。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白靖舜这一日离开,竟然连续几天都并没有回来。

  聂清芬却意外地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聂清芬,是我,陶又薇。”

  电话那头,熟悉而令人厌恶的声音传来,让聂清芬面色一冷,浑身警惕起来。

  她有些嘲讽地说道:“陶小姐,你找我什么事情?”

  “聂清芬,我要见你,在星辰咖啡馆,下午两点。”

  电话那边,陶又薇声音有些沙哑,和平日里那娇滴滴跟小绵羊一样的声音可不同。

  不过,聂清芬听到这话却觉得无比好笑地噗嗤一声:“陶小姐,你这是演戏上演以为自己是主角呢!你想要见我?我就一定要见吗?不可能!”

  “如果,是关于当初车祸的事情呢?”

  电话那头,陶又薇有几分得意地说道。

  明明知道对方可能是有什么阴谋,可是聂清芬还是变了脸色,她沉了沉眉头,尽力压下心中的急切,开口说道:“好,下午两点!”

  “算你识相,哼!”陶又薇得意了,说话也是没有了顾及,还故意用冷哼声嘲讽聂清芬。

  下午两点,星辰咖啡馆。

  两个长相出色但是截然不同的气质的女人出现在了咖啡馆面对面坐着。

  一个看起来柔弱,脸色有些白的太过不正常。

  还有一个长得五官精致,气质淡雅,但是此刻正面无表情看着那看起来柔弱清纯的女人。

  “想要说什么,我既然来了,你说吧。”

  那五官精致的女人不是别人,真是聂清芬。

  她看着陶又薇用一双水汪汪可怜巴巴地眼睛看着自己,压着心里的不耐,开口说道。

  聂清芬以为,陶又薇用自认为的消息会趾高气昂提出什么要求。

  “清芬……”

  突然,陶又薇却是双手一把抓住了聂清芬放在桌上的手,情绪激动,双眼微红,嫉妒隐忍和可怜地说道:“清芬,就算是你还爱着梁宇,因此觉得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婚姻,但是你们到底已经离婚了,而且,不是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吗?求求你放过我和梁宇好吗?”

  边说着,陶又薇的眼泪,就跟突然开了闸的水龙头,啪嗒啪嗒往下滴。

  聂清芬好看的柳叶眉微皱,眼里满是疑惑和警惕,她用力地将手从对方的手里解救出来。

  瞬间手背后手腕的位置都被捏红了。

  聂清芬冷声说道:“这里不是你演戏的地方,而且也没有欣赏你楚楚可怜的男人在,你就不要浪费时间在我面前演戏,你说到底找到干嘛?还是,其实什么关于车祸的消息,也是骗人吧!”

  她就知道,自己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出来,陶又薇又能知道什么。

  既然没有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想到如此,聂清芬便不屑地起身,想要离开咖啡馆。

  “噗通!”

  陶又薇见她要离开,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甚至当着周围的人的面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

  聂清芬心中一惊,越发不太明白陶又薇要干嘛。

  “让开!”

  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想要离开的想法更加急切,她压低了声音冷声问道。

  “清芬,我知道我跟梁宇一起,让你很伤心,但是求求你,一切都算是我的错,不要在针对梁宇,针对萧家了,让白少放过萧家吧。”

  陶又薇声音似乎因为哭过而有些沙哑,听起来更加可怜绝望。

  聂清芬这才注意到陶又薇那句针对萧家的话。

  她心里很意外,白少,不就是白靖舜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聂清芬心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不过,就算是心中有异样,但是她依然保持着淡雅平静的气质,讽刺地对陶又薇说道:“商业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你来求我,是不是找错了人?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我的仁慈。”

  说完这话,她侧身从陶又薇的旁边有些清冷淡漠的离开。

  陶又薇紧了紧自己垂着的手,突然对聂清芬的背影喊道:“明明是你婚内出轨,你竟然好意思来报复,报复了竟然还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不承认自己做的,你真虚伪。”

  聂清芬因为这话,脚下一顿,不过,她并没有回头看陶又薇一眼。

  不过,第二日,甚至应该上班的白天,聂清芬原本似乎都遗忘这屋子的另外一个主人白靖舜的时候,他竟然出现在了别墅。

  甚至,进来手里捏着的报纸便甩在了聂清芬的脸上,报纸很轻,打在她脸上其实并没有痛意。

  但是,聂清芬觉得足以被羞辱到了。

  “谁允许你去见陶又薇的,你就这么对你前夫放心不下吗?”

  白靖舜冷冷说道,那剑眉一蹙,似乎空气都发着凌厉的杀气。

  聂清芬面色难看得打开报纸,挡看到上面的新闻的时候,她整个人被怒意淹没,转而又变成嘲讽。

  “原来是这样。”

  难怪,陶又薇竟然不惜又是装可怜又是下跪,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将污水泼给了自己。

  不过,陶又薇对自己还真狠,为了陷害自己,连她最为在乎的脸也舍得弄伤。

  “聂清芬,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嗯?”

  白靖舜见她竟然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胸口一团怒火就要喷发而出,他一下捏住了聂清芬的下巴:“念着一个顾向晨,又想着前夫,你就水性杨花,想要男人,我就满足你。”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